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打賭的後果

  朋友間的一場賭局,賠上一條人命、揭開一場陰謀、引出一段往事……

1.生死狀

  龍海市有傢不起眼的小五金店,老板叫劉智謀。劉智謀小日子過得不錯,喜歡旅遊。為瞭廣結“驢友”,他還加入到一個旅遊愛好者的QQ群裡。群裡有十幾號人,都是本市人。誰有新發現瞭,在群裡吆喝一聲,群友們就聞聲而動,吃喝玩樂旅遊去。

  一天早上,群主韓二平開始吆喝瞭:離本市200公裡左右的突城有新看點,有空的夥計們,咱們結夥看熱鬧去!

  突城是一個縣級市,這兩年來,一直在忙活一件大事:打造全國第一傢“鬼城”。兩年拼殺下來,今天是開業大典的日子。突城官方請瞭許多大腕明星來助興,十分熱鬧。

  號召一出,馬上得到幾個人的響應。劉智謀自然不甘落後,還開玩笑說:“去!有時間的夥計們都去!誰不去今晚我變成鬼騷擾他。”

  一番調笑後,有五名驢友決定去看熱鬧,他們約定上午9點半在東門聚合,開車前往突城。不一會兒,四輛越野車準時停在東門。驢友高勝利沒車,蹭的是韓二平的車。高勝利的老傢在突城,驢友們第一次去突城,有他指點,不會走冤枉路。於是,韓二平的越野車開道,劉智謀的車緊隨其後,其他兩名驢友的車斷後,四輛車很有派頭地駛向目的地。

  在高勝利的指揮下,車隊一路順風,在中午進入到突城市內。

  剛進主城區,兩條巨大的橫幅撲面而來:鬼城人民歡迎你;走鬼路,發鬼財,鬼城和您心連心!惹得大傢歡呼起來。

  不一會兒,大傢到瞭鬼城大酒店,在酒店裡吃瞭午飯後,大傢在城區各個以鬼為主題的景點玩瞭一下午,第二天又玩瞭一個上午。

  第二天,吃中飯時,高勝利說:“所謂的鬼城不過如此,不夠鬼魅。要不下午我們去雲霧山吧。雲霧山在鬼城西北方,離城區不過五十多裡的路,很有玩頭。”大傢紛紛說好。

  隨即,車隊再次出發,還是韓二平的越野車做領頭羊,高勝利任總指揮。大約半個小時後,車隊行駛到炎劉村,韓二平大叫一聲道:“這邊風景獨好啊!”

  高勝利問:“韓哥,什麼個情況?”韓二平指著窗外說:“這地方風水好啊,奇怪的是,那邊怎麼孤零零地立著一棟小樓呢?咱們停車,看個究竟!”

  高勝利沒反對,韓二平停瞭車,走下車來,前後左右地打量著,高勝利隻好跳下車來。劉智謀等人也隻好把車熄瞭火,嚷嚷著為什麼停下來。韓二平喊道:“都下來,都下來,看風景!”眾人停好車,下瞭車,順著韓二平手指的方向放眼覽勝。

  這塊風水寶地雖然風景優美,但也顯得詭異,周遭像被兇狠的強盜打劫過一樣,到處是碎磚斷瓦,而在雜亂而破敗的磚瓦之間,突兀地立著一棟兩層小樓。

  驢友們對這棟特別的孤樓來瞭興趣。劉智謀率先跑進孤樓,眾人隨後也跟瞭進去。

  小樓裡沒有人,也沒有水電,但殘留著人間煙火味,似乎主人剛剛離開不久。

  一行人轉悠瞭半天,沒看到什麼好景致,脊梁骨反倒感到有絲絲涼意。可不是,空蕩蕩的野外,立著一座來路不明的孤樓,能不詭異嗎?

  幾個人掃興地回到原地。

  此時,高勝利不好意思地撓著頭說:“我記得這地方叫炎劉村民小組,一段時間不見,變化太大,我找不到去雲霧山的路瞭。”

  眾人埋汰著高勝利,要他淡定。高勝利查看瞭一會兒,似乎從迷惑中醒悟過來,指引著車隊左沖右突,顛來倒去,可還是找不到通往雲霧山的路,大傢罵罵咧咧著,眼看時間不早瞭,隻好開車回突城。

  回到鬼城大酒店,已經是晚飯時分,大夥兒進瞭包廂,看著鬼模鬼樣打扮的服務員,幾個人的情緒就被調動起來。高勝利說:“咱們每人都說個鬼故事,看誰說的故事最嚇人。”

  大傢都說好,高勝利第一個說:“這故事是我朋友的親身經歷。有天晚上,他開摩托車接女朋友下班,忽然,女朋友用雙手摟住他,摸著他臉問,你冷嗎?朋友剛想說不冷,卻發現女友的雙手一直摟著他,從沒離開……”

  眾人遲鈍瞭一下,忽然都拍手叫好。接著,韓二平等人也煞有其事地說瞭真真假假的鬼故事,大傢聽得心裡直發毛。

  該劉智謀說瞭,劉智謀喝瞭一大口酒說:“扯淡!我才不相信什麼鬼呢。這世界上本來就沒有鬼,就算是有鬼,鬼也怕人。他要是不怕人,幹嗎不光明正大地來和我們人類較量?幹嗎要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出來?”

