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職場故事] 時尚賣菜郎

PART.1 大學生賣菜

  這年頭找工作實在不容易,於是有些大學畢業生就想到瞭賣菜、賣奶茶、賣臭豆腐。這放在以前,那可是讓人跌破眼鏡的事情。可現在,有這種想法的年輕人越來越多瞭,趙波就是其中一個。

  趙波上班的第一天,新明菜場好像炸開瞭鍋,沸沸揚揚的。菜販們樂瞭:“新來的菜販,是個大學生呢!”

  “菜頭”王大力見瞭趙波,有些不悅,因為趙波的母親王嬸以前是騎三輪車賣菜的,菜價便宜,搶去瞭王大力不少生意,現在,她和兒子一起來菜場賣,不是明擺著跟他搶生意嗎?於是王大力聯合其他菜販,暗地裡把菜價調低一毛錢,他寧可少賺點,也要把那對母子擠走。

  不知這個消息怎麼讓趙波知道瞭,他氣呼呼地來找王大力。

  王大力有些得意,說:“天無絕人之路,這裡的租金貴,你們可以繼續騎著三輪車,做‘遊擊隊’嘛!到白領門口去賣,生意肯定好!”

  趙波紅著眼睛瞪著王大力,一字一頓地說:“我知道你擠兌我們娘倆,你聽好瞭,我不僅不會走,而且,我要用生意來打敗你。”

  “哈!”王大力樂瞭,“就憑你?那我等著。如果我敗瞭,沒說的,我走。如果你敗瞭,趕緊滾蛋!”

  王大力走後,趙波靜下心來想:王大力賣菜的位置好,就在大門口,地方大,要打敗他困難重重。

  這時,菜販老鄭瞅瞭個空,走過來跟趙波說:“大傢夥商量過瞭,大忙我們幫不上你,但小忙能幫上。從此以後,我們不再跟著王大力降價瞭,菜價跟你們的一樣。”趙波感激地看著老鄭,老鄭嘆口氣說:“其實,你們走瞭,我們沒沾多少光,但王大力走瞭,大傢夥兒也能輕松。這傢夥賣菜手段不地道,給菜葉上噴的新鮮劑,都是害人的東西!”

  趙波聽瞭豁然開朗,一下子跑出瞭菜場,不一會,他屁股後面跟來瞭兩個裝修師傅,開始裝修菜攤。

  菜攤裝修?這不是亂花錢嘛!王大力樂得眼睛都成一條縫瞭。

  兩個小時後,活兒幹完瞭。隻見趙波的菜攤被塑料墻紙獨立隔開,墻紙外印著“趙傢鮮菜”的字樣,還有一個由紅白蘿卜構成的圖標,趙波解釋說:“這是我們傢菜攤的‘標志’。”

  第二天,趙波和王嬸穿起瞭統一的工作服,開始擺攤瞭。“趙傢鮮菜”的生意非常好,很多人來到菜場後,一眼就看見瞭趙傢菜攤,直奔這裡。

  王大力終於明白瞭:趙波這招厲害啊!這一裝修,趙傢菜攤醒目瞭,而且裝修的店面讓人覺得正規,自然裡面賣的菜也讓人放心。

  王大力當然不甘示弱,降低瞭菜價,可是幾天過去,他的生意不見好轉,這天,他拉住一個老客戶推銷。

  對方很幹脆地說:“那傢的菜幹凈,你的菜添加瞭福爾馬林。你去看看人傢的宣傳,賣的就是放心菜!”

