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無法完成的任務

PART.1接到任務

  盧建開瞭一傢討債公司,生意冷清,屋漏偏逢連夜雨,最近老媽又患上肺癌住進瞭醫院,盧建急等著用錢。

  這天,盧建終於盼來一個客戶。這是個三十來歲的男人,氣度不凡,就是走路的姿勢有點怪異。

  客戶進來就把一個信封拍在桌子上,盧建打開信封,裡面是一沓錢,還有一張照片,照片拍的是湖岸邊一間孤零零的茅草屋,下面附著地址。客戶開口說:“這一萬塊錢是預付款。你隻要把照片上的茅草屋燒瞭,並且拍照為證,我就再付你一萬。你幹嗎?”

  盧建看瞭看,照片上的是兩千裡外的落日湖。他知道事情絕沒有這麼簡單,他想說:“討債公司不放火殺人。”但看著桌上的真金白銀,又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拿。

  這時,客戶“啪”地一下按住瞭他的手,一字一頓地說:“你聽好,隻燒房子不害命!裡面的人要是少瞭一根頭發絲,我和你玩命!”

  盧建連連點頭,要不是老媽治病急需用錢,縱火這種事他是怎麼也不肯幹的,又怎麼會傷人呢?等客人一離開,盧建立刻趕到醫院把錢存上,他安頓好老媽,又做瞭充分的準備,就動身前往落日湖瞭。

  一天之後,盧建在離落日湖十幾裡遠的一個小站下瞭車,他打聽瞭半天,才知落日湖根本不通汽車。盧建正在著急,恰好身後有一輛馬車過來,便趕緊上去問路。

  駕車的老頭回頭看看盧建,臉色很不好看,他不客氣地問道:“你是哪兒來的?幹什麼來的?”

  盧建早已編好瞭詞,說自己是來落日湖采風的作傢。

  老頭的臉色這才和緩起來,還說自己就住那附近,讓盧建上車,自己順路載他過去。

  沒走多遠,空中響起瞭嘹亮的鳴叫聲,盧建一抬頭,見天邊飛來一群白天鵝,它們繞著馬車盤旋飛翔,發出瞭歡快的叫聲。

  盧建躺在車廂裡,陽光暖融融地照在他身上。他想起瞭小學課本上《醜小鴨》的故事,又聯想到小時候母親一天打三份工,賺錢供自己讀書的日子,不由心裡發熱,暗自發誓,為瞭老媽,就算這票生意不地道,也一定要幹好!

  想到此,盧建又強打精神,和老頭攀談,想多瞭解點此地的情況。

  老頭告訴他:落日湖是天鵝自然保護區,吸引天鵝的同時也吸引瞭很多盜獵者。自己姓叢,是個護鳥志願者。說到這,他還不好意思地說:“剛才對你那麼兇,也是見你面生,怕你是來打鳥的!”

  盧建聽瞭,心說:叢叔,雖說我不是來打鳥的,可也不是什麼好人啊!這麼聊著,三輪車又顛簸瞭許久,落日湖到瞭。此刻已是傍晚時分,這裡水光瀲灩,一派寧靜祥和。盧建無心欣賞眼前的美景,他憑著記憶,往遠處看去,果然看見瞭照片裡的茅草屋。

  叢叔順著盧建的視線看去,樂呵呵地指著那茅草屋說:“這方圓幾裡就我一戶人傢,你若不嫌棄,就住我那兒,我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跟你說呢!”

PART.2原來是他

  盧建聽瞭,心中翻江倒海,自己要燒的居然是叢叔的屋子啊?事已至此,他也隻好先隨叢叔來到茅草屋,再一探究竟。等走到屋前,他再次震驚瞭。

  隻見大門被踢開瞭,屋子裡一片狼藉,五月的北方風還很涼,屋子裡涼颼颼的。
 

  叢叔呆瞭片刻,一言不發走進瞭茅草屋。盧建緊隨其後,小心翼翼問道:“是……是什麼人幹的?”

