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送兒上名校

  阿P的兒子小虎快上小學瞭,老婆小蘭不想讓他輸在起跑線上,於是天天逼著阿P想辦法,把兒子送進重點名校!阿P傻瞭眼,咱是打工的,名校的門朝哪開都不知道,你這不是逼我上天嗎?

  俗話說:有福不用忙,無福跑斷腸。阿P運氣也真是好到傢瞭。那天晚上,他和工友小張喝酒,無意中說到這事,小張當時就拍胸脯說:“P哥,小事一樁!天才小學怎樣?你覺得行,月內我就給你搞定!”阿P聽瞭,拍著小張的肩膀,笑呵呵直點頭。

  酒桌上的話,自然當不得真。阿P根本沒把這當回事。回到傢,阿P越想越好笑,就把這事告訴瞭小蘭。要知道天才小學可是全市數一數二的名校,就他小張一打工的能搞定這事兒?牛皮也吹得太沒邊瞭。

  阿P雖把這當個笑話講,可小蘭一聽就緊張瞭,說:“圈套,圈套!你的錢可千萬別撒手啊!”阿P神氣地說:“我是那種人傢編個故事就進圈套的人嗎?你放心,我也是逗他玩。”

  可沒過十天,小張大呼小叫地上門來瞭,說:“一切都辦好,就等九月初報到上學瞭!”阿P和小蘭聽瞭相視一笑,想到下面就是開口要錢瞭,這騙術也太小兒科瞭吧。

  沒想到,小張坐瞭半天,就是壓根不提錢的事。見阿P夫妻倆哼哼哈哈不相信的樣子,小張火瞭,主動說出瞭原因。原來,小張以前是送快遞的,一次送貨到天才小學校長傢,敲門沒人應,卻聞到煤氣味,小張責任心強,當時就報瞭警,結果救瞭煤氣中毒的校長一傢三口。如今恩人開口,校長自然一口答應嘍。

  阿P和小蘭這才相信自己不是做夢!阿P激動得當時就要下跪,被小張攔住瞭:“P哥,你們剛才的態度,讓兄弟心寒啊。”阿P連連作揖:“大人不計小人過,得罪,得罪呀。”

  阿P夫妻倆千恩萬謝送走小張。這時,小蘭想起更現實的事情,說:“我聽說,天才小學可是個貴族學校呀,現在是拼爹時代,你進得去,可沒錢用什麼去和人傢拼呀?”

  阿P不高興瞭,說:“小虎還沒上學你就先打退堂鼓,記住瞭,咱就是砸鍋賣鐵也要讓孩子站直瞭!”阿P已經想好瞭,咱不拼錢,拼孩子的腦袋!第二天,阿P就把小虎送進少年宮辦的“快速識字班”,趁未開學的時間段,先跑起來。

  開學瞭,小虎就這麼如願以償地進瞭天才小學。可阿P夫妻倆高興勁還沒過呢,這天兒子蔫蔫地回傢瞭。小蘭問:“小虎,你怎麼瞭?”

  小虎不高興地說:“今天老師提的好多問題我都會,可老師就是不讓我回答,光讓我旁邊的一個丫頭答。”

  兒子就是聰明嘛,阿P喜滋滋地提醒道:“你先舉手呀,這樣老師就會叫你瞭!”

  小虎說:“每次都是我先舉手,可老師就是不問我。”

  小蘭看看阿P,意思是說這是怎麼回事?阿P回味過來瞭,給小蘭使個眼色後讓小虎先吃飯,他們到瞭廚房裡掩上門,阿P小聲說:“那個女孩的傢長一定是給老師送紅包瞭!”

  小蘭不明白瞭,問:“送紅包就為瞭讓她發言?”

  阿P恨鐵不成鋼地說:“說你傻,還不愛聽。這叫花錢買發言權。今天她發言,明天還是她發言,發來發去無形中鍛煉瞭孩子,孩子慢慢有瞭自信和自尊,學習就會越來越好。”

  小蘭覺得阿P說得有理,不由犯愁道:“我說嘛,在名校混挺難的。”

  阿P剛想有所行動,這天小虎又掉著眼淚進傢瞭。小蘭問:“小虎,老師又沒讓你發言?”

