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活餃子

PART.1餃子邊也有火候

  三和鎮的人愛吃餃子,所以這裡的餃子館開門最早,打烊最晚。這天一大早,王記餃子館的小夥計去開店門,手剛一拔門杠,門“呼”的自己就開瞭,順著門縫,直挺挺地倒進一個人來。這個人衣衫襤褸,臉色死灰,兩眼緊緊地閉著。小夥計顫聲叫道:“一個倒臥!”

  聞聲過來的幾個夥計一看,便說:“這個倒臥,死哪不好,偏偏死到咱門上來瞭。”說著,拉胳膊拽腿地就想把人拖到大街上去,忽聽背後一聲:“慢著!”不知什麼時候,店主王掌櫃也來瞭。

  王掌櫃來到那人跟前,俯身仔細打量,隻見那人三十多歲年紀,一臉菜色,看樣子是餓暈過去的。王掌櫃忙讓夥計把人抬到後院炕上,隨後吩咐:“趕緊去煮一碗‘餃子邊’。”

  “餃子邊”是什麼呢?原來,平日來餃子館吃餃子的食客,常有那眼大肚子小的,要多瞭,吃不下的餃子舍不得扔,就把餃子肚吃瞭,扔下餃子邊。王掌櫃心疼糧食,便想瞭一個主意,讓夥計將餃子邊歸攏到一起,放在大蓋板上晾曬,等晾曬幹瞭就裝到一個小面口袋裡,遇到落難討飯之人,便抓一大把煮上,連湯帶水地施舍給他們,既解瞭他們的饑餓,還不用花費銀子。

  不大一會兒,夥計端著一海碗熱氣騰騰的“餃子邊”回來瞭,也許是受到香氣的刺激,那個“倒臥”悠悠地睜開眼睛,直直地向大海碗看去,隻見白白的餃子邊像一條條白嫩的小魚遊動在面湯裡,他不禁精神一振,掙紮著坐瞭起來,端起大海碗,三扒拉兩扒拉,便將一海碗餃子邊劃拉到瞭肚子裡。吃完後他咂瞭咂嘴,說出一句話來:“就是面欠瞭點火候,要不會更香甜些。”

  旁邊的夥計一聽,差點氣樂瞭:都餓成這熊樣瞭,還講究什麼香甜不香甜。可一旁的王掌櫃聽瞭這話,心裡卻一驚:能從回鍋的面裡品出火候,這人不簡單啊!王掌櫃有意試他一試,就問:“這位客,你說這面欠點啥火候?”

  這人抹著嘴說:“生面和到一半的時候,和面的人擱瞭半晌,讓面塌瞭。”這句話一說,旁邊的夥計一下子傻瞭,為什麼呢?原來幾天前他正在和面,王掌櫃招呼他去搬東西,等他搬完再接著和面,已隔瞭半晌,今天煮的餃子邊,用的正是那天的面!

  王掌櫃看到夥計的表情,已明白瞭幾分,便問:“這位客,我看你衣衫不整,這是要到哪去?”這人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,說:“在下名叫張三,因傢鄉遭瞭洪水,田產傢小都沒瞭,隻剩我孤身一人,漂泊到瞭此地。”

  一聽這話,王掌櫃就有意留下他,說:“我看你還有些虛弱,先在我這裡將息兩天,等身子好些再說。”

  中午時分,王掌櫃端著餃子又來看張三,張三正睜著兩眼躺在炕上想心事,見王掌櫃進來,趕緊坐起來就要下地,被王掌櫃一把按住。張三感激地接過餃子吃瞭,吃完後,他又說話瞭:“貴記的餃子薄皮大餡,可惜個個是‘呆餃子’,不是‘活餃子’。”

  “什麼?呆餃子,活餃子?”王掌櫃聽著都新鮮,心想,自傢幾代人經營餃子館,從沒聽說過餃子能活,他有些不服氣地問:“敢問這位客,普天下誰能把餃子做活?”

