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職場故事] 還是你狠

  最近,公司業務部經理的職位出現瞭空缺,一下子讓許多人緊張起來。這可是年薪幾十萬的職位啊,太吸引人瞭。

  李丁和楊明亮是兩個最熱門的人選。他倆都是四十八九的年紀,都在部門裡工作時間最長,經驗最豐富。兩人心裡也有數,這個職位不是落在自己頭上,就是落在對方頭上。

  這天,李丁剛到辦公室,就被老板叫去談話瞭。他一走,同事們便互相交換瞭一下眼神:“看來,這個職位肯定是他的瞭。”

  晚上,同事們對李丁起哄,要他請吃飯。李丁無奈地同意瞭。

  吃完瞭飯,大傢興致正濃,新來的大學生林陽提議道:“咱們再去唱歌吧?好不容易宰他一次,不能便宜瞭他!”其他人也在一旁起哄。李丁嘆瞭口氣,說:“好吧,全聽你們的!”到瞭KTV,大傢唱得熱火朝天。

  正在這時,包房的門打開瞭,進來一位姑娘,含笑問道:“請問哪位是李丁先生?”林陽手快,一指李丁說:“這位就是。”

  李丁走上前去,問:“有什麼事?”姑娘從背後抱出一大束百合花遞到他面前,說:“剛才有位先生在我的花店裡訂瞭這束花,讓我送給您。”

  還沒等姑娘說完,李丁已臉色大變,他忙不迭地向後退去,用手掩住鼻子,吃力地問:“是誰讓你送的……”話還沒說完,他已經開始喘不過氣來,跌倒在沙發上。

  還是楊明亮的反應快,他一把將姑娘手裡的花扔到外面,叫道:“快拿開!他有哮喘,對花粉嚴重過敏!”

  姑娘被眼前的情景嚇壞瞭,語無倫次地說:“真的和我沒關系!剛才有人到我店裡付瞭錢,讓我把花送到這裡,交給李丁先生的!”

  此時,李丁已經面色發紫,呼吸困難。楊明亮趕緊招呼林陽:“快!送醫院!”然後通知瞭李丁的老婆。

  到瞭醫院,醫生面色沉重地告訴李丁的老婆:“幸虧送來及時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!他現在體質很差,需要休養一段時間。”

  李丁的老婆嚇得不輕,一個勁地跟李丁嘮叨:“我就說你最近太累,要休息一段時間,你偏不聽!你要有什麼事,我可怎麼辦啊?”

  李丁吃力地點點頭,說:“行瞭,別擔心瞭,我心裡有數。”

  李丁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住院治療,可經理的職位不能空著啊。很明顯,這職位隻能是楊明亮的瞭。同事們紛紛猜測,李丁有花粉過敏癥,這大傢都知道,那件事會不會是……

  還沒等大傢想明白,出人意料的事又發生瞭!這天,楊明亮被老總找去談話,出門時正巧碰上林陽拿瞭一撂文件過來。兩個人在樓梯上錯身而過時,楊明亮不小心失足踩空瞭樓梯,不過三級臺階,居然就摔斷瞭小腿骨!

  傷筋動骨最少一百天。這下可好瞭,楊明亮也住院瞭,而且和李丁同在一傢醫院。李丁得知楊明亮也住院瞭,驚訝地瞪大瞭眼睛:“這傢夥,搞什麼鬼?”隨即又笑瞭,“呵呵,步我後塵啊!”

  兩大候選人全部無法工作,這可把老總愁壞瞭。他給李丁和楊明亮下瞭死命令:“要麼你們其中一個在一星期內上任,要麼給我推薦一個合適的人選!”

  這會兒,李丁已經可以起身活動瞭,他來到樓下楊明亮的病房去探望。楊明亮笑道:“老兄的病差不多穩定瞭吧?是不是可以擔當重任啊?”

  李丁打瞭個哈哈:“就算我同意,我老婆也不同意啊。我這是內傷,外表看起來沒什麼,但就怕突然發病啊。我有這麼漂亮的老婆,可舍不得先走啊。要我說,你的腿傷看起來嚴重,但其實是外傷,先把任命接下來,慢慢養傷也不遲啊。”

  不料,楊明亮也打哈哈:“老兄真能開玩笑,我老婆也漂亮著呢,我可得慢慢休養。萬一沒養好,以後瘸著一條腿,到時候配不上她啊。”

  兩個人正互相試探著,林陽輕輕推開門進來瞭。他拎瞭好多水果,累得滿頭大汗。看見李丁也在,他笑道:“正好,不用我再跑上樓去送瞭。”李丁和楊明亮趕緊表示瞭感謝。三個人閑聊瞭一會兒,林陽回去瞭。李丁和楊明亮看著他的背影,相視一笑。

  第二天,李丁和楊明亮聯名向老總推薦瞭林陽,理由是:年輕,有闖勁,思維活躍……

  很快,新的任命下來瞭,林陽成瞭年輕的業務部經理。他專程到醫院感謝兩位前輩的推薦與扶持。李丁和楊明亮以過來人的口吻囑咐他:好好幹!

  過瞭些日子,李丁和楊明亮日漸康復,兩人在同一天辦瞭出院手續,便相約去喝酒。楊明亮給李丁倒滿瞭酒,說:“老兄,多好的機會啊,為什麼放手?”

  李丁沒有直接回答,突然問道:“你知不知道前幾任經理的結局是什麼?”

  楊明亮嘆瞭口氣,說:“怎麼不知道?有累得犯瞭心臟病差點死掉的,有貪得進去的,有受不瞭排擠辭職的……”說到這裡,他莞爾一笑,“老兄,你真是狡猾啊。”

  李丁舉起酒杯,說:“彼此彼此!我老娘今年八十瞭。她老人傢年紀輕輕就守瞭寡,拉巴我長大。現在眼看時日無多,我若再忙著工作,隻怕到時想盡孝都來不及瞭。”說到這裡,李丁的眼裡突然有瞭淚光。

  楊明亮輕拍瞭一下桌子,說:“是啊!我實話跟你說,這經理的職位我惦記也不是一天兩天瞭。可前陣子我聽說,我們的老總好像要被審查瞭。若在這時候被他提拔上瞭位,隻怕以後萬一有點什麼事,我也說不清楚啊。弄不好還當瞭替罪羊,到時就得不償失瞭啊。”

  兩杯酒碰到瞭一起,楊明亮一口喝幹又說道:“如果我沒猜錯,那束百合花是你自己給自己送的吧?老兄你可真夠狠啊,對自己都能下手!”

  李丁也喝幹瞭酒,說:“那也沒你狠,這一跤居然把自己的腿都摔斷瞭!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此時,林陽也在獨自喝酒。兩位職場前輩的所作所為,他已猜瞭個八九不離十,這才不失時機地在醫院裡跑前跑後,忙裡忙外。現在,他的目的終於達到瞭。他可不怕這個職位有多燙手,有多難把握,因為他最大的資本就是年輕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