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咱們的老大哥

有首老歌,叫《咱們工人有力量》。讓我們看看咱們的工人老大哥面對挑戰時是否力量十足。

  1。創業

  在西水市城郊偏僻地帶,有一傢叫“老大哥”的飯店,飯店規模不大,裝修也很簡單,但卻顯得特別,如餐廳不叫餐廳,叫食堂;雅間也不叫雅間,叫車間,什麼鑄工車間、焊工車間、鍛工車間、鉗工車間等等,而各車間服務員都稱“車間主任”,飯店老板則叫“廠長”。這哪是啥飯店呀,簡直就是工廠嘛。其實呀,他們與工廠還真有著割不斷的情感呢!

  原來,飯店老板名叫劉大海,曾是東風機械廠的車間主任,而飯店的廚師、服務員,以及洗碗打雜的一幹人等,都是他曾經的工友。因為飯店飯菜實惠,價格公道,服務周到,所以開張不久,生意就火得不得瞭。

  說來當初劉大海決定開這個飯店也是偶然。

  上世紀末,上千人的東風機械廠破產關門,工人們隻得含著淚各奔東西,尋找生路。劉大海就騎著三輪車沿街賣盒飯,風裡來雨裡去,一幹就是好幾年。一年前的一天,他在車站門口遇到當年的工友大宋。大宋下崗後一直靠打零工為生,如今在車站賣苦力當搬運工。兩人坐在路邊撫今憶昔,不勝唏噓。大宋仍住在機械廠宿舍大院,說現在大傢的日子都挺難,王軍在市場擺攤賣菜,張二春在醫院當護工,咱們師傅老孫頭因為歲數大,身子骨弱,如今竟靠撿破爛維持生計……大宋說到他自己時,長嘆道:別看我現還能賣苦力,可再過幾年歲數一大,就不知到哪裡找飯吃瞭。

  大宋又發瞭幾句牢騷後,向往地說:“大海啊,現在要是有個老板能把我們這幫人都招去幹活該多好啊,我們都經歷瞭這麼多,肯定會踏踏實實為他好好幹。”

  劉大海苦笑,說:“哪有這種好事?現在人傢都要高學歷的年輕人,我們都是奔五的人瞭,又沒啥文化,誰要啊?”

  大宋突發奇想道:“大海,要不你開個飯店吧,我們這幫老兄弟過來幫你,肯定省心。”

  劉大海心中不由一動:賣瞭多年盒飯,他曾有過擴大規模的想法,但開飯店可不是想的那麼簡單,他搖頭說:“我哪有那個實力啊?就是開個一般的飯店,沒個五六十萬根本下不來。”

  大宋說:“可以搞股份制嘛,你出大頭,當董事長,剩下的我們幾個湊一湊,當股東。咱們也不求發大財,隻要解決瞭大夥的生存問題,就算是成功瞭。”

  劉大海覺得這主意不錯,大傢齊心協力,好好經營,說不定這事能成。如果這事辦成瞭,大傢的日子好過瞭,自己苦點也值得。於是他說:“如果大傢都投資,倒可以試一試,不過,你願意投資,不知別人願不願意。”

  大宋興奮地說:“你放心,隻要你肯牽頭,剩下的事就交給我來辦。”

  就這樣,經過一番籌備,劉大海和工友們在城郊租瞭個二層小樓,飯店就開張瞭。飯店取名“老大哥”,就是“工人老大哥”的意思,飯店的人員全部是當年的工友,大廚是當年職工食堂的孫光。孫光在一傢星級酒店當大廚,收入不菲,劉大海上門請他,當他聽說飯店是老工友們合夥開的,二話沒說,一口就答應下來。

  說實在話,包括劉大海在內,沒想到飯店的生意會這麼火爆。特別是一個工人出身的報社記者,偶然在“老大哥”吃過一頓飯後,對“老大哥”的飯菜味道、服務特色、經營理念贊不絕口,回去後不遺餘力地在報紙、電臺上一宣傳,把“老大哥”稱為“咱們的‘老大哥’”,立刻就打響瞭“老大哥”的知名度。

  半年後,在給股東們第一次分紅時,劉大海說瞭自己的想法:咱們先不分紅,再投資開一傢分店,讓更多的老工友加入我們這個大傢庭,解決生存問題。

  股東們一致同意,大傢都對未來充滿信心。

  2。混混騷擾

  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“老大哥”卻遇到瞭麻煩。

  這天中午,飯店客滿,劉大海正在幫忙上菜,忽聽從“鉗工車間”內傳來哄鬧聲,還夾雜著碗碟破碎的聲音。劉大海急忙進屋一看,隻見地上杯盤狼藉,四個漢子圍住服務員老陳叫嚷,其中一個臂膀上文瞭一隻螃蟹的小夥子揮舞著拳頭,正欲沖老陳砸去。劉大海急步上前把老陳擋到自己身後,說有事好商量,別動手。“螃蟹”上下打量一下劉大海,冷冷地說:“你是老板吧?我正想找你呢。”

  劉大海問老陳:“怎麼回事?”

