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高高的木箱

  瑪蒂是個二十歲的姑娘,她和父母一起在鎮上打理一傢小飯館。二戰爆發後,德國人占領瞭小鎮,物資短缺,瑪蒂傢的飯館客源少瞭,生意不太景氣。
  
  這不,今天中午,也隻有一個人來吃飯,偏偏這唯一的顧客還特別招瑪蒂心煩。
  
  此人叫貝特曼,快四十瞭,一年前跟德國人來到鎮上,是個隨軍翻譯。他成天佝僂個背,渾身煙槍味,他來到鎮上以後,就看上瞭瑪蒂。前不久,他竟向瑪蒂求婚,被拒絕後,還厚顏無恥,每天打著吃飯的幌子纏著瑪蒂。
  
  今天也一樣,貝特曼從坐在櫃臺前開始吃飯,就一直猥瑣地盯著瑪蒂看個沒完。瑪蒂不好發作,隻好坐在櫃臺裡那隻高高的木箱上,讓自己高出貝特曼,好避開他的視線。
  
  這時,貝特曼皺皺眉頭說道:“我說瑪蒂,你都等瞭兩年瞭,還打算繼續等下去?”原來,貝特曼早就打聽過瞭,瑪蒂有個英國男友,叫克裡根,他兩年前參軍去瞭。瑪蒂一直在等他回來。
  
  瑪蒂終於忍無可忍,白瞭貝特曼一眼,恨恨地說:“為瞭他,我就算再多等兩年也無所謂。而對你,我連一分鐘都無法再等。你就別在我身上浪費心思瞭。”
  
  貝特曼還不甘心,冷嘲熱諷道:“可我聽說,他死在戰場上瞭。就算他沒死,現在這裡是德國人的天下,他敢回來嗎?”正說著,貝特曼發現瑪蒂的眼睛一下子亮瞭起來,他順著瑪蒂的視線望過去,隻見拐彎處出現瞭一個男人,男人邊朝飯館跑,邊四處張望,好像有人在追他一樣。
  
  那男人越跑越近,貝特曼終於看清瞭—男人穿著英國軍服,邊跑邊沉著嗓子喊:“瑪蒂瑪蒂!”瑪蒂呢,激動得直打顫。
  
  但隻聽“砰”的一聲槍響,那個英國士兵應聲倒地,一動不動。貝特曼想瞭片刻,冷笑一聲,繼續吃他的漢堡。
  
  這時,一輛德國軍車停在瞭飯館外頭,幾個德國兵從車上跳下來,領頭的那個踢瞭踢英國士兵的屍體,說:“這個算是抓到瞭。”說完,又轉向瑪蒂,用生硬的英語問道,“姑娘,這傢夥是跟其他幾個俘虜一起逃跑的。所以,現在我們要搜查你的飯館。你最好配合點。還有,今天你看到其他英國佬瞭嗎?”
  
  此刻,瑪蒂已經被眼前這一幕嚇得不敢作聲瞭。貝特曼見狀,走上前來,一邊點頭哈腰遞上自己的翻譯證,一邊用德語回話:“長官,這位姑娘嚇傻瞭,嘿嘿,我可以保證,她今天確實沒看到其他英國佬瞭。因為,她本來要等的那位,剛才也被你們給打死瞭。”
  
  德國軍官問說:“你怎麼知道的呢?”
  
  貝特曼笑道:“剛才我可聽見這個英國佬喊她的名字呢。”
  
  德國軍官看看翻譯證,看看貝特曼,再看看瑪蒂呆滯的表情,像是相信瞭貝特曼的話。這時,瑪蒂緩過神來,火冒三丈地對著貝特曼狂吼:“賣國賊!”
  
  貝特曼卻嬉皮笑臉地回應:“別這樣,瑪蒂,能活著才最重要嘛!”
  
  瑪蒂罵道:“他雖然死瞭,可卻活在我們心裡,而你呢?也配跟我說什麼活著?”說完,就把杯子裡的咖啡往貝特曼臉上潑去。
  
  貝特曼卻沒生氣,而是擦瞭擦臉,掏出一張鈔票放在櫃臺上,起身準備離開。
  
  這時,德國軍官卻攔住貝特曼,命令道:“你還不能走,等我們搜查完再說。”他讓手下把廚房、儲藏室、衛生間搜瞭個遍。德國兵們一番折騰後,才把地上的屍體搬上車,揚長而去。
  
  瑪蒂看著這一切,一言不發。貝特曼更幸災樂禍瞭,笑嘆道:“瑪蒂啊瑪蒂,你實在是太可憐瞭。等瞭兩年,結果親眼看見他被打死在眼前……瑪蒂,反正人已經死瞭,你也該死心瞭。我的求婚可還是有效的哦,隻要你願意,不論什麼時候……”
  
  瑪蒂仍舊坐著一動不動,她一言不發,冷冷地看著貝特曼,看得他渾身發毛。
  
  貝特曼隻得訕笑道:“好吧,今天就到這兒吧。我的話你好好考慮一下吧。”說完,戴上帽子,也離開瞭飯館。
  
  瑪蒂仍舊靜靜地坐在木箱上,她目送著貝特曼離去,然後“騰”地跳下木箱。她走到飯館門口,掃視著外面,然後關上前門鎖死。接著,她跑到後門,朝外張望瞭一番,把後門也關上鎖死。
  
  做完這一切,瑪蒂才回到一直坐著的木箱旁。她打開蓋子,一個穿著英國軍服、滿臉冒汗的年輕男子從裡面鉆瞭出來。
  
  “上帝,他們終於走瞭。”瑪蒂一把抱住男子說道,“克裡根,對我來說,剛才那會兒比兩年還要難捱。還有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,剛才我們的朋友羅格被德國兵打死瞭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