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出差

  這一年,阿P到外地出差,正巧該市在搞產品展銷會,一時賓館爆滿,阿P找瞭半天也沒找到住的地方,不得已來到郊區,找瞭傢小旅館,還是兩個人一間的。阿P嘴裡咕噥著,可是人生地不熟,不屈就也得屈就。到瞭晚上,同房間的人來瞭,兩個人一開口,竟發現是老鄉,於是兩個人天南海北地聊起來。

  聊得興起,老鄉遞來一聽已經打開瞭的飲料,阿P也沒怎麼多想,接過來幾口喝瞭個精光。他正美美地品味著呢,突然,他發現門背後貼著一紙告示:“友情提示,請勿接受陌生人的食品、飲料、香煙等物品。如因類似事件而發生意外,本店一概不負責任。”

  媽呀,咋喝完瞭才看到啊?阿P頓時冒出一身冷汗。他抬頭看看老鄉,發現老鄉正壞壞地盯著自己,那模樣,就像《水滸》裡梁山好漢下蒙汗藥,指著對方,嘴裡不住地說:“倒也,倒也。”

  此刻,阿P已經認定飲料裡有安眠藥,一時間就感到頭暈、胸悶,意識開始有些混亂。

  那個老鄉站起身,雙手上舉打瞭個哈欠,嘴裡說:“睡瞭,睡瞭。”阿P用手朝腰眼裡這麼一摸,人一下子清醒瞭許多。這次出差帶瞭三千元錢,要真是堅持不住睡過去,那麼,兜裡的三千元錢八成是要換主人瞭。

  阿P嚇得冷汗淌瞭下來,事到如今,硬頂不但錢保不住,那老鄉說不定殺人越貨都有可能。想到這兒,阿P忍住慌亂,借故說要上廁所,出瞭門,像兔子似的撒腿就跑,跑到大街上,打的直奔醫院。

  到瞭醫院,阿P的心才猶如一塊石頭落瞭地,他掛瞭急診,一見醫生直喊:“救命。”醫生見阿P驚慌失措的樣子,忙問:“怎麼啦?”阿P把情況簡單地跟大夫做瞭介紹,焦急地問他該怎麼辦。

  醫生忙安慰道:“別緊張,我先給你檢查是否中瞭毒。”話音未落,“刷刷刷”開出瞭:血常規、尿常規、心電圖、X光、CT、胸透……乖乖,共計十四項。

  阿P有些摸不透瞭:“要檢查這麼多項目嗎?”

  醫生耐心地解釋:“十四項不算多,我們要為病人的生命安全負責,你說對嗎?命沒瞭,其他都免談,你說對嗎?”

  “對,對,生命比錢更重要!”阿P頭點得像雞啄米。

  忙瞭近兩個小時,總算檢查完瞭。醫生看過一張張報告單,臉上露出瞭笑容,說:“恭喜你,阿P同志,你的身體一切正常。”

  這時候,阿P不但沒有輕松的感覺,反而哭瞭起來。他將身上所有的口袋都翻瞭出來,帶著哭腔說:“醫生,你能不能給我十塊錢?”

  醫生一時沒反應過來,驚奇地問:“又怎麼啦?”

  阿P說:“我身上的三千元,全給瞭你們,我現在回不去瞭,求你還我十塊錢,我得打的回去呀。”

  醫生從沒遇到過這樣的事,他生氣地說:“你這是胡攪蠻纏啊!讓我給你車費?你以為醫院是慈善機構啊?我們從來都沒有給病人車費的先例。”

  白白扔瞭三千元,阿P正心疼呢,再聽醫生這麼不客氣,他的火氣也上來瞭,氣哼哼地說:“怎麼沒有?我上次遇到搶劫,那搶劫犯還給我二十塊錢車費回傢呢!”

  “你這個同志真沒覺悟,”醫生嚴肅地說,“這怎麼一樣?搶劫犯會給你發票嗎?我們醫院可是給你開瞭正規發票的!”

  走出醫院,望著漫漫夜路,阿P恨得牙直癢癢,早知道在醫院遭劫,還不如被老鄉麻暈呢!這麼遠的路我怎麼回傢?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