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法律故事] 這套房子該歸誰

  小縣城裡有個宋老漢,八十多歲瞭,他體格健壯,有一套七十多平米的樓房,老伴前年去世後一直單身寡居。宋老漢有四個兒女,雖然分傢另過,但都很孝順。每逢年節假日,都來老爸這裡問候探望。

  最近,宋老漢傢起瞭風波。原來,兒女們為瞭照顧爹,找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保姆。

  這位農村保姆叫葛華,剛剛離婚,她雖然大字不識幾個,但手腳勤快,說話和氣。時間不長,就贏得宋老漢的好感,到後來,就提出要娶葛華為妻。

  兒女們心裡不願意,但老爸這麼說瞭,也不好再說什麼。後來宋老漢又提出瞭另一個要求,那就是在他死後,這套樓房作為遺產由葛華繼承。這一要求雖然有點意外,但兒女們都孝順,當時也答應瞭。後來,宋老漢和葛華到婚姻登記處進行瞭登記。對於答應給葛華的財產,宋老漢又立瞭遺囑,到公證處也進行瞭公證。

  老夫少妻的小日子過得很是甜蜜,可是好景不長,一年後宋老漢得瞭一場重病,搶救無效不幸死亡。

  辦完喪事,因為早有遺囑和公證,這套樓房理所當然地歸瞭葛華,對此兒女們毫無怨言。可是後來的事,卻讓宋老漢的兒女們大為不滿。

  宋老漢死後不到一個月,葛華回農村老傢領回一個殘疾男人和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。鄰居們反映,小女孩叫殘疾人爸爸,叫葛華媽媽,三個人親親熱熱的,看得出是一傢人。

  到這個時候,宋傢兒女深覺上當瞭。

  經過一番瞭解後,一紙訴狀把葛華告上瞭法庭,告她離婚是假,目的是進城騙婚騙錢財,要求法院對葛華嚴懲,並退回老爸的遺產。

  兩個月後,法院開庭,盡管宋傢自認證據確鑿,但最後法院經過審理,竟判決宋傢兒女們敗訴。理由是:原告訴被告假離婚沒有證據。事實上被告的離婚證書是當地婚姻登記機關簽發的,手續合法,離婚是真實的。被告繼承宋老漢的遺產,有遺囑為依據,不屬詐騙,繼承是合法的。

  宋傢兒女們不服,決定繼續申訴。為瞭打贏官司,這次,他們首先咨詢瞭律師,說葛華在老爸死後不到一個月就把丈夫接來,明顯是假離婚。這場官司輸得太窩囊,怎麼地也得打下去。

  可律師似乎不太有信心,說:“雖然葛華把前夫接來,但離婚書是真的,是推翻不瞭的。葛華把她前夫接來同住,也是符合人道主義的。離婚後,有生活能力的一方,照顧沒有生活能力的一方,國傢也是提倡的。”

  宋傢兒女們聽瞭有些泄氣:“那就看她搶瞭我們傢財?”

  律師想瞭想,提醒道:“要想打贏這場官司,必須有他們假離婚的證據。”

  聽瞭律師的話,宋傢兒女們便悄悄地四處收集證據。

  功夫不負有心人,不久有瞭重大突破。有一天,葛華的丈夫林山與人喝酒,醉酒後吐瞭真言,說他殘疾後,傢庭生活極其困難,有個進城打工的人回來說,城裡的退休老頭有的是錢,沒老伴的都想找個老伴,眼下農村的半大女人最吃香瞭。聽後,他們受瞭啟發,最終林山就和老婆辦瞭離婚手續,接著就有瞭進城當保姆的事實。

  林山的話慢慢就傳到瞭宋傢兒女們的耳中。這下,他們抓到瞭證據,再次走上法庭,要求葛華返還宋老漢的遺產。

  接到傳票,得知宋傢又把自己告上法庭,為瞭維護切身利益,葛華也聘請瞭律師。葛華的律師聽瞭葛華對案情的介紹,告訴她,沒事,法律不存在假離婚。隻要你和原配丈夫有離婚手續,再婚時又有結婚手續,官司就能贏。

  不久,法院開庭重新審理瞭此案,又經過多個回合的較量,法院最終駁回宋傢兒女們提出的申訴。理由是:1.夫妻關系是以婚姻登記機關簽發的證件為準。當事人的口供不能作為婚姻關系的依據,法律上不存在假離婚。2.葛華丈夫在喝酒時,與酒
友說的話,無論真假,都不能作為本案的有效證據。再審法院維持原判。

律師點評:

  《這套房子該歸誰》主要闡述瞭這樣一個法律問題:即舉證責任承擔的分配原則。根據法律規定: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,有責任提供證據,如果沒有足夠證據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,由負有舉證責任當事人承擔不利後果。故事中宋老漢與葛華結婚是在葛華與前夫離婚之後,故宋老漢和葛華的婚姻是有效的。之後,葛華前夫的酒話不能作為證據,即便是真的,依舊不能明確證明葛華有“騙婚”的主觀惡意。因為沒有過硬的證據,宋傢兒女們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老父的房子歸瞭他人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