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千萬別拔槍

PART.1缺個證明

  二虎是鎮上派出所的民警。這天早上,他和同事在外面熬瞭個通宵,剛回到派出所,就聽到一個五雷轟頂的消息:兒子小虎被毒蛇咬瞭,已經被送到瞭衛生院。

  二虎連忙跳下車直奔衛生院。到瞭一看,小虎被咬的胳膊又黑又腫,他雙目緊閉,已經神智不清瞭。院長告訴他,咬小虎的蛇是條劇毒蛇,一定得用抗蛇毒血清,但整個縣裡都沒有,得直接去市裡。

  很快,小虎被送到瞭市第一人民醫院。然而結果卻給瞭二虎當頭一棒,醫院裡也沒有抗蛇毒血清瞭。再聯系其他幾傢大醫院,結果都一樣。

  二虎圍著兒子的床頭直打轉,沖醫生大吼:“怎麼辦?怎麼辦?你們快想想辦法啊!”可醫生說,找不到血清,就隻能看這孩子的造化瞭。

  也是小虎命不該絕。突然旁邊有個病人一把抓住二虎的手,說:“別慌,市裡有一傢大醫藥公司,他們那裡可能有賣!”

  二虎仿佛抓到瞭一棵救命稻草,他記下地址,沖出醫院,直奔那傢醫藥公司。到瞭那裡,一個胖經理聽瞭他的話,指瞭指後面的櫃臺,點頭說:“有的,有的!”

  真是謝天謝地啊!二虎顧不上擦汗,掏出一疊錢說:“快快快,多少錢?給我一瓶!”胖經理把手一伸,說:“別急,你有醫院的單子嗎?”

  二虎一愣,買個藥還要開什麼單子啊?再說瞭,這可是等著救命的藥啊!胖經理搖搖頭,說:“不行,別的藥可以,但這種藥必須要有醫院開的證明,這是規定!”

  二虎急得不行,懇求瞭幾遍,胖經理仍然堅持原則,毫不動搖。沒辦法,兒子那邊耽擱不起呀,他狠狠地朝桌子擂瞭一拳,掉頭就往外跑。

  哪知等他心急火燎地回到醫院,醫生卻又沖他使勁搖頭:“不行不行,我們醫院有規定,本醫院沒有的藥是不能開單子的。”

  二虎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愣瞭愣,大吼起來:“什麼破規定!我兒子等著藥救命,你就不能破個例嗎?”

  醫生依然堅決地搖搖頭:“不行,請你理解,這是我們的規定……”

  二虎又急又怒,說話都哆嗦瞭:“你……我兒子要是有個好歹,我絕不放過你!”

  醫生憤憤地沖門口一指:“請你不要無理取鬧,給我出去!”

  二虎氣急攻心,大喝道:“你……”他昨晚剛執行任務,雖然身著便裝,但槍還帶在身上。說著,手就往屁股上一摸,摸到瞭槍。忽然,他一個激靈,身為人民警察,這槍可不是隨便能拔的。他強忍怒火,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。

  正在這時,背後突然有個人拍拍他。二虎扭頭一看,原來是侯三。這侯三是鎮上出瞭名的慣偷,二虎跟他打過不少交道。二虎可憐他傢有七十老母,曾給他介紹過工作,還在侯三坐牢期間照顧過他母親。所以侯三跟二虎發過誓,再也不在二虎的地盤犯案。

  當下,侯三拉著二虎,拼命把他往門外扯。到瞭一個僻靜處,侯三壓低聲音說:“虎哥,你可千萬別沖動啊,你是警察,把槍拿出來會是什麼後果?你想過嗎?”

  二虎眼眶一紅,哽咽著說:“我知道,可我兒子……小虎要是活不成,我也不想活瞭!”

  侯三聽罷,一拍大腿說:“虎哥,他們醫院有規定,那怪不得人傢。咱就不能想辦法變通嗎?不能硬來啊!”