  王大力被說懵瞭,派兒子偷偷到趙傢鮮菜那裡偵察,一看,原來趙波做瞭個電子屏,上面滾動播放著“科普小知識”,比如:怎樣挑選鮮菜,過於鮮艷的菜一般添加什麼東西……

  王大力無奈地收起新鮮劑,老實賣菜。不過,很快他就想到瞭新的辦法:山寨。

PART.2增加客流

  王大力也將菜攤裝修瞭一遍。誰知沒多久,菜販們都“山寨”起來,每傢菜攤都裝修瞭,都有醒目的標志。可是,先行動者得先機,趙波的生意依舊紅火。

  王大力又出招瞭。他針對小白領們做飯不多的特點,推出小包裝蔬菜。每小包菜價格都在一元到三元之間,不貴,拎著又方便,小包裝蔬菜得到瞭白領們的歡迎。

  王大力的生意好瞭,趙波還在原地踏步,卻遙遙領先於其他菜販,那些原本支持趙波的人,現在又猶豫不定瞭。他們覺得,再這樣下去,趙波會取代王大力。也就是說,王大力走瞭,來瞭個比王大力更有主意的趙波,大傢日子照樣不好過。

  趙波也在思考這個問題。其實,所有問題歸結起來,還是來光顧菜場的顧客太少瞭。

  趙波消失瞭兩天。兩天後,他西裝筆挺地出現在菜場,還請來瞭幾位愛攝影的同學,他們拿著相機,在趙波的菜攤上“噼裡啪啦”一陣拍,趙波拿著新引進的刷卡機擺起瞭姿勢。大傢都不知道趙波出的哪招,王大力也揪心得很。

  幾天後,大傢發現,到菜市場裡買菜的年輕人多瞭起來。這些年輕人,來到菜場後,就直奔趙傢攤位,指指點點說笑瞭一通,然後拎著菜走瞭。

  王大力咋也想不通,倒是兒子嚷道:“爸爸,你不知道,波哥現在是網上紅人哩,他綽號叫‘時尚賣菜哥’,跟‘犀利哥’、‘燒餅哥’一樣有名。”王大力的兒子學習不好,在趕潮流方面絕對可以拿個優等。他說著,就拿起手機,給王大力看:“爸爸,你看,這是他的微博,名字叫‘時尚賣菜哥’,粉絲有一萬多呢。”

  王大力不由得一拍大腿:“這小子,精明得很喲,標新立異搏出位啊!”

  兒子搖搖頭說:“不隻是搏出位,他的目標是變成最時尚的賣菜郎,他在微博上提供食譜,還把銀聯刷卡機引進菜攤,更絕的是,他還開通瞭‘網上訂菜’業務,比如網上想吃豆芽,通過微博告訴他,他就準備好菜。很多上班族經常一下子訂購幾天的菜,下班後不用花時間挑,直接刷卡帶走。”

  這個新招兒,讓王大力佩服得很。

  此後,趙波還幫其他菜販申請瞭刷卡機。大傢跟著趙波,更換瞭設備,新明菜場一下子成瞭全市的明星菜場,不少人慕名而來,菜場的生意如火如荼。

  到瞭月底結算的時間,趙波的菜攤收益頗增,生意雖好,但王大力的攤位大,菜的品種多,營業額還是小勝“趙傢鮮菜”。

  攤販們都勸王大力,以前的賭算瞭,畢竟趙波為大傢引來瞭顧客。

  王大力卻不認賬:“憑啥說那些人是趙波吸引來的?到現在,他的營業額也沒超過我,他應該滾蛋!”

  趙波也不示弱:“你等著,我的營業額一定會超過你。超過你一點不算贏,我要超過你一倍才算贏。”

  兩人就此又下瞭“戰書”。

PART.3 給對手留口飯

  趙波下瞭“戰書”後,又消失瞭,大傢都說他贏不瞭王大力,另謀出路去瞭。

  王大力聽瞭大喜,老鄭來找王大力求情,說:“老王,您別跟孩子一般見識。他賣菜就是糊口,用不著爭個你死我活的,大傢都有口飯吃,多好。”

  王大力眼睛一瞪:“不好!喝稀飯也是吃飯,吃鮑魚也是吃飯,老子不願意喝稀飯。不管他小子出不出現,我可要出招瞭。”