  小虎委屈地說:“不是,我後邊的一個男同學上課老踢我,後來他把腳一抬伸到我眼前說,‘窮小子,看到瞭嗎?明天帶手巾來給我好好擦擦鞋!’原來他腳上那雙鞋值一千多元錢。”

  阿P聽後氣得“哇哇”亂叫:“這種學校能培養出什麼好學生?比吃比喝比穿,比爹比娘比車,就是不比學習!不行,我明天一定找校長去!”

  小虎說:“爸,明天上午就開傢長會瞭,老師說一定要去!”

  晚上,阿P找小蘭要錢,小蘭問有何用?阿P幹脆地說:“送紅包,咱不能讓孩子抬不起頭!”

  第二天,阿P乘公交車去開傢長會,半道上車出瞭點小毛病,結果遲到瞭。傢長會是在小禮堂裡開的,校長正在講話。阿P從後門進去找個空位坐下,隻聽到校長說:“大傢都想讓孩子到我們學校來上學,現在大傢的願望實現瞭,但你們不要送老師這個那個的,老師是為人師表者,你們送,他們也不會要的。傢長一定要做高尚事業的話,你們看這小禮堂,就是用傢長捐助的錢蓋的,多漂亮!你們再看,桌椅板凳電視機,就連這四周的幾十盆鮮花,都是傢長的捐的,我在這裡代表學校謝謝傢長們瞭!”

  傢長會開完瞭,所有的傢長都走瞭,隻有阿P還一個人呆呆地坐在小禮堂裡,他腦海裡一直回響著校長的話。這時,一個人過來,對阿P說:“師傅,我要鎖門,你該回傢瞭!”

  阿P如夢初醒,慌忙站起來走出禮堂,也不知怎麼糊裡糊塗地又回到瞭傢中。小蘭見他回來瞭,忙問:“紅包送出去瞭?”

  阿P長長嘆瞭口氣,把校長講話內容又說瞭一遍給小蘭聽,小蘭聽得眼淚汪汪,好半天才說:“要麼你去問問校長,沒錢的出力行不行啊?你可以給學校做零工,咱不要工錢呀!”

  一聽這話,阿P直搖頭:“我到學校幹活,小虎不是更沒面子瞭?”

  小蘭趴在阿P肩頭上哭瞭起來,說:“現在怎麼辦?要不咱再借些錢……”

  阿P生氣地說:“死豬不怕開水燙!咱不花那冤枉錢,看他學校能把孩子怎麼樣?”

  雖說兩個人在那賭氣,可心裡終究忐忑不安。

  轉眼就快放寒假瞭,這天小虎蹦蹦跳跳回瞭傢,看著兒子高高興興的樣子,阿P和小蘭都松瞭口氣。這天,小蘭對阿P說:“鄰居傢的孩子上的是普通學校,聽說成天忙著寫作業,睡覺的工夫也沒有。可咱小虎怎麼回傢很少做作業呀?”

  阿P得意地說:“小虎聰明唄,作業再多他都能在課堂上完成。”

  小蘭還是覺得不對勁,就讓小虎拿作業本來檢查。小虎說:“媽,老師課堂上都不講課的,你還看什麼作業本?”

  阿P和小蘭聽後大吃一驚,問老師上課不講課那幹什麼?小虎說:“老師光給我們講故事、說笑話,或者讓我們做遊戲玩。說這是減負!”

  阿P聽瞭直點頭,連說:“減負好,減負好!”這時他又想到一個最最重要的問題,“那你們的文化課什麼時候講啊?”

  小虎低下頭,喃喃說道:“老師說瞭,若是想學習就要去上課外輔導班,或另交錢到老師傢裡面一對一的輔導,我知道咱們傢沒錢,所以一直沒吭聲。”

  “什麼?你這一學期就這麼過來的?這哪是名校?這活脫脫是宰豬場啊!”阿P聽瞭小虎這番話,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這一次,他破天荒地沒再哼小調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