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救命的金鯉魚

  劉大江和秀娟小兩口在鎮小學門口開瞭個小賣鋪。他們兩口子都是勤快人,又挺有經濟頭腦。這不,最近學生們流行養蠶寶寶,劉大江便起瞭個大早,去銀行取瞭存款,準備去進些桑葉賣。

  等他取瞭錢往回趕的時候,在車站撿個手絹包,包裡大鈔小鈔的有上千元。這事撂有些人興許就昧下瞭,可大江不是這號人。他想:包裡碎鈔多,丟錢的多半是個窮人。這錢沒準兒是借來救命的,丟瞭不得急死瞭?準得回來找。

  這麼想著,大江沒離開,傻傻站在道邊等那丟錢的人。

  大江足等瞭兩個鐘頭,終於有一個女孩跑過來,滿臉汗水扯住大江,急火火問:“大哥,您在這看沒看到一個包包?”

  大江說看到瞭也撿到瞭。接著他問瞭包的樣式,裡面裝的什麼,女孩說的都對,大江就把包拿出來交給女孩。女孩打開核對後,大江轉身要走,女孩卻拉住大江不放,說:“大哥,你救瞭兩條命啊!這錢是我借來給婆婆看病用的,本來就不夠,誰知剛才路過這裡還給擠丟瞭,要是找不回來,婆婆救不瞭,我也活不成!”說完,她從包裡抽出兩張大票要給大江,大江連連回絕,還從懷裡拿出一多半取出來的錢,硬塞進女孩手裡就轉身跑瞭。女孩追瞭一氣追不上,隻好抹著眼淚離開瞭。

  大江躲過女孩,回到傢裡,秀娟已經等急瞭,問怎麼回來得這麼晚?大江就把女孩的事說瞭一遍,秀娟說做得對,可說完她卻發愁地看著大江欲言又止,急得大江問瞭幾回才說:“小寶來信瞭,說學校又追他交齊學費瞭,咱傢存款也不多,本來,想著這錢夠瞭,現在……怎麼辦啊?”

  大江聽瞭也發愁,小寶是個孤兒,吃百傢飯長大的,在縣高中讀書,學費一直是大江兩口子包下的。夫妻倆本來商量好,把存款取出來給小寶瞭交學費,再去鄰縣買桑葉。現在,這錢給瞭女孩大半,眼瞅著夠交學費的沒買桑葉的,兩口子對望著發愁。

  過瞭一會,大江說:“這麼辦吧,明天你先把小寶的學費寄去,這是大事!買桑葉的錢一會兒我出去借不就行瞭?”秀娟說:“好吧,我回娘傢看看有沒有多餘的錢。”這樣兩人連夜出去借錢,好在親朋好友都爽快,一兩天就把錢借回來瞭。

  錢一湊齊瞭,大江就開農用車去瞭鄰縣。誰知,他好久沒走這段路,不知道這裡的路況,車給顛壞瞭。這裡前不著村、後不著店的,很少有車來,大江幹著急沒辦法。

  就在這時,大江身後上來一輛農用車,車上坐著一對小夫妻和一個中年婦女,車型和大江的車一模一樣。其實,大江的車毛病不大,換個小零件就行,隻是大江出門急忘準備瞭。這時,大江像看到瞭救星,可沒等他攔,那車自己停下瞭,小夫妻中女的跑過來,拉著大江喊恩人,大江也樂瞭,還真巧瞭,她就是大江在鎮上遇到的那個女孩。

  女孩叫過丈夫和中年婦女說:“媽、二奎,這就是我跟你們說的恩人!”原來,女孩叫蘭草,和二奎是新婚夫妻。那天,二奎媽突發心臟病,兩人把媽媽送進醫院,卻沒帶夠錢,蘭草慌著跑回村借,錢沒借夠不說,回去路上還給人擠丟瞭。幸虧碰上瞭大江,不光找回瞭錢還湊夠瞭數,二奎媽這才得到及時的救治,撿回一條命。

  沒多久,二奎幫大江修好瞭車,蘭草這才顧上問大江怎麼找到這來瞭,大江就把傢裡缺桑葉的事說瞭一遍。蘭草聽瞭,高興地說:“大江哥,你算碰對瞭人,咱村咱傢種的桑樹最多,有多餘的桑葉,啥話也不說瞭,傢去吧。”就這樣四人傍晚時進瞭二奎的傢。

