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王者之道

PART.1王者之疾

  封建時代,兵多將廣可稱王。有一個梁王,稱霸一方。就在梁王雄心勃勃,意欲大展拳腳之時,他舊疾復發,血色發黑,全身浮腫。

  梁王有三子,他們見本國禦醫束手無策,便張貼榜文:廣招天下能人,能治梁王舊疾者,賞黃金千兩,官封一品。

  但重賞之下,仍無勇夫。梁王尚未設立儲君,三個王子爭相表現,有一位能人對三人諫言,不如去找名醫華嚴。這個華嚴出自杏林世傢,在當時頗有名聲,後因避禍隱居民間,幾經遷移,已經不知所蹤。最近聽說他在鄰國露過面。

  幾天後,鄰國出現瞭一個病人。此人臂生怪瘡,狀如人面,有口能言。眾多大夫都前去診治,卻沒人能看出病因。

  這一日,一位中年大夫求見病人。病人亮出胳膊上的怪瘡,大夫仔細觀察,不禁冷笑:“真是欺我杏林無人,我想見識傳說中的人面瘡,沒想到竟遇上個騙子!”

  病人尚未說話,人面瘡細聲細氣地說:“我與此人有前世冤孽,今日血債血償,你不要多事!”

  大夫直視病人:“你讀瞭幾本書,就想套用袁盎和晁錯的典故,讓我信什麼前世今生?這根本不是人面瘡,隻是普通惡瘡,被你用刀修改成人臉形狀!看皮肉的狀況,定是你用毒藥每日催逼,讓此瘡保持形狀。”

  人面瘡大怒道:“大膽庸醫,胡說八道,等我附在你身上,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  大夫冷笑道:“我雲遊多年,什麼事沒見過,你這腹語術騙得瞭別人,可騙不瞭我!”

  那病人正是梁國二王子的得力部下,他見大夫明察秋毫,便恢復本音道:“華嚴先生果然高明,鄙人這次來就是想請先生出診!”

  大夫一驚,搖頭說:“你既知我姓名,便該知道我已不再行醫。”說完轉身離去。華嚴來到街上,一輛馬車車簾挑起,裡面一個白胖的小孩沖他喊:“阿爹,阿爹!”

  華嚴頓時臉色大變,失聲道:“你們、你們怎麼……”

  病人微笑著說:“華先生把貴公子留在傢中,我擔心公子無人照料,便把他一並‘請’瞭來。”

  華嚴見這情形,也隻好長嘆一聲,跟著病人上瞭馬車。

  一行人星夜兼程趕回梁國。梁王大喜,立刻召見。華嚴診斷之後,沉思良久才告訴梁王,他得的是罕見瘟疫,基本沒法治。

  大王子聽出華嚴話中有話,便把臉一沉,低喝:“什麼叫基本沒法治,到底是能治,還是不能治?”

  華嚴說:“古方裡倒是有個救命方子。可是,必須用龍肝鳳膽做藥引子,除此之外,別無他法。”

  梁王和三個兒子一聽,都愣住瞭。要說山參野鹿,猛虎象牙,都不難弄到,可這龍肝鳳膽,並非世間之物,如何能弄到呢?

PART.2王者之選

  半晌,三王子冷笑一聲道:“我看是你沒本事,信口胡說吧?我現在就一刀宰瞭你!”

  華嚴卻說:“萬歲,我祖父就曾治過此病。您可記得,前朝有位皇帝,他曾病重臨危,不日卻忽然痊愈。”

  梁王沉思一會兒:“確實有一位,可他怎麼弄到藥引子的呢?”

  華嚴沉吟半響:“萬歲乃人中之龍,自然有龍子鳳孫……”

  他話沒說完,三個王子已齊齊抽出刀劍,大喊:“妖言惑眾!你是敵國派來的奸細,想離間我們父子!”

  華嚴說:“萬歲熟讀經史,應該知道,那皇帝有三個兒子,但一夜之間全被殺瞭!”

  梁王聽瞭,渾身一震,他說:“我知道你說的是誰,那又如何,他可沒死女兒!”

  華嚴說:“可萬歲忘瞭,他夭折的公主有多個,哪個有清楚記載死因的呢?”

  此時,空氣有如凝固一般。過瞭許久,大王子才小心翼翼地說:“父王,此人居心叵測,滿嘴妖言,萬不可信啊。”見另兩個王子默不作聲,他猛然意識到自己失言瞭,不管華嚴說的是真是假,但自己急忙跳出來,就表示沒有為父王犧牲的精神啊。他趕緊辯解,“父王,兒臣為您願赴湯蹈火,隻是擔心中瞭旁人奸計啊!”

  梁王長嘆一聲:“華先生,你要知道,三個兒子是我的左膀右臂,也都有可能做太子,豈能因我而死?是否還有其它法子?”

