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讓你的秀發飄起來

  阿芳在這西北高原的小鎮上開店已經有些年頭瞭,倒還是第一次遇見個讓她一眼瞧著竟有些緊張的客人。

  這是個打扮時尚的城裡女人,她的丈夫停瞭車,在店外等著,女人則踏著優雅的步子徑直走進店裡,到瞭櫃臺跟前,阿芳才發現她的懷裡還抱著一隻名貴的小藏獒。女人和氣地朝阿芳一笑,說道:“買瓶洗發水吧。”

  這時,一向麻利的阿芳顯得有點慌亂。要知道,她這個小店裡頭都是賣一些便宜的化妝品和洗發水,因為是獨傢經營,平時生意倒是不錯,但這會兒,店裡這些貨色實在配不上眼前這個一身貴氣的女人。阿芳不知道拿哪一種才好,大牌洗發水,利潤低、假貨多,而且價格高,放在這裡根本就沒有銷路,所以她沒進貨,而這女人顯然看不中貨架上那些雜牌洗發水。阿芳沉吟一會兒,最終還是從貨架上取下一瓶,推薦道:“這款洗發水雖然不是大牌子,但質量不錯,而且也不貴,回頭客特別多,你不妨試試。”阿芳說的是真話,小鎮上比較富有的人傢都喜歡這款洗發水。

  城裡女人爽快地說:“好,相信你,就買這瓶,多少錢?”

  阿芳報出一個很實在的價格:“你給30塊吧。”其實,她每次賣給別人都是32塊,一瓶也就賺個5塊錢。

  城裡女人付瞭錢,正要離開時,門外進來一個紅臉蛋的小姑娘,十三四歲的樣子,頭發幹枯蓬亂,穿著也很土氣,看樣子傢境非常貧寒。她的手上捏著一張5元的鈔票,怯生生地問阿芳:“阿姨,有5塊錢的洗發水嗎?”阿芳取出一瓶遞給她,這是她店裡最便宜的洗發水,鄉下很多上瞭年紀的人都用這種。

  說話間,剛才那個城裡女人一直站在旁邊盯著這姑娘,見小姑娘接過洗發水正要付錢,那城裡女人突然開口瞭:“姑娘,你的發質其實很好,但如果洗發水沒用對,就會傷害發質,我手上的這款可能更適合你,多洗幾次,你的頭發肯定會又黑又亮。”說著,她從姑娘手中奪過那瓶5元的便宜貨,把自己手裡的那瓶洗發水塞給瞭她。

  小姑娘起初一怔,看城裡女人一臉善意,也就遲疑地接過那瓶洗發水,仔細看瞭看,又擰開瓶蓋聞瞭聞,由衷地說:“好香啊!這要不少錢吧?可我隻有5塊錢……”

  沒等阿芳開口,城裡女人搶先說道:“也是5塊錢,如果你喜歡,就買這瓶吧。”小姑娘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她回過頭來看著阿芳,目光中分明是在詢問:這是真的嗎?

  阿芳在一旁發愣,感到莫名其妙,不知如何回答,城裡女人馬上給阿芳使個眼色,阿芳這才木然地點瞭點頭。

  小姑娘高興壞瞭,急忙把手中的5元錢遞給阿芳,阿芳遲疑著,城裡女人立即接過來放在櫃臺上……等阿芳回過神來時,兩個客人都走瞭。小姑娘花5元錢買走瞭一瓶30多元的洗發水,而城裡女人呢,付出30元,卻拿走瞭小姑娘花5元買的洗發水。

  這事讓阿芳一直沒有想通,城裡女人對小姑娘的一番善意讓人難以理解:她為什麼要這樣做?更讓阿芳沒有想到的是,女人的一番善意,竟然給阿芳帶來瞭不小的麻煩。

  那是三個月後的一天,那個小姑娘再次來到店裡,同上次一樣,手裡捏著一張5元的鈔票,不同的是,她的頭發看上去不再幹枯蓬亂,顯得柔順很多。

  阿芳知道她來買上次那種好的洗發水,心裡琢磨著應該如何應付。果然,小姑娘開口就說:“阿姨,上次那種洗發水真的很好,我再買一瓶。”說著,她就把手裡的5元錢遞瞭過來。

  阿芳想借故推脫,謊稱上次那款洗發水沒有瞭,可她還沒說出口,小姑娘的眼光已經直勾勾地盯在貨架上,那款洗發水就擺在最顯眼的位置。

  小姑娘沒有察覺阿芳的為難,自個兒從貨架上取下那瓶洗發水,說:“阿姨,那你忙吧,我走瞭,下次還會來的。”

  阿芳哭笑不得,想說出實情,可話到嘴邊又咽瞭回去,任小姑娘拿走瞭那瓶洗發水。阿芳是個善良的生意人,但生意人不能長期做虧本生意啊,對,下次一定要對小姑娘說出實情!

  誰知過瞭不久,事情有瞭轉機。

  有一天晚上,快要打烊時,那位城裡女人突然來到瞭店裡,沒等阿芳上前招呼,她就主動問道:“老板娘,上次那個買洗發水的小姑娘後來來過嗎?”

