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微博時代

  這幾年,農民們富裕起來瞭,不少人傢都買瞭電腦,學著城裡人的模樣,貼吧瞭,QQ空間瞭,博客瞭,微博瞭,一切的一切都整上瞭。農民於德水傢有頭配種的公牛,前幾天,被人偷走瞭。於德水火急火燎地找瞭幾天都沒找著,他想到瞭網絡。為瞭尋找那頭被偷走的公牛,他專門申請瞭一個博客,四處發消息,還用上瞭微博,他在微博中聲稱:我傢的配種公牛,白脖領白尾梢,是從科爾沁草原引進的純種蒙古犛牛,於12月12日,在東大山吃草時,被梁上君子順走。提供線索者有獎,幫助找回來者重謝,詳情請見本人的尋牛博客。

  有人登錄於德水的尋牛博客一看,嗨,你別說,於德水還整得挺專業。博客分幾大板塊:牛的寫真照,牛的簡歷,牛的特征,牛的市場價格評估等等。看完後,有人忍不住發帖子感嘆:“真是一頭好公牛,可惜啊,我傢的母牛痛失瞭一位如意郎君!”

  於德水折騰瞭一陣子後,見沒人來還牛,隻好在微博中,再次聲明:各位,我傢那頭牛是閑得無聊,自己溜達走的。如果有人把我傢的公牛送回來,不算偷,我再獎勵三千!

  這下子,偷牛的成瞭爺,被偷的卻成瞭孫子,這一反常舉動,引來更多人的圍觀。於德水尋牛博客的訪問量一天比一天多,牛微博也引起更多人的關註。

  不想這事就闖出禍來,消息捅到鄉長那裡,鄉長“騰”地從椅子上彈瞭起來,連聲說:“胡鬧,胡鬧!”為啥?原來今年鄉裡有望評上文明鄉,文明鄉很重要一條,就是“路不拾遺”,於德水這樣大張旗鼓地找牛,不是明擺著“曬黑暗”嗎?

  鄉長急匆匆地來到於德水傢,陰沉著臉說:“老於啊,為瞭一頭牛,也不至於這麼折騰吧。這樣整,不是讓全世界的人都曉得咱們鄉偷牛的醜事瞭嗎?你趕快把它給我刪瞭!”

  還沒等於德水說話,於德水媳婦蹦瞭出來,踮著腳說:“影響好不好的,我管不著。我就是想把丟的那頭牛,給找回來!現在公安局不也流行網上追逃嗎,我這是跟公傢人學的。”鄉長氣得直翻白眼,剛要來硬的。於德水媳婦可不是好惹的,抄起鐵鎬,用身子護住電腦,然後,扯開嗓門兒,殺豬似的嚎叫起來:“沒法活瞭,這是什麼世道啊,無法無天瞭!”

  叫喊聲很快就引來瞭很多村民圍觀,議論紛紛。於德水媳婦一見這陣勢,更來瞭勁:“我傢的孩子正在上大學,急等著錢用,我們就指望這頭公牛配種,供我兒子上大學呢。沒瞭這頭牛,我兒子的大學也上不成瞭。我的天啊,我可咋辦啊!”

  面對著這樣的潑婦,鄉長隻好耐著性子勸道:“大嫂,你別著急,我這就通知派出所,讓他們盡快把你傢那頭公牛找回來。”於德水媳婦止住嚎叫,“哼”瞭一聲,說:“指望派出所,那黃花菜都涼瞭。”

  鄉長一時也沒有瞭法子,隻好灰溜溜地走瞭。

  沒過幾天,縣長的小轎車,嘎吱一下子,停在於德水的傢門前。於德水兩口子趕緊跳下炕護住電腦。出乎他們意料的是,縣長既不指責於德水影響不好,也不讓於德水刪除尋牛博客和微博,而是擺出一副笑臉,拍著於德水的肩膀,詳細地詢問瞭丟牛的過程。

  於德水有些不好意思瞭,他悄聲問縣長秘書,那些尋牛的玩意兒還刪不刪。秘書正色道:“刪不得!”要說這縣長就是有水平,原來這事傳到縣長那裡後,縣長沉吟瞭片刻後,批瞭四個字:挖掘亮點。很快一篇《新農民新意識,尋牛點子就是奇》的稿子就發到市報。市報也覺得這是個新聞賣點,在頭版登瞭出來,還發瞭編者按。

  這一來,於德水的尋牛博客一時間成瞭街頭巷尾議論的話題,訪問量更是大增。人們在譴責偷牛人的同時,還不斷地有人為於德水支招和提供線索……

  經過這麼一折騰,那個偷牛的人,再也坐不住瞭,他在於德水的尋牛微博後面跟帖道:“老東西,你就別瞎折騰瞭。你再怎麼折騰,我也不會把到嘴裡的肥肉吐出來的!”於德水也不含糊,在網上說:“這位老兄你想錯瞭,我那頭牛是花瞭六千多元買來的,你偷去之後,肯定要急於出手,至少也得打八折吧?”

  偷牛的人又跟帖:“八折也有五千來塊,比你給的賞金多!”於德水狡黠地一笑,寫道:“如果在我沒有建立牛博客之前,就出手瞭,這算你撿著瞭。不過,從你說話的語氣來看,你肯定還沒有出手。我這個牛博客一公佈,你還得再打兩折,賣偷來的牛是要冒風險的,那兩折算是風險補償費。”偷牛的人有些生氣瞭,說:“狂啥狂,六折也是三千六呢,也比你那三千多。你就死瞭這份心吧,這頭牛我是不會還給你的!”

  於德水不屑一顧地說:“如今,我的那頭牛已經上市報瞭,成瞭知名牛,你想出手,又有誰還敢買呢?殺瞭賣肉吧,時下牛肉行情並不好,最多你也隻能賣兩千多塊,還不如我那個懸賞錢,何苦呢?老兄,把牛還給我吧,你還算是賺瞭。”

  偷牛人無言瞭。

  於德水看到有門,繼續給他施壓:“老兄,你可要想好瞭啊,說不定過幾天,那篇稿子被省報轉載瞭,這事可就真的鬧大發瞭。現在人傢記者都在關註此事的後續進展呢。我這頭牛雖然不值幾個錢,可人傢為瞭報道,說不定還會請上級的公安部門來破案呢。那些警察可不是吃幹飯的,到時候,弄不好,你會雞飛蛋打,說不定,還有可能蹲局子。”

  偷牛人跟帖道:“老東西,你真是2010年的大蒜。”於德水問:“怎麼講?”偷牛人回瞭三個字:“算你狠!”

  幾天後的一個早上,於德水媳婦一開門,驚訝地大叫起來:“牛真的回來瞭。”於德水出來,見那頭公牛果然絲毫未損地站在門外。

  這次丟牛事件,讓於德水傢的大公牛名揚百裡,來於德水傢配牛的人絡繹不絕,著實讓他賺瞭不少錢。

  到瞭暑假,兒子從城裡回來,悄悄問:“爸,咱傢配牛的生意好起來瞭嗎?”於德水“嘿嘿”一笑,說:“好起來瞭,好起來瞭。兒子,你是怎麼想到這麼絕妙的鬼點子的?”

  兒子不以為然地說:“這算啥?跟那些影視明星比起來,咱這點炒作那真是小兒科瞭。”

  於德水滿足地感嘆道:“懂瞭,懂瞭,牛跟人一樣,得炒作,不炒沒有人知道,不炒身價不高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