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誰能幫我

PART.1找上門的民工

  張建設是一傢報紙的主編,每天經手的奇聞趣事,多得能用籮筐裝。

  這天上午,他正忙著審閱稿件,門衛室打來電話,說有個叫牛二寶的人有重要的事,一定要見見他,張建設放下電話,來到報社門口,隻見一個三十幾歲的農民工站在門外,正在炎炎烈日下徘徊,就上前問道:“你找我?”

  這個人正是牛二寶,他一見張建設,連忙說:“是的,張主編,我有點要緊事麻煩您!”

  張建設連忙把牛二寶請進接待室,給他倒上一杯水,送到牛二寶手上。牛二寶哆嗦著接過杯子,也許是太過緊張,茶還沒進口,就晃瞭出來,灑在脖子上的吊墜上。張建設和氣地說:“別急,慢慢說。”

  牛二寶漸漸緩過勁來,這才說明來意。原來,他是一傢公司的送水工,前天下午,他的電動車剎車出瞭問題,失去控制,不但劃傷瞭旁邊的一輛奔馳轎車,接著又撞倒瞭站在路邊的一位老太太,老太太被撞骨折,送進瞭醫院。現在老太太的傢屬追著牛二寶討要醫療費,奔馳車主也要牛二寶賠償損失,兩項算下來,他得賠人傢四萬多,可他平時賺的一點錢全供孩子上學瞭,鄉下的親戚朋友都跟他一樣窮得叮當響,沒錢賠人傢,人傢又逼得緊,牛二寶連死的心都有瞭。

  聽瞭牛二寶的敘述,張建設頗為同情,說:“你的確遇上瞭難事,但我們城市太大,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,報社畢竟不是慈善機構,你的事情,我們恐怕幫不上忙!”

  牛二寶連忙說:“張主編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  張建設問:“那你找我幹什麼?”

  牛二寶一臉不自然,尷尬地說:“我是安陽王傢坡人,遇上這麼大的難處,昨天突然想起父親生前提到的一個人,我父親說過,那個人七十年代在我們那裡插過隊,有一次得瞭重病,得到過我父親的幫助,當時我年齡還小,隻記得那個知青名叫張建設,後來他回到省城,就再也沒有消息。我現在真的走投無路瞭,想找他借點錢,幫我先渡過這個難關。我們公司有個年輕同事,幫我在網上查到您也叫那個名,也有插隊的經歷,所以,我就過來問問,您是不是當年受過我父親幫助的那個人?”

  張建設皺瞭皺眉頭,說:“那個年代叫張建設的人很多,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個張建設。”

  牛二寶嘆瞭口氣,說:“那—您能不能幫我在報紙上登個尋人啟事?”

  張建設為難地說:“我們報社的廣告版面是要收費的,少說也得五六百塊,不太適合你吧?”

  牛二寶搖瞭搖頭,失望地走瞭。

PART.2不能發的新聞

  下午,一位實習記者送來篇新聞急稿,還附瞭照片,張建設一看,照片上的人正是牛二寶,原來,牛二寶離開報社後,居然跑到廣場上跪起來,跟前擺一張紙板,在上面寫上尋找當年的知青張建設。張建設一看就把稿件壓下來,對實習生說:“這種事情不太有新聞價值,就不要占版面瞭。”

  沒想到,其他幾傢報紙都在第二天報道瞭這件事,連電視臺都把這事作為新聞播出瞭。

  到瞭下午,那位實習記者又交上來一篇稿子,張建設一看,寫的還是牛二寶,有些不高興瞭,說:“怎麼又寫這件事?不是跟你說過不發瞭嗎?”

  實習記者說:“這件事出現瞭意想不到的變化,牛二寶找的那個人現身瞭,更巧的是,那個人正是被牛二寶劃傷車身的車主,他看到報道後,這才得知牛二寶是當年恩人的兒子,不但不要他修補車子的費用,還幫牛二寶支付瞭老太太的醫藥費和營養費。這世界,真是奇妙啊!”

  張建設聽得愣住瞭,過瞭片刻,問:“你有沒有那個張建設的聯系方式?我想找到他,再深入地瞭解一下。”

  實習生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張建設,說:“那位張建設回城後改名叫張德銘,現在是一傢酒店的老板。”

  張建設按照名片上的電話,很快聯系上瞭張德銘,約好在張德銘的酒店見面,張德銘找瞭個安靜的包廂,兩個人幾杯酒下肚,張建設便不客氣地問:“張老板,請你跟我說實話,你為什麼要騙牛二寶?”