  韓二平是個愛抬杠的人,他紅著臉說:“劉智謀,你別吹牛,你是沒碰到那些詭異的事情。要是碰到瞭,尿褲子都來不及呢。”

  劉智謀也喜歡抬杠較真,他眼睛一瞪說:“敢不敢打賭,有本事你找個鬼來,我面對面和他較量,看誰怕誰?”

  韓二平說:“你不是扯淡嗎?我哪裡給你找鬼啊?”

  這時,高勝利說:“劉哥,你還別嘴硬。咱找不來鬼試你膽量,可有個地方比鬼還嚇人,你不一定真敢去。”

  劉智謀倔著腦袋說:“什麼地方?你說!”

  高勝利說:“剛才我們經過炎劉村民組那地方,不是看到有一座兩層小樓嗎?那地方不嚇人嗎?”

  “對對對!”韓二平搶過話頭說,“你要是有種,晚上在裡面待一夜試試。”

  “待一夜就待一夜,有什麼大不瞭的!你說賭註吧。”劉智謀梗著脖子道。

  兩個人抬杠較真早激起瞭大傢的興趣,眾人紛紛起哄,撮合這場賭局。驢友肥頭說:“老劉,你真敢在那裡待一夜,我們幾個湊份子,給你一千塊錢。”

  劉智謀鄙夷地說:“切!小看哥瞭吧?哥的‘初夜權’就值一千塊?你們要是有種,就賭大點,籌碼一萬。我待一夜,你們給我一萬,我不敢待,我給你們一萬。”

  亂哄哄的幾個人安靜下來,一萬塊,這籌碼可有點大瞭。驢友們結伴出行的次數多瞭,各自的脾氣也瞭解個八九不離十。這劉智謀天不怕,地不怕,萬一他真在那孤樓裡待一夜,每人得放二千五百塊的血,值得嗎?

  “我看行!”有人說話瞭,竟然是高勝利,“咱們現在是四比一,四個男人不能被一個人嚇唬住吧?即便輸瞭,又怎麼的,不就二千五百塊錢嗎,就當是給劉哥的精神損失費瞭。”

  大夥像看天外來客似的觀瞻著高勝利,這小子怎麼一下子變得慷慨瞭?在這群驢友中,就數他經濟條件最差。外出住酒店時,他總想著法子和別人共用洗漱用品、蹭別人的車,今天如此爽快大方,難道是太陽從西邊出來瞭?

  高勝利偷偷地向大傢擠眉弄眼。眾人想,吝嗇鬼都願意賭,咱們不賭就沒面子瞭。再有,他擠眉弄眼的,似乎留有後手。那就賭唄!

  一番起哄後,五個人還真的達成共識,賭!為瞭鄭重其事,雙方還訂瞭合約。合約如下:今有劉智謀(甲方)和韓二平等四人(乙方)打賭。若劉智謀9月12日晚在炎劉村民組的一處孤樓獨處一晚,乙方願意獎勵甲方一萬元人民幣;若甲方食言不敢打賭,或者打賭過程中違規,甲方需向乙方支付一萬元人民幣違約金。此次打賭為雙方自願,由此產生的後果與對方無關。

  末瞭,雙方還簽字畫押瞭。

2.試試賭局

  吃完晚飯,五個人開車來到孤樓前。熄瞭車燈,四周死寂無聲,漆黑一片,黑糊糊的孤樓陰森森地插在黑幕裡,時有陰風吹過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劉智謀膽子夠大,他邁著大步要進去,韓二平拉住他,說:“慢!”

  劉智謀說:“韓二平,不是舍不得錢想反悔吧?”

  韓二平說:“不是反悔,但是有幾個問題。你知道,我們幾個晚上是不可能待在這個鬼地方的,如果你中途受不瞭,變卦瞭,偷偷離開孤樓怎麼辦?你完全可以等天亮的時候再來嘛,這樣的打賭還有意思嗎?”

  劉智謀愣瞭一下,說:“那你說怎麼辦?”

  韓二平說:“你的手腳必須鎖在孤樓的某一處,等第二天我們來給你開鎖。”

  劉智謀想瞭想,下瞭狠心說:“依你的!”

  “這還不夠!”韓二平又說,“假如你半夜膽戰心驚瞭,靈魂出竅瞭,生不如死瞭,你大喊大叫求助怎麼辦?這地方有公路,有車過,有人走。路人聽見你求救,不會見死不救的吧?如果他們把你抱出去,等天亮前再送回來,這賭還有意思嗎?”

  “韓二平你什麼意思?還玩不玩啊?你不至於想把我的嘴巴封住吧?”劉智謀吼道。

  “還真是這個意思!”韓二平說,“隻有這樣,才能確保打賭的公平性。畢竟是一萬塊錢的籌碼,得物有所值啊!你要是覺得這不公平不玩也行,但你得賠我們違約金哦!”韓二平故意陰陽怪氣地說,引得那幾個人開懷大笑。

  劉智謀低著頭沉思瞭一會兒,又抬起頭,大聲說:“算你們狠,就照你們說的辦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