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路好人

  一個七歲大的孩子,獨自趕瞭兩千多公裡路,找到瞭在上海打工的父母。這個近乎天方夜譚的故事,讓我們感受到這個社會的溫暖。

  悲喜兩重天

  洪剛和妻子祝梅在上海打工,那天老傢父親打來電話,說他們七歲的兒子寶寶不見瞭。洪剛夫妻倆聽瞭大驚失色,忙問父親詳細情況。父親說,自從洪剛夫妻倆離傢外出打工後,兒子寶寶經常一個人站在大門外,望著大路的盡頭,口裡不停地喊媽媽。今天早上孩子就不見瞭,怎麼找也找不到。

  洪剛急出瞭一身冷汗,祝梅更是淚流滿面,泣不成聲。兒子會不會被壞人拐走瞭呢?夫妻倆不敢怠慢,立即跟廠裡請瞭假,乘當晚的火車趕回老傢。

  從上海到老傢,要一天一夜的路程。一路上,祝梅不住地抱怨洪剛,不該將兒子留在老傢。洪剛一直默默地聽著女人的嘮叨,不說一句話。從內心裡講,他一直想把兒子接到身邊,可是到城裡上學,那有多難啊。聽說光贊助費就得拿出三萬元,學校還不一定願意接納。再說瞭,打工仔每天忙得腳不沾地,哪還有時間管兒子呀?

  終於到瞭老傢的火車站,洪剛扶著老婆剛下瞭車,手機就響瞭,他拿起電話一接,是自己在上海打工的那傢公司打來的,說是寶寶找到瞭,是上海火車站派出所送來的,現在人就在公司集體宿舍裡,要他們趕快回上海。

  這大喜大悲的消息,一時讓洪剛夫妻倆愣在那半天沒吭聲。他們實在想不明白,這麼遠的路,是誰帶寶寶到上海的?

  他們想不明白也就不想瞭,連老傢都未回,買瞭車票又趕回上海。

  洪剛夫妻二人匆匆趕回上海,一回到打工的公司,真就見到瞭兒子。祝梅上前一把抱住寶寶,激動得渾身發抖,似乎一撒手就會再失去。寶寶的兩隻小手也緊緊抓住媽媽的衣服,一個勁地說:“媽,我永遠也不離開你瞭。”經過這一場虛驚,洪剛夫妻幾乎虛脫。

  回到他們租的小屋,洪剛迫不及待地問道:“寶寶,到底是誰帶你到上海來的?”

  寶寶一聽,挺驕傲地說:“我自己呀,我可是男子漢!”

  這話誰信啊?七歲的寶寶,連路牌都看不懂,從老傢農村到鎮上,從鎮上到市裡火車站,就有三十多公裡路,再從市裡到上海要近兩千公裡,他怎麼就找到瞭呢?洪剛對妻子祝梅使瞭個眼色,耐著性子問兒子。

  一元錢旅行

  洪剛問瞭半天,發現寶寶真是獨自一人來上海的!

  寶寶得意地說開瞭。其實寶寶知道爸爸媽媽在上海,但上海到底有多遠,他不知道。而爺爺跟他說過,去上海就要先進城,然後再坐火車。那天,寶寶聽隔壁的劉大爺說要進城去賣兔子,就有瞭主意。他在路邊攔住劉大爺,說要搭車進城到大姨傢。劉大爺知道寶寶大姨傢的情況,當然不生疑,讓寶寶上瞭拖拉機。祝梅親瞭一下兒子,問:“我兒子真聰明,學會免費搭車瞭。那你去瞭大姨傢?”

  寶寶挺神氣地說:“沒有,我直接去瞭火車站。”

  洪剛想想不對,兒子在撒謊:“拖拉機不讓進市裡,劉大爺最多隻能把你送到老城墻那兒,那兒離火車站還遠著吶。你是怎麼去的火車站?”

  寶寶像個小大人似的,認真地說:“我怕大姨不讓我找媽媽,就沒有去她傢。我在城門口問一個阿姨,去火車站怎麼走,她問瞭我幾句話,就把我領到一輛公交車上,跟司機說瞭幾句話,還買瞭一張車票。”

  洪剛慶幸兒子遇上瞭好人,萬一碰上壞人,那後果不堪設想啊。洪剛感動地想,下次回傢時,一定要去找找那位阿姨,好好感謝一番。

  這時,祝梅提出最為關鍵的問題:“寶寶,你怎麼坐的火車?你哪裡來的錢呢?”

  寶寶神氣地解釋說,他在火車站門口問一個叔叔,去上海在哪上車,叔叔把他領進候車大廳,指著一張牌子讓他在那裡等候上車。等瞭一會兒,他看見人們開始往裡邊走,就跟著人群進去上瞭火車。

  洪剛發現兒子越說越離譜瞭,就打斷他的話,說:“你又沒買票,進口處的檢票員會讓你進嗎?”