  張德銘一愣,接著哈哈大笑,說:“真不愧是大主編,沒想到我這個冒牌貨,一眼就被你識破瞭。不過,我這個張建設是冒牌的,但想幫他的心卻是真的,我也是農村出來的,從小就受窮,七歲就成瞭孤兒,要不是左鄰右舍的幫助,恐怕早就餓死瞭。牛二寶遇到這麼大的難事,他本來可以一走瞭之逃避責任,但他卻想方設法承擔責任,這樣的人,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幫他?”

  張建設笑瞭笑,說:“難得你有這樣的善心,不過我得告訴你,我就是他要找的那個張建設,牛二寶來找我時,我沒承認。”

  張德銘大吃一驚,說:“原來這樣。聽說,他父親在你落難時幫過你?”

  張建設苦笑著搖搖頭,說:“你註意過牛二寶脖子上戴的那隻彌勒佛翡翠吊墜嗎?那是我傢的傳傢之寶啊!我下鄉時,我母親親手把它掛到我的脖子上,說是能保佑我無病無災。當年,牛二寶的父親是大隊書記,他看到這隻吊墜,硬說那是封建迷信之物,要沒收,硬生生從我手裡拿走瞭。後來有一次我得瞭瘧疾,發著高燒,也不知牛二寶父親是不是對我心裡有愧,就找到一種秘方,為我熬瞭幾服湯藥,我喝瞭後病就好瞭,但他搶走瞭我們傢的祖傳寶貝,所以我也從來沒覺得他對我有恩。”

  張建設一席話顯然大出張德銘意料之外,兩人沉默瞭好一會,都不知說什麼好,這時,服務員敲門進來,說有個叫牛二寶的人想見張老板,張德銘看瞭看張建設,吩咐服務員:“你帶他到這裡來。”

PART.3飛回來的舊物

  張建設見牛二寶要來,便對張德銘說:“我先回避一下吧。”

  張德銘說:“他脖子上還掛著你傢的祖傳寶物,過會我問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,要不,先委屈你一下,坐在屏風後面聽聽吧?”

  畢竟是自己傢的祖傳之物,張建設心裡還是放不下,就真的搬瞭張椅子,在屏風後坐下來。

  不一會,服務員帶著牛二寶上來瞭,等服務員關上門,牛二寶突然“撲通”一聲,跪在張德銘面前,說:“張老板,我們傢對不起您啊!”

  張德銘連忙扶起牛二寶,問:“你這是怎麼瞭?”

  牛二寶哽咽著說:“今天中午,我去醫院看望那個被我撞傷的老太太,正好遇上她有個親戚來看望,那親戚是個收藏愛好者,看到瞭我脖子上的這隻吊墜,說這是好東西,能值不少錢。我就專門跑到一傢珠寶店,請店裡的老師傅幫我看看,那位老師傅端詳瞭半天,說這是一隻價值不菲的老物件,遇上好買主,沒準能賣個十幾萬,要我好好放著。這吊墜是我父親臨死前交給我的,我們傢世代務農,不可能有這樣的好東西,於是,我就給在老傢的叔叔打瞭個電話,我叔叔說,他記得您剛到我們村子的時候,脖子上掛著這樣的吊墜,可能是您後來送給我父親瞭,但我知道,這麼貴重的東西,您不可能隨隨便便送人的,一定是我父親做瞭對不起您的事,才得到這隻吊墜。想不到您不但不記恨,還這樣幫助我……”

  牛二寶取下翡翠吊墜,交到張德銘手中,說:“這本來就是您的東西,請您收下吧!”

  張德銘笑著說:“這吊墜的主人,不是我。”接著,他朝屏風後喊瞭聲:“張主編,你是不是應該出來瞭?”

  張建設從屏風後走出來,握住牛二寶的手,說:“我原來一直以為,自己在農村呆瞭幾年,很懂得農民,今天你給我好好上瞭一課啊!”

  一旁的張德銘拍拍牛二寶的肩膀,說:“他才是你要找的張建設,我是冒牌的,你不會怪我吧?”

  張建設紅著臉,給牛二寶鞠瞭一躬,說:“對不起,上次我一看到你脖子上的吊墜,我就猜到可能是你,當時我沒承認,是我心胸太狹隘瞭。”

  牛二寶看看張建設,又看看張德銘,說:“我這不是在做夢吧?怎麼遇到的全是好人啊?”

  張德銘叫來服務員,吩咐說:“你重新弄幾個菜,再把最好的酒拿上來,今天我們哥仨好好喝一通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