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捆綁信任

PART.1轉嫁風險

  都說打工不如當老板,可當老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就拿老史來說吧,他是個小老板,可一直不是個成功的小老板。去年,他在二中的大門外租瞭個小門面,取名“學子餐廳”,做學生的生意。本想現在的傢長願意為子女花錢,自己的手藝又不錯,隻要貨真價實,生意沒理由不好,可事實出乎他的意料,半年來,他的生意清淡到無利可圖。

  勉強撐瞭一年,老史撐不下去瞭,可當初租鋪面的合同簽的是三年時間,還有兩年的合同期。開學前,老史隻好賠本將鋪面轉租出去。

  接手鋪面的是一對中年夫婦,男人叫老戴。移交瞭店面後,老史漫無目的地過瞭個把月。一天,他忽然想到老戴夫妻倆,決定去看看他們。

  老史來到二中大門外,看見當初“學子餐廳”的招牌都沒有換,心中不禁犯起嘀咕:老戴啊,你可真是夠馬虎的,這樣能做好生意嗎?

  老史走進餐廳時,老戴夫妻倆正在廚房裡忙活。老史仔細地打量瞭一會兒,驚訝得張著大嘴—外面的招牌沒改,裡面的裝修也一成不變!老戴啊老戴,你死也怪不得別人瞭,誰叫你懶得連個心思都不動呢!

  思忖間,到瞭中午放學的時候。讓老史驚訝的是,不一會兒,餐廳裡擁進來一撥學生,大約有三四十號人,清一色是穿校服的學生。這些學生進來後,都有秩序地坐在座位上,等待上飯菜,完全是老主顧的樣子。其中有個女孩好像是班幹部,她認真地維持著秩序。

  不一會兒,幾十份套餐呼啦啦上到各自的座位上,大傢吃瞭起來,那班幹部也吃瞭起來。大約二十分鐘後,這撥人用完餐後走瞭。緊接著,又一撥學生走瞭進來,他們像前一撥人一樣,老熟客般地用餐,同樣的,有一個班幹部模樣的男生在維持著秩序,並和大傢一起用餐。

  老史匡算瞭一下,不到一個小時,“學子餐廳”就賣出大約八十份套餐,毛利潤將近四百塊錢。加上晚餐和早餐,老戴夫妻倆每天的毛收入就有七八百塊錢!依此類推,那一個月的收入……

  老史不敢算瞭。

PART.2為什麼呢

  本以為老戴會賠個底朝天,沒想到卻賺得盆滿缽滿,到底是為什麼呢?老史要找到答案。

  老史不動聲色地點瞭一份套餐,細細品嘗起來,怎麼細嚼慢咽,也品不出眼前的這盤飯菜有什麼好味道來,老戴的手藝還不如自己呢。再研究飯菜的用料,也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食料。

  老史徹底懵瞭,他找不出生意紅火的理由。

  餐廳的人散去之後,老戴出來瞭,看到老史,他熱情地招呼著。兩人面對面坐下,老史敬瞭一根煙給老戴,說:“戴老板,這生意不錯啊!”

  老戴嘿嘿笑著說:“還行還行!”

  老史試探著問:“戴老板,我實話實說,貴餐廳和我以前經營相比,沒有發生什麼變化,您的手藝是不錯,但我的手藝不比你差,為什麼我做不好,到瞭你的手裡生意就興隆起來瞭呢?”

  老戴還是笑呵呵的樣子,打著馬虎眼說:“嘿嘿,誰知道呢!”

  找不到答案,老史隻好告辭瞭。

  回傢的路上,老史後悔得腸子都青瞭。自己為什麼不再堅持,放著好好掙大錢的生意不做。好在和老戴簽訂的合約隻有一年,合約到期後,自己再把店面收回來,借著老戴的人氣,一鼓作氣把生意做好。

  轉眼一年的合約期到瞭,新學期開始前幾天,老史收回瞭店鋪,他信心滿滿地等待好生意的到來。終於開學瞭,可老史的生意沒有好起來,還比以前更差瞭。

  老史急瞭,絕望之下,他輾轉找到老戴,向他討教。

  老戴夫妻倆又在另外一個學校大門外租瞭個小鋪面,還是做學生就餐的生意,而且生意紅火。老史要崩潰瞭,老戴的餐館位置不好,裝修不好,他怎麼就一做一個好呢?

  老史拿著三千多塊錢的大禮,見到老戴,把大禮送上去,可老戴仿佛是知道瞭老史的心思,說什麼也不願收。禮沒送出去,門道當然沒問出來。

  老史下瞭狠心,你不說,我自個兒來琢磨。

PART.3內有玄機

  老史發現,每當學生在老戴的餐廳就餐時,總有一男一女兩個幹部模樣的學生在餐廳裡跑來跑去,好像東道主似的。回想到之前在“學子餐廳”的情景,老史隱約覺得,這兩個學生不尋常。

  老史走出餐廳,看見一個剛吃完飯的學生,便湊上去問道:“同學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  這學生也是個熱心腸,笑嘻嘻地說:“可以啊!叔叔有什麼要問我這個當學生的?”

  老史說:“你們為什麼喜歡到這傢餐廳吃飯呢?是因為物美價廉,還是口味好?”

