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個座位五百元

  趙大壯是個開貨車跑生意的,雖說自己沒啥文化,但兒子小壯書讀得好,成績在班裡一直名列前茅,給他這個當爸的爭瞭不少面子。

  這天,趙大壯接到老婆電話說,兒子小壯的座位被新來的班主任調到瞭最後一排,這大老爺們跑生意的勁頭頓時全沒瞭。可不是麼,這教室裡排座位的講究趙大壯是知道的,最後兩排一般都坐些成績不好的學生。現在,他趙大壯的兒子怎麼能坐到最後一排去?讓考第一的坐到最後頭,憑什麼呀!

  趙大壯越想越氣,開著大貨車就往傢裡趕,最後索性直接開著去學校,他要找那新來的班主任喬立梅理論。這一路憋著氣,車子開得急瞭,險些撞上鄰居阿王。

  阿王看到趙大壯氣勢洶洶的樣子,忙問他出瞭什麼事,趙大壯就把兒子的事一說,阿王笑瞭,說:“我以為你趙大壯走南闖北是見過世面的人呢,原來也是一根筋。為兒子調座位的事,我也找喬立梅好幾次啦,好說歹說她是軟硬不吃;再說孩子在人傢手裡,和她鬧僵孩子會受委屈,為瞭孩子我不敢耍橫,最後不也是掏這個瞭嗎?”阿王說著,捻瞭捻手指。

  趙大壯明白阿王的意思,問道:“多少?”阿王伸出五個手指,說道:“一個座位五百塊錢。”

  趙大壯一聽,罵道:“這也太缺德瞭,給學生調個座就五百塊!”當然,趙大壯是不缺這幾個錢的,因為他這些年開個大貨車四處跑生意,多少賺瞭點錢。他心想,要是掏點錢能把兒子的座位換回來,也值瞭。

  到瞭學校,趙大壯找到喬立梅並說明瞭來意,要求她把小壯調到前排去。喬立梅猶豫瞭一下,說這件事有些難度,調小壯就得動別人,動誰都不合適。

  趙大壯看喬立梅還真不給辦,便從兜裡掏出五百元遞瞭過去,說:“我一定要讓小壯坐到前面去,喬老師你無論如何也要把這件事給辦瞭!”

  喬立梅看到五百元錢,怔瞭一下,立刻把錢又塞回到趙大壯手裡,說:“小壯他爸,這錢你趕緊收回去,你這是影響我們老師的正常教學。”

  趙大壯心裡暗罵:又不是沒收過錢,裝得還真像!他果斷地把錢往喬立梅的講義夾裡一塞,說:“喬老師,別多說瞭,這事你非得幫忙不可!錢我給你擱這兒瞭,我這就走人,絕對不影響你教學!”說完,趙大壯真的走瞭。喬立梅把講義一合,就進瞭教室。

  那天,小壯的座位真的換到前排去瞭,趙大壯這下踏實瞭,可小壯不樂意瞭,哭哭咧咧道,他不想坐前頭,現在上課搶答做題他都搶不上瞭。

  趙大壯聽瞭犯糊塗,坐在第一排,怎麼搶不上?一問才知道,這個喬立梅在班裡實行教學新方案,教室前後都安置瞭黑板,老師根據上課內容,一會兒在前面講課,一會兒到後面講課,出搶答題的時候,大多數都寫在後面的黑板上,小壯本來坐得離後面的黑板近,每次都能第一個沖到黑板前搶先答題,答對瞭還能拿到老師的獎品。現在調到第一排,他一次也搶不到這樣的機會瞭!

  說著說著,小壯哭得更傷心瞭。趙大壯可心疼瞭,他三十多歲才和老婆有瞭這個寶貝兒子,向來都是兒子說啥他聽啥。他撓瞭撓頭皮,安慰兒子說:“乖兒子,聽話,不哭,明天爸就讓你們喬老師把座位再給你調回去。”小壯抹瞭一把眼淚,半信半疑地看著趙大壯,問是不是一定能調回去,還蹺著一根小指頭要趙大壯拉鉤保證說話算話。趙大壯鉤起兒子的小指頭,咬瞭咬牙說:“一定!”

