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上帝送來的吻

PART.1意外失手

  十六世紀中期,在歐洲西部的一個小鎮上,有一個叫希爾的老貴族,他厚顏無恥,詭計多端,鎮上的人們見瞭他都躲得遠遠的。

  最近,老希爾看上瞭一個叫林賽的孤女,他不斷給林賽送禮物,可林賽並不領情,把他的禮物全退瞭回來。老希爾又急又氣,他讓仆人去打聽,這才明白,原來林賽有心上人瞭,他就是住在鎮外的拉爾丹。

  老希爾不由得惱羞成怒,拉爾丹隻是個窮得叮當響的賤民,怎麼有資格和自己搶女人呢?一想到“搶”,老希爾有瞭主意。

  這天,老希爾帶著仆人,跟蹤林賽到瞭郊外。林賽正挖著野菜,老希爾冷不丁地走到她面前,嘿嘿笑著說:“可愛的姑娘,做我的情人吧?我會讓你住進高大的房子,讓好多人伺候你……”

  林賽把臉一扭,說:“不要癡心妄想瞭!我寧願和拉爾丹坐在門前的大樹下看星星,也不願住在你的豪宅裡做噩夢!”
老希爾一點也不生氣,他伸出雙手,朝林賽撲瞭過來:“姑娘,現在不管你願不願意,你還能逃出我的手心兒嗎?”

  兩個仆人壞笑著扭過臉去,就在這時,隻聽到老希爾突然殺豬般地叫瞭起來,回頭再看,隻見他捂著肚子躺在地上,鮮血染紅瞭他的長袍。林賽戰戰兢兢地站在一邊,手裡握著一把血淋淋的挖菜鏟。

  兩個仆人驚叫著沖過來,背起老希爾,朝鎮裡的診所跑去。

  林賽這一鏟子,差點兒要瞭老希爾的命。老希爾傷還沒痊愈,就找到瞭鎮上的法官凱文,要求他按照法律規定,立即絞死林賽!

  凱文是個秉公執法的好法官,他知道,按照現行的法律,老希爾的要求並不過分:賤民刺殺貴族,就應該判為絞刑。

  然而,凱文非常同情林賽,他勸老希爾放棄追究林賽,但老希爾一口拒絕瞭,他氣勢洶洶地嚷道:“這個小賤人必須上絞刑架,而且必須在拉爾丹門前的大樹下執行!她不是想和那個窮鬼一起坐在大樹下看星星嗎?哼,那我就讓這棵樹成為這兩個賤民的噩夢!”說完,氣呼呼地走瞭。

  不一會兒,拉爾丹也找上門來瞭,他一進門,就伏在地上,哭著哀求道:“法官大人,求求你救救林賽吧!”

  凱文嘆瞭口氣,告訴拉爾丹:從法律角度來看,老希爾的要求是合法的,解救林賽的希望微乎其微。拉爾丹聽後,絕望地走瞭。

  送走瞭拉爾丹,凱文把所有的法律文件都翻瞭出來,他查瞭整整一夜,到天亮的時候,終於在一本老法典裡,找到瞭一條早已被遺忘的的法律條文:在對未婚少女執行死刑的時候,如果有人敢沖進刑場親吻她一下,那麼這個少女就可以免除死刑,但她必須嫁給親吻她的人。

  頓時,凱文欣喜若狂,他讓助手趕緊把拉爾丹叫來,他有主意瞭……

PART.2危急時刻

  到瞭行刑那天,全鎮的人都聚集在拉爾丹傢門前的大樹下。絞刑架已經安置好,林賽站在絞刑架下,脖子上套著粗粗的繩子。

  此時,凱文坐在大樹旁邊的一張桌子後面,旁邊坐著他的牧師朋友。按照他事先給拉爾丹出的主意,在他宣佈執行的那一刻,拉爾丹應該從人群裡沖出來,沖到絞刑架下,親吻林賽的臉頰。這樣,凱文就可以馬上拿出那部法典,當眾宣佈林賽無罪釋放,並且必須嫁給拉爾丹,然後由牧師當場主持婚禮。可現在到瞭這最關鍵的時刻,拉爾丹卻不見瞭!就連拉爾丹傢的大門也一直緊閉著。

  凱文焦急萬分,正在這時,老希爾湊瞭過來,笑嘻嘻地說:“法官大人,你是在找拉爾丹嗎?他不會來瞭,我的仆人已經把他困在傢裡瞭。感謝你有個好助手,我隻給瞭他二十枚金幣,他就把所有的消息都告訴瞭我。現在,我可以去吻一下林賽,然後請你判決:林賽必須嫁給我。當然,如果林賽還那麼桀驁不馴,那她就是在找死,違拗我老希爾的人,連上帝也救不瞭她!”

  凱文聽瞭,隻覺腦袋嗡的一聲,他扭頭尋找自己的助手,卻發現助手已經不見瞭,凱文頓時全明白瞭。

  這時,老希爾一步一晃地踱到絞刑架下,得意洋洋地喊道:“林賽姑娘,我老希爾是真心愛你的,也不願看著你被絞死。現在,我可以救你一命,隻要你當著大傢的面,承諾成為我永遠的情人、奴仆,我就可以用我的一吻,把你救出來……”

  老希爾正說在興頭上,沒想到林賽一口唾沫啐在瞭他臉上,人群裡頓時響起瞭一片叫好聲。

  老希爾惱羞成怒,他轉身跑回凱文的桌子前,大聲吼瞭起來:“還等什麼?趕緊執行!”

