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鷹蛇鬥

  近幾年,在遼闊的克拉瑪依戈壁上出現瞭一個猖狂的犯罪團夥。他們的老大綽號“蛇哥”。此人心狠手辣、老奸巨猾,他利用戈壁的特殊地理優勢,獨霸一條線路,叫手下人偷盜打劫、殺人越貨,而他自己,則像蛇一樣,縮於洞穴之中,暗中操控,從不出頭露面。因此,就連道上的人也從未見過他的廬山真面目!

  可最近一段時間,蛇哥的地盤突然闖進一個綽號“老鷹”的不速之客。他與蛇哥幹的是同樣的買賣,有好幾次,蛇哥吃到嘴邊的食,卻硬生生地被他搶走瞭。對此,蛇哥一忍再忍,可手下的兄弟們忍不住瞭,說,再忍下去兄弟們打下的地盤就得拱手讓給老鷹瞭!於是,蛇哥將手下一幹人等召集起來,決定用最原始的辦法解決問題,將老鷹趕出自己的地盤!

  蛇哥手下有個得力助手,機靈能幹,大傢都叫他“秀才”。他見蛇哥要大動幹戈,說道:“大哥,要說打打殺殺,兄弟們過的本來就是刀口上舔血的日子,誰都不是熊包。可真要是為這事鬧出很大的動靜,怕是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啊!”

  其實,要不是老鷹咄咄逼人,叫自己顏面掃地,蛇哥也不想冒險。他聽秀才說得在理,便問道:“那你說怎麼辦呢?”

  秀才猶豫瞭一下,說:“都是出來求財的,和氣生財嘛,能不動刀那是最好!我看咱們還是先禮後兵,先找個中間人跟他談談,問問他到底怎樣才能罷手。實在談不攏的話,再行動也不遲啊。”

  這話正合蛇哥心意,他聽後力排眾議道:“就按秀才說的辦……”

  很快,他們就得到瞭老鷹的回復。老鷹說,地盤是大傢的,誰有本事誰得,如果蛇哥不服的話,可以拿出看傢本領和他賭一把,他要是技不如人,就永遠離開這個地盤。

  得到這個消息,蛇哥冷笑一聲,說:“看來我們這位朋友是不知道‘蛇哥’二字的由來啊……”

  原來蛇哥身懷著祖傳的絕技。據說,他的祖爺爺是“榮行”裡“七十二鈴”的高手,想當初,有人身掛七十二個鈴鐺刁難他,他照樣將東西偷到手,硬是沒碰響一顆鈴鐺。現在,蛇哥雖不及當年的祖爺爺,可也是行裡少有的高手,他那雙手,在人身上遊動,就像蛇一樣柔軟。正因為如此,他才被人叫作“蛇哥”。

  於是,蛇哥讓中間人轉告老鷹,說:“我正好踩瞭一個‘點子’,後天有一幫到此地務工的外地女人準備回傢,她們身上都帶著上萬塊工資,到時候就在車上一決高下……”

  也不知道蛇哥的消息從何而來,還真有這麼一幫子婦女,等著結瞭工錢回傢呢。她們做夢沒想到,自己還沒有到手的工錢,卻早已成瞭鷹蛇爭鬥的嘴邊肉。

  1.精心策劃

  這幫婦女一行二十多人。這天一大早,她們便收拾好行囊,浩浩蕩蕩地來到一傢公司門口。她們的帶頭人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精幹婦女,大傢都叫她“鐵嬸”。進瞭公司,鐵嬸吩咐大傢把行李放好,便敲開瞭經理辦公室的門。

  這是一傢集倉儲和勞務於一體的貿易公司,經理姓柴,五十來歲,人很隨和,大傢都叫他老柴。鐵嬸她們便是公司派遣到此地摘棉花的外地務工人員,現在合同期滿,她們是來找老柴領工資的。她們本來擔心要錢會費點周折,沒想到老柴不但沒有爽約,還額外給她們訂好瞭回傢的車票,這叫婦女們感激不盡。

  可是錢一到手,她們瞅著手中那沓厚厚的百元大鈔,卻犯起瞭愁。原來這些婦女多數是初次出門,一想到回傢又是汽車,又是火車,要經過上上下下幾番周折呢,哪個敢將這麼多錢帶在身上啊?

  老柴見狀,笑道:“你們現在這個樣子,我要是小偷,都知道你們身上有錢。出門在外,言行一定要泰然自若,有錢都要裝作沒錢的樣子,那樣才不會引起小偷的註意!”

  其實,這對鐵嬸來說,根本就不算個事兒,她見大傢急得手足無措的樣子,笑道:“有啥好擔心的?把錢存起來不就行瞭嗎?”

  的確,要不是有鐵嬸帶著,這幫婦女還真就是一盤散沙,一會兒風起,一會兒雨落的,根本就沒個主心骨。現在,聽鐵嬸這麼一說,她們又嘰嘰喳喳地說要去銀行。

  老柴見狀,搖瞭搖頭,說:“先別吵啊,你們二三十號人一下全擁到銀行存錢,少說也要大半天時間,看看你們手裡的車票,時間哪夠啊?”

  原來大傢隻顧著著急,根本就沒看車票上的發車時間。老柴說得沒錯,發車時間是中午12點,現在已過瞭10點,真要是去存錢,時間確實不夠!

  鐵嬸也沒想到時間會這麼倉促,她想瞭想,不好意思地對老柴說:“大兄弟,你看能不能把票先給退瞭?”

  “退不瞭啦!”老柴也急得直咂嘴,說,“為安全起見,你們還是把錢存瞭,千萬別因小失大,大不瞭就損失一張車票!”

  一聽這話,婦女們頓時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聲不吭瞭。其實,她們心裡都在盤算:一張車票可是好幾百塊,現在手裡的這張票是老柴買的,若真要是再買,那就得自己花錢啊!農村出來的婦女,都精打細算過日子,誰不想把這幾百塊錢省下來啊?鐵嬸也不願意把這張票廢瞭,一時也沒瞭主意。

  見大傢還在磨蹭,老柴看瞭看時間,走到鐵嬸面前,說:“老嫂子,你可是大傢的主心骨,到底怎麼辦,你倒是說句話啊!”

  鐵嬸看瞭大傢一眼,咬瞭咬嘴唇,問老柴:“大兄弟,要是辦一張卡時間夠嗎?”

  老柴一怔,沒明白她的意思。

  鐵嬸稍一遲疑,轉身對大傢說:“姐妹們,要是你們信得過我,就把錢都先放到我這裡,我一個人辦張卡把錢存瞭,等回傢後再把錢取出來分給大傢,行嗎?”她這句話一出口,把老柴驚得目瞪口呆。他愣怔瞭好一會兒才說:“老嫂子,這事可不能亂攬,那可是二三十萬,你要三思啊。”他以為鐵嬸也隻是一廂情願,不見得別人會相信她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