  學生說:“不是!因為這傢餐廳的飯菜讓我們放心。至少它不會用地溝油,不會用過期變質的食品。你是知道的,傢長們大都不會在乎我們吃飯花瞭多少錢,就怕我們吃瞭不衛生的飯菜,我爸媽知道這傢餐廳衛生有保證,就逼著我來吃。其實,這傢餐廳的飯菜味道一般,還不如其他餐廳的,但是比學校的飯菜好吃些。”

  老史聽瞭,連珠炮般地發問起來:“你們怎麼知道這傢餐廳不會用地溝油,不會用劣質食料?就因為餐廳承諾過?現在哪個飯店說自己用地溝油呢?”

  學生說:“現在誰還相信老板們怎麼說啊!我們相信這傢餐廳,是因為我們相信他不會害他們傢孩子。”

  老史問:“此話怎講?”

  學生說:“很簡單!因為他們傢兩個孩子就在學校上高中,他們每天和我們吃一樣的飯菜。老板心再黑,也不會害自己孩子吧?”

  老史明白瞭,那兩個幹部模樣的學生,一定就是老戴的兒子女兒瞭。老史對學生說:“同學,我覺得你們太單純瞭,他們傢孩子在餐館裡吃飯就表明他們和你們吃的東西是一樣的?老板給他們孩子單獨做一份就是瞭。”

  學生笑瞭起來:“哈哈!叔叔你和我爸爸媽媽想的一樣,也和所有的學生傢長想的一樣,所以,我們來這裡吃飯還有一個要求,就是讓老板的兒子和第一批就餐的學生一起吃,女兒和第二批就餐的學生一起吃。叔叔你要註意哦,他們傢孩子每次吃飯,都是和其他學生從一大堆盒飯裡任意抽一個吃的。這就是說,如果老板給他們傢孩子開小灶,並不能保證小灶能進他們傢孩子的肚子裡。明白不?”學生說完,一蹦一跳地走瞭。

  老史徹底明白瞭,學生和傢長們用老戴的兒子女兒做“綁架”,以此保證餐廳的飯菜衛生。

  這時,又一個畫面出現在老史的腦海裡,那就是在“學子餐廳”的那兩個幹部模樣的學生。他們和眼前的這兩個孩子不是一對人。按照現在的情況判斷,如果那兩個孩子是老戴傢的兒子和女兒,那麼眼前這兩個孩子又是誰的呢?如此說來,所謂的孩子都是假的?

  假的,一定是假的!

PART.4一聲嘆息

  老史再次找到老戴,直奔主題,逼視著老戴問:“戴老板,我發現你們傢至少有四個孩子啊!”

  老戴一愣,頗為緊張地看著老史。

  老史乘勝追擊,嘲諷道:“戴老板,你們計劃生育搞得不好啊!就不怕有人找麻煩?”老史忽然變瞭臉色,逼問道,“隻怕是那四個孩子都不是你們傢的吧?”

  老戴慌瞭,連忙把老史拉到一個僻靜處,小聲地說:“史老板,咱還不是為瞭一口飯?沒錯沒錯,那四個孩子都是我雇的。”

  “呵呵,果不出我所料。”老史虛張聲勢地說,“戴老板你繼續說,看看我所料是不是完全正確。”

  老戴嘆瞭一口氣說:“史老板,不瞞你說,我前幾年也是在學校門口做餐飲的,可生意就是好不瞭。原因就是學生傢長擔心孩子吃瞭不能吃的東西,可學校食堂的大鍋飯,又不可口。傢長們寧願辭掉工作送飯給孩子,也不敢讓孩子到外面的餐館吃。後來我傢閨女考到瞭餐館附近的學校,閨女頓頓在餐館裡吃飯。有一天,我閨女的幾個同學傢長找到我說,要他們的孩子在餐館裡搭夥,價格好商量,唯一的條件就是,要和我們傢閨女吃同一鍋飯,同一鍋菜。為瞭防止我作弊,他們還要求,吃飯時,幾盒飯菜放在一起,先讓他們的孩子挑,剩下的給我閨女。我想都沒想就答應瞭。就這樣,越來越多的傢長來我的小餐廳給孩子搭夥。”

  老史問:“你閨女也該畢業瞭吧?”

  老戴點點頭說:“我閨女去年畢業的,離開瞭那所學校,我租的店面合同也到期瞭。正好看見你轉租門面,起初我還猶豫著要不要接手,最後還是兩個孩子給我解瞭難題。這兩個孩子和我閨女是很好的同學,三年裡一直在我那小餐館搭夥,他們的弟弟妹妹剛上二中。為瞭讓我租下店面,中午好讓弟弟妹妹來搭夥,那兩個學生就出瞭主意,讓弟弟妹妹過來給我當兒子女兒,以此取得學生傢長的信任,讓同學們都來餐廳搭夥。”

  頓瞭頓,老戴又說:“其實,我開餐廳一直是老老實實的,從來沒有用過地溝油,也不會用不合格的食料,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啊!我要是不按孩子們的主意做,生意就做不起來啊!我不得不把人們對我的信任綁架到子虛烏有的兒子女兒身上。史老板,你一定要為我保密啊!咱們都是做小生意的,能吃上飯不容易,你一定要答應我啊!”

  老史不住地點著頭,嘆瞭一口氣,心裡是無比的蒼涼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