  凱文站瞭起來,擺擺手說:“急什麼?牧師還沒有給她做禱告呢,林賽這麼年輕,如果沒有牧師的指引,她可能找不到去天堂的路。”說完,他拍瞭拍牧師的肩膀,握瞭握牧師的手,說,“去吧,替這個可憐的姑娘好好禱告一下吧。”

  牧師點點頭,走上行刑臺開始禱告。聽著牧師的禱告,林賽的眼淚落瞭下來,人群中也有人開始低聲哭泣。

  老希爾知道凱文在拖延時間,可他一點兒也不著急,牧師的禱告終究會結束,到時候,看凱文還有什麼花招?

PART.3絕妙之吻

  就在牧師的禱告快要結束時,凱文突然驚叫起來:“哎呀,法槌,我的法槌怎麼不見瞭?”

  沒有法槌,凱文就沒法下令執行死刑,這招數太小兒科瞭。老希爾立刻躥到凱文的身邊,翻瞭幾下,就從桌子下面找到瞭法槌,他把法槌塞到凱文手裡,回頭一看,牧師正好結束瞭禱告,於是沖著凱文喊道:“趕緊落槌吧,馬上!”

  凱文高高地舉起瞭法槌,慢慢地落下,大傢的眼睛都死死盯著凱文的手。可凱文的法槌落到一半,卻突然停瞭下來,老希爾氣急敗壞地質問道:“你又有什麼鬼主意?為什麼不趕緊落槌?”

  凱文輕輕放下法槌,從桌子下面拿出一本很舊的法典,翻到其中一頁,高聲念道:“根據古法典第七十二條規定,對於正在行刑中的未婚少女,如果有人親吻瞭她的臉頰,行刑自動終止,她必須嫁給那個親吻她的人……”

  老希爾伸出手,在凱文眼前晃瞭晃,說:“你眼睛沒有花吧?剛才根本沒有人上臺親吻林賽!”

  凱文微微一笑,說:“有,我親眼看到瞭!”

  老希爾朝人群看瞭看,說:“他是誰?站出來!讓我看看誰這麼膽大包天?”

  凱文走到行刑臺上,指瞭指林賽的臉頰,大傢仔細一看,原來林賽的臉頰上粘著一片翠綠的樹葉。

  凱文拈起那片樹葉,說:“剛才,就在法槌下落的過程中,我看到這片樹葉飄然落下,粘在瞭林賽姑娘的臉頰上。你說連上帝也救不瞭她,可這片樹葉是上帝送來的,上帝用它告訴我們:林賽不能死!”

  老希爾的鼻子都要氣歪瞭,他跺著腳嚷道:“一派胡言!那隻是一片普通的樹葉,怎麼會是上帝送來的?”

  凱文不慌不忙地說:“這當然不是一片普通的樹葉。現在正值初夏,正是樹葉生長的季節,這麼綠的樹葉,為什麼會無緣無故落下來呢?而且恰恰在即將行刑的時候,落在林賽姑娘的臉上,又恰好被她的淚水粘住?這隻可能有一個解釋—上帝也被林賽和拉爾丹的愛情感動瞭!他不希望看到這份堅貞的愛情被一條粗粗的繩子結束!至於你說沒有看到樹葉落在林賽姑娘臉上,是因為你的眼睛一直死死盯著我的法槌,大傢說說,你們看沒看到?”

  人群靜瞭一會兒,突然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喊聲:“看到瞭,我們看到瞭!”

  老希爾眼珠子轉瞭轉,還是不服氣地嚷道:“法典上是說,如果有人親吻瞭她的臉頰,她必須嫁給那個親吻她的人,但現在隻是片樹葉,樹葉怎能算數?”

  凱文笑瞭笑,揚瞭揚手裡的法典,說:“不錯!根據古法典規定,林賽隻能跟這棵大樹結婚,因為是這片樹葉吻瞭她。不過,你並不知道,這法典中還有這樣一條條文:主人對屬於自己的財產,有自由處置的權利。這棵樹是拉爾丹傢的,怎麼處置這棵樹的妻子,由拉爾丹說瞭算!”

  聽到這裡,老希爾一下子變得面如死灰,他用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傷口,喊道:“快,快送我去看醫生,我的傷口疼得厲害!”幾個手下趕緊扶著他走瞭。人群裡爆發出一陣哄笑聲。

  很快,劊子手把套在林賽脖子上的繩子解開瞭,幾個小夥子撞開瞭拉爾丹傢的大門,放出瞭拉爾丹,把他送到瞭林賽身邊。

  凱文笑瞇瞇地走到兩個人身邊,高聲宣佈:“大傢靜一靜,既然上帝都認同這對年輕人的婚事,我們還等什麼?我宣佈:林賽和拉爾丹的婚禮,現在正式開始!”

  現場一片歡騰。拉爾丹一臉的幸福,悄悄對林賽說:“連上帝都這樣幫我們,我一定會好好待你一輩子的!”

  林賽指瞭指身邊的凱文和牧師,說:“親愛的,事情的經過,隻有我看得最清楚:當老希爾威脅我的時候,凱文法官偷偷從身後的樹枝上,揪瞭一片葉子,塞到瞭牧師手裡,然後低聲說瞭一句話。等牧師禱告快結束時,凱文法官高聲嚷著法槌丟瞭,把大傢的目光都吸引到瞭他那裡。就在那一刻,牧師沖我使瞭個眼色,把樹葉粘在瞭我的臉頰上。要說真正的上帝,其實應該是他們啊!”

  牧師笑瞭笑,說:“凱文把樹葉塞給我時,隻說瞭一句,讓我把樹葉粘在你的臉上。當時我也不明白他要幹什麼,沒想到他能想出這樣的主意!”

  凱文擦瞭擦額頭上的汗,說:“當時,我也差點蒙瞭,幸虧老希爾說瞭句‘連上帝也救不瞭她’,頓時讓我眼前一亮。既然如此,那就隻好讓上帝送給林賽一個吻瞭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