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燈又不亮瞭

  江口村緊靠江邊,縣裡為美化環境,沿江造瞭綠化帶,安裝瞭一排景觀燈。這天晚上,村長回傢經過綠化帶時,看見一個人在偷景觀燈的電線,村長一看那人走路的身形,嘆瞭一口氣:“這不是李拐子嗎?”

  李拐子四十幾歲,有殘疾,走路一瘸一拐,是一個特老實的村民,傢裡條件差,還供著個女兒上學。村長看他挺苦的,念在他初犯,就轉身走瞭。

  村長以為李拐子賣瞭錢就會收手,可沒過幾天,發現又有人偷電線瞭,村長罵:“這個該死的李拐子,偷一兩次就算瞭,怎麼偷上癮來瞭?”

  於是,村長就走進瞭李拐子傢,隻見李拐子坐在院子墻角,用工具去除電線外的絕緣皮,碎皮撒瞭一地。村長大罵起來:“你這是造孽啊!”

  李拐子被罵急瞭,就指瞭指自傢的老房子:“當年我是種菜能手,這房子不就是那時候蓋的?可現在呢,菜地被你們這些當村長、當鄉長的賣掉瞭,變成瞭別墅。征地征地,把我們吃飯的莊稼地都征掉瞭。”

  李拐子的嗓門越來越大,村長的嗓門越來越小。村長心想:上面要征地,我有什麼辦法。李拐子說:“我還有個讀書的閨女呢?我不想辦法弄錢供她,成嗎?”村長說:“你就是說到天上去,也不能這樣弄錢!”

  村長走出李拐子傢,忽然接到派出所所長的電話,口氣挺急:“村長,緊靠你們村的景觀燈電線又被人偷瞭,你們村可出名瞭,都上報紙瞭,那是打你的臉呢。快跟我去調查。”

  村長趕緊跑到江邊,所長已經等在那裡瞭,旁邊還有不少圍觀群眾。所長對村長說:“你帶路,哪傢嫌疑大,就去哪傢。”村長皺起瞭眉頭:“所長,景觀燈靠近我們村不假,但你根據這個就斷定是我們村民偷電線,太武斷瞭吧?”所長指著村長說:“你嘴硬!”村長說:“我不怕你扣帽子,不怕你查。”於是,一行人便向村子走去。

  村長跟著所長挨傢挨戶地查瞭,可每調查一戶,村民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。快查到李拐子傢瞭,村長說:“這傢主人是個拐子,很老實,我看算瞭。”所長說:“一傢都不能漏,進去看看。”

  李拐子見村長帶著所長進來,不陰不陽地說:“村長啊,你動作挺麻利的啊,帶著領導和大夥兒來資助我傢閨女啊?”以前,村長確實帶著記者來資助過他閨女。他閨女確實挺優秀,學習方面的獎狀每學期都得,還有各種競賽得的獎,貼瞭一面墻。

  所長隻掃瞭一眼墻上的獎狀,就走進瞭李拐子傢的院子。所長邊邊角角轉瞭一圈,看瞭個仔細。村長註意到瞭,院子的墻角空空如也,知道他把東西轉移瞭,心裡暗暗松瞭口氣。

  所長和村長出門時,李拐子正往飯盒裡裝菜,一看隻有素菜,米飯是那種發黃的廉價米。www.diyiread.com所長問:“你中午就吃這個?”李拐子說:“這是給我閨女帶的,山區孩子有愛心午餐,這裡不是山區,我給她帶飯,給她節省點時間。你們要沒事瞭,我可送飯去瞭啊。”李拐子等他們一出門,“嘭”地關上門,騎上自行車就走瞭。

  所長對村長說:“我們去廢品收購店,肯定會有人把電線賣給廢品店,走。”村長鉆進路邊的一個廁所撒瞭一泡尿,然後帶著所長七拐八拐,走到靠近別墅區的一傢廢品收購店。

  廢品店老板正滿頭大汗地往車上裝廢品。所長忽然打起電話,滿臉焦急的神情:“好好,我馬上回來。”所長查瞭一遍廢品店,沒看到什麼就出來瞭。然後,他對村長和周圍的群眾說:“所裡有急事,我先回去瞭,這事情我下次再來查。”

  所長回到所裡,往辦公室的椅子上一躺,撥通瞭村長的電話,說:“李拐子就是偷電線的人,他傢院子的角落有一些絕緣皮的碎片。你裝著上廁所,是給廢品店老板打電話報信,電線就在車上,要拿可拿個正著。”

  村長嘆瞭一口氣:“唉,老夥計,這是沿江路裝的第三批景觀燈瞭,每批質量都有問題,早就不亮瞭,都是豆腐渣工程。李拐子他們也清楚,這電線其實也已經廢瞭。我看還不如讓村民偷去換幾個零錢花,那個李拐子還能給他女兒買幾塊肉吃。你不也是這麼想的嗎?你和我今天唱的這一出,其實是臺面上給人看的呀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