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傢有“黃金牛”

PART.1“老牛拉破車”

  都說天上不會掉餡餅,可這世上竟然會有天上撒黃金的好事!你別不信,最近這好事就讓李老漢給碰上瞭。

  事情是這樣,這天李老漢在山坡上放牛吃草,遠遠看見一輛小轎車走走停停,折騰半晌,最後停在山坡下的柏油馬路上。隨後,車上下來個男的,四下裡張望瞭會兒就跑上山坡,喘著粗氣,對著李老漢問道:“大……大爺,你這牛的力氣大不大?”

  李老漢拍著胸脯說:“瞧你說的,我這牛可牛著呢!”

  男人又問:“能拉動我這車嗎?”

  李老漢向那小轎車瞧瞭一眼,自信地說:“小菜一碟!”

  “太好瞭!”男人雙手合十,說,“你的牛我雇一天,再雇上你,五百塊,咋樣?”

  好傢夥,一天五百塊!李老漢心頭一動,可轉眼看看牛,心一橫拒絕瞭:“那不成,你這車拉上一天,非把它累死不可。”

  那男人趕緊解釋:“沒說要讓它拉上整整一天,你隻要把它帶到約好的地方,拉上一小段就成。”

 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:那男人一個月前買瞭眼前這輛車,可開瞭沒幾天就出問題瞭,老熄火,到4S店修瞭好幾次都沒效果,廠傢和店傢還相互推諉,現在竟然沒人理睬他瞭。剛才熄火的時候,男人無意間瞅到李老漢的牛,就想出個“老牛拉破車”的主意,臊臊商傢的臉。

  李老漢平時就惱那些賺昧心錢的商傢,於是爽快答應:“兄弟,這個忙我幫定瞭!”

  第二天一早,李老漢就趕著牛來到瞭約定地點。隻見男人早已在車的前蓋上拉瞭條橫幅—“老牛拉破車!”李老漢把牛繩往車子的保險杠上一拴,看男人把好瞭方向盤,就牽上牛的韁繩向4S店進發瞭。

  這一招還真靈,很快便招來圍觀者無數,消息靈通的記者也扛著“長槍短炮”趕來瞭。店員見事情搞大瞭,趕緊找來瞭老板。老板一面讓手下驅趕著記者,一面向男人滿臉堆笑地說:“兄弟,何必把場面搞得這麼大?要怪就怪剛招的維修工技術太差勁。這樣吧,這次我幹脆給你換一輛……”

  車換瞭,這男人果然也說話算話,當天就給瞭李老漢五百元,還提高嗓門說:“你先走,不行我還雇你的牛……”李老漢也提高嗓門喊:“沒問題,隨叫隨到!”

  這錢賺得可輕松瞭。不過讓李老漢更沒想到的是,他的牛經媒體一炒作,立馬成瞭網絡紅牛,網友還送瞭一個綽號:維權神牛!這下不得瞭瞭,李老漢又接到幾宗維權的活,賺的錢比他種一年莊稼還多哩。鄉親們都說李老漢運氣好,養瞭一頭“黃金牛”。

PART.2傢有“黃金牛”

  這頭黃金牛,不但引來不少要維權的主顧,還把李老漢分瞭傢的兒子也給引回瞭傢。這兒子倒也爽快,進門不問老爹過得咋樣,卻直接開腔說:“爹,聽說最近咱傢那頭大耕牛成瞭黃金牛,你看我成天靠賣苦力過日子,錢賺得太吃力。要不你就把這牛給我吧!每個月我給你幾百塊生活費得瞭。”

  可憐天下父母心,李老漢聽瞭這話,雖說又惱又傷心。可看著兒子那副慫樣子,心一軟,答應瞭。

  兒子興高采烈牽著牛走瞭,一走兩個月,再也沒上門。李老漢走瞭兒子,沒瞭牛,地也不用耕瞭,第一閱讀,每日裡閑得心直發慌。他三番五次去兒子傢想看看牛,可兒子不在牛也不在。據說,兒子靠著這頭牛,賺得盆滿缽滿的。

  白天見不著,李老漢就打算選個傍晚,到兒子傢死等。這天夜幕降臨,李老漢終於看見兒子牽著牛慢吞吞回來瞭。

  李老漢三步兩步迎上前,對他的牛摸著、叫著,眼眶禁不住沁出瞭老淚,那牛也聞瞭聞李老漢的袖口。李老漢抬頭對兒子說:“快把它牽到牛欄,讓它趕緊歇歇腳!”

  兒子“哦”瞭一聲就把牛往院子裡牽。可是,奇瞭怪瞭,那牛卻死活不肯往兒子的院裡邁一步,隻是在李老漢的身邊依偎著。李老漢明白瞭:自己想牛,牛也想他啊!於是李老漢把韁繩從兒子的手裡搶瞭過來,鐵青著臉說:“瞧你把牛累的,都不願跟著你瞭,我呀,得把它帶走瞭!”

