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刀剃吊冬瓜

  何小九自幼喪父,村民都很照顧他,但小九娘看得更遠些:村民雖然心善,管得瞭一時管不瞭一世。這天小九娘就對小九說:“你去學剃頭吧。”

  於是小九被送到趙一刀那裡學剃頭。這趙一刀能耐瞭得,聽說以前在王府裡給貴人剃頭,後來大清國亡瞭,他就自立門戶,專門剃光頭和平頭。三分鐘就能剃個光頭,五分鐘就能剃個平頭,而且光頭俱“光”,平頭俱“平”,極少出差錯。

  趙一刀本不想收徒弟,無奈傢裡遭瞭背運,急需用錢,這才收瞭三個徒弟。大徒弟叫周明白,二徒弟叫秋胡塗,小徒弟自然就是小九。剃頭的規矩是三年出師,但如果資質高悟性強,一年也可出師。

  到趙一刀傢的第二天,小九還在被窩裡做美夢,就被趙一刀掀瞭被窩。三個徒弟都被趕到院子裡紮馬步,小九咧咧嘴,心想,這是學剃頭還是練武行呢?正胡思亂想間,趙一刀又喊道:“吊嗓子!”小九更懵瞭:這是學剃頭還是學唱戲呢?

  二徒弟秋胡塗忍不住小聲嘟囔:“學剃頭就學剃頭唄,紮什麼馬步吊什麼嗓子,這不添亂嗎?”

  趙一刀上前踢瞭二徒弟一腳:“為什麼讓你紮馬步?那是讓你練好身子骨,你幹得好能開店賺錢,幹不好就得挑著剃頭挑子走街串巷,沒體力行嗎?為什麼吊嗓子?你挑著剃頭挑子不得吆喝‘剃頭’?”

  三個徒弟一聽,大氣都不敢出,原來師傅這般嚴厲也是為自己好啊。漸漸地,他們都適應瞭這樣的訓練方式:早晨吊嗓子蹲馬步,上午提冬瓜練手勁,下午學習磨刀和刮面。

  天有不測風雲,這天,趙一刀在給客人剃頭時,隻覺得手腕發不上力,一個沒留神,刀尖碰瞭頭皮,鮮血流瞭出來。幸好來的是老主顧,與趙一刀有些交情,才沒太計較。幾天後,趙一刀才知道自己得瞭中風。他是個明白人,就把三個徒弟叫到跟前,思量好一陣,說道:“我不行瞭,咱們剃頭行的規矩是三年出師,現在你們剛滿一年。雖說一年也可出師,可是有一樣,你們三個人裡隻能出師一個,要不然,其他剃頭匠會罵我放出生手來,攪瞭這行當。”

  三個徒弟中,實力較強的是小九和周明白,秋胡塗是三人當中最沒可能勝出的。趙一刀對大徒弟周明白說:“你到田裡找三個大小相仿的冬瓜,你們仨比比手藝。”

  學剃頭的一般都是用冬瓜來練習,因為冬瓜圓圓的,跟人的腦袋個頭差不多。用冬瓜練刀功,主要是用刀刮冬瓜皮上的一層絨毛,絨毛要刮幹凈,而且不能傷及瓜皮,不然人的腦袋就被刮破瞭。

  周明白按照趙一刀的吩咐,找來三個大冬瓜,個頭幾乎一般大,都圓圓的,放在地上滾個不停。小九眼尖,一眼看出雖然冬瓜個頭差不多,但其中兩個冬瓜長得特別“難看”,瓜皮有凸有凹,很不平整。如果用這樣的冬瓜練刀功,那可費時瞭,這就像滿頭疙瘩的人去理光頭,準得難為死剃頭師傅。

  趙一刀對三個徒弟說:“今天是六月六,六月六摘瓜,六月九剃頭,都選個吉利數。大後天舉行剃頭比賽。”

  比賽前一天的晚上,三個徒弟躺在床上各想各的心事。二更天,秋胡塗打起瞭呼嚕,小九閉著眼還沒睡著,突然,他聽到周明白悄悄起瞭床,穿瞭衣服出瞭院子,就起身趴在窗口一看:隻見周明白找出一輛小推車,把三個冬瓜輕輕地放在車上,推出瞭院子!小九心裡一緊:糟糕,大師哥要耍手段瞭。於是他也趕忙穿瞭衣服,溜出院子,偷偷跟在周明白身後。

  約莫半個時辰,周明白把小推車推到瞭一傢鐵匠鋪前,扣瞭三下門。不多時,門開瞭,鋪子裡出來一個人,對周明白說:“來得還挺準時,冬瓜呢?快進來。”

  小九一聽,氣不打一處來,好呀,周明白這是提前和人打好瞭招呼,早有預謀啊!於是他悄無聲息地等在鐵匠鋪外的街角裡。不多時,周明白從鐵匠鋪出來,朝東走去,小九趕緊跟瞭上去,最後來到一傢雜貨鋪門前。

  小九心裡嘀咕:周明白到底想幹什麼?真讓人看不明白。他怕在外面呆長瞭被周明白發覺,於是轉身先回去瞭。小九回到屋裡,把秋胡塗搖醒:“二師哥,你看到沒有,炕上少瞭一個人。大師哥忙活事去瞭。”

