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多出來的雞屁股

  人生充滿誤會,不斷地誤會別人,又被別人誤會,誰都不願意發生誤會,因此,人們渴望理解,可真正的理解太可貴瞭……

  再過不久就是“3·15消費者權益日”瞭,這幾天關於“打假”和“維權”的問題成瞭熱點話題。張寶東是城裡有名的打假英雄,眼看權益日要到瞭,他想到這麼一件事,要拿出來“曝曝光”。

  這天中午,張寶東和妻子阿紅到街上吃飯,進瞭“老海餐館”,服務員安排好座位,就拿出菜單來。他也沒看菜單就直接點瞭酸菜雞。要知道酸菜雞可是“老海餐館”的招牌菜。

  服務員笑道:“我們的雞都是現殺的,請到後面去挑!”

  張寶東跟著服務員來到隔壁房間,挑瞭一隻母雞,服務員捉住過秤,拿進瞭廚房。不一會,一鍋酸菜雞就端瞭上來,服務員點上爐子打瞭火。

  張寶東看著桌上的爐子,似乎想起什麼,就對妻子說:“這雞肉也要待一會兒才熟,好久沒跟你弟弟吃飯瞭,如果他還沒吃,叫過來一起吃吧。”

  於是阿紅拿起手機,覺得餐館裡太吵,就站起來到門外去打,張寶東也跟著出去。正好阿紅的弟弟阿超和同事在不遠處拍攝新聞,剛忙完還沒來得及吃飯,答應一會兒就過來,於是兩口子又回到座位點瞭幾個小菜。

  沒多久,阿超就和一個同事到瞭,四個人立即開始動筷。

  吃瞭一陣,喝瞭兩杯酒,這時阿紅從鍋裡挾起一塊雞屁股,笑道:“這塊肉也沒別人喜歡,還是放你碗裡吧!”說著就放到瞭張寶東的面前。

  又吃瞭一會,阿超也挾到瞭一塊雞屁股,笑道:“姐夫,這肉也隻有你喜歡,還是——”話還沒說完,他就怔住瞭,看著張寶東面前那塊雞屁股,問:“殺瞭幾隻雞?”

  張寶東也有些奇怪,說:“就要瞭一隻,怎麼會有兩塊完整的雞屁股?”

  幾個人面面相覷,阿紅一看不對,拿起漏勺在鍋裡撈瞭一下,竟然挑出兩塊雞屁股來。張寶東接過漏勺又繼續撈,又挑出瞭一塊。好嘛,一隻雞竟然吃出瞭五塊雞屁股。

  阿超反應快,立即從包裡拿出攝像機,將桌上的情形拍瞭下來,還特別拍瞭這五塊雞屁股的特寫。他是市電視臺的記者,攝影器材都帶在身上,現在正好派上瞭用場。

  服務員一看他們架起瞭攝像機,急忙過來看,張寶東指著碗裡的五塊雞屁股,讓她喊老板出來解釋,服務員嚇得一溜煙跑上樓去。

  餐館的老板叫老海,看到碗裡出現的五塊雞屁股,驚得說不出話來,直接跑到廚房將廚師叫瞭出來,質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  廚師是一個年約四十歲的中年人,他一看這陣勢也頗為吃驚,想瞭想才說,剛才有幾桌的顧客在殺雞時專門交待,他們沒人吃這玩意兒,在下鍋時不要放進去,於是他就割下來放在一旁,懷疑小張剛才砍雞肉時,不小心弄進這鍋裡去瞭。

  老海急忙叫小張出來,可小張剛剛接瞭個電話,就出去瞭,不在店裡。

  聽著老海和廚師這一問一答,張寶東笑瞭,說:“我說你們就別再裝瞭,就算不小心,有一下子弄五個進去的嗎?難怪很多人都說,有些餐館吃雞,往往下到鍋裡的肉最多隻有七成,好的肉都被店裡砍下收起來瞭。這次叫我遇上,決不會輕易放過這種沒良心的店。”

  廚師不由瞪大瞭眼晴,叫道:“你可別血口噴人,我們什麼時候將肉收起來瞭,你說話可得講證據。”

  阿超已經拿出瞭證件,表明自己記者的身份,說:“這事既然讓我們遇上瞭,我們也希望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要不然對你們餐館的生意肯定會有影響。”

  張寶東“哼”瞭一聲說:“事實明擺在這裡,餐館砍雞時,將好的肉切下收起來,留著另賣給別人,可又覺得收太多怕別人發現,就將這些別人不要的雞屁股放進來充斤兩瞭。我說的對不對,老板?”

  老海黑著臉怒道:“我這店裡絕對沒有短斤少兩,不信將雞肉撈出來,看看少瞭多少?”不過,此時這話隻能是著急瞭口不擇言,大部分雞肉都被吃掉瞭,又如何看得出?

