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踏雪無痕

  俗話雲:無酒不成席,可是,並不是所有人都愛喝酒、都能喝酒呀!這酒局多瞭,想辦法開溜的人也就多瞭。
  
  這不,車管所的所長就是一個經常在酒席上開溜的人,當然,每回他都有理由,什麼上級突擊檢查啦,職工傢屬生病啦,小區住戶吵架啦……狗屁,這小區住戶吵架關你啥事?事後才知道,所長自告奮勇當瞭業主委員會的主任。
  
  這個周日所裡加班,下午五時,加班結束,所長請同事們在二樓的所長辦公室吃燒烤,閑聊、喝酒。
  
  喝著喝著,所長的手機響瞭,他的嗓門很大:“啥?提前為老丈人祝壽?什麼時候?今兒七點?行,行,我知道瞭……”
  
  放下電話,所長的臉上有點掛不住瞭,看樣子今兒個又得開溜瞭,這邊兒是同事,事關革命友誼;那邊兒是嶽父,關乎傳統道德,自古忠孝難兩全呀!
  
  屋子裡一時安靜瞭。這時,有人打破瞭沉默,說是所長要走也可以,但必須打個賭,就賭在眾人嚴密監控下,看所長能不能溜走,輸傢明天在休閑山莊請客。
  
  所長見有瞭臺階,欣然同意。這時,又有人提出要求:要做到人在車在,人走車走。所長還是微笑著答應瞭。
  
  這難度可高瞭!車子發動的聲音該有多大?會沒人發現?更嚴重的是,你所長即使能溜走,這酒後駕駛你總會怕吧?要知道現在全中國都在嚴查“酒後駕駛”,這是開不得玩笑的!
  
  所長不慌不忙,氣定神閑,他甚至說,一個小時為決出勝負的時限。
  
  打賭開始後,眾人一邊喝酒,一邊聽所長給大傢講笑話,這其實是所長在用“精神松弛法”,讓大傢的神經放松,然後進行試探性的嘗試。
  
  一會兒,所長說是要上廁所,大夥兒立刻緊張起來,他們知道所長的貓膩來瞭,於是高度戒備,旁邊一左一右,緊緊看守著他,使他寸步難離。
  
  因為看守嚴密,所長又頻頻要去解手,看守的人有點累,也有點煩,就讓所長把車鑰匙、錢包放在桌子上,然後讓他一個人去一樓衛生間。眾人想著他沒錢,又無法開車,自然無法回傢。
  
  這一招靈,所長很快回來瞭。
  
  所長回到席上後,有人馬上想到還有防范措施上的漏洞,手機呀!於是就要沒收所長的手機,所長挺幹脆,關瞭手機陪大傢聊天。
  
  一會兒,所長又要去衛生間,這回時間長瞭些,但他還是回來瞭。
  
  又過瞭一會兒,眾人正聊到高興處,所長又要去衛生間。眾人都以為他上瞭年紀,不是有個廣告嗎?尿頻、尿急……於是就為他讓開一條道。
  
  眾人繼續喝酒聊天,這回開始聊軍事,聊到高科技“無人駕駛”飛機……一直到聊完瞭這一個話題,忽然有人察覺所長已經離開二十分鐘瞭!眾人跳起來,沖到一樓尋找所長。
  
  衛生間的燈亮堂堂的,卻不見所長的蹤影,於是大傢四處搜尋,找到院子裡,一看,眾目睽睽,全都傻瞭:天哪,所長和他的車都不見瞭!
  
  所長的車確實是不見瞭,可是車鑰匙還在二樓的桌上放著呢,要知道,壓根兒沒人聽到車輛發動的聲音!
  
  更見鬼的是大門緊鎖著,值班員在看一臺放大音量的電視,他言之鑿鑿地聲稱:“所長絕對沒有離開!”
  
  雖然不知道所長是什麼時候走的,但是眾人都知道所長肯定是開溜瞭,而且是“來無影、去無蹤”的高手!
  
  想到剛剛聊的“無人駕駛”飛機,有人幽幽地說道:“如此看來,高科技也不算什麼,倒是這‘踏雪無痕’的功夫,真正是十分瞭得!”
  
  所長到底是怎麼“踏雪無痕”的呢?所裡的弟兄們歷時一周,反復觀看監控,詢問值班員,才弄清瞭事情的真相,真相是這樣的—
  
  所長第一次在無人看守的情況下溜到大院後,就去瞭值班室,給值班員發瞭支煙,把電視音量調大瞭些。在返回二樓的間隙裡,他給妻子打瞭個電話,讓她打的來“救駕”。
  
  第一次回到席上後,大傢沒收瞭所長的手機,所長也挺配合地關瞭電話,這時大傢都不知道所長的求救電話已經打出去瞭。
  
  第二次時,所長在無人看守的情況下再次溜到值班室,請值班員去幫著買包煙。支走值班員後,所長調大瞭電視機的音量,隨後奇跡般地從值班室的床下找出一把備用車鑰匙。這把鑰匙,是所長為防備意外而預先留下的,這個秘密,隻有他和值班員知道。所長拿到車鑰匙,打開車門,把擋位調至空擋,接著打開駕駛位車門,然後伸出一隻腳來滑行,用腳的滑行來做動力,手控方向後倒車。
  
  這種無聲駕駛的行為實在是耗費體力,一會兒,所長就累得滿頭大汗。估摸著時間差不多瞭,所長關上車門,到值班室看電視。
  
  這時,值班員買煙回來瞭,剛好看到所長面如“關公”,滿頭大汗,竟誤認為所長喝多瞭,就關切地說要去帶醒酒藥給所長。所長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立刻豪爽地說道:“怕什麼,喝死瞭喂狗!”
  
  說完,所長“雄赳赳、氣昂昂”地重返酒局。
  
 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瞭,所長再次溜到值班室,又讓值班員去買包煙,值班員前腳剛走,所長夫人飛馬趕來,所長輕手輕腳地打開院子裡的大鐵門,又一次調高值班室電視機的音量。準備就緒後,所長夫人在駕駛室裡“無聲駕駛”,所長幫著推車,在值班室電視機音量的掩護下,將汽車推出大院,並且輕手輕腳地關上鐵門。直到遠離辦公樓,所長夫人這才發動瞭車,朝前方行駛,開瞭一段路,停下,等候。
  
  所長長長地喘瞭一口氣,剛回到值班室,值班員也興高采烈地回來瞭,見所長正在聚精會神地觀看電視劇《雪豹》。值班員得意地向所長匯報說,磨瞭半天,優惠瞭兩塊錢,說完把煙遞給所長。
  
  所長慢條斯理地拆開煙,取出兩支,一支叼在嘴裡,另一支架在耳朵上,然後把餘下的煙全給瞭值班員,值班員受寵若驚,目送所長瀟灑地走上二樓。
  
  就在值班員一邊抽煙、一邊欣賞著電視劇時,所長在電視機大音量的掩護下,又悄悄下樓,翻墻離開大院,跑瞭一陣,跳上早已等候多時的車子,一溜煙地消失瞭……
  
  “踏雪無痕”的故事很快在這個城裡傳開瞭,成瞭人們茶餘飯後的趣談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