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天價理發

  小城最熱鬧的商業街上新開瞭一傢理發店,這傢店很小,店裡隻有一個理發師,還不是什麼帥哥靚妹,而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。這老師傅剪出來的發型不算新潮,但看起來很幹凈很精神。小店開張瞭一段時間,也沒引起人們的註意。

  這天,有個顧客去理發,老師傅看瞭他一眼,隨口說瞭一句:“你的臉稍微有點寬,我給你修飾一下。”

  要知道,這位顧客的臉不是有點寬,那可是相當的寬,就像一張大餅,耳朵都快伸到肩膀外面去瞭!老師傅說話客氣,這顧客也沒怎麼在意,打著瞌睡剪完,站起來一看,兩眼頓時直瞭:怎麼兩頰瘦削瞭許多?自己什麼時候這麼英俊過?

  這顧客是商業街上一傢包子鋪的老板,第二天大傢去買包子,一見到他,一個個嘴張得可以放下十個包子,都問他去哪裡整容瞭,包子鋪老板笑嘻嘻地說,整什麼容啊,昨天到那傢新開的理發店理瞭個發。大傢一邊鑒賞,一邊紛紛驚嘆:“這師傅的手藝可真好哇!”

  其實真要細看,每個人的臉型都不標準,西施太瘦,楊貴妃又太肥,要不是怕痛,幾乎每個人都有整容的需求。這下好瞭,剪剪頭發就能修正過來,那還不是喜從天降?理發店門前很快排起瞭長隊,大傢不說理發,都喊:“老師傅,幫我把這裡正一下!”一會兒剪完瞭,從裡面出來,什麼冬瓜臉三角臉餅臉貓臉,一律都成瞭標準臉,喜得大傢忍不住每天在街上多逛好幾遍。

  小店的名聲很快傳開瞭,這熱鬧驚動瞭一個人,誰?本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“二公子”。這“二公子”可是個有錢的主,父親權傾一時,哥哥富甲一方,“二公子”成天沒事幹,隻好東遊西逛。你別看他眉清目秀英俊非凡,就是身子骨太弱,猶如一根豆芽菜,特別是背駝得厲害。

  這天“二公子”來到小店,一進門就問老師傅:“你看,我這駝背能正過來不?”

  老師傅繞著他轉瞭一圈,說瞭聲:“難啊!”

  “二公子”不屑地冷笑一聲:“我給你錢呢?”老師傅一愣:“多少?”“二公子”得意地看瞭他一眼,說:“一萬一次,剪得瞭,你這一輩子都可以衣食無憂瞭。”說著掏出銀行卡來。

  老師傅趕緊擺手:“慢著!這樣吧,我先給你剪,剪完你再看著給。”

  “二公子”傲慢地“嗯”瞭一聲,老師傅便把他帶到一張椅子前坐下,接著就像陀螺一般轉開瞭。這次剪發的時間特別長,足有一個多小時,好不容易剪完瞭,“二公子”抖落碎發,一站起來,大傢不約而同地“咦”瞭一聲:新發型一襯,“二公子”的肩背板直,如同換瞭一個人!

  “二公子”含笑對著鏡子照瞭又照,非常滿意,扔下一句:“很好,這錢花得值!”

  從那以後,“二公子”每次剪發都來找老師傅,剪完就面貌一新,隻是過不瞭幾天,頭發一長,就沒瞭效果。好在錢對“二公子”來說算不瞭什麼,他可以三天兩頭地來。有人好奇,問那天價的理發費到底給沒給老師傅,老師傅卻總是笑而不語。

  這天深夜,老師傅正要關門,突然門口人影一閃,鬼魅般地進來一個人,老師傅定睛一看,來人正是“二公子”。老師傅問:“你不是昨天剛來理過發,怎麼……”

  “二公子”回身關上門,壓低聲音道:“老師傅技藝超群,今天我來,是想問問你,既然你能改變我的身材,那麼,你能不能靠發型改變一個人的容貌?”

  老師傅不禁抓抓腦袋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二公子”幹笑瞭一聲,說:“你別多心,是這樣,傢父老是嫌自己的眉眼長得太小氣,聽說你的手藝後,他很欽佩,如果你能給他理個滿意的發型,把眉眼間的距離拉開,我給你這個數!”說著伸出一隻手。

  老師傅沉吟片刻,“二公子”的父親在本地有權有勢,口碑卻不怎麼樣,他想瞭想,說:“我的手藝沒那麼神,其實這隻是理發的基本功,根據顧客的身材臉型,該顯的地方顯一顯,該遮的地方遮一遮。說到底,隻是利用瞭人們視覺上的錯覺,並不能真正改變什麼。”

  “二公子”露出贊賞的神色:“話雖這麼說,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幾個?你是怎麼練成這一手的?”

