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我們也要過國慶

想過國慶

  老馬是個包工頭,這天他來到工地,屁股還沒坐熱,手下一個叫大明的工人走過來,笑呵呵地說:“頭兒,我們商量好瞭,想放一天假。”

  放假?老馬一聽眉頭就皺瞭起來。眼下他攬的這個活,是全市第一個四星級賓館,上頭讓他快馬加鞭,爭取提前完工。他正考慮要開夜工呢,這些傢夥倒好,還想著放假!

  老馬沒好氣地問大明:“放假?放什麼假?”

  “國慶啊!”大明眉飛色舞地說,“國慶不是放七天假嘛?我們決定就過一天好瞭!”

  老馬不禁一愣,不認識似的盯著大明,還說:“大明,你以為你是誰?你是公務員?你是白領?你是老師?還是學生?國慶節是有,但不是給你們過的,你們就別湊這份熱鬧瞭!”

  大明一聽,臉上變得嚴肅起來,一本正經地說:“這話不對!這個國傢人人有份,誰說農民工就不能過國慶,沒這個道理!”

  老馬見他慷慨陳詞,既好笑又好氣,便換瞭種誠懇的語氣勸他,說農民出來打工就是為瞭掙錢的,哪有放著錢不掙,自己給自己放假的道理?

  大明聽瞭,撓撓頭皮說:“話是這樣說,可咱們活瞭半輩子,什麼節都過過瞭,就是沒過過這個國慶。國慶國慶,國傢的生日啊,咱也應該過上一回!”

  老馬哭笑不得,大明他們還真把國慶當成一個節來過瞭。見無法溝通,他便笑嘻嘻地問大明:“你先說說看,你們準備怎麼過這個國慶?”

  “我們已經計劃好瞭!”大明頓時激動起來,手舞足蹈地說,“十一那天早上,我們就去市政府廣場前看升國旗。然後逛逛街,到公園轉轉,拍幾張照。晚上買點好菜好酒,熱熱鬧鬧地吃一頓……”

  老馬聽到一半,忍不住哈哈大笑:“大明啊大明,你也五十多歲的人瞭,他們也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瞭,怎麼還這麼天真?還跑去看人傢升旗?”

  大明滿臉的笑容一下凝結瞭,沖老馬說:“你別管我們怎麼過,你就說能不能放假吧?”

  老馬考慮瞭半晌,長嘆一聲:“大明兄弟,其實我也想給自己放天假啊!”嘆罷感慨地拍拍他肩膀,苦口婆心地說,“可是我們不能過節啊。我們是農民工,到哪兒都是農民工!他們過他們的國慶,咱們掙咱們的錢,何必要跟人傢湊熱鬧呢?”

  大明默不作聲,滿臉的不樂意。老馬又開導瞭一番,最後拋出獎勵措施:十一那天照常開工,工錢給三倍。

  大明低頭想瞭一會兒,說那得再跟大夥商量,說著就往外走,老馬追出來,又加上一句:“你告訴他們,十一那天放假也行,扣三天工錢,誰愛糟蹋錢誰就放假去!”

  大明沒回話,戴上手套,徑直往工地走去。

  下午,老馬再次來到工地,大明一見他就跑瞭過來。老馬笑著問他:“怎麼樣?大夥情緒穩定瞭嗎?”

  可沒想到,大明卻告訴他,大夥商量過瞭,還是一致決定要過國慶。

  老馬愣瞭愣,皺起眉頭說:“你們想過沒有,你們過國慶花的可是自己的血汗錢!”

  大明點點頭,說大夥都想過瞭,過節嘛,本來就是要花錢的,就當拿三天的工錢過個節。

  老馬頓時手足無措起來。說真的,他也願意讓兄弟們快快樂樂玩一天,可放不放假,他說瞭還不算,還得看上頭的臉色啊。

愛國主義

  第二天一早,老馬接到上頭王經理的電話,叫他去一下。老馬跑去向他匯報瞭近期情況,完瞭王經理又催他加快工程進度。

  老馬遲疑瞭一下,還是把工人們要求過國慶的事說瞭出來。話沒說完,王經理就拍起瞭桌子:“荒唐!農民工還過什麼狗屁國慶?別說一天,一個小時都不行!”接著一指老馬,嚴厲地說,“罰!過節者重罰!”

