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這個黑鍋背不成

  李治水在文明鄉當農業員。這天下班回到傢,他剛端起飯碗,妻子趙燕的手機突然響瞭。

  趙燕接起電話,才聽瞭幾句,就著急地說:“什麼?我老公在你們城西派出所?掃黃打非抓住的?怎麼可能?他正在……”她正想說老公正在傢吃飯呢,一旁的李治水突然想到瞭什麼,朝她擺瞭擺手,讓她別說下去。

  掛瞭電話,趙燕把桌子一拍,質問道:“李治水,你給我老實交代,做瞭啥見不得人的事?”

  李治水一臉的無辜,說:“怎麼會是我呢?我不是在你眼前嗎?”

  趙燕想想也是,就把電話內容細說瞭一遍。李治水想瞭想,分析道:“派出所規定,碰到這種事,得由配偶親自領回去再教育。你先別揭穿,說不定這個冒牌貨是我們的熟人。”

  趙燕覺得有道理,再說,丈夫向來守規矩,她的怒氣也就漸漸消瞭。兩口子一合計,會不會是騙子呢?

  為瞭穩妥起見,李治水打瞭個電話給城西派出所,詢問道:“請問,你們是不是抓瞭一個叫李治水的人?我是他朋友。”對方說是有那麼一回事。

  李治水又問:“會不會是同名同姓?”對方沒好氣地說:“我們抓到的李治水是文明鄉的農業員,你看是不是你朋友?叫他老婆過來領人!”

  看來,真的有人在冒充李治水。於是,兩口子飯也顧不上吃瞭,決定馬上到派出所看個究竟。

  到瞭派出所,趙燕表明身份,說要看看丈夫“李治水”。警察把拘留室的小窗子打開,兩口子湊到窗前一看,心裡頓時樂開瞭花。拘留室裡那個白白胖胖的傢夥,不正是農業局的王局長嗎?

  原來,趙燕在農業局上班,她想把老公調到局裡工作,為此沒少去王局長傢拜訪,可一直沒有回音。今天,王局長顯然不想讓老婆和其他熟人知道這樁醜事,這才想到這個辦法,讓李治水兩口子出來解圍。估計這事要是辦妥瞭,調動的事就成功瞭大半。

  趙燕朝李治水使瞭個眼色,然後裝腔作勢地隔著窗子,不痛不癢地罵瞭王局長這個山寨“老公”幾句,算是做個樣子給警察看。

  警察說要罰款五千,才能放人。兩口子把錢包翻瞭個底朝天,才湊瞭四千。趙燕便和警察商量:“警察同志,我先交四千,你放我‘老公’回傢,我馬上取錢交餘款,行不?”

  好說歹說,警察才同意放人,但得把真正的李治水先扣下來。王局長出瞭拘留室,帶著幾分感激,朝李治水苦笑瞭一下。警察叮囑道:“以後出門,記住帶身份證。”王局長低著頭,跟在趙燕背後,逃也似的走瞭。

  很快,趙燕在附近的取款機上取瞭錢,回到派出所,交清瞭罰款。

  辦完手續,夫妻倆走出派出所大門,趙燕低聲對丈夫說:“王局長剛才誇你聰明、懂事,說局裡有個編制,叫你趕快寫調動申請。”李治水一聽,樂壞瞭,看來這黑鍋背得值!

  就在這時,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響瞭起來:“李治水,你們兩口子到派出所做啥?”

  兩人嚇瞭一跳,抬頭一看,居然是王局長的老娘王大媽。之前,兩人去王局長傢拜訪時,經常碰到王大媽。老人傢性格開朗,是出瞭名的大嗓門。這會兒,王大媽出來散步,剛好溜達到派出所門口。

  這句話一下子讓所裡的警察聽到瞭,他趕緊走出來問王大媽:“大媽,您說他叫李治水?他們是兩口子?您有沒有認錯人?”

  趙燕怕事情露餡,趕緊走過去悄悄扯瞭扯王大媽的胳膊,暗示她別往下說。可王大媽大大咧咧慣瞭,根本沒細想就說:“咋會認錯呢?他們是我兒子的屬下,經常到我傢做客呢。”

  警察走過去,把王大媽和趙燕隔開,接著問王大媽:“大媽,您兒子面相長得像您,體型偏胖,比較富態,額頭上還有一顆痣,對嗎?”

  王大媽一聽,連連點頭說:“對對對,你也認識我兒子?”

  聽到這裡,李治水兩口子嚇壞瞭,偷偷轉身想走。不料,警察一把揪住李治水的肩膀,說:“你倆不能走,先把這件事交代清楚。”

  李治水在心裡暗暗叫苦:王局長啊王局長,要怨你就怨你的老娘吧,可千萬別怨我呀!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