  老陳氣憤地說:“他們吃瞭酒菜,不想買單,反過來還要我們給他錢,真是豈有此理!”

  劉大海明白瞭,遇到吃霸王餐的混混瞭,就賠笑道:“小兄弟,天底下哪有吃飯不花錢、還要我們倒貼錢的道理?再說瞭,我看你們也不像是吃白食的人,是跟我們開玩笑對不對?”

  “螃蟹”哼瞭一聲:“你說得不錯,我們當然不是吃白食的,我們有我們的道理。”

  劉大海一怔:“什麼道理?”

  “螃蟹”扭頭指瞭指門上的字,問:“你們這裡叫鉗工車間是吧?”

  劉大海說:“是呀。”

  “螃蟹”一拍巴掌,說:“這就對瞭,車間是幹活的地方,我們哥幾個都是鉗工,今天到這裡來幹活,完瞭你們不但不付我們工資,還要跟我們收錢?”

  劉大海知道對方是無端找事,他忍住氣,說:“可你們是來吃飯的呀,怎麼幹活瞭?”

  “螃蟹”一臉無辜狀,裝傻道:“我們還以為吃完飯再幹活呢,剛才這位陳……陳主任張口就跟我們要錢,我們當然不給瞭。”

  大宋聽到動靜也進瞭屋,聽“螃蟹”這麼說,氣得大吼起來:“你簡直是強詞奪理,我問你們,難道你們進來的時候不知道這是飯店?”

  “螃蟹”說:“知道呀,我們本來就是來吃飯的,可進門一看,這門上寫著‘鉗工’車間,哥幾個正失業呢,就尋思著先找個工作,誰想進來一坐下,這位,”他一指老陳,“這位就自稱是車間主任,讓我們點菜。我們還以為他要管飯呢,所以也就沒客氣。這事我覺得錯在你們,怎麼可以給包間起名叫車間呢?哈哈……”他的幾個同夥也都陰陽怪氣地跟著笑瞭起來。

  劉大海拿過賬單看瞭看,吃瞭將近一千塊,他問螃蟹:“消費瞭這麼多,你們說現在怎麼辦?”

  “螃蟹”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說:“算瞭,我們就讓一步,不跟你們要工資瞭,這事就算兩不欠,怎麼樣?”

  火爆脾氣的大宋聽瞭,再也忍不住瞭,他鼓著眼睛吼道:“什麼?你還讓一步?告訴你,你別欺人太甚,我們也不是怕事的人!大海,今天他們要是不買單,就別放他們走。”

  “螃蟹”一屁股坐下,抖著腿說:“好啊,我們正不想走呢。你們不怕事,我們更不怕。弟兄們,都坐下,今天不走瞭,看他們能拿我們怎麼樣。”

  劉大海見這幾個人橫眉豎眼,一副流氓嘴臉,心裡一合計,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吃點虧算瞭。於是笑道:“好瞭,今天這頓算我請客,請各位走好。”

  “螃蟹”得意地放聲大笑,立起身還放肆地拍瞭拍劉大海的肩膀說:“算你識相,今天就放你一馬。弟兄們,我們走!”

  等他們離開後,大宋氣得臉都青瞭,憤憤地說:“大海,他們分明是來找茬的,咱們可不能慣他們毛病。大不瞭就和他們打一場。哼,想當年老子跟人打架的時候,這幫小子還在娘胎呢。”

  劉大海苦笑道:“做生意講究和氣生財,剛才要是打起來,受損失的隻能是我們,傳出去也不好聽,影響生意呢。”

  大宋擔心地說:“我怕這事還沒完,他們見你這麼好欺負,肯定還會再來的。”

  大宋所料沒錯,第二天中午,“螃蟹”又帶著一幫人大搖大擺來瞭。一進門就對劉大海說:“我現在明白你們的車間實際上是雅間,今天肯定買單。”劉大海知道來者不善,但又不能拒客,就推說雅間都預定出去瞭,隻有大堂還有位置。“螃蟹”說沒問題,大堂就大堂,一樣不耽誤事。

  接下來他們就點瞭一桌子菜,推杯換盞海吃海喝起來。吃到中途,“螃蟹”突然一拍桌子,喊道:“老板,你過來聞聞,這魚怎麼有臭味?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