  叢叔淡淡地說:“還能有誰?是那些靠天鵝發財的混蛋。他們嫌我擋瞭他們的財路,要把我這孤老頭子趕盡殺絕!”

  盧建心裡一跳,就覺得臉上熱辣辣的,囁嚅著說瞭一句:“那您為什麼還堅持住在這裡呢?”

  叢叔苦澀地笑瞭,開始用破塑料佈釘著窗戶,盧建幫著打掃屋子,忙完瞭,兩人坐在炕上,叢叔講起瞭往事:

  原來,落日湖每年春天都有大批天鵝飛來,有一些人便瞄準瞭這個機會,專門盜獵天鵝,然後賣給城裡那些高檔野味酒樓。二十多年前,叢叔是個知青,插隊落戶來到這裡後,也曾學著用滾鉤設置陷阱,捕捉天鵝。

  有一次,叢叔和一個同伴捉到瞭一隻翅膀受傷的小天鵝,他們斷定還有大天鵝在照顧它,於是,同伴就把小天鵝綁到湖灘邊的一個大鐵籠子裡,籠子口敞開著,附近的地上佈滿瞭尖利的滾鉤。

  天黑瞭,兩隻大天鵝飛瞭過來,它們看到滾鉤,不肯落到湖灘,隻是圍著籠子一邊飛一邊淒慘地鳴叫,而籠裡的小天鵝也淒涼地回應著,場景很讓人不忍。

  當時同伴躲在葦叢後,手裡拉著一根鐵絲,鐵絲深深勒進小天鵝的傷口裡,隻要他一扯動鐵絲,小天鵝就是一陣淒厲的慘叫,連帶著大天鵝就是一陣瘋狂的鳴叫。這樣僵持到快天亮,同伴不耐煩瞭,伴隨他急速的扯動,大天鵝對著籠子發起瞭瘋狂的撞擊,它們用沉重的身軀一次次撞擊著鐵籠,鐵籠上留下瞭潔白的羽毛和斑斑血跡。叢叔幾次提出放瞭小天鵝,都被同伴拒絕瞭。叢叔再也看不下去,飛跑過去解開小天鵝的綁縛之繩,這時大天鵝已經雙雙跌落在湖灘上,被滾鉤牢牢鉤住瞭。

  說到這裡,叢叔沉默瞭,盧建和他誰也沒吭聲。

  好半天叢叔才接著說:“我抱著大天鵝和小天鵝,想起我娘臨死前的一幕,我不由得使勁抽自己的嘴巴,罵自己不是人!”叢叔的眼角似乎泛起瞭淚光。從那天起,他不再捕殺天鵝,還盡力規勸大傢也停止盜獵。後來他還幫著有關部門拆除盜獵者設下的滾鉤、天網。沒多久,他得罪瞭好多人,瘋狂的報復導致他妻死子“殘”,最後兒子也離開瞭他……

  聽完這些,盧建的心劇烈地顫抖起來,他真沒有勇氣看一眼這個可敬的老人。他也清楚瞭自己這個奇怪任務的緣由。可想起躺在醫院的老媽,想起兩萬正好夠老媽交手術費,盧建軟下來的心又慢慢剛硬起來。

PART.3良心掙紮

  太陽快落山瞭,叢叔要去巡查,盧建借口體驗生活,也跟著出瞭門。

  落日下,湖面上到處是飛翔起落的天鵝,兩人穿著水靴走瞭很遠,他們費力地破壞那些遍佈湖裡的天網,可水裡那些拌瞭毒藥的小魚卻怎麼也撿不幹凈。

  看著盧建幹得很賣力,叢叔欣慰地說:“真不好意思,我開始還以為你是盜獵者呢!作傢同志,你回去一定要好好寫,把這些都寫出來給世人看!”

