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第八座山峰

  林樹青是鎮上河西中學的校長,這兩年,他一直有塊心病:學校的教學樓早就成瞭危房,全校師生天天在裡面上課,太危險瞭。最近,林校長求爺爺告奶奶,幾乎跑斷瞭腿,才爭取到一百萬元建校款。

  這天,林校長正忙著跟包工頭商量怎樣建教學樓,張鎮長突然到訪。當初爭取建校款的時候,張鎮長幫瞭不少忙,那一百萬還在鎮政府的戶頭上呢。此時,張鎮長把林校長拉到操場邊,有點難為情地說:“這教學樓,暫時不要建瞭。”

  林校長一下子著急起來,指著身後陳舊的教學樓嚷道:“張鎮長,你看這教學樓,地基都下沉瞭,墻壁也開裂瞭,隨時有可能倒塌,不建新的怎麼行呢?”

  張鎮長嘆瞭口氣,說:“建教學樓的錢被挪去造山瞭。”

  原來,離河西中學不遠有一座奇山,山坡陡峭,山頂卻像足球場般平坦,山頂周圍立著七座小山峰,要不是南面有個缺口,在山頂搞足球比賽,那球都不會掉到山下來。更奇怪的是,山頂明明隻有七座小山峰,當地人卻祖祖輩輩把這座山叫做八峰嶺。

  八峰嶺風光秀麗,是個旅遊景點。前不久,縣長陪同省城來的領導遊覽八峰嶺。之後,縣長就叫張鎮長在八峰嶺上再造一座山峰,讓這座山名副其實。張鎮長說鎮裡資金緊缺,縣長說:“你不是剛爭取到一百萬建校款嗎?可以先挪過來造山。”

  聽到這裡,林校長氣壞瞭,他著急地說:“難道師生的性命抵不上那座破山?你怎麼不跟縣長爭取爭取?”

  張鎮長一臉無奈地說:“我好話都說遍瞭,也說服不瞭縣長。我還提議把八峰嶺改成七峰嶺,縣長也不同意,他說八峰嶺已經叫瞭千百年,這個名字既響亮,又吉利,改不得。”

  兩人在操場邊琢磨瞭半天,也不知道怎樣才能說服縣長。

  當天晚上,林校長發動全傢人出謀劃策,鄰居們也來湊熱鬧。人多嘴雜,說著說著,大夥兒就開始罵人,有罵鎮長的,有罵縣長的,還有人罵起祖宗來:“怪就怪我們的老祖宗,連七和八都分不清,不知搭錯瞭哪根神經,偏要起這個名字!”

  林校長說:“不要罵祖宗,我估計山上原來是有八座山峰的,後來崩塌瞭一座,所以南面才有個缺口。南面山坡下,不是有一堆亂石嗎?那些石頭一看就是從山頂滾下來的。”

  林校長有個兒子叫林文,是河西中學的歷史老師,上課之餘,他喜歡收集民間故事,他想瞭想,說:“我們可以用一個
故事,頂替那座崩塌掉的山峰。那樣就不用造山峰瞭,一百萬可以繼續用來建教學樓。”

  林校長撇撇嘴,說:“人傢張鎮長磨破瞭嘴皮子都說服不瞭縣長,你一個故事就能讓縣長回心轉意?”

  林文神秘地說:“隻要縣長喜歡我的故事,就不愁他不改變主意!”大夥兒一聽,紛紛好奇地讓他快講出來聽聽。

  林文當即講瞭一個故事。大意是說,遠古時候,這一帶並無山嶺,偌大的平原上隻住著八戶人傢。有一年暴雨連綿,洪水泛濫成災,把先民們的茅草屋都沖毀瞭。幸好他們的首領有先見之明,預先砌有八個大石堆,讓八戶人傢爬到石堆上躲避洪水。不料洪水越漲越高,眼看著要把石堆淹沒瞭。危急時刻,首領竟拆下自己傢的石頭,拿去加高別人傢的石堆。此時,玉皇大帝外出巡遊路過這裡,看到瞭這一幕,首領的無私行為讓他深受感動。玉皇大帝決定拯救這幾戶人傢,他食指一彈,洪水消退,拇指一蹺,八戶人傢居住的地方就隆起成高山,他們砌的石堆,成瞭山頂上的小山峰。原本應該有八座小山峰,因為首領拆瞭自傢的石堆,所以隻剩下七座。可為瞭紀念舍己為人的首領,人們還是把這座山叫做八峰嶺。

  這個故事並不新鮮,是當地古老的民間傳說,隻不過林文做瞭一些改動,讓這個傳說跟那七座山峰扯到瞭一塊兒。大夥兒聽到這裡,都覺得這個故事太老瞭,縣長不一定喜歡。

  林文笑瞭笑說:“那首領的名字叫王保民。”

  大夥兒愣瞭一下,紛紛拍手叫好,說縣長肯定會喜歡這個故事。原來,縣長的名字叫王寶明,聽起來跟那位首領的名字幾乎一模一樣。

  第二天,林校長來到鎮政府,把兒子編的故事告訴張鎮長。張鎮長覺得林文的主意不錯,就帶著林校長一起去找縣長。
張鎮長親自把這個故事繪聲繪色地講給縣長聽,縣長聽完,果然非常喜歡,他想瞭想,說:“如果我們把這個故事寫到景點的解說詞裡,再根據故事的內容,做成雕塑、繪畫、影像,那一定會大大提高景區的吸引力,對招商引資也很有幫助。”

  林校長興奮地問:“那第八座山峰,是不是不用造瞭?”

  縣長沉吟說:“造山峰並非我的主意,是省裡的領導開瞭金口的。解鈴還須系鈴人,我馬上請示一下省裡的領導。”

  林校長的心立刻又懸瞭起來,他緊張地看著縣長跟省裡的領導通電話。撥通電話後,縣長笑著說:“李書記啊,我要向您作檢討。上個月陪您遊八峰嶺,有個流傳千年的故事忘瞭告訴您,今天我要專門給您講這個故事。遠古時候,我們這一帶是沒有山嶺的,好大一片平原上隻住著八戶人傢,他們選舉出一位首領叫李勇……”

  故事裡的首領怎麼改名換姓瞭?林校長和張鎮長先是一愣,但很快想到縣長是跟“李書記”通電話,兩人不由得相視一笑。

  縣長添油加醋,把故事講得更生動。隻聽電話裡李書記哈哈大笑道:“王縣長,你這哪裡是作檢討啊?分明是將我的軍。你的苦心我懂瞭,那座山峰確實不該造。謝謝你的提醒。”

  通完電話後,縣長說:“沒事瞭,你們回去好好建教學樓吧。”林校長和張鎮長都如釋重負地出瞭一口氣。

  很快,被挪走的一百萬還瞭回來。不久之後,一幢嶄新的教學樓拔地而起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