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叫花子吃肉

1討肉吃

  張黑赤天生是個吃肉胚子,一頓能吃幾斤肉。可惜他生在窮苦人傢,吃肉吃得淪落成瞭叫花子。這天,張黑赤到西城口要飯,正好算命的劉半仙在卦攤上吃紅燒肉。張黑赤頓時就邁不動腿瞭,流著口水喊著要吃肉。劉半仙剛想罵卻心眼一轉,打算耍他一回,便說:“要吃肉是吧?告訴你個好去處,晚上三更去城門口等著,包你吃個夠。”說罷還假裝掐指一算,胡說道,“你命中祿米旺,將來要吃一輩子肉,今晚你去西城門,鴻運從此高照。”

  這話誰都不會信,偏偏他張黑赤卻當瞭真,三更天果然來到西城門內,遠遠看見一夥人打著燈籠提著食盒走來。張黑赤早聞見那是粉蒸肉的香氣,心想劉半仙還真準,便餓虎般的撲瞭上去,卻被那幾個人死死地扭住。這可是縣太爺的夜宵,哪裡吃得?

  原來縣太爺喜歡搓麻將,夜夜在“悅春園”和幾個財主打到五更天,三更左右衙役會到“醉仙居”酒樓拿訂好的粉蒸肉給他當夜宵,這些劉半仙都知道,所以他糊弄張黑赤來討打。

  再說張黑赤被鎖在縣衙的石獅子上,直到五更天縣太爺散瞭場,才給提出來審。縣太爺喝問他為何搶肉?張黑赤頭一昂,大聲說:“劉半仙說瞭,這是我命中註定的肉,當然要吃!”縣太爺看他傻裡傻氣,正要趕他走,可又心裡一動,笑問張黑赤:“你真想吃肉?”張黑赤連連點頭。縣太爺又哄道:“肉盡管吃,但要聽話。”張黑赤聽瞭忙興奮地喊:“有肉吃就聽話!”

  縣太爺命人端來一碗紅燒肉,張黑赤撲上去,張開大嘴就吃,喉結裡還嗯嗯有聲。縣太爺看著他的貪吃相,嘴角露出一絲壞笑。

2騙肉吃

  第二天晚上,“悅春園”的牌局打到二更多,王員外的傢丁送夜宵來瞭。到瞭走廊裡,傢丁看見王員外靠在條桌上打盹,心裡嘀咕,員外這是咋瞭?不搓麻將反倒坐在這裡偷閑,莫不是肚子餓瞭等在這裡吃夜宵?

  傢丁把食盒放在桌上,躬著腰說:“老爺,夜宵送來瞭。”話音剛落,就見王員外猛地坐起來,揭開食盒,端出夜宵就吃。這是一碗鹵豬肉,香氣四溢,王員外吃得喉管嗚嗚作響。傢丁一看王員外一副多年沒吃肉般的吃相,心裡嘀咕:不對呀,員外今天怎麼這副德行?再就著微弱的燈光仔細一瞅,媽呀,弄錯瞭,這人根本不是王員外。傢丁急忙揪著那人就打。

  你猜那人是誰?就是張黑赤!

  原來最近一段時間,縣太爺手氣不好,被王員外贏瞭一大筆銀子。縣太爺看見張黑赤身材相貌有點像王員外,頭腦裡就猛地閃出一個歪主意:讓張黑赤冒充王員外騙吃他的夜宵,也算煞煞王員外的手氣。

  這時候,張黑赤和傢丁的吵打聲驚動瞭屋裡打牌的人,王員外氣得吹胡子瞪眼,要把張黑赤送到縣衙,讓縣太爺狠狠法辦。可縣太爺揮揮手說:“這是個渾人,何必和他一般見識,今晚的夜宵我請瞭。來來來,繼續打牌,別掃瞭雅興。”縣太爺發話瞭,王員外不好再說什麼,眼瞅著張黑赤大搖大擺地走瞭。

  還真巧,張黑赤這麼一攪,王員外後半夜輸瞭個光,縣太爺贏得哈哈笑。散局後,王員外鐵青著臉回到傢,傢丁忙上前賠笑說:“老爺,我把張黑赤抓來瞭,您消消氣。”王員外趕緊拿著馬鞭劈頭蓋臉抽瞭張黑赤一頓,罵道:“你膽子不小,敢吃我的肉,我抽死你。”張黑赤熬不過打,大哭說:“不能怪我,要怪就怪你贏瞭縣太爺太多銀子。”王員外一愣,停瞭下來,問瞭個仔仔細細,氣得青筋爆出。

  這時,管傢湊上前小聲說:“老爺,去知府大人那裡告一狀。”原來,王員外之所以不買縣太爺的賬,敢贏縣太爺的銀子,是因為知府大人是他的女婿,那可是縣太爺的頂頭上司。

  王員外親自押著張黑赤到女婿面前告瞭一狀,要女婿幫他出口惡氣。知府大人笑著勸慰瞭他一番,說:“這還不簡單?他唆使叫花子吃瞭你的鹵豬肉,我叫他加倍還你不就是瞭?”

3送肉吃

  過瞭幾天,縣太爺正在處理公事,忽然手下人來報,知府大人派差辦來公幹。縣太爺急叫快請,待這差辦一進來,縣太爺的眼珠差點掉瞭下來。來人竟然是張黑赤!