  寶寶一臉無辜地說:“沒人問我要票,反正我是跟在大人後面進去的。”洪剛想想也有些道理。進站那會人山人海,檢票員也許沒註意到。

  “小機靈鬼。”洪剛輕輕拍瞭一下兒子的頭,假裝威脅道,“這是逃票行為,抓住要罰款的。”

  寶寶很不服氣,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兒童半價車票,說:“我沒有逃票,我有票。”洪剛接過那張火車票看瞭看,滿心疑惑地問:“你哪兒來的錢買車票?”寶寶得意地說:“我自己攢的錢。”見爸爸媽媽不相信,他又特別說明,自己每天放學後去地裡割草,然後賣給養兔子的劉大爺。

  祝梅一聽,眼淚就下來瞭,埋怨道:“你爸跟我在外邊辛苦打工,不缺你吃穿,你幹嗎還要去割草賣錢呢?”寶寶撅著嘴說:“我想媽媽,我要賺瞭錢找媽媽。”祝梅聽瞭鼻子一酸,眼淚又流下來瞭。

  洪剛還是不相信,畢竟這張火車票要好多錢,光靠割草是遠遠不夠的:“你割草能賺瞭多少錢?”

  “割一筐草一毛錢,我割瞭十筐草,劉大爺給瞭我一張一元的錢。你看,這是我買車票剩下的錢。”兒子說著從口袋裡摸出一枚硬幣。

  洪剛夫妻聽得目瞪口呆,看著兒子手裡的竟是個一元硬幣,他們怎麼也弄不懂,用一元紙幣買瞭車票,人傢又給找瞭一元零錢,這是一筆什麼賬?

  遍地是好人

  再問下去,事情才漸漸清晰起來。原來,寶寶混進車站,到瞭車上後,被列車長發現瞭,就問寶寶去哪?大人呢?買票瞭嗎?寶寶哪知道怎麼回事,就把一元紙幣遞給瞭她。列車長拿著錢怪怪地看瞭好一會兒,寶寶以為錢不夠,就把隨身帶的那隻寶貴蟈蟈連籠子一塊兒也遞瞭過去。後來列車長收瞭那張紙幣,給瞭一張車票,又找給寶寶一枚硬幣,最後又把蟈蟈還給瞭寶寶。

  事實上列車長已經明白發生瞭什麼事,但列車不可能停下來,她隻有與上海站聯系瞭。

  想到列車長自己掏錢給兒子買瞭一張半價車票,洪剛感動不已,這事做得那麼富有人情味,完整地保護瞭兒童的天真,洪剛不禁脫口喊出聲來:“我明天去火車站,一定要找到那位列車天使。”

  想到漫長的路程,祝梅又關切地問起兒子:“在火車上一天一夜,你吃飯瞭嗎?”

  寶寶連連點頭,說:“剛開始看見別人吃飯,我肚子就叫瞭。我就盡量不去看別人吃東西,開始逗那隻蟈蟈玩。媽媽,這可是我特地給您帶的禮物,您看,累瞭,聽聽蟈蟈叫,人就精神瞭。後來車上有個小孩聽見蟈蟈叫聲,就跑來跟我說,隻要我讓他一起玩蟈蟈,就給我一包餅幹和一瓶可口可樂。我答應瞭,媽媽我聰明嗎?”

  祝梅雙手輕輕搖晃著兒子腦袋,感慨地說道:“用一隻破蟈蟈跟別人換吃的,聰明啥?那是人傢故意在幫助你啊。”

  寶寶意猶未盡地說:“到第二天,車上好多人,包括那位阿姨都給我送吃的,我都吃不下吶。”

  後面的故事就不需要贅述瞭,寶寶到瞭上海,肯定是列車長將他交給上海警察,最後是警察聯系到他公司的人……好人啊,兒子盡碰上好人瞭!洪剛夫妻倆抱著兒子唏噓不已。

  望著妻兒幸福的樣子,洪剛一半高興,一半憂慮。兒子太想和媽媽在一起瞭,可是,如果把兒子留下來,兒子到瞭上學的年齡,在找學校的日子裡,夫妻倆白天要上班,孩子放在哪裡?他問祝梅,到底該怎麼辦?

  祝梅緊摟著兒子,說:“要麼白天把寶寶鎖在傢裡?”

  洪剛直搖頭:“那怎麼行?兒子才七歲,正是貪玩的年齡啊。”

  這時,寶寶從媽媽懷裡掙脫出來,跳到地上,高聲叫道:“隻要不送我回老傢,我都願意!”

  三人相擁,淚水紛飛,他們決定一傢人再苦再難也要在一起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