  華嚴看看梁王說道:“三位王子可有子女,隻需一子一女即可。”

  三個王子都有兒子,三王子還有兩個,但隻有大王子生瞭一個女兒,也就是說,不管兒子選誰的,女兒隻能是選大王子傢的瞭。梁王沉默片刻,便下令:次日早晨,三個王子帶王孫入宮朝見。

  回到府中,三個王子都愁眉不展,他們把孩子叫到身邊,一遍遍地看,一遍遍地哭。

  當晚,守城人報告,三王子帶著兩個兒子和妻子離開瞭都城,他留下瞭一封信,痛責自己對不起父王,願隱居鄉野,不再回宮。梁王看完信,什麼也沒說。

  第二天,大王子和二王子帶著各自兒女來朝見,此刻,他們都已知道三王子逃離的事瞭。

  梁王設宴,說全傢共聚天倫。說完,便有人把三王子一傢“請”瞭進來,看來他們也沒跑成。宴席開始瞭,所有人都面無人色,味同嚼蠟。

  不管如何拖延,宴席終於吃完瞭,梁王讓人把孩子們都帶進內堂,然後看著三個兒子。良久,大王子終於站瞭起來:“父王,子為父死,臣為君死,天經地義,兒子願意獻出幼女,以報父王。”

  梁王點點頭,面無表情地看著另兩個兒子。三王子痛哭失聲:“父王,我什麼都不要,求求您,放過我的兩個兒子吧。”

 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二王子身上,他長嘆一聲:“父王,老三天性仁慈,您殺他的兒子,他也活不瞭,還是我來獻子吧。”

  大王子對太子之位勢在必得:“父王,隻要能救您,就把我一對兒女都殺瞭吧。”

  梁王點點頭:“還是按二王子說的做吧。”說完他把手一揮,內堂便傳來幾聲孩子的驚叫,然後一片死寂。大王子心裡一痛,二王子臉色慘白,暈死過去。三王子雖然逃過一劫,但也痛哭失聲。

PART.3王者之道

  吃瞭龍肝鳳膽做藥引子的藥後,梁王的病並沒有好,而是一天天沉重下去,不久,他宣佈立二王子為太子。

  大王子驚愕萬分,論才幹,他不輸老二;論長幼,自己是大哥;論表現,自己是第一個主動獻女給父王治病的;論子嗣,自己現在有活蹦亂跳的兒子,可老二已經獻出瞭唯一的兒子,以後能不能生還很難說,憑什麼立他為太子呢?但大王子知道梁王的性格,也不敢公開質疑,隻能接受。

  不久,梁王大限將至,他將二王子叫到病榻前。他喘著粗氣,艱難地說:“你王兄對你並不服氣,不過我要你答應絕不殺他。”

  二王子猶豫一下,點瞭點頭:“我答應你,父王。不過他要是反叛怎麼辦?”

  梁王搖搖頭說:“我早已下令奪瞭他的兵權,讓他和老三一起,做個富傢翁吧。你是名正言順的皇帝,大臣們也不會支持他的。”

  二王子滿意地說:“父王,您放心,我定讓大梁雄霸天下。”

  梁王的眼神已有些渙散:“你肯定以為,自己的表演很到位吧。你既讓老大暴露瞭他的兇殘無情,也讓老三暴露瞭他的婦人之仁。而你自己,則既表現瞭忠心,又表現瞭兄弟之情,還表現瞭惻隱之心。對吧?”

  二王子大驚,雙膝跪地道:“父王……”

  梁王冷笑說:“你知道,我的病每隔幾年就會發作。所以幾年前,你就安排瞭一切,你兒子出生後,你府裡的一個隨從就失蹤瞭,我猜就是華嚴吧?你大費周章而不肯直接讓華嚴來演戲,無非是怕人生疑,而且你讓手下去找華嚴的方法,也是煞費苦心,不但顯得你謀劃有方,也顯得手下藏龍臥虎。”

  二王子驚慌地看著梁王,不知他意欲何為。

  梁王繼續說:“我讓人查過,城中和你兒子同時出生的男孩隻有三個,其中一傢失火,全傢人都燒死瞭。我想,那孩子一定沒燒死吧?”

  二王子顫抖著說:“父王恕罪!我讓隨從帶走瞭兒子,把那傢的孩子冒充兒子撫養。”

  梁王淡淡一笑:“老三做皇帝,無法振興大梁;老大做皇帝,必要殺死你們兩個。他連親生孩子都能殺,何況兄弟?你能讓屬下為你賣命,也是過人之處。為王者,不可有婦人之仁,不可殘暴過度,殺伐決斷,深謀遠慮,這才是我立你為太子的原因啊!”

  二王子終於放下心:“父王,兒臣鬥膽問一句,既然您已經查清一切,為何還要殺那兩個孩子呢?”

  梁王冷酷地說:“為瞭國傢,犧牲一個小女孩有何足惜?而你的假兒子,既非我傢血脈,留著隻會生亂。”

  數日後,梁王駕崩。新皇登基三年後,也被別國吞並瞭。建立在陰謀與鮮血中的封建王朝,就這樣代代更替,走向滅亡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