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三個女人

  在北京的一座舊四合院裡,租住著三戶天南海北來的傢庭。這三傢的男人都在外打工,女人帶著孩子操持傢務。三個女人年紀差不多,彼此相處得很融洽,平時就相互稱呼為“大妹”、“二妹”、“三妹”。

  這天傍晚,大妹去幼兒園接女兒,接好女兒,經過胡同口,看到許多人圍在一個小攤前,擺攤的是個身著民族服裝的小夥子,隻聽小夥子大聲地吆喝著:“羊皮羊皮!正宗的新疆羊皮,三百塊錢一張。”

  大妹見不斷有人買下羊皮走瞭,又不斷有人圍上來,場面很火熱,不禁動瞭心,也擠瞭進去。她拿起一張羊皮摸瞭摸,感覺非常柔軟舒適,隻是價格有點貴,正在猶豫,那小夥子眼尖,發現瞭她們這對母女,於是熱情地勸說:“大姐,您看我這羊皮質量,又好又完整,您買兩張可以做件成衣,買一張,也可以做件兒童風衣瞭,包你們穿在身上又舒適又暖和。”
一旁的女兒聽瞭,馬上拉著大妹說:“媽媽,我要穿羊皮風衣。”

  大妹抬頭看瞭看,天氣越來越冷,冬天就要來瞭,女兒正需要添置禦寒的衣服。於是她咬瞭咬牙,選中瞭一張羊皮,正準備從包裡掏錢,一側頭,看到同院的二妹帶著兒子遠遠地走瞭過來,於是忙喊:“二妹,你快點過來,買張羊皮給你兒子做件冬衣吧。”

  二妹聽瞭就走過來,她拿起羊皮輕輕摩挲著,看上去也很心動,可當她聽說價格後,馬上放下羊皮,對大妹說:“你給女兒買吧,我最近手頭有點緊。”說完就拉著兒子走瞭。

  大妹望著她的背影,不禁嘆瞭口氣,這才想起,前些日子,二妹的婆婆生瞭場大病,不但把傢裡所有的積蓄全花光瞭,還在外面借瞭一筆債。一件孩子的衣服就要幾百塊錢,對二妹來說,真算是奢侈品瞭。

  大妹想到這裡,也放下羊皮,拉著女兒走出瞭人群。女兒明白自己的衣服就要泡湯瞭,哪裡肯幹,哭著不肯走。大妹對女兒說:“寶貝,聽話,你想呀,要是你穿上瞭羊皮衣,而阿姨傢的小弟弟沒有,他是不是會很傷心啊?”

  女兒聽瞭,認真地想瞭想,最後點點頭,說:“那好,我們等小弟弟傢有錢瞭,再一起來買。”

  大妹笑著點點頭,快步上前,追上前面正走著的二妹。二妹打量瞭她一下,問:“羊皮呢?你怎麼沒買?”

  大妹說:“我剛想買,才發現身上沒帶錢。這樣也好,我本來就舍不得,小孩子幹嗎穿這麼貴?到時買件一百來塊的棉襖,一樣暖和。”

  二妹的嘴唇動瞭動,最後卻什麼也沒有說,也許她心裡明白大妹的想法吧。兩人默默地牽著孩子向傢走去,剛走進院子大門,就看到三妹站在院子裡,手裡舉著一塊羊皮,正在細細地察看。大妹笑瞭笑,她們三個人,就屬三妹的老公最能掙錢,而且三妹的傢境不錯,買張羊皮當然不是很困難的事。

  三妹見她們走進院子,忙說道:“大妹二妹,你們看到路口賣羊皮的沒有?快點去買,去晚瞭就沒有瞭。”見兩人沒有反應,她又急急地說:“這羊皮質量不錯,真的,去年我媽在商場花一千塊買的羊皮衣,質量都沒這麼好,錯過就可惜瞭。”

  大妹和二妹對望瞭一眼,大妹說:“我們看到瞭,可現在手頭都沒錢,不買瞭。”

  三妹聽瞭這話,愣瞭,舉著羊皮的手也垂瞭下來。

  大妹回到屋裡,天色已暗瞭下來,她便開始做晚飯。這時她發現傢裡的鹽用完瞭,就出門向超市走去。走到胡同口,看到那個賣羊皮的小夥子正準備收拾攤子,攤子上還剩著一張羊皮。

  大妹經過時,不禁多看瞭幾眼,小夥子仿佛認出她來瞭,忙叫道:“大姐,別猶豫瞭,這最後一張羊皮,我就便宜點,兩百五十塊賣給你。”

  大妹聽說降價,又動瞭心,她走過去拿起羊皮仔細看瞭看,發現沒問題,就要小夥子再便宜點。小夥子想瞭想,一跺腳說:“算瞭,反正我明天就要回去瞭,這最後一張羊皮,你出兩百塊拿走好瞭。”

  大妹聽瞭喜不自禁,忙掏錢買瞭下來。她回到院子,拿著羊皮來到二妹傢,對她說:“二妹,你猜這羊皮多少錢?隻要兩百!天黑瞭就剩最後一張瞭他才降的價,今天真是撿到便宜瞭。”然後她又說:“我已經想好瞭,這張羊皮就用來做兩件背心,我女兒你兒子一人一件,這樣兩個孩子心裡都舒坦。”

  二妹望著大妹,想說話,卻覺得喉頭被什麼哽住瞭,她頓瞭頓才說:“也好,一百塊錢,我還是出得起的,等改天有瞭錢我補給你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,大妹拿著羊皮來到一傢裁縫店,店裡的老師傅五十來歲,戴著一副老花鏡,他拿起羊皮看瞭看,點頭說:“不錯,是塊好料子。”當他聽說大妹要做兩件兒童背心時,不禁搖頭嘆息:“可惜瞭,這麼完整的一張皮料,完全可以給孩子做件上好的風衣嘛。”

  大妹聽瞭隻是笑笑。

  大妹回到院子時,碰到一大早就出去買菜的三妹,大妹就問她昨天買的羊皮準備做什麼衣服。三妹一邊走一邊說:“哦,那塊羊皮啊,我後來退瞭。”

  大妹一怔,她突然明白瞭:自己買到的羊皮,應該就是三妹去退掉的,難怪那麼緊俏的羊皮還能剩下一張來。她趕忙問三妹為什麼要退,三妹故意生氣地說:“誰叫你們都不買?到時候三個孩子一起玩,你們倆的孩子都沒有羊皮衣穿,我兒子一個人穿著有什麼意思?人暖瞭心也不暖的。”

  大妹連連搖頭:“你傢的條件好,何必跟我們一樣。”然後又說,“告訴你,你退掉的那張羊皮,我買回來瞭。”
說到這裡,大妹突然想起瞭什麼,忙轉頭向裁縫店跑去。趕到時,老師傅已在皮料上畫好瞭尺寸,正要下剪,大妹氣喘籲籲地說:“等一下。” 

  老師傅望著她,問:“怎麼瞭?”

  大妹不好意思地說:“我想問一下,您這裡可以做帽子嗎?我、我想用這張羊皮做三頂兒童帽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老師傅望著她,眼裡盡是困惑。

  是啊,一張羊皮想讓三個孩子都能分享,隻有做帽子瞭。大妹想,大傢很早的時候就說過,進瞭一個院子,就是一傢子,一傢的孩子,又怎麼能厚此薄彼呢?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