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拯救大兵哈裡斯

  一場”亂彈琴“之戰的背後,卻隱藏著大兵哈裡斯的秘密,也引出瞭一場”亂彈琴“的追擊。可就是這”亂彈琴“,卻彈出瞭押送隊,甚至敵方特戰隊的一曲壯烈的悲歌……

  1.“亂彈琴”之戰

  1951年7月開始,朝鮮戰爭進入瞭長達兩年的停戰談判期。由於美韓方提出的停戰條件太苛刻,談判進展緩慢。雙方為瞭配合談判都要增加各自的籌碼,所以局部戰爭時有發生。雙方打打談談,談談打打,三八線附近槍聲不斷。

  一天凌晨,美韓方突然集結瞭三個步兵師的兵力,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,對我軍一個直屬後勤營駐守的馬頭嶺發起瞭猛烈的攻擊。

  消息傳到前線作戰參謀部,參謀們就琢磨不透瞭。馬頭嶺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。駐守部隊如果彈藥糧草充足,不用說敵軍三個師,就是來一個集團軍,攻得下攻不下還不一定呢。

  再說,馬頭嶺雖然位置接近敵軍陣地,但那就是一個望哨,沒有什麼實質的軍事價值。敵軍幹嗎這麼瘋狂進攻呀?難道僅僅是為瞭不讓我軍觀察?可三八線附近接近敵軍的山頭有許多,沒瞭馬頭嶺還有牛頭嶺羊頭嶺呢。

  參謀們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美韓軍的作戰意圖,隻好給指揮總部打電話,請示是否對馬頭嶺進行支援。總指揮拿著電話沉吟瞭半晌,隻說瞭句“亂彈琴”就掛瞭。參謀們更懵瞭,這是說誰呢?是說敵軍攻擊馬頭嶺是亂彈琴,還是說我們支援馬頭嶺是亂彈琴呢?

  於是,前線所有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官兵集體噤聲,大傢凝神聽著馬頭嶺上的槍炮聲響瞭兩天一夜,眼巴巴地看著傷亡過半的美韓軍隊占領瞭馬頭嶺。

  這次“亂彈琴”之戰的發起者是美韓方停戰談判代表團成員——美國陸軍亨利少將。原來,戰鬥前夜,一架執行特殊任務的美軍飛機失事,負責聯絡的電臺傳來機上人員哈裡斯最後的呼救聲:“飛機起火,我要跳傘……”然後就和他失去瞭聯系。隨後,美軍望哨在黑夜中發現一名傘兵落在瞭馬頭嶺。

  這時,亨利少將正登上馬頭嶺,聽著下屬官員的傷亡匯報,氣急敗壞地說:“你們找到哈裡斯沒有?不要跟我說傷亡多少,我不在乎!我要的是哈裡斯!”

  亨利說著,憤怒得一腳將地上一頂鋼盔踢出老遠,咆哮道:“把霍爾上尉給我叫來!慢著……”他平息瞭一下怒火,整理瞭一下儀容,淡淡地說,“就說我請他!有請特戰隊隊長霍爾上尉。”

  隨著一陣有力的馬靴聲響,消瘦精幹的霍爾上尉來到瞭亨利面前。亨利急切地問:“上尉,有什麼發現?”

  霍爾表情平淡地說:“隻發現一名敵軍雇用的馬夫,他說,確實聽說捉到一個傘兵俘虜,已經連夜押往後方,具體目的地他也不清楚。他隻隱約聽到一個地名:沙礫窩子。”

  亨利懊惱地拍著腦袋,說:“喔,天吶!可憐的哈裡斯!那俘虜還說瞭些什麼?”