  秋胡塗揉揉眼睛,問:“忙活什麼事去瞭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不是好事,我覺得,這回出師準是他的。”

  第二天天還沒亮,小九起來一看,周明白不知何時已經回來瞭,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呢。小九趁大傢還沒起床,悄悄下床來到院子裡,嗬,隻見三個冬瓜又擺在瞭老地方。他來到冬瓜跟前,用手摸瞭摸,覺得不太對勁,再敲敲,聲音悶悶的,冬瓜裡好像藏瞭什麼東西。小九想,昨天夜裡周明白跑瞭兩個地方,一個是鐵匠鋪,一個是雜貨鋪,自己和雜貨鋪老板還能說上話,索性去問個明白吧。

  小九到瞭雜貨鋪,就問老板昨晚的事,老板說:“沒什麼,你師哥買瞭點膠,粘東西用的。”

  小九點點頭,謝瞭老板。回到院子,他又仔細打量那三個冬瓜,發現每個冬瓜上面都有微小的裂痕,準確地說,是刀痕。很明顯,冬瓜被一刀兩半後,又粘在瞭一起。

  小九找到秋胡塗,把這事前前後後講瞭一遍,還說自己想向師傅告發大師哥的醜行。秋胡塗想瞭想,說:“他是大師哥,手藝也沒得說,到底誰能出師,看師傅的說法吧。”

  晌午時分,剃頭比賽開始瞭。比賽內容隻有一項,那就是刀剃吊冬瓜。用繩子把冬瓜掛在房梁下,用剃刀刮瓜皮上的絨毛,誰用的時間最短、誤傷瓜皮最少為勝。趙一刀喊瞭一聲“開始”,三個徒弟都拿起瞭刀,左手摁住搖來晃去的冬瓜,右手捏住剃刀,手腕發力,小心翼翼地剃瞭起來。

  剛一上手,小九就覺得不對頭,一般的冬瓜,隻要用手摁住,力量發出去瞭,它就不會亂動,可自己用的這個冬瓜,無論怎麼用力,它都不停地晃來晃去。小九停下剃刀,左手推瞭推冬瓜,隻聽到輕微的“咚咚”聲,很明顯,冬瓜裡面被塞瞭球形的東西!隻要一使勁,那東西就在裡面滾動,一滾動,冬瓜就會失去平衡,這樣剃刀很容易傷到瓜皮,出現失誤。

  小九再看看旁邊的秋胡塗,也是一臉大汗,隻有大師哥周明白鎮定自若。事已至此,小九隻好咬咬牙,先刮完冬瓜再說。

  比賽結束後統計三人成績,秋胡塗用時七分半,傷瓜皮兩次;小九用時五分半,傷瓜皮兩次;周明白用時五分,傷瓜皮一次。顯然,周明白的成績最好。

  趙一刀點瞭點頭,說:“說實話,你們三個手藝都不錯,都可出師瞭。”www.rensheng5.com

  還沒等趙一刀說完,小九實在忍不住瞭,說:“師傅,大師哥耍賴,這樣不公平。”說著,他朝自己的冬瓜猛地拍瞭一掌,隻聽“撲”的一聲,冬瓜裂開瞭,隻見裡面的瓜瓤早已被掏空,滾出瞭一個金屬小球。

  小九又來到秋胡塗刮的冬瓜跟前,一巴掌下去,冬瓜裂開,情景與前面一樣。

  小九憤憤地說:“大師哥偷偷把我們的冬瓜掏空,放進金屬球,球在冬瓜裡不停地滾動,冬瓜就晃個不停,我們剃冬瓜時當然困難瞭。”說著,他又來到周明白跟前,“但是,大師哥的冬瓜卻是實心的。”

  說著,小九朝周明白用的冬瓜猛拍瞭一下,沒想到,這一拍冬瓜竟然也裂開瞭,隻見裡面的瓤也被掏空瞭,骨碌碌地滾出一個金屬球來。

  小九愣住瞭,趙一刀的眉頭也擰成瞭疙瘩:“到底怎麼回事……”

  這時,周明白說話瞭:“師傅,我是這樣想的,我們剃頭的出不得差錯,隻要有一刀剃到客人頭皮上,就糟糕瞭,那剃的不是頭皮,是我們的飯碗啊!為瞭給剃頭行長臉,應該嚴格要求自己,所以我把冬瓜挖空,放進瞭金屬球,就是想讓這場比試更有難度。隻是,小九和秋胡塗的冬瓜裡面放的球是鋁制的,我自己這個是鐵制的。鐵球更沉,滾起來冬瓜的晃動幅度更大,更難控制。我這樣做,因為我知道小九還有個臥病在床的母親,他更需要早日出師養傢,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,小九發揮得不好。”

  趙一刀聽到這兒全明白瞭,他點瞭點頭,說:“你們三個都出師!小九和周明白的手藝其實差不多,你們可以合夥開個剃頭店。秋胡塗呢,手藝差點,但做個店夥計也夠瞭,再磨練幾年也可以自己開店瞭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