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改名字

  自打阿P當上總經理,腰包一鼓,真是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:房子換成兩層的瞭,車子換成四個輪子的瞭,就連老婆小蘭的眼皮子,也換成雙的瞭。

  這天,阿P忽然覺得還有一樣必須換,否則太不符合自己的身份瞭:那就是自己的名字!

  這天,阿P通過朋友,邀請派出所的劉所長吃飯,阿P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,先做瞭自我介紹:“在下阿P……”

  這話還沒說完,劉所長一口啤酒先噴瞭出來,笑著問:“啥?阿屁?放屁的屁?”

  阿P窘得滿臉通紅,說:“這P,是英文字母的P,本來取這名字尋思著比較洋氣,可換成中文發音,太讓人浮想聯翩瞭。無論如何,我得換個名字。”

  劉所長也是個痛快人,酒過三巡,便拍胸脯表態:“本來改名是件麻煩事,可P總這朋友我交瞭,新名字想好瞭告訴我,我給你辦。”

  喝完酒,兩人像親兄弟似的一同走出酒店。目送劉所長的車離去後,阿P一步三晃地朝自己的車走去。走著走著,一輛面包車“嘎”地停在阿P面前,沒等阿P反應過來,一個大胡子跳下車,一把捂住阿P的嘴,像拎小雞似的把阿P抓進面包車裡,同時,一個大光頭猛地一踩油門,面包車飛馳而去。

  阿P的酒一下子醒瞭一半,他感到一把尖刀頂在瞭自己脖子上,沒等歹徒開口,他便乖乖地把錢包、手機掏瞭出來。

  大胡子把手機遞還給阿P,接著刀子稍一使勁,阿P疼得“哇哇”直叫,大胡子瞪著眼珠子說:“給你老婆打電話,讓她準備五十萬!”

  阿P哆哆嗦嗦地撥通瞭小蘭的號碼,帶著哭腔催促小蘭快準備錢,交代完畢,還反復強調瞭兩遍歹徒都忘記交代的事情—“小、小蘭,你可千萬別報警啊!”

  不大工夫,面包車開到瞭郊區的一座荒山上,荒山的半山腰有一個山洞,阿P一看傻眼瞭,這裡阿P來過,山洞裡面漆黑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,當時他壓根都沒敢進去。

  兩個歹徒用膠佈把阿P的嘴巴封死,又用眼罩蒙住他的眼睛,接著,連推帶拽地把阿P帶到山洞最深處,用繩子把阿P從頭到腳綁在一根石柱上。

  處理完阿P,兩個歹徒一邊往洞外走一邊嘀咕:“等著收錢就行瞭,這鬼地方沒人來,就算來瞭,黑咕隆咚的也發現不瞭他。”

  兩個歹徒走後,阿P絕望瞭,山洞裡靜得出奇,隻聽見自己心臟“撲通撲通”的跳聲。過瞭好久,阿P連累帶嚇地進入瞭夢鄉。

  忽然,阿P聽見有人說話,一下子驚醒瞭。

  先是一個女孩的聲音:“斌哥,我怕。”

  接著一個男孩說道:“別怕,有我呢,我會保護你的。”

  阿P明白瞭,這是一對戀人來這裡幽會瞭,不禁一陣狂喜,隻聽腳步聲一點點傳到自己身旁,停下瞭,接著,男孩猛地說瞭一句:“我愛你!”便傳出“叭叭”的親吻聲。

  機會來瞭!阿P使勁張嘴,可發不出一點聲音,又左右扭動身子,可紋絲不動。阿P急得直想往上躥,好用腳踹地發出聲音,可該死的歹徒把他綁得幾乎和石柱合二為一瞭,阿P幹著急沒辦法。

  這時,一對戀人激吻過後,竟開始往洞外走去……

  話分兩頭,先不提阿P在洞裡幹著急,回頭再說綁架阿P的那兩個歹徒。他們和小蘭取得瞭聯系,經過幾次試探,最後把收款地點定在一個公園門口。

  兩個傢夥來到公園,觀察瞭一番,見沒有異狀,就把車一停,剛走下車,不知從哪冒出來好多警察,一下子將他倆按在瞭地上。

  兩個歹徒納悶瞭:到底哪出問題瞭呢?阿P膽小怕死,小蘭深愛阿P,她不會冒險報警啊!正鬱悶呢,一個人大步流星走瞭過來,走近一看,驚得兩個歹徒目瞪口呆:來者不是旁人,正是被他們綁在山洞裡的阿P!

  阿P這會兒可精神啦,他先義正詞嚴地向警方指認瞭兩個歹徒,接著扭頭教訓兩人:“敢綁架我?我阿P是什麼人哪,就憑你們,能關住我?”說得兩人啞口無言,忍不住疑惑地問阿P是咋出來的。

  阿P一下子興奮起來,繪聲繪色地描述起來,當說到自己無論如何也發不出聲響時,阿P戛然而止。歹徒的好奇心被吊起來瞭,大胡子哭喪著臉說:“P總,我們把你綁得那麼結實,你到底是怎麼發出聲響的啊?”

  大光頭也跟著說:“是啊,我們犯法,我們服罪,可你得讓我們哥倆死個明白,你到底怎麼讓那兩人知道你在山洞裡的啊?”

  阿P狠狠地瞪瞭他們一眼,竟然像管教似的教導起他們來瞭: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不要以為天衣無縫,你倆一人說一句‘阿P真聰明’,我再告訴你們。”

  兩個歹徒此時像犯錯的小學生,真的一本正經地說瞭句“阿P真聰明”,阿P這才得意地說瞭下去:

  原來,一對戀人激吻過後,摸索著往山洞外走去。阿P心裡一聲嘆息:“天啊!莫非老天要絕我阿P……阿……P?”想到這個“P”字,又聯想到眾人對自己這名字的誤解,阿P突然靈光一閃,慌忙運起丹田之氣,將全身力量匯於一處,隻聽

  “撲”的一聲響,如同悶雷一般,在這半封閉的環境中,竟然餘音繞梁。

  兩個戀人嚇瞭一跳,女孩驚道:“有人?”

  男孩卻回應:“別瞎說,這裡咋會有人?”

  阿P一著急,一串“連環屁”排出體外,這對戀人才確認洞中確實有人……他們發現瞭被五花大綁的阿P後,立即報瞭警。

  說完這些,阿P得意地去公安局做筆錄,一到門口,湊巧碰上瞭劉所長。劉所長一見阿P,笑著說:“P總,既然到所裡來瞭,順便把名字改瞭吧。”

  阿P甩瞭甩頭,說:“前兩天我覺得這名字挺俗氣,現在,哈哈……我的名字我做主,誰的名字有我狂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