  第二天,趙大壯又到學校來找喬立梅,拜托她把小壯的座位調回去。喬立梅皺緊瞭眉頭,說:“這可有難度,剛調到前面,才過一天就要調回去,這學校總有學校辦事的規矩,哪能由著你們性子來?這事不成!”喬立梅說完,拿起教案走出辦公室,準備上課去瞭。

  趙大壯早就看透瞭這步棋,他快步追上喬立梅,把預先準備好的五百元錢爽快地塞瞭過去,啥也沒說,隻輕輕地在喬立梅胳膊上拍瞭拍,就掉頭離開瞭,好像一切都盡在不言中瞭。

  還別說,趙大壯這次把事又辦成瞭,小壯當真坐回瞭原來的座位。可這一來一往,就讓趙大壯平白無故出瞭一千元,他心裡不是滋味,想來想去,總覺得自己被那個喬立梅給耍瞭。

  這天午後,下瞭一場大雨,趙大壯出車回傢的路上耽誤瞭一點時間,他緊趕慢趕,就為到學校接兒子放學。到瞭學校前面的河套邊上,車卻過不去瞭。趙大壯下車一看,原來大雨讓洪水漲瞭,接孩子的傢長隻得在河邊焦急地等待洪水退去。

  人群中有的還議論著鄰村小學的事,說是上星期發洪水,鄰村小學沖走瞭一個學生,校長和老師都受瞭處分。趙大壯聽瞭,忍不住嚷道:“哼,咱們村咋不沖走幾個,讓這幫缺德老師遭遭報應!尤其是那喬……”他話還沒說完,就引來瞭眾人責罵:“沖誰啊,要沖就沖你傢孩子吧!”

  趙大壯這才覺得自己光顧著撒氣埋怨那喬立梅,不經意地把話說過頭瞭。他羞紅瞭臉,鉆進車裡,把車開得離人群遠遠的,等天色漸晚,洪水變小瞭,別人河過去把孩子都接走瞭,他才敢去接兒子。

  可沒想到趙大壯說的話還沒到天黑就遭瞭報應。他走進學校的院子裡,一看,傻瞭,教室裡空空蕩蕩的,一個人都沒有,根本沒見著兒子人影!他忙給傢裡打電話,老婆說孩子沒回傢。趙大壯嚇壞瞭,他沿著河套邊一直來回跑,邊跑邊喊“兒子”,可跑瞭幾個來回,仍不見小壯的蹤影!

  趙大壯這下真急瞭,他一想到自己剛才那些不經大腦的胡言亂語,就懊悔得要命,小壯要是真出啥事,他趙大壯就是抽自己幾百個嘴巴子也不足惜!正當趙大壯亂瞭方寸在河邊瞎摸瞎找時,一個路過的村民讓他到村委會去找一找,說是村裡人都在那裡呢。

  趙大壯二話不說,撒腿就往村委會跑,到瞭那裡,看到門口被圍得水泄不通,儼然是出大事的樣子!趙大壯徹底慌神瞭,死命地往人堆裡紮,但再朝前面一看,“我的媽呀!”趙大壯暗暗一聲驚叫,懸著的心總算放瞭下來—他看到喬立梅手裡牽著兒子小壯呢!他激動得想喊兒子一聲,可猛然間想到自己說錯的那句話,怕遭人嘲笑,便又退到人堆裡……

  村主任和村會計站在一邊,喬立梅正抻直脖子高聲講話呢,喬立梅說:“村民們,我們學校前面的橋不修不行瞭……”聽到這兒,趙大壯才明白是怎麼回事,原來又是在說捐款的事,為的是修建學校前面的那座老橋,老橋荒廢瞭很多年,平日裡還不要緊,但每當村裡下過大雨,洪水漲上來,沒個橋,就容易出事瞭。修橋的事其實已經張羅瞭很長時間,前一陣子,村主任親自動員過趙大壯捐款,趙大壯說兒子再讀一年就畢業瞭,說什麼也不願意捐。許多人一看大款趙大壯都沒摸出一分錢來,他們更不願意往外掏錢瞭,修橋的事就這樣擱置瞭下來。

  這會兒,喬立梅又開瞭口:“為瞭孩子們的安全,許多人都慷慨解囊,你們看看這張捐款名單,我給你們讀一下,趙大壯,一千元;王財,五百元……”

  什麼?我啥時候捐過一千元?呵呵,要麼你喬立梅變戲法變出個一千元哩……等等,趙大壯看著喬立梅,突然恍然大悟瞭。原來,喬立梅把那調座位的錢一分不少地變成修橋的捐款瞭。

  這時,村主任在旁邊高聲說道:“村民們,人傢喬老師不是咱們本鄉本土人,人傢隻是一個大學生志願者,到這裡來支教,呆個一年半載就回去瞭,可她一直惦記著孩子的安危,這次為瞭修橋,她把工資都捐出來瞭,人傢圖什麼呀?”

  說著,村主任指瞭指小壯,說:“他爸爸趙大壯接孩子晚瞭,這孩子偷著跑出來自己回傢,結果在河沿邊一腳踩瞭空,掉到河裡去瞭,要不是喬老師舍命去救,早被這河水沖走瞭……”

  人們聽到這裡,都紛紛走上前去捐款,那個阿王,也低著頭、紅著臉走瞭上去。這時,趙大壯站在人群後面,眼裡含著淚,喊瞭一句:“我再捐五千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