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究竟誰的錯

  楊德林在鎮上開瞭一傢玩具廠,這幾年他生意越做越大,人也越來越時髦。這不,不久前他還花高價買瞭一隻藏獒,取名叫“旺旺”,經常帶在身邊。最近為瞭擴大再生產,楊德林征用瞭二十來畝地。這天應鎮上的單鎮長之約,他又帶著旺旺來到瞭工地。

  兩人一見面,便談起瞭征用土地的補償款問題。見四下無人,楊德林便松開瞭手中的皮帶,讓旺旺自由走動走動。

  就在楊德林與單鎮長談話的時候,村裡的劉奶奶拄著拐棍打這路過,旺旺見來瞭生人,便迅速地沖瞭過去。劉奶奶見狗沖瞭過來,忙舉起拐棍,以為可以嚇退這大狗,誰知旺旺可是藏獒,一下子就把劉奶奶掀翻在地。

  楊德林聽有人發出淒厲的慘叫,循聲看去發現是旺旺闖禍瞭,忙大聲喝止,可旺旺已撕破瞭劉奶奶的衣衫,咬破瞭劉奶奶的腿。

  楊德林見狀,不敢怠慢,馬上把劉奶奶抱上瞭車,開往醫院急救。由於鄉鎮醫院沒有狂犬疫苗,楊德林又開車去縣醫院購買瞭送過來。治療完畢,他再開車把劉奶奶送瞭回去,又給瞭八百塊錢,賠償衣服加營養費,還不住地跟劉奶奶賠不是。

  此時,麥子到瞭收割季節,往年劉奶奶傢裡的麥子,都是在外打工的兒子回來收割的,楊德林對劉奶奶有一種負疚感,於是就派瞭幾個員工去幫劉奶奶割麥子。

  劉奶奶高興地抓住楊德林的手,連聲說道:“楊老板是好人,是好人吶!”說著話,又借過楊德林的手機,按他的吩咐,給兒子打電話,“兒啊,你別回來瞭,楊老板幫咱傢把活兒都張羅好瞭。”

  兒子聽娘的話,沒回來。這原本是好事啊,可怎麼也沒有想到,劉奶奶打完電話不到三天,他兒子在外地工地上摔死瞭。

  楊德林得知這一噩耗很同情,便去劉傢慰問。劉奶奶哭天搶地,哭到最後是哭糊塗瞭,竟一把抓住楊德林不放,哭嚷著:“你賠我兒子的命!”

  楊德林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還以為劉奶奶悲痛過度,一時神志錯亂,忙說:“劉奶奶,你的兒子死在外地,這事跟我沒有關系啊!”

  但事情的發展真讓人哭笑不得,劉奶奶認定:“要不是你派人來割麥子,我兒子一定回來,他一回來也就不會出事瞭!”

  圍觀的鄉鄰越來越多,他們本來對征地就很反感,認為這是奪他們的飯碗,是斷子絕孫的玩意兒,所以自然都站在劉奶奶這一邊,他們還七嘴八舌地議論著:“都是有錢人作的孽,養這害人的惡狗!沒這狗,劉奶奶就不會住院,劉奶奶不住院……”按照他們的層層推斷,那隻狗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禍首,所以楊德林作為狗主人還要賠償!

  面對如此荒唐的推理,楊德林滿身是嘴也說不清瞭。

  單鎮長聞訊趕來,楊德林見來瞭救兵,直呼單鎮長救命。

  單鎮長果然厲害,一來就吼道:“你們吵吵嚷嚷什麼,唯恐天下不亂,是不是?”

  圍觀的村民,一個個噤聲瞭,可劉奶奶不怕,還是抱住楊德林死活不肯放。

  “劉奶奶,你這是幹什麼?”見硬的不行,單鎮長又換瞭一副臉孔,柔聲細語地好言相勸,“劉奶奶,楊總對您不錯。人吃的是鹽和米,講的是情和理,可不能恩將仇報啊!”

  “我的兒子都沒瞭,哪裡還有我的鹽和米?賠我兒子的命!”劉奶奶仍然是哭聲連連。

  單鎮長又高聲說道:“劉奶奶,您先把手放開,楊總不讓您兒子回來割麥,是關心您,您可不能蠻不講理啊。”說完,還掏出手機要跟派出所通電話。

  一個老太婆到瞭這地步還怕你?劉奶奶隨即又抱住單鎮長的腿,頭直往上面撞。這下子單鎮長慌瞭手腳,忙關瞭手機。人都說程咬金是三斧頭,這單鎮長兩斧頭砍下去,就沒氣力瞭,隻得連連求饒:“劉奶奶,快別、快別這樣,有話好說嘛!”