  沒啥說的,恩人到傢,蘭草和二奎當然得熱情招待。不過,天也晚瞭,現弄也來不及,二奎就到村上小店買瞭些鹵菜,弄瞭一桌子。可是,蘭草看著總覺要是有個魚就好瞭。二奎媽聽瞭猶豫一下,跟二奎說,那就把西屋養著的兩條金鯉魚殺瞭吧。大江看到二奎媽說這話時眉頭是皺著的,心想,是什麼樣的鯉魚讓二奎媽舍不得呢?於是他跟著二奎去瞭西屋,看到西屋炕上有個大魚缸,裡面養著兩條金鱗金翅的金鯉魚,在魚缸裡遊來遊去,別提多好看瞭。二奎說:“這鯉魚是我幾年前下河摸的,我媽沒讓吃一直養著,要不是你來,媽說什麼也舍不得的。”

  大江聽瞭,死活攔著不讓二奎殺鯉魚,這麼著最後二奎沒殺成魚,陪大江喝瞭半宿。然後,二奎、蘭草讓大江到新房住,大江說什麼也不去,小倆口拗不過大江,傢裡屋也不多,兩人隻好收拾瞭西屋,讓大江睡進去。

  誰知,睡到天快亮時,西屋竟然出事瞭。

  原來,西屋本來是二奎傢存放雜物的,平時也不住人,大夥兒都不知道屋頂有根梁遭雨朽爛瞭,就在大江睡進去的當晚,梁斷瞭,屋頂塌瞭,掉下來的木頭、土石剛好砸在大江睡的土炕上。

  二奎傢三個人聽到那驚天動地的一聲響,跑出來一看,當時就哭瞭。二奎媽站在西屋門口傻瞭,嘴裡不停說,早知這樣,死活也把金鯉魚燉瞭給恩人吃,恩人死瞭也賺個好肚,強比埋在土裡啊!

  就在這時,三人身後有人說話,他們回頭看時,卻見大江好好地站著,連頭發絲兒都沒亂。這是怎麼回事啊?三人樂得幾乎要沖天磕響頭瞭,拉著大江問他是怎麼逃出來的。

  大江說:“我沒逃啊?今個事兒倒是怪瞭,本來,我在炕上睡得好好的,忽的給水淋醒瞭。睜眼一看,魚缸裡的金鯉魚鬧得撲通撲通的,把水濺出來弄我滿臉滿身,把我弄醒瞭。我正好尿急,就去院裡廁所方便,回來時就見屋頂塌瞭。”

  一傢人圍著大江這個樂啊,說大江這是好人有好報,要是昨晚上真的殺瞭金鯉魚,也免不瞭這場災禍,隻可惜瞭那兩條金鯉魚,準給砸死瞭。

  大江一拍腦門,說:“也許不會呢,我出來時怕魚再鬧騰,弄濕瞭炕不好晾,就用地上的木板把魚缸蓋上瞭,把缸放角落裡瞭。”

  果然,四人進到屋裡一看,盡管炕上落滿瞭木頭、土塊,可那魚缸因為放在角落裡,還有木板蓋著,還真沒砸壞,兩條金鯉魚好好地呆在裡面,也不鬧瞭。

  原來,屋頂要塌時先掉下些小土塊,土塊裡夾雜著生石灰,落到金鯉魚身上燙得慌,金鯉魚就鬧騰著弄醒瞭大江。

  當下,大江就幫著二奎清理,沒多久清完瞭。二奎越想越覺得大江真是好人有好報,www.diyiread.com就說:“哥啊,你是不知道,往年這會兒不管誰來,咱傢桑葉也沒多餘的,桑樹也隻是剛剛夠自傢養蠶的;前年,蘭草說,咱還是多種點桑樹吧,等咱倆結婚後還得多養蠶,怕到那時桑葉不夠用。這樣我才又種一些桑樹。誰知,種下桑樹後,趕上媽媽時不時地鬧病,我們結婚後蠶也養得不多,多的桑葉眼瞅著要爛在樹下成瞭肥料,剛好哥你來瞭,那些多的桑葉就像是給你備下的,你說怪不怪?”

  二奎媽忙接話說,做人就得心善,這倒不是迷信,真是一環套一環吶!其實不是金鯉魚救瞭大江的命,是大江自己救瞭自己啊!

  大江、二奎和蘭草聽瞭,還真是這麼回事,都開心地笑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