  “在下!”張三答得不緊不慢。

  看著王掌櫃不相信的眼神,張三嘆瞭口氣,說:“實不相瞞,我祖上是禦廚,有一手做餃子的絕活,掌櫃的對我有救命之恩,張三無以為報,願做上一回‘活餃子’以報大恩!”

PART.2果真是個高手

  第二天一早,張三在院子裡尋摸瞭一圈,抱著一堆鐵絲、樹幹進瞭屋,關上門就沒再出來,一直到太陽下山才打開門。王掌櫃進屋一看,見炕頭上赫然擺著一個大笊籬,那笊籬的尺寸特別大,冷不丁一看,還以為是個大鍋蓋放那瞭。

  王掌櫃疑惑地問:“咱這是餃子館,哪會缺撈餃子的笊籬,你又何必特地做一個?”

  張三笑瞭笑,說:“您就別管瞭,我自己做的傢夥,用著稱手。”

  第三天,天還沒亮,張三左手拎著一個大瓦罐,右手拿著大笊籬進瞭廚房,點亮燈,他四面打量一番,在北墻上釘進一個大釘子,鄭重地掛上大笊籬。這時,王掌櫃和夥計們也都聚攏到廚房裡,好奇地等著看張三怎麼做“活餃子”。

  隻見張三紮上圍裙,拎起一大袋面來到案板前,高抬手臂,輕抖面袋,面粉一點不拉全被抖進跟前的大面盆裡,接著,他拎過大瓦罐,手腕一抖,罐裡的水便劃出一道弧線,均勻地灑在盆裡。這罐裡的水可不是一般的水,這是張三特地準備的“陰陽水”。他頭天子時前將滾開的熱水倒入罐內,然後蓋上蓋子,讓熱水在瓦罐內蒸騰,熱氣在蓋子上不斷凝結成水珠,再掉回熱水內,這樣循環一夜,罐內的水便成瞭陰陽水。用陰陽水和出的面不僅能激發出面粉的清香,還能讓面粉有極大彈性。

  和完面,張三開始切餡。他用的是窖冰鎮著的新鮮牛肉,刀光飛舞中,細如發絲的牛肉絲紛紛揚揚地堆成瞭一座小山。張三邊切邊解釋說,肉餡不用剁而用切,因為剁成的肉糜是爛肉,會失去肉的鮮香。

  王掌櫃在一旁暗暗佩服:“果真是個高手!”

  很快,張三就包好瞭餃子,他擦擦手上的面粉,對王掌櫃說:“掌櫃的,餃子都備好瞭,下鍋前我有一個條件—我煮餃子的時候誰都不能看,不然這‘活餃子’我可做不瞭。”

  王掌櫃一聽就明白瞭,有絕活的人都講究留一手,他答應瞭這個要求。

  中午時分,王記餃子館陸續上客瞭,老主顧們驚訝地發現,餃子館變樣瞭:進門右手的大灶臺被一頂藍佈幔子嚴嚴實實圍瞭起來。張三左手托著一大蓋板餃子,右手拿著那個特大號的笊籬,從廚房走瞭出來,鉆進佈幔後,簾子緊接著就被撂下瞭。

  食客們的好奇心被吊起來瞭,不一會兒,隻聽一聲:“起鍋!”一碗碗熱騰騰的餃子從佈幔後面遞瞭出來,食客們拿起筷子趁熱就吃,剛咬一口,就紛紛贊嘆:“天下竟有這麼好吃的餃子!”王掌櫃趕緊也端過一碗餃子,夾起來一咬,呵!奇瞭,面皮與肉餡相配得宜,各自的鮮香都被激發瞭出來,那餃子真像是活的,鮮味一下子佈滿口腔,竟自己直往嗓子眼兒裡鉆。

