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回傢過節

  過幾天就是中秋節瞭,可月亮灣的吳滿倉怎麼也高興不起來,每到逢年過節,別傢孩子回村,個個都風風光光的,可自傢的吳帥在外打工五年瞭,還是個窮小子。

  前幾天,村東頭的老周在吳滿倉面前念叨,說他兒子周小東中秋節要回來瞭,吳滿倉問老周,小東這些年在外面幹什麼,老周“嘿嘿”一笑,輕描淡寫地說:“也沒幹啥,就是自己開瞭個酒樓……”吳滿倉聽瞭,心裡很不爽,瞧,人傢連酒樓都開上瞭,還說“沒幹啥”,他多麼希望自己的兒子哪一天也能衣錦還鄉、榮歸故裡啊!

  這天晚上,吳滿倉正想著兒子呢,電話響瞭,是吳帥打來的,吳帥在電話那頭說:“爸,我過兩天就回來,這回不用擠大巴瞭,我開部好車回來,給你開開眼!”

  吳滿倉一聽,激動得連連說好,掛瞭電話,開心得睡不著覺。

  一轉眼到瞭兒子回來的日子,吳滿倉拿著把鋤頭,早早地等在村頭的土公路上。晌午時分,吳帥還沒回來,倒是老周背著一個大包回來瞭,後面跟著西裝革履的周小東,周小東手裡也拎著大包小包,看見吳滿倉,趕緊上來遞煙。

  老周眉宇間有幾分得意,說:“小東說他給我帶瞭很多東西,呵呵,我一早就接他去瞭。喲,滿倉,你拿著把鋤頭,在這幹啥呢?”

  吳滿倉挺瞭挺脊梁,說:“小東真有出息,給爸媽買這麼多東西……老周呀,我也是接兒子呢,你們是從鎮上走回來的?要是碰上吳帥就好瞭,他今天開車回來,你們要是能搭上車,那可省不少力氣哩!這不,我怕這土路坑坑窪窪的傷瞭他的好車,正想把路面平平呢!”

  正說著,公路那頭開來瞭一輛漂亮的小車,村裡十年八年不來車,這不是吳帥還能是誰?吳滿倉趕緊扔瞭鋤頭,朝小車奔去。眼看汽車就要到眼前瞭,突然車子抖瞭一下,前輪陷進瞭一個泥坑,動不瞭啦……

  車門一開,吳帥走下來,跟父親打瞭招呼,指著路面,不由得罵道:“誰這麼缺德,挖個大泥坑,這不是陷害我嗎?”

  吳帥話音一落,腦袋就被吳滿倉拍打瞭一下,吳滿倉小聲嘀咕著:“你罵誰缺德呢?”

  吳帥不知道,其實這泥坑正是吳滿倉挖的,當然,他老子不想害兒子,隻是為瞭面子。一會兒,吳滿倉便上瞭車,問吳帥哪裡可以按喇叭,吳帥朝方向盤上一指,吳滿倉就一個勁地按著喇叭不放,車子發出瞭長長的喇叭聲,震響瞭整個月亮灣。按完喇叭,吳滿倉就走出車來,扯著嗓子朝村頭喊道:“月亮灣的鄉親們,出來幫個忙喲!大牛,鐵柱,衛國,出來幫我推推車呀!”吳滿倉喊完,又死死按住喇叭不放……

  沒多久,村裡的老少爺們就紛紛圍上來瞭,吳滿倉趕緊讓吳帥給大夥兒發煙,他說:“鄉親們,有勞大傢幫幫忙,我兒子的車陷進坑裡瞭,拜托大傢推的時候小心點,這車七八十萬呢,車推出去後,我吳滿倉今兒個請大傢上我傢喝酒去!”

  吳滿倉的話一說,眾人又是鼓掌又是喝彩,鄉親們圍著車看瞭又看,直誇吳帥有出息,吳滿倉心裡像喝瞭蜜,臉上如貼瞭金。人多力氣大,大夥兒很快就將車從坑裡推出來瞭。推完車,大夥兒準備散瞭,吳滿倉又扯著嗓門嚷瞭起來:“哎呀,大牛,別走呀,鐵柱,上車,都上車,車裡多舒服呀!”他硬是要大傢體驗體驗坐好車的感覺,小小一輛車,硬生生地被塞進瞭十幾個人。老周和周小東拎著大包小包,死活不肯進去,老周對吳滿倉說:“我傢孩子在城裡平時坐好車也坐膩瞭,我呢,暈車,你們先走吧!”