  “我要他賠我兒子的命!”劉奶奶還是那麼一句話。

  “可是,可是人死不能復生啊,劉奶奶,咱得講理是不……”

  人群裡有人嚷嚷道:“他們有錢人有的是錢,就叫他賠錢!”

  有錢人就活該賠錢嗎?這話顯然說得太過偏激。單鎮長反問道:“劉奶奶,哪有要他賠錢的道理啊?”

  “不行,不賠錢,就賠我的兒子的命來!”

  圍觀的群眾也跟著七嘴八舌吵起來,這讓單鎮長很緊張,他眼看著自己滅火不成,卻快要引火燒身瞭,事情鬧大瞭對誰都沒有好處。於是單鎮長就對楊德林說:“楊總,你看這事怎麼辦?這,這……你怕是要出點血瞭。”單鎮長說完,兩手一攤。

  楊德林一見單鎮長也倒戈瞭,不禁有點急,他說:“我和她兒子死亡這件事,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啊!鎮長,老奶奶不講理,怎麼你也不講理?”

  單鎮長也急瞭,他壓著嗓門,對楊德林說:“楊總,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?你看看,這場面怎麼收拾?這女人傢的一鬧起來,就會沒完沒瞭,說不定還要睡到你傢裡去,或者想不開喝農藥,那再鬧出人命來,影響一旦鬧大瞭,那會是怎樣的結果?我今天這麼做還不都是為瞭你好?”

  話說到這份上,楊德林隻能自認倒黴,但他堅持說可以出些錢,但決不能叫賠錢。賠錢,那不等於承認自己應該對她兒子的死亡負責瞭?

  “那好說,好說。”單鎮長隨即轉身去問劉奶奶,“你要多少錢?”

  早有人給劉奶奶遞話瞭,說,現在交通事故死瞭人都賠三十萬。劉奶奶一聽,便脫口而出:“三十萬!”

  “三十萬?”劉奶奶獅子大開口,令單鎮長咋舌不已。他把楊德林拉過一邊,不等他開口,楊德林就怒不可遏瞭:“單鎮長,三十萬是個什麼概念?同情她,出些錢表示一點同情本來是可以的。但她這麼獅子大開口,分明是訛詐,難道天下沒有個說理的地方?”

  “唉,別、別、別……那你說多少,我來溝通溝通。”

  楊德林感到為難,但又很無奈,愣瞭一陣便說瞭:“可憐她日後無依無靠的,就八萬,不少瞭吧!”

  單鎮長去跟劉奶奶說瞭,但此刻劉奶奶的腦子裡就一根筋,認定要是兒子回來割麥就不會死,她說:“我給你個面子,二十萬,不能再少瞭!”

  單鎮長再去跟楊德林說。楊德林不答應,氣呼呼地說:“那就讓她鬧吧,哪怕鬧到法院,我陪她!”

  單鎮長哭喪著臉說:“楊總,不能、不能這麼想。事情鬧大瞭,就不和諧瞭嘛。我大不瞭丟瞭這芝麻綠豆官。可是、可是……”

  鑼鼓聽聲,聽話聽音,楊德林知道單鎮長話裡有話,便直接問說:“可是什麼?”

  單鎮長索性挑明說:“你冷靜地想一想,現在有些地方為征地鬧得厲害,政府頂不住,不是將土地退還農民瞭嗎?我怕這事萬一鬧大瞭,再把征地的事扯瞭出來,弄不好我們雙方的損失就更大瞭!”

  這話觸到瞭楊德林的要害。當初拿這塊土地,鎮政府對他很照顧,現在的地價都翻番瞭,這筆賬他算得出來,政府惱不得。單鎮長見對方軟瞭,又趁勢說道:“楊總,我知道出二十萬,委屈瞭你,就算是替政府分憂解難吧。哦,馬上政協要換屆選舉瞭,我想辦法給你弄個政協委員當當。人有瞭地位,就能更上一個臺階,才會有更大的發展,是不是?”

  楊德林心裡也在算賬,拿二十萬劃得來嗎?最後他心一橫,腳一跺,說:“單鎮長,聽你的,就出二十萬!”

  單鎮長這才長長地出瞭口氣,總算擺平瞭一樁頭痛的事,但楊德林越想越氣,都是這旺旺惹的禍!在把二十萬“賠”給劉奶奶的同一天,他叫來幾個大漢,將旺旺拖出來,將它就地正法瞭。

  然而這件事情並沒有就此打住。不久,網上出現瞭不少帖子,網民都在討論:劉奶奶要求賠兒子,是否太蠻?楊德林賠二十萬,是否太戇?單鎮長一味遷就,是否太軟?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