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東方夜譚] 忠誠的狗

  都說狗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,此話一點不假。且看這兩條狗,如何幾次三番犧牲自我,來效忠它們的主人……

  從前有個小村莊,村裡有一對鄰居,一個叫張三,另一個叫李四。他們倆都喜歡養狗,張三的狗叫老黃,李四的狗叫老黑。

  這天,張三和李四在街口談論起各自的狗,誰也不服氣誰,於是打算比一比。街坊四鄰聞訊,紛紛趕來看熱鬧。

  張三清清嗓子說:“各位鄉親,今天我傢的老黃和李四傢的老黑進行比賽,咱不比翻跟頭、跳圈子這些老花樣,咱比一下兩條狗的教養!”此言一出,眾人嘩然。

  李四點點頭,接著說:“比賽規則是這樣的:咱們把兩條狗各自關在一個籠子裡,再往籠子裡分別投一隻烤雞,在主人沒有發話的情況下,誰的狗要是先動口吃瞭雞,就算誰輸。”大夥兒一聽,興趣更濃瞭。

  很快,兩人把自傢的鐵籠子擺在街口,讓老黃和老黑鉆進去,然後各自把烤雞投進瞭籠子裡。老黃和老黑看到烤雞,尾巴立刻搖瞭起來,向烤雞靠瞭過去。這時,張三和李四各自喊瞭一聲:“住嘴!”兩條狗都應聲蹲瞭下去,再也不敢靠近烤雞一步!

  就這樣,一直到日落西山,兩隻狗都沒有靠近烤雞。鄉親們看得都累瞭,紛紛回傢瞭。

  此時,張三也覺得累瞭,但又不想放棄比試,便向李四提議道:“要不,我們回去搬把藤椅過來,今晚就睡在這兒?”李四同意瞭。

  一晃三天過去瞭,兩條狗“水米未進”,由站著到蹲著,由蹲著到趴著,最後老黃先斷瞭氣。張三打開籠子,抱住老黃失聲痛哭。

  李四同情地拍拍張三說:“節哀順變吧。老黃和老黑到現在都沒有動烤雞,看來是平手瞭!”

  “平手?”張三反駁道,“我的老黃寧死也沒吃烤雞,能是平手嗎?說不定你的老黑很快就會吃不消,去吃烤雞瞭!”

  李四倒吸一口冷氣:“你的意思是除非我認輸,否則我的老黑就隻有死路一條瞭?”

  “對!”張三說,“隻要你肯認輸,比賽到此結束!”

  李四呸瞭一口說:“讓我認輸,門兒都沒有,比!”這一比,又是一天。到瞭第二天,老黑也咽瞭氣。

  再說這兩條狗。老黃先死後,卻不肯跟無常走,非要看看比賽的結果,他想看到主人贏啊。無常被感動瞭,答應讓老黃逗留一天。直到老黑也死瞭,兩條狗才跟著無常去瞭地府。

  閻王爺聽瞭無常講的故事,也被老黃和老黑的忠誠感動瞭,他贊嘆道:“真是兩條好狗啊!寧可死也不願讓主人丟臉面!”閻王爺轉瞭一下眼珠,又說,“都說狗最忠誠,寧可守貧也不易主,我偏讓你們互換一下主人,且不讓你們喝孟婆湯,看看會發生什麼故事……”

  再看張三和李四,沒過多久,他們又各自養瞭一條狗。在閻王爺的安排下,張三的狗其實是老黑,李四的狗其實是老黃。

  這天,兩人談論起那次比賽,李四遺憾地說:“如果當初說好有一條狗先死就算輸,那我的老黑還在啊!”

  張三一聽,提議道:“不如我們明天再比一次,就按你說的規則來!”李四說:“好啊,誰怕誰?”

  當晚,張三強迫老黑吃瞭許多食物,不吃就用鞭子抽,一直吃到肚子滾圓為止。

  第二天,比賽開始瞭。張三發現李四的狗也是肚子滾圓,兩人嘆瞭口氣,彼此心照不宣。這一回,兩人做好瞭持久戰的準備,早把藤椅搬瞭出來。哪知,烤雞一投進去,兩條狗就拼命吃瞭起來,任憑兩人怎麼呵斥都沒有用。最後烤雞吃完瞭,兩條狗也都撐死瞭。

  陰曹地府裡,閻王爺感動地說:“你們寧可撐死也要吃下烤雞,就是為瞭讓你們原來的主子贏啊!好吧,這次我就不為難你們瞭,我破例讓你們自己選擇主人。”

  老黃和老黑異口同聲地說:“謝謝閻王爺,我隻想跟著原主子安安穩穩地過日子!”

