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青春勵志:感人的謊言

  我在一所重點中學做班主任。新學期,各班班主任做瞭一次大調整,我被安排到初三(8)班,這是一個重點班。

  按慣例,第一天上課,我們班進行瞭摸底考試。分數出來後,我有點擔心。有個叫齊心的學生,數學隻考瞭50分。這個成績,在我們學校裡,恐怕連普通班也進不瞭。

  我琢磨再三,決定先找齊心談一次話。下午,我沒課,便讓齊心到我辦公室來一趟。

  不一會兒,一個戴眼鏡的矮個男生出現在我面前,我將那張50分的試卷放到他面前。還沒等我開口,齊心倒先檢討瞭:“老師,這次我的數學沒考好。”他一上來就承認自己沒考好,倒弄得我一時難以發火。

  半晌,我冷冷地問道:“你說,你這樣的成績能留在8班嗎?”

  齊心沒有吭聲,頭低下去瞭。

  我有些心軟瞭,低聲問:“150分的數學試卷,你隻考50分,能分析分析原因嗎?”

  齊心依然不抬頭,我又發急瞭:“如果你編班考數學隻考這點分的話,肯定進不來8班的。編班考,你考多少?”

  “忘瞭。”齊心終於開口瞭。

  我決定結束這次談話,說:“這樣吧,你下午把傢長叫來好嗎?我們好好談談,想辦法一起提高你的成績。”好一會兒,我沒聽到齊心回話。我側身對他看看,見他反咬著下嘴唇,眼睛裡漸漸泛出晶瑩的淚珠。

  我一時有點慌,我也沒說什麼過頭的話呀,他怎麼哭瞭?這個男孩也太脆弱瞭吧。我怕出什麼意外,就輕輕地啟發道:“那你說說你的想法?”

  “我沒有想法,老師。”

  接下來,任憑我如何追問,齊心都不再說話,隻是兩眼泛淚。

  我覺得齊心的行為有點古怪,看來得在他身上多下些工夫。從那天起,每天放學後,我就把齊心叫到辦公室,把當天作業本上的錯題,列出來讓他重做。

  一開始,齊心好像認為這是一種懲罰,並不好好配合,會做的題,也寫得七歪八扭。一個星期下來,他發現我真的想幫助他,就漸漸肯聽我的話,寫的字也端正些瞭。為瞭盡快讓齊心趕上其他同學,星期天我也不讓他閑著。我的宿舍樓就在教學樓後邊,便把他叫到我宿舍裡去做題。我愛人看這孩子挺可愛,就主動留他吃飯。時間一長,他對我也沒有瞭排斥感。我傢沒孩子,我和愛人都把他當成自己孩子一樣,帶他去買衣買鞋,有時還給一點零花錢什麼的。

  三個星期後,班裡舉行瞭一次月考。這次數學試卷是我親自出的,難度不亞於市裡統考。兩張大大的A4紙,正反兩面都是題,滿分150分,另外還有兩道附加題。這種題隻是為瞭試試班上數學尖子,普通學生很難做出來的。

  90分鐘時間一到,齊心主動放下試卷,跟著同學一起走出教室。

  我一看,齊心的試卷全做滿瞭,他也能全做滿?對不對呀?我抱著試卷趕快來到辦公室,迫不及待地抽出齊心的試卷先改。沒想到,紅勾勾一直打到最後,連附加題也做對瞭!

  我的天!這是真的嗎?我有些不敢相信,怕是自己改錯瞭,戴上眼鏡,再改,改來改去,沒找到他卷子上一點錯,他得瞭全班最高分!我非常激動,忙叫人把齊心找來。

  齊心看我滿面春風的樣子,問:“老師,找我有事嗎?”

  “有!太有瞭!”我把他的試卷抽出來說,“看看你這試卷!”

  齊心望著我的臉,問:“老師,我又錯瞭嗎?”

  “沒!沒!”我顯得有點語無倫次,抓住他的說,“謝謝你,齊心!”

  齊心的手被我一下抓瞭過來,有點不自然,小小的手,在我手心裡隻是扭動,想要掙脫。齊心的手被我抓瞭一會兒,慢慢眼淚又出來瞭,他輕輕地說:“老師,謝謝您!”

  第二天,我發現辦公室桌上有一封信,信封上寫著:“劉老師親閱”。

  什麼信?還要我親閱?我連忙打開信來看,上面寫著:

  敬愛的劉老師:

  先向您檢討,我騙瞭您!其實那次數學摸底考,是我故意考砸的。老師,您一定會問我,為什麼這麼做。我告訴您—因為我是一名從地震災區投親到此地的學生。

  “5·12”那是個多麼可怕的日子呀!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我被埋在瞭地下。三天後,我從廢墟中被扒瞭出來,也從此成瞭孤兒。

  我想同學,想老師,更想我的爸媽!我總不肯相信,爸爸媽媽就這樣永遠離開我瞭!平時,我爸最疼我,他的模樣日夜浮現在我眼前……

  老師,我第一眼看到你,就像看到我爸似的。

  哎!也許這是我想爸想的,你咋可能做我爸爸呢?你是北師大的高才生,又是全校最吃香的數學老師,能看得起我這個從廢墟裡爬出來的苦孩子嗎?

  所以我考試故意出錯,想讓你註意我。我真幸運,你沒有放棄我,不厭其煩地給我補課,星期天,還把我帶到傢裡,師母還給我做飯、買衣服。

  老師,無論你願不願意我喊你爸爸,你的人格、你的真誠、你的魅力已經影響瞭我,你已經給瞭我生活的信心和勇氣—謝謝你,爸爸!

  請保守信的秘密!拉鉤!

  騙過你的齊心

  我看完這封不尋常的信,眼睛濕濕的,馬上讓人把齊心叫來。

  齊心走進辦公室,一看到桌上那封打開的信,似乎已經知道我叫他做什麼瞭。看看我沉重的臉色,他有些不知所措起來,兩手慌亂地摸著衣角,輕輕地說:“老師,把信還給我好嗎?”

  我心裡一酸,望著他的臉,輕輕地說:“課堂上你叫我老師,課堂下……”

  齊心已經領會瞭我的心意,馬上往前走一步,叫瞭一聲:“爸爸!”

  “孩子……”我緊緊地抱住他,輕輕拍著他那單薄的後背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