  “她來過瞭……”阿芳剛一張口,城裡女人便迫不急待地問道:“來買洗發水是吧?你賣給她瞭嗎?你沒說出實情吧?”

  阿芳說:“我什麼也沒說,我讓她花5塊錢,拿走瞭上次那種30塊錢的洗發水。”

  城裡女人聽瞭,釋然瞭,轉而歉意地笑道:“對不起,這都是我給你惹的麻煩,怪我大意,上次走得匆忙,沒跟你把話說清楚……”

  接著,城裡女人就說開瞭:“七年前,我大學畢業,回傢鄉教瞭一年書,當時班上有個挺聰明的女孩,叫小蘭,傢裡非常窮,但自尊心很強,從不輕易接受別人的幫助。教書一年後,我就嫁到省城瞭。這次跟丈夫回鄉考察一個項目,要呆一段時間,沒想到那天會在你的店裡碰上小蘭,也許我變化太大,她沒認出我……當時,如果我直接掏錢給她買瓶好點的洗發水,她一定不要,所以我才撒瞭個謊……”

  城裡女人還說,她當時沒想到這麼一來會給阿芳帶來麻煩,小蘭會以為這洗發水真的就是5塊錢,這樣她就會經常來買。說著,女人打開錢包,拿出500元錢塞給阿芳,說:“我今天就特意為這事來的,我要買20瓶洗發水放在你這兒,以後隻要她來你這兒買洗發水,你就隻收她5塊錢一瓶。”

  阿芳很感動,送城裡女人出門時,她突然想起瞭一件事,不由好奇地問道:“對瞭,那天你怎麼會要那瓶5塊的洗發水,是不是出門就扔掉瞭?”

  城裡女人笑道:“呵呵,怎麼會扔呢,你沒見我那天抱的小狗?老公想給它洗個澡,讓我隨便買瓶洗發水。”

  從此以後,阿芳不再擔憂小蘭來買洗發水瞭,相反,她盼望小蘭的到來,可小蘭沒來,另一件麻煩事又來瞭。

  有一天,一位鄉下大嫂來到店裡,從提的佈袋子裡掏出一個空瓶子,就是以前賣給小蘭的那種洗發水。阿芳告訴她,這種洗發水30塊一瓶,大嫂一聽,喃喃自語:“不是說隻要5塊錢的嘛,怎麼又要30瞭呢?奇怪……”

  阿芳一下子意識到,賣給小蘭的“特價”洗發水,已經產生瞭“廣告效應”!果真,隔三岔五就有人來,想用5元錢買這種洗發水,阿芳隻得想遍法子來應付,而從那時起,小蘭卻不再來瞭。

  差不多半年之後,阿芳在菜市場見到瞭小蘭。小姑娘推著一輛架子車,正吆喝著賣土豆。旁邊有個女人在幫忙,她就是前不久拿著空瓶來買洗發水的那個大嫂,不用說,這是小蘭的媽。阿芳不禁有些愧疚瞭,因為她看到小蘭的那一頭秀發又變回瞭枯燥蓬亂的樣子。

  一天,小蘭再次來到店裡,而這次她手裡捏著的不是5元錢,而是一張50元的大鈔。她把這張鈔票遞給阿芳,說:“阿姨,我給您還錢來瞭。”

  阿芳不解地望著小蘭,小蘭解釋說:“您忘瞭,上兩次我買的兩瓶洗發水,您和那位好心的阿姨少收瞭我的錢,我知道,那不是5塊一瓶,是30塊。我媽說瞭,做生意也不容易,你們的好意我領瞭,但這錢一定得還上!”阿芳心裡一酸,想說什麼卻一句話也沒說出口。

  臨走時,姑娘掏出5元錢,說:“我還買以前那種便宜的洗發水。”

  阿芳笑道:“嗯,我知道瞭。真巧,剛到貨,還沒來得及上架呢。”說著,她就從櫃臺下取出一瓶洗發水給小蘭,交待說:“其實便宜的洗發水也不一定差,像你這樣的發質,我給你說個秘訣—洗頭時,溫水裡面加點醋,洗出來的效果會特別好。”小蘭點點頭,走瞭。

  過瞭一段時間,小蘭又到店裡來買洗發水,阿芳上前撫弄著她的一頭秀發,說道:“真的好多瞭,光亮瞭,柔順瞭,有時,偏方真的很管用。”

  不料小蘭卻說:“阿姨,您不要騙我瞭,我根本就沒用醋洗,以前我試過,不管用。這次,我的頭發變好後,我覺得很奇怪,是洗發液的香味告訴我,一定是您把好的洗發水裝在便宜洗發水的瓶子裡……”說著說著,小蘭的眼眶濕潤瞭,“我想不通,您為什麼要對我這樣好?”

  阿芳一怔,然後緩緩說道:“其實,對你好的不是我,而是最初給你換掉洗發水的那位城裡阿姨,她是你的小學老師,她希望你像她一樣,讓一頭秀發飄起來……”

  小蘭愣在那裡,淚水終於落瞭下來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