  阿紅見兩邊爭個不休,也插上話來,說:“既然老板否認換瞭肉,那就給個說法吧。反正電視臺記者也在這裡,實在說不清就讓他們播出去,讓城裡的觀眾來評評這件事吧。”

  大傢都知道,隻要播瞭出來,老海這餐館的生意就算是完瞭。

  老海頓時泄瞭氣,賠著笑臉說:“對不起,出瞭這樣的事情,是店裡對不起你們。這樣吧,你也不用播出來瞭,我店裡另殺一隻雞給你們,當是賠罪。”說罷叫廚師去重新殺一隻雞,並交待盡量要一隻大些的。

  他們這一爭,其他桌的客人都圍過來看熱鬧,有人也認出張寶東來,說:“原來是打假英雄啊,幸好你心細,要不咱們都不知道這些店傢的鬼心眼,白白吃虧,這次一定不要放過他。”

  老海一聽面前的人就是人們所說的打假英雄,更是急得直撓頭,說:“我們真的不是有意的,絕對沒有短斤少兩的做法,你相信我們吧!”

  張寶東冷笑一聲,說:“每次我遇到短斤少兩賣假貨的人,都說自己是不小心,這樣的人我見多瞭。”

  顧客們都齊聲叫道:“對,做出這樣的事,就應該曝光!”

  老海見眾人群情激憤,也自知理虧,隻得不斷道歉,這時一名服務員走過來,將他拉出瞭門,但眾人仍不依不饒,非要店裡給個說法不可。大傢都非常憎恨這種缺德的店傢,吃過飯的也不願意走,都等著看店傢怎麼給出說法,就算老板能跑,店可跑不瞭。

  隻過瞭幾分鐘,老海就黑著臉走進店裡來,對著眾人說:“既然大傢一定要我給一個說法,不說清楚的話,你們肯定說我是個奸商,現在就請大傢跟我來,希望能說清楚。”又過來拉著阿超說,“你是記者,一定要給我說說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”

  眾人都莫名其妙,想不通老海找到瞭什麼理由,能將這種事說得清楚,就一起走出瞭餐館,卻見老海站到瞭隔壁的旅店門前。這餐館和旅店都是一位屋主的房子,另一面是旅店,老海租瞭這一面的一二樓做餐館,三樓以上直通另一面,也屬於旅店的客房。

  大傢都不知道來到旅店門前做什麼,都靜靜地等待著,老海將旅店總臺上擺著的電腦轉瞭過來,說:“現在我就讓大傢看看剛才發生瞭什麼。”

  從視頻裡,可以看到餐館裡的情況,隻見張寶東和阿紅坐在座位上,服務員將一鍋酸菜雞端到瞭桌上,點上火就離開瞭。張寶東夫婦坐瞭一會兒拿出手機站瞭起來,走出視頻外。很快視頻外又伸出一隻手,揭開鍋蓋,另一隻手抓著幾塊雞屁股丟進鍋裡,由於角度問題,隻看到手,卻沒看到人。

  因為現在開旅店的都要求安裝監控錄像,每一層都裝有攝像頭,老海這兩層雖是餐館,但都是同一傢的房產,因此戶主便一起安裝瞭。剛才旅店的服務員看到這邊吵瞭起來,就將錄像調出來看,無意中發現瞭這動作,這才叫老海過去看。

  老海“哼”瞭一聲,說:“現在我就想知道,是誰放的這些雞屁股,你剛站起來不到一分鐘,立即就有一雙手將雞屁股放進來。我懷疑就是你自己放的!”

  張寶東道:“你不承認自己錯就罷瞭,還反咬我一口?”

  老海笑瞭笑,說:“你再仔細看看,這雙手在視頻裡雖然不是很清楚,可仍然可以看出,是有衣袖的。你再看我店裡的人,廚師也好,服務員也好,他們都是戴著袖套的,你說說,能是他們放嗎?唯一可疑的就是你。”

  人們看瞭服務員和廚師一眼,果然他們都戴著袖套。大傢頓時全往張寶東臉上盯瞭過來,這事說起來還真像那麼一回事。

  阿紅也急得叫道:“我們是一起出門口打電話的,怎麼可能把雞屁股放進去?”偏偏他們站起來就是從這方向離開視頻,又是這方向來瞭一隻手,還真的不知怎麼解釋。

  廚師此時似乎站住瞭理,也跟著叫道:“假如是我放的,直接在端上來之前放就行,有必要端上來後,再跑來放嗎?現在我倒是懷疑,你是有意想來敲詐我這店的,說不定平時你所謂的打假,也是自己帶進去的假貨,有意坑人呢。”

  輪到張寶東急瞭,這一下子,兩方都沒法說清楚,真是越爭越糊塗。

  正鬧得不可開交時,就看到一個小夥子提著兩袋東西走瞭過來。看到眾人圍著張寶東,小夥子笑嘻嘻地走上前,問:“東叔,你吃完瞭?雞屁股多吧?我放的!”

  “什麼?”張寶東一臉吃驚,“小張,這雞屁股是你放的?”

  還沒等小張回答,老海就大怒道:“好啊,小張,原來是你放的!”

  小張嚇瞭一跳,忙說:“是啊,我和東叔是鄰居,從小知道他最愛吃雞屁股,反正別人也不要,我就把雞屁股放他鍋裡瞭。剛才急著出去,沒能跟他打招呼。老板,出什麼事瞭?”

  張寶東和老海你看著我我看著你,不由都是一陣苦笑,圍著的眾人全樂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