  一頓飯過後,王記‘活餃子’的名聲一下傳開瞭,張三也被王掌櫃執意留瞭下來。

  因為生意太紅火,張三一個人忙不過來,就收瞭店裡的幾個夥計做徒弟。張三帶徒弟和別人不同,他把手藝分成和面、切肉、調餡幾部分,看徒弟的天分隻教一樣,而最後一道工序煮餃子,他卻從未示人。撈餃子用的那把特大號笊籬,張三更是心愛無比,從不許別人觸碰,他每天睡前把大笊籬洗刷幹凈,鄭重地掛在廚房北墻上,早上起床洗漱完畢,便從北墻上摘下大笊籬,帶在身邊。

PART.3呆餃子回來瞭

  王記餃子館的名聲越來越大,這天,店裡迎來一個不同尋常的食客,為籌備皇上六十大壽,內務府四處尋訪民間美食,他們聽說瞭“活餃子”的名頭,派瞭經驗老到的禦膳房大總管前來考察。

  為瞭預備給大總管品嘗的餃子宴,這天,餃子館的夥計們一直忙到半夜,張三更顯得精神頭十足。王掌櫃看著大傢忙碌的身影,真是又高興又發愁,高興的是幾代人經營的餃子館在自己手上風光瞭,發愁的是一旦“活餃子”被大總管選中,自己這個小店就再也留不住張三瞭……

  眾人一直忙到四更天才睡,不料,一場災難悄悄襲來。

  負責封灶火的夥計也許是太累瞭,睡前竟忘瞭把廚房的灶火封上,夜風帶出瞭火苗,一下子引燃瞭旁邊的柴禾,等人們驚醒的時候,火苗已躥上瞭房梁。張三見狀,喊瞭一聲:“我的笊籬!”就瘋瞭一樣往火海裡跑,旁邊的夥計一把拉住他:“師傅您不能去,一個笊籬,咱再做一個!”

  “明天就要給大總管上活餃子,再做哪來得及!”張三一把掙脫徒弟,不顧一切地沖進瞭火海。

  張三一沖進廚房,便覺濃煙撲面,仗著對廚房的熟悉,他還是摸到瞭北墻,一下子就找到瞭那把大笊籬。真是萬幸,大笊籬好好的,沒被燒著,張三舒瞭口氣,抱著笊籬就往外跑。恰在這時,廚房的大梁被燒斷瞭,一下子掉下來,正砸在張三的頭上,張三晃瞭幾晃便倒瞭下去。

  火終於撲滅瞭,張三卻死瞭,一直到斷氣,他手裡還抓著那把被濃煙熏黑的大笊籬……望著一片狼藉的廚房,王掌櫃欲哭無淚。

  正午時分,大總管在當地大小官員的簇擁下來瞭,王掌櫃帶著夥計們強忍悲痛,開始包餃子。看著夥計們分工有條不紊,王掌櫃多少有些安慰,心想,多虧張三盡心盡力帶瞭這些徒弟。

  一盞茶過後,白生生的餃子端上桌來,大總管夾起餃子咬瞭一口,空氣仿佛停滯瞭,所有人都緊張地盯著他的表情,王掌櫃心裡說:“憑你見多識廣,也得被‘活餃子’的美味折服。”

  可是,大總管的眉頭皺瞭起來,他黑著臉放下筷子,說瞭一句:“徒有虛名!”便拂袖而去。

  王掌櫃嚇傻瞭,半天才反應過來,他連忙夾起桌上的餃子一嘗,天啊,餃子的皮餡都沒什麼差錯,可不知為什麼,就是沒瞭那股獨特的鮮活勁,昔日那俗不可耐的呆餃子又回來瞭!

