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故事中國] 情感大藥房

  段思浩年過四十,按理說,四十已是“不惑”,然而他最近還是遇到瞭一些困惑。他有老婆,也有情人,本來倒也相安無事,但最近情人卻逼著他和老婆丹燕離婚。雖然段思浩的心思早已不在老婆身上,可就是下不瞭這個決心。

  好友李旭聽瞭段思浩的困惑後,神秘地笑瞭,說:“有個地方可以幫你解決問題。”說完遞給他一張名片。

  段思浩接過一看,名片上寫著“情感大藥房”五個字,下面是地址。

  段思浩按地址去找,找到瞭一個偏僻的小巷裡。說是大藥房,其實也就是一個小小的不起眼的門面。藥房雖小,但有好些人在排隊看病。

  藥房老板是個笑容可掬的中年人。有個徐娘半老的女人正對他訴說自己老公的無情,並問老板如何挽回他的感情。

  老板聽完,沉思瞭片刻說:“這事好辦,給你三包‘回心轉意湯’。”一邊從藥櫃裡拿藥,一邊念叨著,“相思子3克,紅豆5克,濃情根2兩……文火煎服,三碗水煲成一碗水,給你老公服用,保準藥到病除。這藥還要用‘相濡以沫’做藥引,本店不售,自己添加。”

  女人忙問:“什麼是‘相濡以沫’呢?”

  老板翻翻眼,說:“沫還不懂?口水沫。”女人這才恍然大悟,千恩萬謝地走瞭。

  接下來還有幾個人,有想和愛人復合的,有想理清三角關系的。老板先後開瞭“破鏡重圓湯”,“慧劍斬情湯”讓他們走瞭。

  段思浩看著覺得很荒謬,那老板報的藥名,他大多都沒聽過,這樣的藥能有效嗎?他正在發呆時,老板問他:“這位先生,你有什麼需要呢?”

  段思浩把自己的困擾說瞭一遍。老板沉吟半晌,說:“這事也好辦。你想分手,可下不瞭這個決心,對吧?我給你開個‘郎心似鐵湯’。”說完,又開始從藥櫃裡拿藥,“鐵心子10克,絕情根3兩,卸情葉2克……”

  段思浩拿著沉甸甸的藥,心中還是將信將疑:這事,就這樣解決瞭嗎?

  回到傢中,老婆還沒回來,段思浩按老板的吩咐煎好藥喝瞭。喝完之後,他感覺身體似乎沒啥變化,有點放心不下,就撥通瞭李旭的電話。

  李旭在電話裡的聲音顯得特別輕快:“老段,什麼事啊?‘情感大藥房’?當然,當然有效瞭,我啊……我都跟老婆離瞭。現在我正和莉莉在度蜜月呢……”

  原來李旭也喝瞭那“郎心似鐵湯”,就下定瞭決心,三下五除二把離婚的事給辦瞭。

  段思浩還是有疑問:“我喝瞭藥以後沒啥反應啊。”

  李旭給他一顆定心丸:“你放心吧,情感大藥房的藥方可是萬試萬靈的……”

  這時,丹燕回來瞭。才進門,她劈頭就嚷道:“段思浩,你看你怎麼搞的,怎麼把廚房弄得亂七八糟的?”

  丹燕雖然貌不驚人,但是性格溫柔體貼,把傢裡打理得井井有條,從不給段思浩添麻煩。這也是他遲遲不願離婚的原因。但今天丹燕不知為啥,像變瞭個人似的,溫柔體貼都扔到爪哇國去瞭。她這樣一嚷,段思浩的氣就來瞭。兩人開始吵起來。

  吵瞭幾句,丹燕氣沖沖地摔門而去:“這個傢,沒法待瞭!”

  段思浩想追出去,但猶豫瞭一下,丹燕已經不見蹤影瞭。晚上沒人做飯,段思浩隻好到處翻找幹糧,沒想到在一個隱秘的櫃子裡,發現瞭丹燕的一個秘密……

  第二天,丹燕媽媽給段思浩打電話,說:丹燕昨天回瞭娘傢,自己已經勸說她搭乘今天下午三點的車回傢。最後,老人傢還關心地問兩人是不是出瞭什麼事。

  段思浩不好跟她說什麼,支吾著敷衍過去瞭。

  轉眼,下午六點都已經過去瞭,可丹燕還沒有回來,手機又打不通。

  段思浩百無聊賴之下,打開電視一看,電視裡正好報道一樁新聞:“從羅迦開往本市的一輛汽車,四點左右經過普林大橋時,因大橋垮塌,不幸掉進河中,目前有關部門正在全力搜救,但乘客的生還希望渺茫……”