  吳滿倉知道老周是在為自己臉上貼金,再一看,車裡也實在擠不下瞭,就說:“那好,大夥兒都上我傢喝酒去,你們放下東西,也趕緊過來哦!”

  汽車開瞭不到兩百米,就到傢瞭,吳滿倉早已備下瞭十幾個菜,他今天有心要讓那些平時在他面前炫耀過自傢兒子的村民,都來看看他傢兒子吳帥的出息。

  一會兒,老周帶著兒子周小東紅光滿面地來瞭,他背也直瞭,嗓門也粗瞭,朝大夥兒喊道:“大傢想不想喝好酒?”鄉親們當然想喝瞭,一起答道“想”,老周得意洋洋地高高舉起手中的兩瓶酒,說:“這是我兒子開的酒樓裡最好的酒,大夥兒猜猜,多少錢一瓶?”

  老周手裡的酒瓶漂亮得像藝術品,大傢連猜瞭幾個高價,老周都搖頭。吳滿倉拉過吳帥問價格,吳帥悄悄說,他看見別人喝過這酒,得三千塊錢一瓶呢!

  果然,老周開口瞭,說這酒三千塊錢一瓶,鄉親們都嚇瞭一跳,周小東開的酒樓裡賣三千塊一瓶的酒,這酒樓非富即貴,做的肯定是大買賣呀!大傢的註意力立馬聚焦到瞭老周和周小東身上,把他們父子裡裡外外、上上下下地誇獎瞭一番,最後,一個輩分最高的長者舉起杯子,說:“倆孩子都不錯,今天我們看見瞭老吳傢孩子的好車,喝上瞭老周傢孩子的好酒,跟著享福瞭啊!”

  一桌子人其樂融融,說不盡的好話,道不完的美譽。

  一轉眼中秋節過完瞭,吳帥和周小東都得回省城瞭。吳滿倉主動到老周傢,讓周小東坐兒子的順風車回城,周小東自然答應瞭。

  回城的那天,吳帥一直擔心周小東會細細盤問他的情況,可他的擔心純屬多餘,周小東一上車就閉著眼睛打瞌睡,這一睡就睡瞭四個小時,直到車開進瞭省城。吳帥問周小東的酒樓在哪裡,周小東笑笑說:“真是謝謝你瞭,我今天還有點事,不回酒樓,你靠邊將我放下就好瞭,以後空瞭,我請你到酒樓好好吃一頓。”吳帥也客氣地應酬瞭幾句,周小東走後,他才發現,兩個人連各自的電話號碼都沒留,吳帥不禁心想:周小東是不是發現我的秘密瞭?

  吳帥有什麼秘密?他的秘密可大瞭,首先,他不是什麼老板,他隻是單位領導的司機,這車也不是他的……送走瞭周小東,吳帥一刻也不敢怠慢,直接將車開到瞭單位。節前,領導帶著全傢去外地度假瞭,明天才上班,但願這次私用領導車的事能夠神不知鬼不覺。吳帥剛停好車,一個年輕男子走瞭過來,對他說:“你是吳帥吧?我是新來的司機,張局知道你私自用他的車,非常生氣,讓我等在這裡,你一回來就接替你的工作。”

  事情已毫無回旋的餘地,吳帥在老傢風風光光過瞭中秋節,月亮圓瞭,飯碗卻砸瞭。接下來的日子,吳帥滿大街地找工作,那一天,他在一傢酒樓門口看見瞭一張招聘啟事,說要招一名男服務員。吳帥決定去試試,他想起周小東開瞭一傢酒樓,心裡不安,悄悄問瞭問迎賓小姐:“小姐,這酒樓的老板不姓周吧?”迎賓小姐搖搖頭,說:“不姓周。”吳帥一聽,這才松瞭一口氣,理瞭理衣服,跨進瞭酒樓。

  酒樓的領班看瞭看吳帥的身份證,說:“呀,你也是月亮灣村的?”吳帥點瞭點頭,心裡緊張起來,還有誰是月亮灣的?領班接著說:“這裡剛被炒魷魚的服務員也是月亮灣村的,新招的服務員就是頂他的缺呢,他叫周小東,你認識嗎?”
吳帥一愣,隨即問道:“他是服務員?老板為什麼炒他魷魚?”領班說:“他呀,把店裡回收的名酒酒瓶偷偷拿走瞭,後來被老板發現,他解釋說,他這樣做隻是裝上別的酒帶回傢讓鄉親們喝喝,給傢裡長點面子,誰知道他是不是背著酒樓賣假酒騙人呢!”

  吳帥頓時什麼都明白瞭,他沉默瞭好半天,長長地嘆瞭一口氣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