  霍爾笑道:“他還說,負責押送的是後勤營臨時抽調的非戰鬥人員,有文書、通訊員、司號、護士、廚師、挑夫和倉庫管理員,一共七八個人,隨行的還有十幾個傷員。”

  亨利長出瞭一口氣,說:“還好,我們隻耽誤瞭兩天的時間。上尉,你有信心率領你的特戰隊追上這支廚師和傷員隊伍嗎?當然,我會給他們前行的旅程制造一點麻煩。”

  說起這陸軍特戰隊,可是全美陸軍的驕傲,號稱陸上航母。霍爾聽到亨利竟要自己帶著這艘航母去追擊一支押運隊!他啼笑皆非地搖搖頭說:“對付這支蹩腳的隊伍,我一個人去就夠瞭。”

  亨利哈哈大笑道:“不,不,我親愛的霍爾,帶上你的十二名隊員,去把哈裡斯帶回來。”說著,他壓低聲音說,“哈裡斯的父親是國會議員,如果知道哈裡斯落在中國軍隊手中,會給我們的談判平添很大的壓力。我們已經輸掉瞭這場戰爭,絕不能再輸在談判桌上。”

  臨走時,亨利拍拍霍爾的肩膀說:“聽說你認識哈裡斯?”

  霍爾點點頭,說:“是的!在東京特訓學校,我是他的教官。”

  亨利說:“那可太好瞭!記住,把哈裡斯毫發無損地帶回來!要確保萬無一失!”

  霍爾立正敬禮,莊嚴地說:“是!將軍!我保證哈裡斯一根頭發都少不瞭!因為,聽說中國軍隊優待俘虜。”

  2.愚蠢的間諜

  在通往沙礫窩子的路上,後勤營通訊員小丁帶著六個臨時抽調的戰士,護送著十幾個傷員和一個“戰俘”艱難而行。這個“戰俘”是個中國人,所以,小丁更認為他是個叛徒,或者說是間諜。當然瞭,如果他是間諜,那絕對是天下最愚蠢的間諜。

  因為他穿著中國軍隊的傘兵服從天而降,被捕之後,說自己是黃埔23級生、志願軍某師報務員。審訊人員一聽樂瞭,告訴他他說的那個師番號已經取消瞭,黃埔23期是國民黨辦的,我們是共產黨。“俘虜”一聽就蔫瞭。其實小丁明白,關鍵是他的傘兵服,他可能不知道,中國的飛機就沒在這一個地界的天空飛過。

  反正甭管是叛徒還是間諜,都是俘虜,沒什麼客氣好講,小丁直接給他來瞭個五花大綁。

  離開馬頭嶺的第三天,隊伍開始遭到美軍飛機的猛烈轟炸。可古怪的是,美軍飛機的炸彈沒有一顆投向傷員乘坐的馬車,反而把他們前行的道路炸得坑坑窪窪。

  臥倒在地的小丁,被炸起的塵土揚得灰頭土臉,他抹去臉上的塵土,大笑著說:“美國人都拼光瞭,這飛行員一定和我一樣,通訊員出身。我打槍打不準,他投彈投不準!”等飛機飛走後,戰士們扶著傷員爬起來,拿起鐵鍬把路填平,繼續前進。這樣停停走走,速度就慢瞭,兩天才走瞭十幾裡。

  這天傍晚,隊伍在一個叫黑龍口的地方紮營,小丁安排瞭崗哨之後,就來找看守“俘虜”的五班長擺龍門。五班長是個老紅軍,在戰鬥中腹部中彈,就被安排到後方休養。因為他參加的戰鬥多,槍法又準,被小丁軟磨硬泡拉著來和自己一起看守“俘虜”。

  這時夜很靜,屋外傳來不知名的鳥叫聲,小丁聽著五班長繪聲繪色地講故事,看著昏昏欲睡的“俘虜”,心裡愜意極瞭。不料,這“俘虜”突然睜開瞭眼睛,驚叫一聲:“美軍追上來瞭!”小丁嚇瞭一跳,接著生氣地說:“做夢吧?這是後方,不是前線,嚇唬誰呢?”

  “俘虜”神情嚴肅地說:“聽到那陣鳥叫聲瞭嗎?”小丁呸瞭一聲,說:“這種鳥在朝鮮天天晚上叫!你以為你主子在叫你?”