  “咋變通?”二虎似乎又看到瞭一線希望,緊緊盯著侯三的臉。

  侯三嘿嘿一笑:“你看我的吧,不就是張證明嗎?”說罷,他讓二虎在這兒等著,快步折瞭回去。

PART.2缺個公章

  過瞭幾分鐘,侯三就回來瞭,悄悄向二虎亮瞭亮手中的一張紙,得意地說:“小菜一碟。”二虎狐疑地接過紙一瞧,隻見是張空白的醫院證明。

  二虎正想向侯三問個究竟,隻見侯三掏出手機撥瞭個號,跟對方說瞭幾句,然後對二虎說瞭句“行瞭”,便拉著二虎來到醫院大門口,等侯三叫來的朋友。

  很快,侯三的朋友就滿頭大汗地趕來瞭,他從皮包裡掏出一個小盒,打開,裡面一溜兒放著十幾支筆。他琢磨瞭一下,拿出其中一支鋼筆,把紙放在包上,蹲在地上,稍一沉吟,刷刷刷一揮而就。

  二虎拿過寫好的證明一看,居然跟那些醫生開的單子一般真假難辨。侯三告訴二虎,他這個朋友最擅長模仿別人的筆跡,而且原本就是個醫生,隻是後來因品行問題被醫院開除瞭,所以讓他模仿醫生的筆跡開個證明,太小兒科瞭。

  二虎心中一陣狂喜:這下小虎有救瞭!但轉念一想,突然怒火直沖腦門,他一把揪住侯三的衣領說:“你小子怎麼到現在還幹這偷雞摸狗的勾當?還沒勞教夠嗎?”

  侯三苦著臉說:“虎哥,我這不都是為瞭你,為瞭小虎嘛!不用歪門邪道,怎麼把那張證明給弄出來?”

  聽到小虎的名字,二虎頓時軟瞭下去,不由自主地松開瞭手,呆呆地站著。迷迷糊糊間,他被侯三拉著又來到瞭醫藥公司。侯三把證明一遞,胖經理隻瞧瞭一眼,就扔瞭回來:“咋不蓋章?回去先把章蓋瞭!”

  二虎的心頓時又涼瞭半截。他忍瞭忍火,勉強露出一點笑容說:“大哥,醫生忘蓋瞭,病人等著救命的,你看是不是通融一下,先把藥給我,回頭我再補?”

  “沒法通融!”胖經理沖他嘆口氣,說,“規定是鐵的,我也幫不瞭你。你還是趕緊回去補個章吧!”

  二虎立刻氣血上沖,腦袋發熱,指著胖經理問:“你……到底給不給?”說著,又忍不住摸瞭摸屁股後面的槍。胖經理嚇瞭一跳:“你想咋的?我要報警瞭!”

  這時,侯三又拉瞭拉二虎,在他耳邊喝道:“虎哥,別沖動!走,咱們去蓋章!”說著,把二虎死拉硬拽弄出瞭醫藥公司,然後又掏出手機撥瞭個號。

  過瞭幾分鐘,侯三的朋友就飛一般趕來,一見面就把包刷地打開:“情況緊急,別多說瞭,要哪個醫院的?”聽侯三答完,他立馬在包裡找出一個公章,確認無誤後,哈瞭口氣,“啪”地落在證明上。侯三告訴二虎,他這個朋友就是專門造公章的,別說醫院的,什麼單位的都沒問題。

  聽到這裡,二虎突然清醒過來,終於忍不住爆發瞭,他一拳朝侯三打瞭過去,邊打邊罵:“你這混小子還是屢教不改,是吧?你現在怎麼還跟這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?我一個警察,怎麼能用假證假章來救兒子?”

  侯三捂著臉,委屈地說:“虎哥,別……別打瞭!我也實在是沒轍,才出此下策呀。那你說該怎麼辦?”