  第二天,“粵華酒店”的車來到王大力的菜攤。

  原來,王大力把目光盯在瞭大酒店,他主動出去聯系附近的大酒店,給他們供菜。一般來說,大酒店都有專門的采購人員,根本輪不著小菜攤。因此,菜販們根本不敢打大酒店的主意。王大力交友廣泛,他跟一個在酒店做采購的朋友喝酒時,偶然得知瞭一些“行業潛規則”。一些大酒店為瞭減少人工成本,采購人員很少,或者幹脆不設采購員,由老板親戚擔任,這些親戚同時還幹著酒店的其他職務,導致采購人員非常忙碌。他又探聽得知,大酒店需要的新鮮時蔬這一塊,很多是大批量采購,然後放冷庫裡。這樣的菜一是口感不好,二是損失多。因此,他主動上門,跟幾傢大酒店談好瞭業務:每天供應所需的新鮮時蔬,酒店用不完的,可以退貨。

  這樣減輕瞭采購員的工作強度,還保證瞭蔬菜的新鮮度。王大力的鮮菜又是正規的商傢,大酒店也樂意做這種生意……

  大傢聽瞭,直咋舌:一傢酒店的量,頂得上一二百個普通顧客。按營業額來說,批發總比零售強吧。王大力的營業額跟趙傢的一比,趙傢馬上給比下去瞭。

  王大力得意洋洋,帶領一幫兄弟,裝腔作勢地要讓趙傢菜攤滾蛋。

  就在這時,趙波回來瞭,隨他回來的,還有一部新型貨車,上面寫著“有機蔬菜”的字樣。

  趙波笑嘻嘻地指著車說:“叔叔們,我現在賣‘有機蔬菜’瞭,這種菜不打農藥不灑化肥,而且價格較高,比如這白菜,在咱這裡一斤七毛,我那裡就四塊錢一斤……”

  大傢瞠目結舌,王大力不屑地說:“這麼貴,有人要嗎?”趙波笑著說:“你等會兒看吧。”

  到瞭下班時間,一大群人來到趙傢菜攤,人人手裡拿瞭一箱有機蔬菜,既不刷卡又不付錢,拎著菜就走瞭。

  老鄭見瞭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悄悄地問趙波:“你這菜是送他們的?他們可都沒有付錢呢。”

  趙波擺擺手說:“他們已經付過錢瞭,網上支付寶付款!付完錢後,我這裡的電腦就出單瞭。”

  “大學生就是厲害啊!”

  趙波笑笑說:“其實我消失的這幾天,都在聯系農戶做‘有機蔬菜’,現在過年公司流行送有機蔬菜,而且,我的價格比一般的批發價更便宜,我和一傢團購網合作,定期做一些優惠活動。那些要買有機蔬菜的顧客,看到我的團購價那麼優惠,自然就都往我這裡來瞭。”

  一個月後,結算出來:趙波的“有機蔬菜”賣的量雖然沒有王大力多,可是利潤卻非常高,幾乎是王大力的三倍……面對這個結果,王大力目瞪口呆。他這時才發現,做人不能太囂張,說出去的大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覆水難收。為瞭臉面,他隻好滾蛋。

  在他收拾東西走的時候,趙波在一旁看著,心裡不是滋味。王大力雖然囂張跋扈,可也都是為瞭生活。他孩子正是花錢的時候,他如果離開瞭菜場,到哪裡去賣菜呢?

  老鄭推瞭推趙波,說:“如果沒有王大力,你會不會有今天?”

  趙波頓時醒悟瞭。是啊,王大力在這裡,能激發起他的鬥志。如果沒有王大力,他怎麼能做到現在的成績呢?給對手一口飯吃,自己的飯才會更香,更有滋味啊!

  想到這裡,趙波連忙向王大力跑去……

  後來,王大力回到瞭新明菜場,可兒子沒考上大學,王大力擔心他在街上瞎混,就想讓他跟著趙波幹。趙波奇怪地問:“力叔,咱倆都是賣菜的,跟著你更好啊!”

  王大力笑笑說:“這孩子,起初看不起賣菜的。後來,你賣菜賣出瞭成績,他對你服氣得很,他願意跟著你。要知道知識就是金錢,十個我,也不是你趙波的對手哦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