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公館魅影

花園鬧鬼

  1934年夏天,寧波城出瞭樁聳人聽聞的奇案,案發地點在城防司令曹世清的公館。曹公館後花園有一口陰森森的古井,據說這口井邪氣很重。一年前,曹司令的六姨太蘇曼就因為中瞭邪,在後花園跳井自殺瞭。蘇曼曾是名噪一時的京劇旦角,拿手好戲《竇娥冤》令無數觀眾為之傾倒。蘇曼嫁給曹世清,是迫於他的淫威。曹世清是寧波當地說一不二的土霸王,凡被他看中的女人,隻能乖乖順從。

  就在蘇曼死後一周年的祭日,當天深夜,她的鬼魂突然出現瞭。蘇曼身著戲裝,在曹公館後花園時隱時現,悲悲切切地唱著《竇娥冤》。第一個看見這恐怖場景的,是曹世清的七姨太陸曉嵐。陸曉嵐所住的跨院緊挨著後花園,從她臥室的窗戶望出去,能看清花園裡的一切。

  打這天起,蘇曼的鬼魂經常在花園裡出沒,淒慘的《竇娥冤》時有所聞,曹公館裡的人個個嚇得毛骨悚然。但曹世清卻滿不在乎,對鬧鬼之事根本不信。

  這天晚上,曹世清宿在七姨太房中,打算親眼瞧瞧鬧鬼的情形。

  睡到半夜,陸曉嵐將曹世清輕輕推醒。曹世清朝墻上的自鳴鐘瞥瞭一眼,見時針正指向12點。他冷哼一聲,光著膀子跳下床,站到瞭窗前。

  就在自鳴鐘“當當”敲響的同時,從花園古井裡冒出瞭一股青煙。

  “蘇曼,蘇曼的鬼魂來瞭!”陸曉嵐指著窗外,顫聲說。

  曹世清吃瞭一驚,兩眼死死盯住青煙騰起的地方。

  不一會兒,青煙漸漸散盡,身著白色戲裝的蘇曼赫然出現在井臺邊。她舒展長袖,嗚嗚咽咽唱起瞭《竇娥冤》。那些唱詞淒婉悲愴,在寂靜的夜裡,聽起來格外陰森……

  曹世清隻覺頭皮陣陣發麻,長滿絡腮胡的胖臉瞬間變得慘白。

  蘇曼唱罷,長袖一甩,周遭頓時又騰起一股青煙。等煙霧散盡,飄飄蕩蕩的蘇曼不見瞭。

  曹世清看得兩眼發直,口裡喃喃道:“鬼魂,真的是蘇曼的鬼魂。”

  一旁的陸曉嵐跟著說:“是的,蘇曼的鬼魂經常在花園裡遊走,似乎要找誰報仇。”

  一聽這話,曹世清的額頭立刻冒瞭汗,緊張地說:“明天,我去請些和尚尼姑,好好超度她的亡魂。”

  陸曉嵐點頭稱是。

  第二天一早,曹世清命管傢請來兩班僧尼,大張旗鼓為蘇曼超度亡魂。超度時,曹世清還在蘇曼的靈前捻香禱告,態度十分誠懇。

  然而,這一切都無濟於事,蘇曼的鬼魂依舊我行我素。曹世清著瞭慌,當即找來工匠,在花園的古井口安瞭個厚重的鐵蓋,用一把大鎖牢牢鎖住。可這遭仍不奏效,才消停瞭幾天,《竇娥冤》的唱詞又在曹公館響瞭起來。

  看曹世清急得團團轉,管傢趕忙獻計,讓曹司令請道士來公館捉鬼。曹世清聽瞭連連點頭。

  但是,道士們來瞭一撥又一撥,六姨太的鬼魂非但沒捉走,反而越鬧越兇瞭。公館裡的人個個嚇得膽戰心驚,連白天也不敢去後花園。自此,後花園日漸荒涼,更顯得陰森恐怖。

  曹世清雖然生性兇蠻,但對蘇曼的鬼魂卻十分害怕。因為陸曉嵐的住處緊挨著後花園,從此曹世清不再去那兒過夜。最後,他幹脆命人把後花園的月亮門鎖瞭起來。

道士捉鬼

  曹公館鬧鬼的消息不脛而走,在寧波城傳得沸沸揚揚。

  這天,一個鶴發童顏的老道來到曹公館,他說自己姓王,能降妖捉鬼。曹世清對此很懷疑,態度十分冷淡。可王道士卻拍著胸脯,保證三天後一定把鬼捉住,否則甘願受罰。曹世清見王道士說得這麼硬,就安排他住瞭下來。

  轉眼過瞭三日。這天晚上,曹世清打開月亮門,陪著王道士悄悄進瞭後花園。

  來到古井邊,曹世清指著井口說:“蘇曼的鬼魂,就是從這兒鉆出來的。”

  王道士走上前,用手電把井口的鐵蓋照瞭照,又仔細檢查瞭那把大鐵鎖,然後問:“曹司令,這把鎖經常被打開嗎?”

  曹世清搖搖頭,說:“不是的,自從鐵蓋安好後,這把鎖再也沒開過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