  這黃金牛可是兒子的搖錢樹啊,兒子哪裡舍得?他連忙攔住李老漢:“爹,不行啊,我還有好多活等著呢!”李老漢也是鐵瞭心要牽走牛,忿忿地說:“那我也不能讓你掙錢不要牛命,今天我非把牛牽走不可!”

  說來也怪,那韁繩一到李老漢手裡,牛頓時溫順起來,邁著大步就跟李老漢走。兒子見勢不妙,攔又攔不住,就繞過去拽住瞭牛的尾巴,仰著身子向後拉,就這樣,父子倆一個在前牽韁繩,一個在後拉尾巴,較上勁瞭。

  父子倆的“拔河比賽”沒僵持一會,那牛就有意見瞭,“哞”地長吼一聲,跺起瞭蹄子。李老漢心疼瞭,這樣奪來奪去,受罪的是他的牛啊。於是他一松手,兒子便撲通一聲摔瞭個屁股蹲兒!

  李老漢看兒子摔倒瞭,趕緊松開韁繩,跑過去攙兒子,等兒子摸著屁股站起來,卻發現那牛自己向李老漢傢跑去瞭,他隻好沖著牛哭喪著臉喊道:“回來、回來—”

  李老漢樂瞭:“這可是牛自己選的,你可別怪我。”兒子捂著屁股,疼得追又不能追,隻能求李老漢瞭:“爹,你就行行好吧,我明天真的還有活啊,兒子我在外頭混不容易,總得言而有信吧?”

  李老漢低頭想瞭想,左右為難,最後還是答應瞭:“這可是最後一次,明天我到你這裡牽牛,完瞭給牛放假一個月!”兒子連忙點頭答應。

PART.3黃金不換牛

  第二天傍晚,李老漢又來牽牛瞭,敲瞭半天門,兒子終於開瞭,可見是李老漢來牽牛,話也不說一句,回過頭就往屋裡走去。李老漢感覺兒子今天不大對勁,一琢磨,可能是要給牛放假瞭,不能掙錢心疼吧,所以他也沒太在意,徑直向牛欄走去,牽上牛就走瞭。

  說起來,兒子傢到李老漢傢,平日裡走路也就二十分鐘。可這次李老漢牽著牛,足足走瞭一鐘頭。到李老漢的牛欄,那大耕牛就蹲在幹草上一動不動瞭。李老漢喂它最好的飼料也不吃,李老漢心裡嘀咕:別是病瞭吧?第二天清早他便請來瞭獸醫。

  獸醫檢查完瞭,長嘆一口氣,說:“老李,這牛活不長瞭,給累壞瞭,我也回天無力瞭。”說完扛著醫藥箱搖搖頭走瞭。接到獸醫的“死亡通知”,李老漢差點沒暈倒在地,他撫摸著牛凸出的脊梁,嗚嗚地哭瞭起來……

  忽然,李老漢擦瞭擦淚,狠罵瞭一句:“掙錢沒夠的混球兒,我非揍你一頓不可”,接著操起掃帚便找兒子算賬去瞭。

  剛到兒子傢門口,李老漢卻收住瞭腳步。隻聽院子裡炸開瞭鍋。他往裡一瞧,隻見圍瞭一圈兒看熱鬧的鄉親,中間是一個陌生的小夥,氣勢洶洶嚷道:“老子不管那麼多,老子花瞭幾年的積蓄買瞭那破車,如今這破車的事還沒整明白呢,又攤上這個,你得給我負責……”

  李老漢仔細一聽,明白瞭:原來上個月,那小夥子買瞭一輛問題車,又遇到售後服務跟不上的麻煩,於是預付瞭五百元維權費,哪知這牛卻罷工不幹瞭,拉瞭幾次都沒有成功。小夥子說瞭,今天如果不退他的維權費,就一紙訟狀把兒子告到法院!

  得瞭,敢情人傢是來找這“維權神牛”討說法維權來瞭!李老漢知道,自己和兒子的賬可以慢慢算,但欠人傢的錢得馬上還啊。於是他大步走上前去,對兒子厲聲訓道:“臭小子,還不趕緊把錢還給人傢!”

  兒子很不情願,扭扭捏捏地說:“爹,我都跟他說瞭,等牛歇好瞭再幫他拉一次不就得瞭,何必要退錢?”

  李老漢不等兒子說完就上去給瞭他一巴掌:“還拉個屁!咱們的牛啊,活不長瞭……”接著他把獸醫的診斷結果告訴瞭兒子。

  兒子聽後,沉默不語。李老漢語重心長地說:“兒子,咱借牛給別人,本來為的就是幫別人維權。可你倒好,自己反倒先侵權。人啊,不能把錢看得太重,看得太重就容易犯渾,咱瞧不起賺昧心錢的人,也別讓人傢瞧不起咱,快把錢還人傢吧……”

  這次,兒子聽瞭,一聲不吭蹲在地上,啞巴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