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喚醒張老爹

  張老爹今年七十多瞭,精氣神都挺好,每天吃過晚飯還愛到外頭溜達一圈,散個步。這天傍晚,張老爹又溜達上街瞭。走著走著,一輛轎車突然從附近一個巷子裡沖出來,張老爹當時就倒在馬路上瞭。等他的兩兒一女得知消息,急匆匆奔到醫院時,張老爹已被推進搶救室裡去瞭。

  張傢老大一進醫院,就揮著胳膊大吵大嚷:“司機在哪兒?我要跟他沒完!”這時,一個瘦小夥蹭到他跟前,吞吞吐吐地說:“我,我是司機。”

  張傢老二一把揪住司機,罵道:“你?你是怎麼開車的?眼睛長到後腦勺兒去瞭啊?”說完,揮手就要打人,還好這時警察趕到瞭,否則那司機肯定被扇得鼻青臉腫。

  司機急著要說什麼,這時候,搶救室的門開瞭,三兄妹趕緊圍上去,爭著問道:“大夫,我爹咋樣瞭?傷得重不重啊?”

  大夫搖搖頭,說道:“我們已經盡力瞭。病人還有生命體征,但是蘇醒過來的可能性極小。”半晌,大夥兒才反應過來,張老爹這是重度昏迷,變成植物人瞭!

  這還瞭得?兄妹三人回頭就要教訓那司機,可卻發現司機已經被警察帶走瞭。

  第二天,三兄妹早早來到派出所打探消息,沒想到司機已經給放走瞭。三兄妹又要發作,可警察卻嚴肅地說,據那司機再三聲明,說自己並沒有撞張老爹,是張老爹撲到他車上的。當時他還以為是遇上“碰瓷客”瞭,可下車一看,張老爹確實昏過去瞭,他這才趕緊把人抱上車,送到醫院去救治。

  張傢老大一聽就怒瞭,喊道:“這是什麼話啊?他明擺著欺負我爹現在昏迷瞭,沒法站出來說話,想要賴賬!”這時,張傢老二也不甘落後,嚷道:“你們這是欺負人,不行,我們要投訴。”

  警察倒不惱,勸道:“投訴也要有證據,你們還是多陪陪父親,多和他聊聊天,一旦他醒過來,把情況說清瞭,事情就好辦瞭。”

  老爹出事的地段沒有監控探頭,警察幾次勘驗現場,得出的結論都對司機極為有利。眼下,要確定是司機的責任,除非有目擊證人。三兄妹聽這麼說,才安靜下來,決定雙管齊下,分頭行動。大哥去找目擊證人,搜集證據;二哥和妹妹照顧張老爹,陪他多說說話,盡量喚醒他,好指證司機。

  張傢兄妹到瞭醫院,又犯瞭難,究竟給張老爹說點啥好呢?

  還是小女兒心細,她想起前一段時間在新聞裡看到,一個麻將迷昏迷以後,傢裡人天天跟他念叨:“醒醒啊,三缺一,就等你瞭。”結果那人果然醒來瞭。她與二哥商量:“咱爹不也是個麻將迷嗎?我們要不也試試?”於是他倆湊近張老爹的耳朵,一個勁說:“爹,你醒醒吧,隔壁老劉他們打麻將不湊手,就差你一個呢……”

  就這樣整整半個月,張傢兄妹嘴皮子都磨破瞭,張老爹還沒醒過來。他們又開始商量新法子。這回,他們想起瞭前幾年總是和張老爹來往的趙嬸。那時他們常湊在一塊兒,大有黃昏戀的勁頭。為這個,三兄妹還和張老爹鬧過別扭呢。兄妹幾個商量,沒準現在張老爹還掛念著趙嬸兒呢。於是,他們厚著臉皮找到瞭趙嬸兒。

  誰知,一聽清他們的來意,趙嬸便連連擺手:“亂彈琴。我跟你爹走得近,那是想給他介紹個老伴。可他擔心你們兄妹反對,一直猶猶豫豫沒給個準信兒。”

  敢情是自己自作多情瞭。張傢老大撓撓頭,支支吾吾道:“趙嬸,我們兄妹天天忙,也很少回傢陪陪爹。除瞭打麻將,我爹還有啥愛好?”

  “有!有!”趙嬸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你爹隔三岔五就會去東郊轉轉,而且一轉就是小半天。”

  東郊?三兄妹幾個不覺恍然:老媽的墓地就在東郊!辭別趙嬸返回醫院,大哥急急地說:“咱們還得換路子,看我的。爹,我媽她想你瞭—”

  小妹一聽,頓時變瞭臉色,手忙腳亂拽開大哥,罵道:“快閉嘴吧。你這哪是想叫醒咱爹,分明是想讓他快點走啊!”

  二哥火氣更大,朝大哥喊道:“瞧你這破嘴,爹要是去找媽,這醫療費可咋辦?”

  大哥連打自己耳光:“急糊塗瞭。爹,要不你先跟媽商量商量,你們的孫子們還小,還等著你接送上學呢……”可任憑他們怎麼哭喊,張老爹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  轉眼又過瞭一周。這天,大夫來查房,給出的結論非常不妙:張老爹的生命跡象正在慢慢減弱、消失,蘇醒的幾率已變得微乎其微。張傢老二聽瞭,驚得跳起來:“大夫,求求你再想想辦法,www.rensheng5.com我爹他不能走啊。從住院到現在,我們已經花瞭十幾萬,該死的肇事司機又矢口抵賴,說和他無關。還有警察,查來查去也沒查出個名堂。我爹要撒手走瞭,我們不成冤大頭瞭嗎?”

  大夫一臉無奈,回道:“對不起,我們盡力瞭。你們—”

  這時候,隻見門被撞開,張傢老大風風火火闖瞭進來:“弟弟,妹子,好消息!”老爹都快不行瞭,還能有啥好消息?老二和小妹不解其意。

  送走大夫,關上門,大哥這才壓低聲音說道:“上天不負苦心人,我終於找到瞭三個證人!”

  老二和小妹一聽,高興得差點跳起來:“真的?真是太好瞭,你是怎麼找到的?”

  隻見大哥小眼睛滴溜溜一轉,說道:“當然是雇的,我答應給人傢一人二千塊好處費。咱們可說好,這筆錢不能我一個人出,得均攤。”

  此話一出,弟弟妹妹挺爽氣地說:“隻要證人肯作證,我們就上法庭,一旦官司贏瞭,我們至少要向司機索賠五十萬!”

  就在三兄妹嘀嘀咕咕的當兒,忽聽一聲嘆息悠悠飄進瞭他們的耳鼓:“司機沒錯,是我高血壓犯瞭。唉,你……你們要昧著良心訛詐好人,我死不瞑目啊……”

  誰能相信,張老爹居然醒瞭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