  隻見張黑赤穿著公服,對著縣太爺傻笑,還送上瞭知府的文書。縣太爺愣瞭好一會才看,上面大意是:因鄰縣正在鬧豬瘟,為防止傳染,知府衙門決定督促預防,今差遣差辦張黑赤檢查預防事宜,為時一個月。

  縣太爺心知肚明,這是知府大人在幫王員外出氣。可是派來的人雖是個渾人,事卻是個正經事,鄰縣確實在鬧豬瘟,如果真的傳到本縣,可以將他定個預防不力,革職查辦的罪名。

  縣太爺隻得命人看座,忍氣吞聲地問:“張差辦,不知你對預防豬瘟有何高見?本縣盡力籌辦。”張黑赤頭一昂,嘴一撇,說:“知府大人說瞭,我是來吃肉的,不滿一個月不許回。”

  縣太爺知道張黑赤是個渾人,有理說不清,隻得派瞭兩個衙役好酒好肉地服侍他,還專門給他配瞭個大廚,頓頓變著花樣做。

  看著一個叫花子滿嘴油膩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,縣太爺恨得牙癢癢,就給總督大人寫瞭一封信。俗話說,朝中無人不做
官,縣太爺不學無術能當官,靠的是他叔叔總督大人。

  總督大人看瞭縣太爺的信,就發文給知府大人,說總督衙門人手不夠,要調張黑赤去總督衙門當差。知府大人拿著公文愣瞭半晌,隻得照辦。

  張黑赤戀戀不舍地帶著對酒肉的思念,離開縣衙,去瞭總督衙門。

  誰知過瞭幾天,張黑赤搖身一變成瞭總督衙門的書辦,捧著總督衙門的公函來知府衙門公幹。公函裡說朝廷撥瞭一批銀兩修理河道,總督大人特委派張黑赤來督促工期,時間是半年。張黑赤是個渾人,哪裡懂什麼修理河道?知府大人哭笑不得,知道這是總督大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,替縣太爺報仇來瞭。他讓叫花子吃縣太爺一個月的肉,總督大人就讓叫花子吃他半年肉。

  知府大人當然知道怎樣款待張黑赤,好酒好肉管夠。可是知府大人心裡不舒服,就給恩師吳太師寫瞭一封信。

4吃不完的肉

  這吳太師也不是省油的燈,馬上寫起瞭奏章。這天,太後正帶著小皇帝批奏章,就看見瞭他那份,參總督藐視朝綱,派叫花子督促河道工期。太後早習慣瞭這種內官和外官的爭鬥,隨手把奏章扔在旁邊。小皇帝卻好奇地問:“母後,這叫花子吃肉真這麼厲害?”

  小皇帝一問,太後心裡一動。原來小皇帝厭食,怎麼哄都不好好吃飯,還特別討厭吃肉,所以長得病懨懨的。皇帝身體好,才是江山社稷的福氣啊,太後沒少為這事操心,可各種方法都想盡瞭,無奈小皇帝就是吃不下飯。太後想到這兒,忙下懿旨召張黑赤進宮。

  總督不知其中奧秘,趕緊派人錦衣裝扮把張黑赤送進宮。太監教瞭他些禮儀,把他帶進偏殿。太後和小皇帝坐在龍椅上,下面擺著隻紅泥小爐,爐上支著口鍋,鍋裡燉著熱騰騰的肉,足有五斤多,香氣四溢。張黑赤眼瞅著豬肉,咽著口水,食欲大動。太後剛說讓他吃,他就餓狗般沖上前,早把禮儀拋在腦後。

  張黑赤大口大口吃著肉,喉嚨裡發出狗一樣的低嗚聲,嘴唇燙起瞭泡也渾然不覺,一臉的滿足樣,連太後都被他狼吞虎咽的粗鄙吃相逗笑瞭。

  不多會兒,張黑赤就風卷殘雲,竟然把五斤多肉一口氣吃完瞭,撐得隻打飽嗝,www.diyiread.com嘴角上流著肉汁,衣服上全是油漬,滿足地傻笑著。小皇帝被勾起瞭食欲,嚷著要吃肉。太後早有準備,命宮女端上肉來,看小皇帝香噴噴地吃著,太後贊許地點著頭。

  這以後,張黑赤就成瞭小皇帝的陪吃。自從有他陪吃,小皇帝再也不厭食瞭,身體自然也越來越好。張黑赤雖然渾,卻懂得一個硬道理,那就是把小皇帝哄好瞭,他就有吃不完的肉。於是他平日裡學狗學貓地打著滾叫,逗小皇帝開心,弄得小皇帝離開他就茶飯不思。太後一高興,封瞭他為四等護衛,專門陪侍小皇帝。

  幾個月後,張黑赤告假還鄉,要給爹娘修墓,縣太爺領瞭命,鞍前馬後地陪著。路過算命攤時,張黑赤掏出二十兩銀子直往劉半仙懷裡塞,說他算命準,自那晚後自己果然飛黃騰達瞭。

  劉半仙驚訝地接下銀子,瞅著張黑赤穿著錦衣玉袍遠去的背影,一個勁地發呆,心裡直嘀咕:這世道怎麼瞭?叫花子真吃到天鵝肉瞭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