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不該占便宜

  李光明是個黑車司機,特愛貪小便宜,前幾年買瞭輛二手破車,他將車偽裝成正規出租車的樣子,開始做起瞭生意。這天一大早,有一個年輕小夥子和他姐姐要雇車,說去西山掃墓。清明這幾天連著下瞭幾場雨,去西山的車很少,正是宰人的好時機,李光明熱情地問:“到瞭地方,要不要等你們啊?”

  小夥子表示要在山上待一個小時。李光明心裡高興,卻叫苦說:“這麼久?那你們得給我一百三十塊錢。”

  小夥子的姐姐嚇瞭一跳,說:“好貴!要不咱們別坐車,走著去算瞭。”

  小夥子一邊安慰姐姐,一邊轉頭對李光明說:“師傅,你要的太貴瞭,不過你也不容易,我給一百塊,你給我張名片,下次我幫你介紹生意。”

  李光明知道已經賺不少瞭,就答應瞭。幾分鐘後,車子來到去西山必經的江橋,卻見前面堵瞭好多車。李光明一看動瞭心思,說:“兄弟,你這趟活兒我本來就沒賺什麼錢,現在又不知道要等多久,我每一分鐘都是錢啊,要不每等一分鐘,就多加一塊錢,不行的話,你們另找車去吧。”

  小夥子皺著眉頭說:“你這要得太離譜瞭吧?我又不是沒坐過出租,你這不是宰人嗎?”

  李光明眼皮一翻:“賺貴,你可以不坐啊。”

  小夥子的姐姐不幹瞭,一個勁要下車,但都被小夥子攔住瞭,最後姐姐讓小夥子去看看,到底還得多長時間才能處理完事故,小夥子就去瞭。見小夥子走遠瞭,姐姐趕緊問李光明:“這車我們不坐瞭,應該給你多少錢?”

  李光明獅子大開口:“到這二十,剛才等瞭十五分鐘,給三十五塊吧。”

  小夥子的姐姐希望李光明少要點,但李光明寸步不讓,姐姐無奈,隻好付瞭三十五塊錢。這趟活拉得太便宜瞭,李光明一邊哼著小曲,一邊調轉車頭往回走,倒車鏡裡,他看到那小夥子正從橋上回來,趕緊加快速度離開這裡。兩分鐘後,他的手機響瞭,接起來一聽,竟是那小夥子打來的,這才想起剛才給瞭小夥子名片。小夥子憤怒地說:“有你這麼辦事兒的嗎?明知道我不可能讓我姐走著去西山,你太不仗義瞭吧?”

  李光明理直氣壯地說:“這你可不能怪我,是你姐非說不坐車瞭,我還嫌少賺瞭呢。”

  小夥子沉默瞭一會兒,語氣緩和瞭下來:“我們在這兒打不著車,而且橋上也不堵,你趕緊回來吧,想要多少錢,你說。”

  李光明霸道地說:“還是一百三十塊,別跟我講價,少一分都不行。”

  小夥子毫不猶豫地答應瞭。李光明把小夥子和他姐姐送到西山,然後在車裡美美地睡瞭一覺,等他們回來後,開車往回趕。可剛走瞭沒一會,隻聽發動機一陣異響,然後熄瞭火。

  李光明慌瞭,下車打開機蓋一通檢查,可他對修車根本就不懂,看瞭半天也看不懂。這時,小夥子說話瞭:“你到底能不能走瞭?我可告訴你,我的時間也金貴著呢,你要是不能送我回去,別怪我一分錢都不付。”

  李光明知道,小夥子的說法挑不出毛病,要怪隻能怪自己的車不爭氣。他擦瞭擦腦門上的汗,說:“你別急,我這就打電話叫人來修車。”

  李光明好不容易七繞八拐地聯系上一傢修理行,人傢一張嘴就說,要是到西山這來修車,除瞭他得報銷來回打車費用外,還得加五十塊跑道費,而且修車錢另算。

  李光明一聽就惱瞭,這也太黑瞭吧?正想跟人討價還價,沒想到人傢二話不說掛瞭電話。正不知如何是好,一輛出租車開瞭過來,李光明趕緊攔住,請司機幫忙給看一下車。司機撓瞭撓腦袋,說自己根本不會修車。

  就在司機準備走的時候,小夥子卻讓他等一等,然後對李光明說:“按那修車鋪子的價錢,你這車修下來,至少得兩百塊錢吧?你給我兩百塊,我幫你修。你同不同意?不同意的話,我就坐這師傅的車走瞭。”

  李光明在心裡算瞭筆賬,小夥子要是真走瞭,他不但一分錢沒賺著,還得賠修車錢,還是讓小夥子修車劃算。於是他賠著笑說:“那你就幫幫忙吧,不過,你要的價太高瞭吧?”

  “嫌高?那你可以不修嘛。”小夥子依然笑瞇瞇的,用李光明說過的話來回敬他,“我得向你學習,一口價,修就修,不修我這就和我姐走瞭。”

  李光明哭喪著臉,答應瞭小夥子的要價,於是小夥子讓那個司機離開,然後上前隻鼓搗瞭幾下,就放下機蓋說可以瞭。李光明懷疑地瞅著小夥子,以為他在耍自己,可小夥子進瞭車裡,片刻後,車子重新響起馬達的轟鳴聲。

  李光明看得目瞪口呆,隻好乖乖地掏出兩百塊錢遞過去。小夥子揣起一百,又遞過去一百:“這是車費。”

  這趟活兒一分錢沒賺著,反倒搭瞭六十五塊。李光明悻悻地問:“你這手藝挺不一般啊,你是修車的?”

  “是啊,如果你以後車子有什麼毛病的話,可以隨時來找我。”小夥子掏瞭張名片給李光明,李光明一看,上面寫著“譚樹林”這個名字。

  李光明突然想起來,好像以前聽人說過這個名字,說這人修車手藝高超,而且為人厚道,要是一些小毛病的話,根本就不收錢,當時自己還琢磨著,以後修車就找他呢,沒想到今天在這兒碰到瞭。

  他試探著問:“譚師傅,正常情況下,我車這點小毛病,你也收兩百嗎?”

  譚師傅悠悠一笑:“正常情況下,這種活我不收錢。其實,一開始我聽你發動機的聲音,就知道你這車要壞,但這雨天,恐怕沒人會跑過來給你修,所以,我才堅持坐你的車,打算車熄火瞭免費給你修的,沒想到……”

  李光明趕緊轉移話題,說:“譚師傅,你想去西山掃墓,隨便一個電話,多少司機爭著搶著送你,還不花錢,放著這便宜車不坐,你打的什麼車呀?”

  “就因為那些司機會免費送我,所以我才不好意思用他們的車,占人便宜,那是人幹的事兒嗎?”

  李光明鬧瞭個大紅臉,不知道說什麼好瞭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