  老馬說:“這招也不管用瞭,他們情願挨罰也要過。”他告訴王經理,民工們這回對過節的渴望遠遠超出瞭他的想象。以往吧,什麼清明節、中秋節,從未要求放假,加幾個菜發兩斤月餅就穩定瞭。可這回罰錢也攔不住,他們就是鐵瞭心要過國慶!

  王經理聽罷,皺起瞭眉頭,沉吟不語。老馬猶豫瞭一下,壯起膽替民工們說起話來:“王經理,我看,不如就真正放他們一天假吧。他們想去看升旗,其實也是愛國的表現嘛。接受愛國教育回來,肯定幹勁更足,對以後的工程進度也有好處呀!”

  “等等,等等!”王經理突然把手舉在半空,眼中閃過一道亮光,“我有辦法瞭!”說罷,手重重地落在桌子上,“晚上我到工地去一趟,給他們上一堂愛國主義教育課!”

  老馬一下張大瞭嘴巴,上個課能解決問題嗎?

  晚上,老馬來到工地,把民工都召集起來,說是王經理要來慰問大傢。過瞭一會,王經理真到瞭,夾著一個公文包,提著幾條香煙。他叫老馬把煙都散給大夥,自己親切地和民工們握手寒暄,並拿著打火機逐一給大夥點上,一時間工棚裡熱鬧起來。

  忽然,王經理站上一張凳子,舉手高呼一聲:“同志們—”

  工棚頓時安靜下來,近百雙眼睛望著王經理。王經理通過工棚的窟窿,指著外面在建的大樓問:“同志們,你們知道你們在建的是什麼嗎?”

  大明率先站起來,大聲說:“報告王經理,我知道,是四星級賓館!”

  “很好!”王經理贊揚地沖大明點頭,“看來大傢都明白,自己身上的任務有多麼光榮!這是我們市第一座四星級賓館,而且是中外合資的。”

  王經理聲情並茂,激情飛揚。他告訴大夥兒,這座賓館將作為獻禮工程,在明年召開全市人民代表大會的時候投入使用,那時,來自全市的代表們即將住上他們親自修建的賓館,這是一件值得他們自豪的事情。

  大夥兒聽到這裡,不由自主地坐直瞭身子,眼睛更加專註地望著王經理。老馬聽得心裡想發笑,王經理不愧在宣傳部呆過,幾句話就把人抓住瞭。

  接著王經理換瞭一種焦慮的語氣。他告訴大夥兒,領導要求工期不僅要按時,而且應當提前。可現在,工程的進度已經落後瞭,再也延誤不起一天時間瞭。如果賓館到時不能投入使用,代表們的住宿還是小問題,關鍵是會失去外商的信任,甚至會讓人傢笑話。連一座賓館都建不好,人傢會怎麼看我們?這是關乎到全市人民乃至全國人民形象的大事!

  說到這兒的時候,工棚內靜得掉根針都能聽見,接著,大夥兒的呼吸急促瞭起來,有些人的臉還憋得紅紅的,有幾個小夥子還不知不覺握緊瞭拳頭。

  老馬佩服死瞭王經理,他咋就這麼能忽悠呢?竟把這事拔高到瞭關乎國傢形象的高度!

  就在這時,王經理把手一揮又說:“我們連三峽大壩都能建好,何況這個小小的賓館?同志們,我們決不能讓外商看笑話!”

  工棚沉默瞭幾秒鐘,大明突然站瞭起來,沖王經理直拍胸膛說:“我們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覺,也不會拖後腿!”

  王經理十分高興,又表揚瞭一回大明,然後用緩慢莊重的語氣說:“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國慶瞭,全國人民都在歡度國慶,但祖國建設卻一天都不會停止。為瞭祖國的建設,總得有一些人在默默地做出奉獻,在默默地做出犧牲!”停頓瞭一下,他猛地一握拳頭,“為瞭祖國的明天更美好,我們義不容辭!農民工不犧牲,誰犧牲?”

