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我的故事] 躲不掉的相親

  這年頭,愛管閑事的人不少,有些人給大齡未婚的姑娘起瞭個名號叫“剩女”,這不,我也不知不覺地被“剩”下瞭。

  這天,我下班剛進傢門,老媽就迫不及待地告訴我:“王姨又給你介紹瞭個對象,小夥子是公務員,挺斯文的,你抓緊時間化化妝。”

  我就納悶瞭:我到底哪兒得罪王姨瞭?她怎麼對別人的事這麼上心啊!我支支吾吾地回瞭屋,豎起耳朵聽屋外沒瞭聲響,就拿上包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換鞋。剛準備開溜,老媽在身後說話瞭:“等一下,我送你過去。”

  逃跑計劃失敗,我隻得在老媽的押送下來到瞭相親的茶館。那男的已經在現場瞭,我隨意一打量,對方長得沒啥明顯漏洞,但一看就不是我的菜,沒法子,隻得哼哼哈哈地熬時間。正覺得無聊,突然,我想起以前看過一篇講禮儀的文章,說女孩子蹺二郎腿不好,我頓時想到瞭速戰速決的法子。

  我咳嗽一聲,大模大樣地把腿擱到瞭茶幾上,那男的張瞭張嘴,卻什麼也沒說。看來還得加強力度啊!我趁那男的沒註意,把茶幾下面的半盒煙摟到包裡,再大大方方地拿出來,給那男的拋瞭一支,自己夾一支,沖著他嫣然一笑,道:“忘帶火瞭。”然後假模假式地嗅嗅香煙。依照經驗,對方此時一定會目瞪口呆,甚至倉皇退場。

  果然,那男的看瞭我一眼,起身走瞭。我正高興計謀得逞,不料片刻後那男的又回來瞭,手裡握著一盒火柴!他還真為我找火去瞭。這下糗大瞭,有瞭火,我沒理由不點煙啊,但真抽還不把我嗆死?我嘴上叼著煙,磨蹭著擦火柴,故意手一松,整盒火柴全掉進瞭面前的茶杯裡。

  相親完回到傢,老媽急著問我怎麼樣,我說:“感覺還行,就看對方的態度瞭。”這是我最近想出來的搪塞老媽的法子,這樣她有火也不好沖我發:是人傢看不上我唄。

 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,我一直候著王姨傳回我被拒的悲慘消息。轉眼又是周末,王姨終於打來瞭電話。老媽接完電話,走到我跟前,我正等著她老人傢山洪暴發、電閃雷鳴,不料老媽語氣溫柔:“侯磊約你下午在長青路上島咖啡見面。”我猝不及防,問:“哪個侯磊?”“上星期你見過的那個呀!”

  我頓時鬱悶瞭:這個叫侯磊的傢夥沒病吧,難道是我的表演不到位?我打定主意,到時非得好好整整這個煩人的傢夥不可。

  約定的時間過去瞭半個小時,我出現在上島咖啡附近,透過窗玻璃隻見那個侯磊端坐在大堂裡,還沒有離開的意思,沒法子,我隻好現身。落座後我點瞭一杯卡佈其諾,侯磊要瞭份美式咖啡。趁他起身取甜點的時候,我把半瓷缸白糖倒進瞭他的咖啡裡。他啜瞭一口,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,剛要舉手叫“服務員”,眼睛一掃,瞄到瞭桌上散落的糖屑,把一句話生生地咽瞭回去。

  我正忍不住偷笑,這時,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人走瞭過來。侯磊一見,連聲叫對方主任。胖主任一看就是那種花心的主兒,看瞭我一眼,笑道:“巧瞭啊,小侯,在會女朋友?”侯磊趕緊給我們介紹,我緩緩起身,心裡頓時又有瞭主意。

  胖主任主動伸出手來,一邊說:“郎才女貌,絕配,絕配。”一邊拽著我的手不放。此舉正中我的下懷,我順勢將胖主任摁到椅子上坐下,跟他像多時未見的老朋友一樣攀談起來,不時還發出如銀鈴般清脆的笑聲。在我倆的襯托下,侯磊倒像隻多餘的電燈泡。直到約會結束,胖主任還顯得戀戀不舍,我和胖主任互留瞭電話,約定找機會再聊。搞笑的是,我和侯磊倒沒交換聯系方式,我當然不會自討苦吃,他也沒張口要,大概是被我的表現氣糊塗瞭。活該,誰讓你不開眼,騷擾本小姐呢?

  這次約會過後,侯磊沒有再通過王姨找我。轉眼又到瞭周末,我想這回能消停瞭吧,不料手機響起,話筒那頭傳來老媽興奮的聲音:“老地方、老時間、老人兒、老約會,繼續好好表現。記住換身漂亮衣裳,花多少錢媽給報銷。”也難怪,至少有兩年多瞭,我相親還沒有見過兩面以上的,這個侯磊,怎麼跟王八似的,咬住瞭就不松口?