  老師傅沉思良久,說:“這也是機緣巧合。頭發多多少少能掩蓋長相上的缺點,但如果全都理成光頭,臉型的缺陷立刻就一目瞭然。我曾從事一項特殊職業,專門為別人理光頭,幾十年下來起碼看過幾千個光頭,什麼稀奇古怪的頭型我都見過。”

  “二公子”愣住瞭:“請問師傅以前在哪裡做事?”

  老師傅平靜地說:“我曾是個罪犯,因為有點手藝,就在監獄裡給犯人們理發,前不久才刑滿釋放。驚險曲折的故事我聽得多瞭,現在隻想普普通通地過日子,所以你還是請回吧,令尊想要的那個發型,我理不瞭。”

  “二公子”“哦”瞭一聲,便默默地離開瞭。

  “二公子”這次走後,就再也沒來,沒過多久,“二公子”傢就出事瞭,先是他父親一病不起,接著竟查出他哥哥經濟犯罪。又有傳言說,“二公子”的父親其實沒病,而是被雙規瞭,還從傢裡查出一本因私護照,據說當時“二公子”的父親正準備冒名逃往國外,他哥哥牽連較大,跟著就進去瞭,“二公子”雖然遊手好閑,卻沒實質性的參與,隻帶去調查瞭幾次。

  這天,“二公子”無精打采地路過理發店,老師傅出門叫住瞭他,打量瞭他半天,嘆道:“你的發型亂瞭。”

  “二公子”茫然道:“我、我沒錢理發瞭……”

  老師傅搖搖頭:“這次我不要你的錢。”他請“二公子”進店坐下,一邊剪發,一邊說道:“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理發,以後你的背能不能直,要看你自己瞭。”說著老師傅掏出一張銀行卡來,“這卡裡是你這段時間付我的錢,一共十二萬,我沒動過,我看你付錢還守信用,為人本質不錯,拿著吧,你現在用得著!”

  “二公子”接過銀行卡,看瞭一眼,一言不發,走出店門,從此就從大傢的視野中消失瞭。

  十幾年過去瞭,老師傅的理發店一直生意紅火,這天,店裡來瞭一個人,大傢仔細一看,竟是好久不見的“二公子”!隻見“二公子”變得又黑又瘦,但傲慢絲毫不減,進門就大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:“老樣子,給我把背正一正。價錢嘛,圖個吉利,一百八十八萬,給,這是卡!”

  此語一出,四座皆驚,一百八十八萬理一次發,那可是名副其實的天價理發啊!

  老師傅也是一驚,但隨即就笑瞇瞇地道:“這麼多?那我再試一試。”然後就全神貫註地忙活起來。過瞭一會兒,他利落地抖掉“二公子”身上的碎頭發:“你請看一看。”

  一片驚嘆聲響起來,連“二公子”自己都沒想到,他的蝦公背竟能溜得這樣筆直!他滿意地點點頭,說道:“好極瞭!一會兒我讓他們把錢打過來。”

  不料老師傅卻笑瞇瞇地說:“不用瞭,難道你沒註意到嗎?其實,你進店的時候,背已經直瞭。”

  “二公子”一愣:“怎麼講?”

  老師傅笑道:“其實你的背和發型關系不大。你第一次來我這兒理發,我就發現瞭,你的駝背是姿勢性的,可能是長期懶散的不良姿勢引起的,所以每次理發,我都讓你坐在這把特制的椅子上,在剪發的一個多小時裡,你隻能保持背脊挺直的姿勢,這樣可以起到暫時矯正作用。聽說你現在創業成功瞭,恐怕再也沒有時間懶散瞭,骨架這一伸開,自然就好瞭。而且,自己掙錢自己花,沒有腰板不直的!”

  大傢都以為老師傅在故弄玄虛,但說來也怪,這以後“二公子”漸漸像變瞭個人似的,身板直得就像一桿標槍,你簡直不能想象以前他的背會是彎的!

  但“二公子”有空時還是常去老師傅的理發店坐坐,有人開玩笑:“你現在還需要正啊?”“二公子”笑答:“需要正的地方還多著呢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