  那天,王掌櫃讓夥計按著張三生前所教,連煮瞭三撥餃子,真是怪瞭,一樣的材料,一樣的手藝,卻再也做不出“活餃子”的味道瞭。從此,王記餃子館的生意一落千丈,望著蕭條的店面,王掌櫃隻好宣佈暫時歇業。

PART.4大笊籬的秘密

  正在王掌櫃犯愁的時候,鎮上又出瞭一件怪事。

  連著幾天夜裡,鎮上的人們都被一種奇怪的聲音驚醒—每到半夜,街上就傳來重物敲擊地面“咚咚咚”的聲音,隨後便是一個男人嘶啞著嗓子喊:“誰敢惹我的大腦袋!誰敢惹我的大腦袋!”讓人聽瞭毛骨悚然。

  到瞭白天,大傢聚在一起議論紛紛,有人說,那聲音是從王記餃子館的方向響起來的,繞鎮子一圈後又在那裡消失瞭。王掌櫃鬱悶到瞭極點,他跟大傢商定,今夜自己帶兩個膽大的夥計,看看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發出的聲音。

  夜裡,王掌櫃帶著兩個夥計,一人拿一根大粗棒子,隱在店門後。子夜時分,一陣人的夜風從門縫裡刮進來,凍得三人一哆嗦,就在這時,門外響起瞭“咚咚咚”的聲音,接著一個嘶啞的嗓音喊道:“誰敢惹我的大腦袋!”

  王掌櫃他們大著膽子從門縫望出去,啊!黑暗中,一個獨腳怪物,頂著碩大的腦袋,一蹦一蹦地往這邊竄來。怪物蹦進店門,就往老廚房的方向蹦去,因為失火,原來的老廚房已經成瞭一塊空地。

  王掌櫃他們趕忙悄悄跟瞭過去,到瞭原先老廚房的所在,三人頓時愣住瞭,這時,怪物已經不見瞭,本該是空地的地方不知何時搭起瞭灶臺,火光中,一個身影正在忙碌,仔細一看,三人不由心跳加快,差點驚叫出聲,那人竟是張三!

  三人捂住嘴巴再看,隻見張三正專心地煮餃子,身邊,放著那把特大號的笊籬。他用大笊籬順著鍋沿猛一推,一鍋餃子便在笊籬的帶動下轉起圈來,接著,張三翻過大笊籬,兜頭向下一按,一鍋的餃子全被壓進水裡,這時水沸騰起來,張三一抬手,一個海底撈月,將鍋裡的餃子全部撈起在大笊籬上,掂瞭三掂,喊道:“起鍋!”

  看到這裡,王掌櫃再也忍不住,脫口喊瞭一聲:“張三!”話音剛落,灶臺裡的火滅瞭,空地上一片漆黑,隻聽到“咚咚咚”的聲音。

  一個夥計慌忙將手裡的棒子朝發出聲音的地方砸去,隻聽“砰”的一聲巨響,好像有什麼東西應聲倒地,等王掌櫃點起燈籠一看,隻見空曠的地上根本沒有什麼灶臺、餃子,隻有一隻大笊籬靜靜地躺在那裡。

  “張三的大笊籬!”王掌櫃最先反應過來,他急忙跑過去拿起瞭笊籬,不由仰天長嘆:“張三啊,你這是記掛著‘活餃子’的手藝失傳,才讓大笊籬通瞭你的靈氣,把我們引到這裡,給我們煮瞭一回餃子啊!”

  當晚,王掌櫃夢到瞭張三,張三在夢裡說:“當初我隻想在您店裡暫時落腳,所以隱瞞瞭活餃子的訣竅,有負您的救命之恩,死不瞑目。今日我已演示瞭煮餃子的技藝,記住,‘活餃子’離不瞭大笊籬,餃子熟後必須用大笊籬一下子全部撈起,第一時間端到食客面前,切記、切記!”

  第二天,王掌櫃和夥計們來到張三墳前,含淚將那把大笊籬埋進瞭張三的墳裡……

  王記餃子館又重新開張瞭,王掌櫃親自站到瞭灶前,他下令撤瞭藍佈幔子,人們看到,大笊籬的功夫被王掌櫃使得揮灑自如,美味異常的“活餃子”又回來瞭!

  從那時開始,三和鎮的餃子就出名瞭,鎮上還流傳起一首歌謠:“三和鎮有三怪,餃子好吃勝肴菜,大笊籬賽鍋蓋,誰敢惹我的大腦袋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