  “俘虜”嘆瞭口氣說:“那是他們的聯絡信號,我在東京特訓學校學過的。”小丁一聽,哈哈笑道:“你是黃埔23期,又是東京特訓學校,那不成瞭雜……”沒等他說下去,五班長忽然伸手攔住他,凝神聽瞭一會,說:“這鳥叫確實古怪。”

  小丁抓起槍就要往外跑,“俘虜”說:“別出去!他們十分鐘後發起攻擊。”看著小丁疑惑的眼神,“俘虜”苦笑著說:“那陣鳥叫是通知我,要我十分鐘後臥倒。你要不信,可以先關上燈,往外看看,如果我估計不錯,你安排的崗哨應該已經沒瞭。”

  小丁關瞭燈,掀起帳篷一角往外一看,果然,原本哨兵站的地方,現在已空無一人。“俘虜”接著說:“美軍的狙擊手已經就位,突擊手開始滲透,十分鐘後往帳篷裡扔催淚彈。然後,出去一個,消滅一個,這是美國陸軍特種兵分隊的通用戰術。”

  五班長詫異地說:“什麼特種兵分隊?”

  “俘虜”點點頭,說:“一個指揮官,十二名隊員,善於突襲作戰。每個隊員熟識各種兵器,射擊準確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。他們會駕駛坦克、飛機、輪船,具備海陸空三棲作戰能力。有點類似於我們的偵察連,卻比偵察連更可怕。”

  小丁聽瞭,倒吸瞭一口涼氣,焦急地說:“我去通知其他帳篷的同志,做好戰鬥準備。”“俘虜”說:“從帳篷側面爬過去,告訴他們,熄燈,準備好濕毛巾,不要走出帳篷,不要開槍,用手榴彈。”他剛說完,一直倚著帳篷的五班長說瞭聲:“我去。”說罷,掀起帳篷的側角,爬瞭出去。

  幾分鐘過後,周圍帳篷的燈陸續熄滅瞭,喧嘩聲也靜瞭下來,靜得嚇人。“俘虜”低聲囑咐小丁:“他們會匍匐著過來,註意觀察屋外的地面。”過瞭一會兒,從外面扔進來幾個黑乎乎的催淚彈,帳篷裡頓時濃煙一片。小丁急忙抓起濕毛巾捂住口鼻,然後看準位置,抬手將手榴彈扔瞭出去。接著,爆炸聲槍聲響作一團。

  戰鬥結束得很快,幾分鐘後,伴隨著一陣尖銳的鳥叫聲,周圍便慢慢安靜下來。帳篷裡“俘虜”被嗆得眼淚鼻涕直流,一邊咳嗽一邊說:“咳咳……他們撤瞭,快把……咳咳……這東西扔出去。”小丁閉著眼睛向地上仍在冒煙的催淚彈摸去,忽覺得後腦一疼,昏瞭過去。

  3.俘虜的故事

  小丁醒過來才知道,剛才是“俘虜”用腳踢昏瞭自己,然後鉆出帳篷想要逃跑,被聞訊追來的兩名戰士捉住瞭。小丁氣得撲上去給瞭“俘虜”兩記老拳,打得他嘴角冒血。

  “俘虜”冷冷地說:“不是我,你們早都死瞭,你就這樣對待你的救命恩人?”

  小丁喘著粗氣說:“那你為什麼逃跑?”“俘虜”說:“他們還會回來的,到時候就是死路一條,我為什麼要陪著你們莫名其妙死在這兒?”www.rensheng5.com

  小丁憤怒地說:“這次我們沒有防備,敵人如果再來,就是他們的死期。”“俘虜”哈哈大笑,道:“他們身上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設備,每個人都是身經百戰的神槍手,還有偵察飛機的支持。你們有什麼?就憑這幾條破槍?一群傷員、通訊員、護士和廚子?”

  小丁剛要說話,五班長遞給他一支帶有夜視瞄準鏡的狙擊步槍,這是他從剛才擊斃的一個狙擊手身上繳獲的。這場戰鬥,我軍一共犧牲瞭四個戰士三個傷員。除瞭崗哨,一個傷員死於窒息,其他都是沖出帳篷或者忍不住開槍暴露瞭目標,被狙擊手射殺的。美軍隻死瞭三個人,有兩個居然是被小丁的手榴彈炸死的,還有一個狙擊手,是被五班長開槍打死的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