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亂世擇婿

  崇禎末年,吳三桂帶著清兵入關,南下攻打李自成,李自成戰敗退出北京。一時間,戰亂四起,難民如同潮水般從北方向南方湧來。歸州縣的南北要道上,聚集瞭成千上萬的難民,這些難民沒錢買吃的,隻好乞討度日,大戶人傢門前經常人滿為患。可奇怪的是,沒有一個難民敢到豪紳文紹桂傢門前乞討。

  凡事總有例外,這天,文紹桂打開傢門,發現門前稻草堆上,一個二十多歲的乞丐正躺著呼呼大睡。文紹桂走近踢瞭乞丐一腳,說:“快滾!”誰知那乞丐理也不理,翻瞭個身,繼續打起呼嚕來。

  文紹桂好不氣惱,轉身回到院子裡,拉出一條大狗。這大狗名叫“旺財”,有藏獒的血統,身長三尺、高及人腰、膘肥體壯、吐舌齜牙,好似吃人的惡魔。原來,難民不敢到文紹桂傢門前乞討,就是因為這條惡狗。俗話說“狗眼看人低,咬窮不欺富”,旺財至少咬瞭二十多個乞丐,輕則破皮,重則折骨。這亂世裡縣官都跑瞭,哪還有人處理這些事情。於是乞丐們一傳十,十傳百,大傢都知道文紹桂傢有條惡狗,再也沒人敢到他傢門前乞討。

  文紹桂把旺財拉到門口,奇怪的是,這回旺財沒有和以往一樣,沖出去咬那乞丐,反而抽抽鼻子,將尾巴夾瞭起來,怎麼也不邁步瞭。

  見旺財不肯出門,文紹桂隻好抓著它脖子上的項圈,使勁往外拉。沒想到,旺財居然和文紹桂較上瞭勁,死活不願出院子。文紹桂來氣瞭,硬把旺財拽出院子,一直拽到乞丐面前。讓文紹桂目瞪口呆的是,旺財見到乞丐,竟然伏下身子,兩隻爪子趴在乞丐面前,腦袋貼在爪子上,渾身瑟瑟發抖。

  “這狗怎麼瞭?”文紹桂莫名其妙,隱隱覺得其中一定有什麼玄機。旺財是一個朋友送給文紹桂的,朋友說,旺財非常機靈,能識別人的身份。當時文紹桂不相信,就換上仆人的粗佈衣服,再讓仆人穿上自己的華服,來到旺財面前。旺財果然厲害,對著仆人狂吠不止,卻把頭往文紹桂身上蹭,討好他,文紹桂這才信瞭。後來又試瞭幾次,次次靈驗。

  旺財識人從沒出過差錯,可現在它竟然趴在一個乞丐面前,嚇得瑟瑟發抖……難道,面前這人不是真正的乞丐?文紹桂突然想起,前不久自己和鄉紳們聚會,聽說李自成攻破瞭北京城,許多皇族南下逃命,淪落到民間。難道眼前這人真的大有來頭不成?

  想到這裡,文紹桂又把面前這個乞丐細細打量瞭一遍,隻見他手指修長,皮膚白凈,一看就不是勞作苦力之人。再看看旺財的姿勢,兩隻前爪趴地,頭伏在爪上,不正是低頭跪拜的姿勢嗎?難道眼前這人,竟是大明的皇室後裔、鳳子龍孫?

  文紹桂想到此,忙把乞丐叫醒:“快醒醒,跟我到屋裡暖和一下。”

  乞丐揉揉眼睛,看瞭一眼文紹桂,張口道:“算瞭,我還是走吧。”文紹桂聽乞丐說的一口純正京腔,不由對自己的判斷又多瞭幾分把握。

  “這兵荒馬亂的,你能去哪?就留在我傢裡吧。”文紹桂再三挽留,把乞丐拉進傢裡,又讓仆人拿來好酒好肉侍候。面對滿桌飯菜,乞丐也就不客氣瞭。文紹桂在一旁細細觀察乞丐的吃相,隻見他舉止斯文,怎麼看怎麼像是貴人出身。吃過飯,文紹桂就旁敲側擊地問道:“請問先生貴姓,在哪裡高就?”

  乞丐猶豫瞭一下,說:“我名叫衛巍,是河北滄州人氏,一向在傢種地,隻因連年戰亂,無以為生,隻好南下流浪,茍活於人世。”

  文紹桂聽衛巍用詞文雅,不由暗暗點頭,又見他沉思瞭半天,才說出這番話來,就知道他說的是假話。是啊,現在兵荒馬亂的,如果暴露瞭身份,說不定立刻會惹禍上身。文紹桂暗地思量:眼下局勢復雜,很難看清勝負,大明雖然日漸衰落,到底有三百年根基,自己若留下這人,一旦大明重奪江山,自己就是大大的功臣……

  於是文紹桂就將衛巍留在傢裡,天天好酒好飯款待。這天,衛巍被文紹桂灌醉瞭,文紹桂趁他迷迷糊糊時,在他耳邊再次細問他的身份。隻聽衛巍醉言醉語地說:“我、我是朱三太子……”話音未落,就醉倒在地。