  閻王爺欣慰地點點頭,但隨即又皺起瞭眉頭:“你們的想法是不錯,可你們的主子都是爭強好勝的主兒,恐怕……”

  這時,一旁的小鬼探官說:“老爺,我倒有個辦法,能讓張三和李四以後不為比狗爭鬥……”說著湊過去對閻王爺耳語瞭幾句,閻王爺點頭稱好。

  轉眼一年過去瞭,張三和李四重新養的狗又長成瞭大狗。這天是他們約好的比賽日期,一大早街口就圍滿瞭看熱鬧的人。

  此時,張三卻心事重重地對李四說:“李四,我不想比瞭,就算我輸瞭吧。”李四也說:“我也不想比瞭,就算我輸瞭吧。”原來昨晚兩人都做瞭個夢,有個白胡子老頭告訴他們,眼下的狗就是跟瞭他們三世的老黃和老黑,並且告訴他們上次比狗出現異常的原因。兩人雖半信半疑,但已沒有比賽的心思瞭。

  鄉親們聽瞭張三和李四取消比賽的原因,不禁對這兩條狗嘖嘖稱奇。一時間,老黃和老黑成瞭四裡八鄉議論的焦點。

  這天,張三和李四正在閑聊,忽然張三的表哥來瞭,他在縣衙做事,帶來一個消息,說是縣太爺嗜好養狗,決定在近期舉辦比狗大會,選出兩條“絕代佳狗”,勝出者的主人將得到白銀千兩,但狗就成縣太爺的瞭。縣太爺對他們的狗早有耳聞,所以讓張三的表哥來通知他們參賽。張三和李四一聽,雖不情願參賽,但他們哪敢得罪縣太爺啊!

  轉眼到瞭比狗大會的日子,張三和李四垂頭喪氣地牽著狗往縣裡趕去,一路上兩人都不停地對各自的狗嘮叨著:“千萬別贏啊,否則我們就再也不能見面瞭……”可是,老黃和老黑卻沒有聽主人的,它們在賽場上以出色的表演擊敗瞭上千條狗,成為這次比賽的前兩名。比賽結束時,張三和李四捧著沉甸甸的白銀,淚如雨下。

  這天,兩人沮喪地坐在街口,各自埋怨著,如果他們當初不炫耀該有多好。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熟悉的狗叫聲,他們抬頭一看,隻見表哥牽著老黃和老黑走瞭過來。兩人喜不自禁,立刻沖瞭上去,抱住自己的愛狗。老黃和老黑也擺著尾巴,眼淚汪汪地瞅著主人。張三擦瞭擦眼角,問表哥:“這是咋回事?”

  表哥環顧四周,笑嘻嘻地說:“祝賀你們重得愛犬。縣太爺說瞭,他隻是愛狗,玩兩天就行瞭,總不能將他人的愛物據為己有吧?這不,就讓我給你們送來瞭!”

  張三和李四樂壞瞭,趕緊拉上表哥回瞭傢,說要好好款待他。

  酒席上,表哥忽然說:“你們能不能讓老黃和老黑再給我表演個節目?”張三和李四立刻讓兩條狗當場表演瞭個簡單的小節目,不料表哥卻連連拍手叫好。

  張三納悶地問:“表哥,老黃和老黑在比狗大會上的表演才叫精彩呢,你都看過瞭,如今為何對這簡單的表演叫好呢?”

  表哥壓低聲音說:“實話告訴你們吧,剛才我在門外說的,不過是縣太爺的官話而已。其實縣太爺放回它們的真正原因是:它們倆進瞭縣衙之後就成瞭傻狗,連跳圈子、撿骨牌都不會瞭呢!當時我還納悶,現在才知道,原來這兩個傢夥居然還會裝傻……”

  張三和李四聽完,熱淚滾滾,離席蹲下,緊緊抱住各自的狗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