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職場故事·月光寶盒

  錢老板和王老板是鄰居,兩人開的小工廠一墻之隔,兩個小廠都加工口香糖。

  錢老板膽子大,人稱“螃蟹夾”。王老板膽子小,錢老板幹什麼,他就跟著幹什麼;錢老板怎麼幹,他就學著怎麼幹,人稱“跟屁蟲”!

  這天一早,王老板剛上班,老婆就急火火跑來匯報,說是成品車間今早一點數,少瞭一整箱口香糖。平時有的工人隔三差五、順手拿個一瓶兩瓶的,回傢給孩子吃也常有,王老板也就沒太當回事。這次,一下子丟瞭一整箱,這就不是拿,變成偷瞭,問題很嚴重。王老板很生氣,決心把小偷揪出來。

  考慮到近來招個人不容易,王老板隻在暗地裡調查,他讓人買來監視探頭,偷偷裝在車間裡。可沒過瞭幾天,老婆又一大早跑來匯報,說又丟瞭一整箱!

  王老板氣得在院子裡轉圈圈,也沒想出好辦法來。他忽然想起瞭錢老板,過去一看,錢老板正悠閑自在地喝功夫茶呢!見是王老板,錢老板忙招呼他一起喝茶。一杯落肚,王老板就把苦水倒瞭出來,錢老板一聽,呵呵一笑:“這事,以前我也遇上過,後來,我想瞭個招,就沒人敢偷瞭!”王老板趕緊著個臉取經。

  錢老板深吸一口煙,說:“我弄瞭個月光寶盒,用文化人的詞兒,就是老板信箱;用咱老土話講,就是舉報箱!”王老板有點不大信,這個東西真管用?錢老板又淺酌一口茶,慢悠悠地說:“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。想抓住小偷,也需設個小獎,獎勵一下舉報人,俗話說無利不早起嘛!”

  取回真經,王老板樂顛顛跑進車間,在墻上裝瞭個大大的舉報箱,用紅筆寫上“有獎舉報”四個大字,宣佈舉報小偷證實後,一次獎勵100元。過瞭幾天,廠裡又丟瞭一整箱。這回,王老板沒生氣,心想,抓小偷的機會總算來瞭,他不慌不忙來到車間,掏出鑰匙,打開舉報箱,一看,啥也沒有。王老板轉念一想,再等等看吧!三五天後,王老板發現舉報箱還是空空的,可廠裡又丟瞭一整箱口香糖。王老板感覺不對勁瞭!這招不管用,難道錢老板是在忽悠自己?

  王老板隻好再次登門討教。他先去錢老板的車間裡轉瞭一圈,找瞭好半天,也沒找到錢老板的“月光寶盒”。王老板忿忿不平地找到錢老板:“好嘛,你這不是忽悠人嗎?”

  錢老板像忽然想起瞭什麼,忙問:“王老板,你把舉報箱放哪瞭?”王老板反問道:“這還用說?放車間裡瞭唄!”錢老板哈哈大笑:“放車間裡,誰還敢舉報啊?要是被人發現,還不給打個半死啊?為瞭100元,值得嗎?”王老板一聽,是這麼個理。但不放車間放哪兒?

  錢老板神秘一笑,說:“既然叫月光寶盒,一定是陽光照不到的地方嘍!你猜猜看?”王老板呆想瞭半天,也沒猜出來,錢老板隻好自揭謎底:“廁所!”王老板恍然大悟,連連叫好,還特地把錢老板拉到大酒店大吃瞭一頓!

  王老板回去後,立刻把“月光寶盒”轉移進廁所。這招果然奏效,沒過幾天,王老板就在舉報箱裡收到一封信,裡面隻有四個字:“門衛是賊”。王老板眉頭一皺,話說這門衛可是王老板的小表弟,他想要幾盒口香糖可以明著要啊,我又不是不給,犯不著這樣做啊?

  王老板決定詐一詐小表弟,便把他喊到辦公室。王老板瞪大眼質問:“你小子,我對得起你吧?跟我玩起花樣來瞭!你老實說,那些口香糖是不是你拿瞭?”王老板沒舍得用“偷”這個字眼,怕萬一不是,傷瞭兄弟和氣。小表弟一見這架勢,慌神瞭,耷拉個腦袋,嘟囔著:“我,我,最近手頭有點緊!”一聽這話,王老板眼珠子立馬瞪圓瞭:“咋?真是你小子幹的啊?”見狀,小表弟抹起瞭眼淚,撅著個嘴說:“我,我最近交瞭個……女朋友,你給的那點零花錢不夠花瞭!這才……”原來,這個小表弟是個“月光族”,大姑囑咐王老板每月隻給他開一小部分工資,其餘的存銀行,留著好給他娶個媳婦兒。

  王老板火氣消瞭一些,問道:“那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偷的吧?”小表弟隻好從實招來:“我串通瞭車間裡的幾個工人,他們上夜班的時候,就偷偷揣兜裡一瓶,趁上廁所的空,送到傳達室來,我再裝箱運走。我可沒那麼貪心,每次隻攢夠一箱,成箱的好賣,夠花就行!”王老板一下子全明白瞭,難怪監視器沒啥用啊!原來是跟我玩螞蟻搬傢的遊戲啊!

  王老板又問:“那麼,你老實跟我說,你串通的那幾個人都是誰?”小表弟眼珠子滴溜溜轉瞭幾圈,覺得紙包不住火瞭,隻好全交代瞭,也算將功贖罪!王老板沒多想,就氣沖沖下令,所有涉案人員每人重罰五百。王老板沒想到,這令一下,還沒執行,那些人全辭職不幹瞭。王老板這才從夢中驚醒,現在正鬧民工荒,招一個人多難啊!如今,又是生產旺季,訂單很滿,萬一不能按時交貨,以後生意就難做瞭!王老板驚出一頭冷汗!

  這天,王老板正為招不到新工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。忽然,他遠遠看到那些辭職的工人又都回來瞭,王老板以為他們回心轉意瞭,匆忙滿臉堆笑出門迎接。沒想到,那些人竟裝作沒看見,連個招呼也不打,全拐到錢老板廠裡去瞭。王老板一怔,趕緊跟在後面追,他見錢老板正站在院子裡,臉立刻拉長瞭:“你,你這不是挖墻腳嗎?”

  錢老板趕緊打哈哈:“王老板,別誤會!這些人是我的辦公室主任給弄來的。我今早才知道是你的人,要早知道我絕對一個不要!”

  話說到這個份上,王老板反而不好再說什麼,他突然想起,問:“有一點,我不太明白!過去,你是如何處理這些人的?為啥我這一罰,他們就都跑瞭呢?”錢老板笑著說:“你沒問,我也就忘瞭說。舉報箱為啥叫月光寶盒,而不叫陽光寶盒呢?因為月光在暗處,陽光在明處。我拿到舉報信後,都是暗箱操作的!”王老板一驚:“啥意思?”錢老板說:“暗箱操作就是私下解決,偷偷地罰,不讓外人知道。人都是愛面子的,我給他們留足面子,他們下次還好意思再偷嗎?人心換人心嘛!”

  王老板悻悻地走瞭,而錢老板卻喜不自禁。原來,錢老板早就想教訓一下這個跟屁蟲瞭。本來要是他好好跟著幹也就算瞭,可竟還跟自己拼價格、搶客戶。這個行當本來就利比紙薄,經他一折騰,根本就賺不到幾個錢。錢老板這招還真管用,王老板的很多工人後來都跑到他那裡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