  二虎停住瞭手,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,抱著頭痛苦地蹲瞭下去。過瞭一會兒,他突然站起身,發瞭瘋似的往醫藥公司跑去。

PART.3缺點人性

  此時,胖經理正在接待一個客人,二虎咬瞭咬牙,趁其不備,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跳進櫃臺,搶瞭櫃臺裡的抗蛇毒血清,扔下錢就跑,留下胖經理在那裡大呼小叫。

  二虎緊緊攥著藥,十萬火急地往醫院趕。回到小虎的病房,剛好看見有個護士在裡面。二虎把藥往她手裡一塞:“這是血清,快給我兒子打!”

  護士看瞭看手裡的藥,驚訝地問:“你從哪兒弄來的?”

  “你別管,反正這是藥!”二虎見她還磨磨蹭蹭的,恨不得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“你快打呀,有什麼問題不用你負責,好瞭吧?”

  可護士還是慢騰騰地說:“這個不是醫院的藥啊,我得問過醫生才能打。”

  二虎往床上一瞧,小虎已經危在旦夕,半邊身子都黑瞭,全身劇烈地抖個不停,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沒命。頓時,二虎的火又冒瞭上來,他一把抓住護士的手,歇斯底裡地吼起來:“不準走,不準問,快給我打!”

  護士痛得尖叫一聲:“來人哪!”不一會兒,一幫醫生護士聞聲趕來,把他們團團圍在中間。一看護士手中那瓶血清,都是大吃一驚:“這是從哪兒弄來的?”一片混亂中,有人尖叫道:“快報警啊!”

  二虎看看兒子,又看看滿屋子亂飛的人影,隻覺得腦袋轟的一聲,他罵道:“報個屁警,老子就是警察!”說著,刷的一下就把槍拔瞭出來。

  可就在同時,侯三突然撲瞭上來,胸膛緊緊地頂著他的手槍:“虎哥,你快醒醒!”

  二虎一驚,愣愣地望著侯三:“什麼?你說什麼?”

  “虎哥,你跟我出來。”侯三在他耳邊低聲說,“我有事跟你說。”

  二虎恍恍惚惚地被侯三拉出瞭病房。侯三趕緊把他的槍按回去,責怪道:“你怎麼就是不聽呢?總會有變通的辦法的。”

  二虎看看侯三,忽然露出一臉苦笑:“都這個時候瞭,你還有什麼招?除瞭用槍頂著他們的腦袋,還有什麼法子能救小虎?”

  侯三把嘴巴湊過來,說:“你再等等,我已經找過朋友瞭,他應該會有辦法的。”

  話剛說完,突然有個領導模樣的人一邊小跑著趕來,一邊嚷:“病人在哪兒,病人在哪兒?”那些醫生護士一看,紛紛喊著院長,七嘴八舌地搶著報告情況。

  哪知院長大手一揮:“都別說話!聽我的命令,快,立刻給病人註射抗蛇毒血清!”醫生護士聽瞭都是一怔,接著飛快地行動起來。終於,救命的血清流進瞭小虎的體內。

  二虎蹲在小虎床頭,看著兒子慢慢好轉瞭,不禁喜極而泣。好半天他才出來抱住侯三,哭瞭:“兄弟,謝謝瞭!你剛才給院長打電話瞭?”

  侯三神秘兮兮地一笑,說:“我有個鐵哥們,他最愛關心領導們的私生活。剛才我向他求救,也是巧瞭,他手頭剛好有張衛生局局長和情人的艷照,他馬上就給局長打去瞭電話,請局長給醫院院長打個電話……”

  二虎聽罷一愣,半晌才感慨長嘆:“什麼破規定,在領導嘴裡就是一句話而已啊!”

  很快,二虎因為搶藥和拔槍被帶到瞭派出所,但考慮到他是事出有因,情有可原,所裡還是給予瞭從輕處罰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