  眼見一個好好的周末又毀瞭,我憋瞭一肚子火無處發泄。到瞭約會的地方,我沒有耐心和侯磊繞彎子,就直截瞭當地問他到底想幹什麼。不料侯磊神秘地拉著我坐到瞭靠裡的角落,輕輕咳嗽一聲,開口瞭:“這兩次相處下來,我覺得你就是我眾裡尋她千百度的那個人。”說這話時,侯磊表情嚴肅,一本正經,不像是抽風說胡話,身上也沒有一絲酒氣。

  我愣住瞭,忍不住調侃道:“你理想中的伴侶就是這樣一個人?”

  侯磊點點頭,反問道:“怎麼,你不覺得自己很特別嗎?說句實話,為瞭找到像你這樣的女生,我幾乎逛遍瞭本市大大小小的夜店酒吧……”

  我聽到這裡,急忙喊他打住。這小子,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,七拐八彎變著法兒在罵人哩。

  侯磊忙道:“你誤會瞭,我是真的非常欣賞你,給我幾分鐘,讓我解釋一下。”接下來他的一番話把我結結實實地給驚著瞭。侯磊說,他當公務員三年瞭,人生目標就是一個臺階接一個臺階地往上爬。可惜他沒啥後臺,腰包也不鼓,經過觀察,他發現自己的頂頭上司胖主任挺花心,看來敲門磚要對癥下藥,也隻能犧牲自己的老婆瞭,這就是他挑選對象的著眼點。“找小姐什麼的太低俗,正經人傢的女孩子思想又保守,像你這樣長相清純、作風潑辣的女孩子打著燈籠都難找,還好讓我給遇到瞭。”侯磊說著興奮難耐,摩拳擦掌,仿佛要放開手腳大幹一場。

  我聽完隻覺得後脊梁嗖嗖直冒涼氣,整個兒懵瞭,愣瞭半晌,才蹦出一句話:“我跟你的上司走得近瞭,萬一粘上甩不脫,不嫁你瞭,你這不是賠瞭夫人又折兵嗎?”

  “沒關系,絕對沒關系!”侯磊拍著胸脯打保票,“其實這樣更好,我也就不用和在外地工作的女朋友吹瞭,咱倆可以成為單純的合作關系。你是我的公關女友,我投入金錢、思想,你以美貌入股,收益對半分。其實合同我已經擬好帶來瞭,你過目一下,如果沒有異議,現在就可以簽字生效……”說著侯磊就要從懷裡掏合同。我再也受不瞭瞭,彈簧似的從椅子上跳起來,奪路而逃……

  我一路開車回傢,還有點驚魂未定。到傢後我把今天發生的事向老媽做瞭專題匯報,不料老媽聽完後一副不相信的樣子,數落我說:“又瞎編!”說著她從包裡拿出瞭數碼相機。原來老媽覺得這次成功的機會很大,格外重視,我約會時她也沒閑著,到上島咖啡對面的肯德基監視我們來著。瞧,怕我過後不認賬,老媽還照相取證呢,這都什麼媽呀,趕上克格勃瞭。

  照片是我離開後抓拍的,鏡頭裡隻有侯磊一個人。奇怪的是,他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,因為失望而垂頭喪氣,相反,他的情緒很好,不誇張地說是情緒高漲,正拍著腿哈哈大笑。他面前的餐桌上放著一張紙,一張空白的紙。他在搞什麼名堂?

  過瞭好一會兒我才明白過來,這小子是在編瞎話整我呢,我很不幸地被他耍瞭。幸虧有老媽的照片,要不,我給人涮瞭還蒙在鼓裡呢!我暗下決心,一定要把栽瞭的面子變本加厲地找回來,於是咬牙切齒一字一頓地對老媽說:“告訴王姨,下禮拜約會照舊。”

  多少年瞭,我從未主動約會過男生,我媽激動得眼眶都濕潤瞭,根本沒註意我說話時惡狠狠的表情。

  之後的約會,我就開始拼命地整侯磊,先是逼著恐高的他坐瞭兩回摩天輪,接著又帶腸胃不好的他吃瞭三回川菜。終於,侯磊撐不住攤牌瞭,他解釋說,其實他覺得自己不適合幹公務員,想辭職和朋友合夥創業,傢裡反對,急著給他介紹對象拴住他,讓他收心。侯磊不勝其煩,勉強答應和我約會。第一回約會,他就看出我沒誠意,靈機一動,幹脆就拿我當擋箭牌瞭,省得耽誤其他誠心誠意相親的女青年。他還說,跟我相親挺刺激的,相當於智力測驗,他也有心和我掰掰手腕過過招,權當是工作之餘的消遣。我聽後怒道:“看,說漏嘴瞭吧,還不是拿我當消遣?”

  光陰匆匆,一晃兩年過去瞭,侯磊早就辭職開辦瞭公司,事業做得有聲有色。我也老大不小的瞭,我倆的鬥智約會還在進行著,因為我還沒折磨夠他呢。最近他常跟我說:“要不,咱倆將就將就得瞭。”我還在猶豫,不過雙方父母催得緊,估計我也撐不瞭多久瞭,這輩子沒準就便宜瞭這小子,嘁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