  羅迦不正是丹燕的娘傢嗎?丹燕到現在還沒回來,會不會是……段思浩腦海裡馬上湧現瞭昔日的一幕:那時候他倆出去旅遊,旅遊車突然失控,往路邊的柵欄撞去。當時他驚呆瞭,沒有任何的反應,反而是丹燕馬上抱住他,擋在他身前。事後,他責怪她傻,她說:“我們如果隻能一個人活的話,我希望那個是你……”

  想到這裡,段思浩再也忍不住瞭,一頭沖瞭出去。

  段思浩跑到汽車站,詢問汽車失事的事,但沒人可以給他明確的答復。他隻好自己坐車趕去失事的普林大橋,隻見那裡已經圍瞭許多人,一具具屍體被抬瞭上來,一字排開。

  段思浩怔怔地看著,大腦一片空白。突然有人用手拍拍他的肩膀,喊道:“段思浩,你怎麼在這裡啊?”回頭一看,隻見丹燕好好地站在他身後。

  原來,丹燕沒有搭上三點的那班車,所以現在才抵達這裡。

  段思浩看到老婆好端端的,不知為啥,反而氣不打一處來瞭,沖著她吼道:“你這是幹嗎呢?打你電話也不接!害得我白擔心瞭一場。”

  丹燕避過車禍,正驚魂未定,被這麼一吼,氣也就來瞭:“我這不是手機沒電嘛,你氣什麼氣?你什麼時候關心過我?”兩人又拌起嘴來。

  一路吵著回傢,進瞭傢門,段思浩再也忍不住瞭,把一包藥和一個日記本扔到瞭丹燕面前,說:“你看你做的好事!”

  這包藥正是段思浩翻找東西的時候,在櫃子裡找到的,裡面有“情感大藥房”的藥箋,那是“恩斷義絕湯”。段思浩知道,這種湯正是妻子想離開丈夫而喝的。那丹燕又為什麼想離開自己呢?於是,他偷看丹燕的日記,找到瞭真相。

  原來,三個月前,丹燕和一個男同事產生瞭感情。男同事對丹燕體貼有加,這是她在平淡的婚姻裡所感受不到的。事情發生後,丹燕不知該怎麼處置,後來,她聽說有個情感大藥房,所以去拿瞭藥,想著要和老公來個“恩斷義絕”。

  丹燕想到丈夫私自翻她的東西,口氣也強硬起來:“段思浩,你這卑鄙小人,你居然偷看我的日記!”兩人吵得更厲害瞭,最後賭氣背對著背,誰也不想理誰瞭。

  隔瞭不知多久,丹燕慢慢從氣惱中回過神來,她想起瞭一件事:“哎,你……剛才那麼著急,跑去車禍現場,是……是因為擔心我嗎?”

  段思浩沒好氣地說:“不擔心你,我還能擔心誰?”兩人轉過身來,面對著面,此刻,他們都想起瞭那次旅遊遇險的情形。

  段思浩問:“你為啥每次吵架都回娘傢呢?”

  丹燕說:“因為,我們是在那裡認識的啊,還記得村頭的大榕樹嗎?那年,你和我正是在那裡相識的……”

  兩人慢慢地回憶往事,漸漸發覺他們也有過那麼多甜蜜的回憶。段思浩更驚奇地發現,之前那種藥勁沖頭的感覺好像沒有瞭,老婆在他眼裡一如往常的賢惠。

  一個月後,段思浩與情人正式分手。夫妻倆決定原諒彼此,重新開始。

  有感於情感大藥房之神奇,段思浩再次找到那裡,感謝之餘,他問老板:“為什麼我和老婆都抓瞭絕情的藥,而效果卻和我的朋友完全不同呢?”

  老板神秘一笑,說:“跟我來,我給你看樣東西。”

  老板說著,把段思浩引到一個房間裡。一進去,段思浩嚇瞭一跳,隻見裡面密密麻麻,蜘蛛網似的佈滿瞭紅線。紅線的盡頭是各式各樣的玩偶。老板問:“聽說過月老的事嗎?”段思浩點頭。

  老板又說:“月老掌管世間的姻緣。可是這年頭,人心越來越復雜,薄情、小三、恐婚等等,層出不窮。月老的工作越來越忙,失誤也多瞭起來。為瞭彌補這種不足,他便特意在人間開瞭這個情感大藥房。每個來取藥的人,我們都會遵從他心底最真的感覺,給他以支持和幫助。”

  最後,老板告訴段思浩:世間姻緣自有定數。像李旭這種,他與妻子的感情已經到瞭盡頭,雙方也沒有維持下去的必要,所以,給他的藥能使他慧劍斬情絲,一瞭百瞭。而像段思浩和丹燕,他們的情分還在,隻是一時被情障蒙蔽瞭雙眼,所以即便服瞭絕情藥,也隻會起負負得正的作用。

  段思浩從情感大藥房出來,思索萬千,是的,正因為他們夫妻的情分還在,所以他一聽到妻子可能有車禍,便會第一時間跑去現場;而妻子和他吵完架,也會回到他們最初相遇的地方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