  盧建心裡又是一陣難受,不由回頭看瞭看岸邊那座茅草屋。他剛剛在那裡動瞭點手腳,不出意外的話,這房子……很快自己就能完成任務瞭。

  忽然,兩人身後傳來響動,緊接著是一排密集的火銃聲響和天鵝的叫聲。天鵝被驚得滿天飛,有一隻趴在草叢裡的白天鵝被打中瞭。它揚著優美的長脖子,用力撲閃著流血的翅膀,艱難地想起飛,可怎麼也抬不起翅膀。

  叢叔大聲喝罵著追過去,岸邊一輛摩托車飛快地逃跑瞭。盧建急忙跑過去抱起天鵝,天鵝用力掙紮著不肯離開趴伏的地方,盧建覺得不對勁,低頭一看,原來它的身下有一堆天鵝蛋。

  天鵝的眼睛裡流出瞭眼淚,叫聲也越來越微弱……盧建呆呆地看著死去的天鵝和那堆鳥蛋,忽然拔腿回頭就往茅草屋跑,耳邊傳來叢叔的驚呼:“房子!房子著火瞭!”

  可不是麼,遠處那座孤零零的茅草屋正在被火舌包圍,暮色裡格外醒目,盧建似乎被燒醒瞭,飛跑著狂喊起來:“來人啊,救火啊!”

  盧建用最快的速度跑回茅草屋,屋子已經被籠罩在火海裡,他拼命地拿起地上的小水桶,想去岸邊提水救火,但胳膊卻被人拽住瞭,是叢叔。火越燒越旺,把黑漆漆的夜空燃得通明。

  “幸好沒有燒掉我最寶貝的東西!”叢叔從懷裡掏出一張照片,用粗糙的手撫弄著,狠狠地說:“讓他們燒吧!隻要燒不死我,我就跟這些強盜鬥到底!”

  盧建給罵得心驚肉跳,他硬著頭皮湊過去一看,那是一張叢叔的全傢福。他似乎明白瞭www.rensheng5.com一切,關心地問:“叢叔,您不怕嗎?我看您還是回城裡吧。”

  叢叔苦笑著說:“老婆死瞭,兒子被他們打殘逼走瞭,我光棍一個,還怕啥,我死也要死在這裡!”

  第二天,盧建決定走瞭。臨走前,他身上隻留下夠買一張車票的錢,其餘的都給瞭叢叔。

  盧建在車上第一時間發佈瞭微博,放上瞭自己拍攝的照片,有天鵝臨死前流淚的照片,也有叢叔抱著死天鵝站在廢墟旁的照片。

  這些微博立刻引發瞭網民的熱議,很多網友跟帖,有說要加入保護動物組織的,還有要落日湖的地址,說要捐款幫叢叔重新蓋房子的。

  回到城裡,盧建約見瞭客戶,一見面他就拿出瞭那些照片。客戶的臉抽動瞭一下,他沒有一張張驗收照片,隻是拿出一個信封。

  盧建不用摸也知道,信封裡裝著剩下的一萬元。他沒有接過信封,而是說:“等等,我還有最後一張照片給你看。”

  盧建拿出最後一張照片,那是張翻拍的全傢福,不是很清晰,可是照片上叢叔一傢三口的臉還是能看清楚。

  盧建動情地說:“你的任務我無法完成,因為我馬上就要去落日湖,我要和志願者們一起,去幫叢叔重建房屋。”頓瞭頓,盧建接著說道,“我知道你很不容易,也理解你的孝心。可我要告訴你,就算茅草屋被毀,你父親也絕不會放棄理想,跟你進城享福的。因為你父親不是一個凡人,他是一個英雄!”

  客戶摩挲著照片,終於流下瞭眼淚,他慢慢卷起一隻褲腳,露出瞭義肢。然後他擦瞭擦眼睛,說:“你的微博我已經看過瞭。我的父親,的確是一個英雄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