  文紹桂聽後暗自竊喜,不由得又有瞭另外的打算。原來他年近五十,膝下無子,隻有一個女兒,取名文鳳英。年初,縣太爺的兒子看中瞭文鳳英,派媒婆上門說親,文紹桂慨然應允,已經收下聘禮,隻是尚未過門。不料上個月,縣太爺聽說清兵南下,嚇得丟下縣衙,全傢倉皇逃走,至今沒有消息。

  文紹桂暗想,與其將女兒許配縣令之子,不如抓住眼前的機會,攀上皇親。到時就算縣太爺回來瞭,自己是皇親國戚,他拿自己也無可奈何。

  打好算盤,文紹桂就找到女兒,說出瞭自己的想法。文鳳英一聽,父親竟然悔婚,還要把自己嫁給一個乞丐,頓時哭瞭起來,怎麼也不肯答應。文紹桂見狀,心生一計,對女兒說:“唉,鳳英,我給你說實話吧,你那未婚夫全傢早在半個月前就被強盜所殺,我把他的屍首找到,埋瞭。一直沒敢告訴你,是怕你傷心。現在正值亂世,給你找個丈夫,也是怕我和你媽出瞭什麼意外,好歹還有個男人保護你啊!”

  文鳳英聽瞭這番話,哭瞭半天,最後隻得答應下來。文紹桂怕中途變卦,就趁熱打鐵給衛巍和女兒舉辦瞭婚禮,讓兩人入瞭洞房。

  文鳳英和衛巍成親後,也算恩愛,不過,文鳳英一直耿耿於懷,怪父親把自己下嫁給一個乞丐。文紹桂就悄悄對女兒說:“你知道什麼,衛巍的真實身份是堂堂的朱三太子。隻不過現在是亂世,你若問他,他肯定不會承認。”說著還把旺財的舉動告訴瞭女兒。文鳳英也知道旺財有識人的本事,隻好相信瞭父親的話。

  事情常常出乎人的意料,文紹桂一心指望大明重整江山,不料清兵所向披靡,不久就攻到瞭歸州縣。一夜之間,大明的歸州縣變成瞭大清的歸州縣。文紹桂本想混個皇族當當,沒想到現在衛巍卻成瞭累贅,隻好打落門牙帶血吞。更讓他沒想到的是,過瞭兩年多,天下漸漸太平,縣令的兒子柳青浩回來瞭,找上門來說他要娶文鳳英。文紹桂隻好告訴對方,說以為他死瞭,已把女兒許配他人。

  柳青浩無言以對,不過,他對文鳳英還不死心,就花錢買通瞭一個傢丁。傢丁暗通消息,終於把文鳳英約瞭出來。見到瞭曾經的未婚夫,文鳳英才知道父親騙瞭自己,情不自禁地哭瞭起來。她把父親的想法和盤托出,將衛巍的身份也說瞭出來。柳青浩讓文鳳英跟自己私奔,文鳳英卻哭著說:“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,事已至此,隻好跟衛巍過一輩子瞭。”

  柳青浩聽瞭,心裡憤憤不平。按那時的禮法,文鳳英本是柳青浩未過門的妻子,平白無故被戴上瞭一頂綠帽子,柳青浩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。突然,他想到:文鳳英不是說衛巍是朱三太子嗎?現在順治帝雖大赦天下,可對大明皇室一定不會放過的。想到這裡,柳青浩惡向膽邊生,直奔歸州縣衙,向縣令告瞭一狀。縣令一聽竟有此事,不由大驚,立刻派人把衛巍和文紹桂緝拿到縣衙。

  聽說衛巍是朱三太子的事泄瞭密,文紹桂不禁仰天長嘆:“天要滅我啊!”不料一旁的衛巍卻叫道:“冤枉呀冤枉!草民隻不過是朱三太子的廚子。李自成入京後,我隨著朱三太子逃離京城,沒想到中途失散瞭,獨自流落到歸州縣。www.rensheng5.com

  縣令就問:“那你說說,為什麼文傢的旺財不咬你?”

  衛巍苦笑道:“其實,小的隻是個狗屠夫,世代以殺狗為業,做得上好的狗肉宴,到我這裡已是第十代。朱三太子嗜狗肉如命,就把我招入府中,做瞭他的專職廚子。進府後我很少做體力活,所以養得細皮嫩肉,也見過一些大場面。這次流落到歸州縣,饑餓難耐,聽說文傢的狗喜歡咬人,就想騙來殺瞭吃。沒想到那狗果然聰明,識得我是殺狗的,就趴在地上求饒,卻被我嶽父誤會瞭。”

  聽到這裡,縣令還有些不信,就讓人從後院牽來一條惡犬。果然,那惡犬見瞭衛巍,就像抽瞭筋骨一般,趴在地上,不敢動彈一下。這下,縣令算是徹底相信瞭,於是將衛巍當場釋放。

  文紹桂保住瞭一條性命,心中暗叫一聲“僥幸”。不過,他靠狗選瞭個屠夫女婿的事也就此傳瞭出去。大傢都笑著說:“文紹桂才真正長瞭一雙狗眼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