  話音一落,不知是誰帶的頭,工棚裡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。王經理最後宣佈瞭一條消息:明天將會有記者來工地采訪,拍攝國慶節建設工地上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。大夥兒一聽,都是又驚又喜,七嘴八舌,氣氛達到瞭最高潮。

  王經理從凳子上跳下來,一邊再次與民工們握手,一邊不停地說:“辛苦瞭,全市人民感謝你們!”

  握到大明時,大明先擦瞭一把眼角,又拍拍胸膛保證說:“王經理,你就放心吧,我們明天不放假瞭,就是把來年春節犧牲瞭,也絕不給全市人民丟臉!”

  老馬看著這一切,不禁沖王經理暗暗豎起瞭大拇指:高!一句都沒提不準放假的事,結果卻事半功倍,高人哪!

記者來瞭

  第二天,老馬來到工地,一看就被鎮住瞭。工地上彩旗飄飄,樓頂裸露的鋼筋上還插滿瞭一面面鮮艷的國旗。懸掛著的標語也改瞭:祖國人人有,人人為祖國!爭分奪秒,起早貪黑,向國慶獻禮!

  老馬的情緒也起來瞭,沒想到這幫傢夥,搞得還挺有氣氛的。

  過瞭一會兒,王經理陪著一個漂亮的女記者來到瞭工地。女記者看到這一幕,滿意地點瞭點頭。她抓著相機,“卡嚓卡嚓”就拍瞭起來。

  大明他們一看記者來拍照瞭,既緊張又激動,一個個埋著腦袋,拼命幹活,把吃奶的勁都使瞭出來。

  女記者跑上跑下地拍瞭一陣,開始采訪民工。可開頭問到的幾個都不會說話,隻是傻笑。老馬一看不行,急忙把女記者帶到大明跟前。

  女記者問:“大叔,今天是國慶,你們還要在工地上忙碌,你心中是怎麼想的?”

  “沒想啥!”大明一擺頭,一看老馬沖他打眼色,就抓瞭抓頭皮,說,“我們國傢這麼大,要是所有的人都去過節瞭,那還不亂套瞭?總得有些人要作出犧牲的,為瞭祖國的明天更美好,我們義不容辭,咱們農民工不犧牲,誰犧牲?”

  老馬在一旁聽得樂瞭,這傢夥,把昨晚王經理的話都搬瞭出來!

  “說得太好瞭!”女記者贊許得直點頭,“大叔,此時此刻,您心裡有什麼話想對祖國說嗎?”

  大明想說句漂亮點的話,結果沒想出來,隻好說:“有有有!祝我們國傢越來越好吧!”

  采訪圓滿地結束瞭,看著王經理和女記者坐上車走遠,工地上頓時一陣歡呼雀躍,帽子都拋到瞭半空。

  然而過瞭兩天,報紙上還沒見到工地上的照片,大夥兒都等不及瞭,就問老馬。老馬也不曉得咋回事,打瞭個電話到報社去問。誰知人傢回答說,國慶那天根本沒有派記者采訪。

  這下老馬蒙瞭,急忙跑去找王經理:“不好瞭,那個女記者可能是個騙子!”

  沒想到,王經理哈哈一笑:“什麼騙子?她是公司新來的大學生。”

  老馬傻瞭:“不是記者呀?”

  “你呀!”王經理用手指點點他,“大小也是個老板,怎麼跟那些民工一樣,頭腦也太簡單瞭。這隻不過是我的緩兵之計,叫個人冒充一下記者,你看,效果太明顯瞭。”

  老馬聽罷,一股無名之火冒瞭出來:你這不是拿我們農民開涮麼?媽的,連老子都涮瞭!他真想沖王經理胖乎乎的笑臉來上一拳,但他忍住瞭,什麼也沒說,憤憤地轉身走瞭出去。

  老馬找到那個冒牌女記者,向她要瞭那天拍的相片,徑直跑去瞭報社。報社的人看瞭看相片,有點為難地說:“這個比較……”

  “別說瞭,你給我登個廣告吧!”老馬果斷地打斷他,“要一個整版的,就說我們一百三十七個民工向國慶獻禮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