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我的故事] 這事兒很簡單

  都說“遠親不如近鄰”,可是隨著時代發展,高樓林立,鄰居之間變成瞭看似近在咫尺卻又相隔天涯的陌生人,誰都不願多花一些時間,瞭解自己的小區,解決一些困難……

  我是一個退休教師,原本生活很悠閑舒心,可是最近,我很怕睡覺,幾乎每天都在睡夢中驚醒,為啥呢?還不都是我們6號樓後面那條環湖公路給“鬧”的!

  環湖公路本是市裡修的“民心路”,如今卻成瞭“擾民路”,夜深人靜的時候,經過那裡的汽車總會發出“哐哐當當”的巨大噪音,吵得我沒法好好睡覺。

  這天夜裡,我正要進入夢鄉,突然,“哐啷”一聲巨響,把我驚醒瞭。

  又來瞭!每天都要忍受巨響,還讓不讓人睡瞭?我忍無可忍,跳下床,拉開窗戶,朝窗外大聲喊道:“怎麼回事啊?我們住這裡,就得天天忍受這噪音?”

  樓下立即有人接話瞭:“這些司機都是夜貓子嗎?這麼晚還不睡,把我們折磨成神經病瞭!”樓上也有人說:“簡直沒法過瞭!啥破玩意兒,咱們得想個解決辦法瞭!”

  聽到有人回應,我提議道:“明天大傢一起開個會,商量一下解決辦法吧。”樓上樓下都同意瞭,大傢責罵一通後,重新睡下。

  第二天上午,我去樓上樓下聯絡開會的事,可敲瞭幾傢門,不是無人應聲,就是推脫拒絕瞭,結果這事就擱置瞭下來。

 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,我正躺在床上,突然聽到一輛車駛過留下瞭“哐當”聲,隨後又是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接著是刺耳的緊急煞車聲。

  撞車瞭?我一骨碌爬起來,湊到窗前,隻聽樓下有人叫罵開瞭:“誰這麼缺德!扔手榴彈啊,這也算本事?有種出來,讓老子瞧瞧!今晚要是把老子的車砸壞瞭,老子跟你沒完!再不出來,老子也往樓上扔磚頭啦,打著哪傢算哪傢,打錯瞭找扔啤酒瓶的龜孫子……”車主叫罵一陣後,見無人應聲,悻悻地開車走瞭。

  第二天早上,居委會找上6號樓的住戶,通知大傢去開會。在會議室,居委會鄧主任清清嗓子說:“各位住戶,我相信我們6號樓的住戶是有涵養有理性的,也都是遵紀守法的。可昨天晚上,從6號樓扔下一個瓶子,將這位車主汽車尾巴的漆砸掉一塊,我想,不管是有意的,還是無意的,這都是不應該發生的事,我希望,扔瓶子的這個人,要給別人賠禮道歉,並給以必要的經濟賠償。”

  聽鄧主任一說,大傢才看到鄧主任身後,坐瞭個四十多歲的男人,抄著手,正陰沉地看著大傢。大傢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不吭聲。

  我看不過去,說道:“我們天天遭受精神折磨,誰來給我們賠償?”

  這句話就像火星子,點燃瞭一串鞭炮,大傢七嘴八舌說開瞭:“是啊,那些汽車三更半夜在樓下跑,‘咣咣當當’的,讓人覺都睡不安生,我們該找誰?”

  鄧主任一臉驚訝:“真有這事嗎?可你們沒一個人來反映呀?況且,即使這樣,也不能采取過激的方式吧。”

  抄著手的男人站起來,惡狠狠地說:“又不是我一輛車在樓下過,憑什麼砸我的車?噪音吵瞭你們,去找環保局呀,憑什麼和我過不去?”

  我對鄧主任說:“你也別怪大傢怨氣大,近一個月大傢都沒睡好覺。今天,不如你帶大傢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!”大傢一聽,拽著鄧主任往小區外走。

  走到6號樓後一看,所有人才搞明白瞭,路上一溜兒窨井蓋子,都松松垮垮的,別說車子從上面碾過,就是人踩一踩,也會發出“哐哐當當”的聲響。

  抄著手的男人也跟大夥兒去瞭現場,他似乎忘瞭自己的“不幸”,說:“這是什麼事兒,怎麼就沒人管呢?”

  不知是他明白眾怒難犯,還是替我們鳴起瞭不平,總之,他最後罵罵咧咧地開車走瞭。

  鄧主任收集瞭我們的意見,自信地說要找市政公司解決問題,大傢聽瞭十分高興,各自散開回傢瞭。

  可一晃幾天過去瞭,樓下的“哐哐”聲依然如故,我實在忍不住瞭,於是邀上6號樓的住戶,又去找瞭鄧主任。

  這回鄧主任臉上沒有瞭自信,他無可奈何地給我們通報瞭事情進展:“我先打電話去市政公司,市政公司問窨井蓋子是否壞瞭,如果壞瞭或被盜瞭,他們可以換可以安,如果不是這情形,就不關他們的事瞭,然後我去找瞭公路局,因為他們沒有維護好路面,造成瞭窨井蓋子松動。找到公路局,公路局說得找交通局或出租車公司。找到交通局和出租車公司,卻又將這個皮球踢到瞭環保局。環保局最後還是推給市政公司。”

  鄧主任雙手一攤,無奈地說:“我實在無能為力瞭,要不,你們找找電視臺,曝曝光,或許能引起有關部門重視。”

  對啊,怎麼沒想到找新聞媒體呢,我有一個學生就在電視臺工作啊!我馬上打電話給那個學生,學生說,小問題,明天就派人過來瞭解情況。第二天,果然來瞭兩個記者,給樓後那幾個黑不溜秋的窨井蓋子錄瞭像,又找到我和其他6號樓的住戶采訪。

  當天晚上,電視裡播出瞭“窨井蓋事件”。神奇的是,就在第二天晚上,“哐哐當當”的聲音真的沒有瞭。看來,媒體的能量確實大啊!就一天工夫,把難事給解決瞭。早知這樣,真該早一點找他們,其實這事兒挺簡單。

  後來,我無意中遇見3號樓的老李,才知道瞭事情的真相—

  那天晚上,老李看到小區的新聞,不由鄙視起來:這算什麼鳥事!也值得拿到電視上去說?不過,自己有失眠的癥狀,也知道睡不著的滋味不好受。同情6號樓居民的同時,老李又嘀咕起來:怎麼沒人把那窨井蓋子弄好啊?明天去看看。

  第二天一早,老李找到那些窨井蓋,仔細觀察,發現蓋子的邊緣松瞭。

  老李轉身回傢,找出一個被雨水浸得發黃變褐的紙箱,從裡面拽出一圈廢舊的輪胎。他扛著輪胎,拿上剪刀扳手,重新來到圍墻外。老李忙碌瞭大半天,熱得渾身冒汗,終於將幾個窨井蓋子全部用輪胎皮子鑲實墊好瞭。老李跳上蓋子,又跺又跳,見全沒有聲響,這才滿意地露出微笑。

  之後,隔上一段時間,老李就去看看,發現哪裡松動瞭,便又拿來輪胎皮子鑲實。

  老李對我說,也許是白天出汗的原因,自從他做瞭這件事後,晚上睡得著瞭。其實,這事兒挺簡單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