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神秘大獎

  這天,張大娘在路邊散步時,發現瞭一隻流浪狗。這狗長得奇醜無比,它眼淚汪汪地望著張大娘嗚嗚直叫。張大娘心一軟,就把醜狗帶回瞭傢,還取名叫醜兒。

  這醜兒雖說難看,卻很有靈性,和張大娘極是親近。張大娘沒瞭老伴,兒子又很少來看她,有瞭醜兒的陪伴,她覺得很高興。

  可好景不長,小區裡貼出告示說,沒有狗牌的狗一律沒收。可辦個狗牌得花好幾百塊錢,張大娘自己的退休金很少,兒子還經常到她這裡搜刮。要辦狗牌,她還真沒這個錢。

  沒辦法,為瞭躲開打狗隊,張大娘隻好和醜兒躲在傢裡。過瞭幾天,張大娘尋思著應該沒事瞭,就帶著醜兒小心地下瞭樓,醜兒開心地撒腿就跑。不料,剛拐個彎,張大娘就看見前面有人在抓狗。這時,打狗隊的人發現瞭醜兒,拿起桿子就想套,醜兒猛地回過頭,拿桿的人嚇瞭一大跳,脫口而出:“天哪,這是狗嗎?怎麼長這麼醜啊!”就在他一愣神的工夫,醜兒撒腿就跑遠瞭。

  經歷瞭這一次,張大娘更害怕瞭,再也不敢帶醜兒出去瞭。思來想去,張大娘給兒子阿林打瞭個電話:“兒子啊,我撿瞭隻流浪狗,你能不能幫它辦個狗牌?”

  阿林一聽就火瞭:“你是不是老糊塗瞭?撿隻狗還想辦狗牌?我沒錢!”張大娘嘆瞭口氣,放下電話。

  過瞭幾天,張大娘偶然在報紙上發現瞭一個廣告:首屆醜狗大賽!隻要您的狗夠醜,就來參賽吧,全程直播,萬人矚目,冠軍醜狗將獲價值萬元的神秘大獎,圓夢公司幫您實現願望!看著實現願望幾個字,張大娘不禁心裡一動。

  很快,張大娘帶著醜兒去報名瞭。到瞭報名處一看,好傢夥,人真多啊。一個中年人正抱著自傢的小狗往前擠:“憑什麼不給我們傢的狗報名?”工作人員皺著眉頭解釋:“跟您說瞭多少遍瞭,這是醜狗大賽!凡是長得順眼的狗都沒有資格參賽!”

  張大娘小心翼翼地抱著醜兒過去,問:“您看,我傢這隻行不行?”工作人員一回頭,眼睛頓時一亮:“行行行!您這隻狗太有資格瞭!”二話沒說就給醜兒辦瞭參賽證。

  參賽的醜狗可真多啊,而且醜成什麼樣的都有。擱平常,這些狗,人們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,可現在全成瞭寶貝,越醜越能抓住眼球。要說醜兒也真爭氣,憑著天生的醜模樣,一路過關斬將,毫無懸念地晉級決賽,而且成瞭奪冠的大熱門。
主辦方看來是下足瞭工夫,報紙、電視上全是醜狗大賽的報道。大傢都在猜測,要醜成什麼樣的狗才能獲得冠軍?這價值萬元的神秘大獎到底是什麼?

  決賽開始瞭。主人們帶著自己的狗依次上臺,進行才藝表演。這下可熱鬧瞭,狗狗們紛紛亮出絕活兒,有的表演跳高,有的表演接飛碟,還有一隻狗狗會算術!張大娘緊張極瞭,她平時可沒訓練過醜兒啊。

  輪到醜兒表演瞭,張大娘試著扔瞭一個球,醜兒看瞭看,沒動。張大娘又扔瞭一個,叫道:“去撿!”醜兒仍舊沒動。它可不明白得不得獎的事兒,隻要能和張大娘在一起,就是它最大的幸福瞭。隻見醜兒蹲在張大娘身邊,伸出舌頭輕輕舔著她的手,又仰起臉看看張大娘,就是不去撿球。

  張大娘長嘆一聲,看來這醜兒是與冠軍無緣瞭,自己的願望也實現不瞭瞭。想到這裡,她不免有些心酸,眼淚撲簌簌地掉下來。醜兒抬起前腳搭在張大娘的膝上,看瞭看她的臉,然後忽然伸出舌頭,輕輕地把張大娘的眼淚舔幹。評委們看到瞭這一幕,紛紛交換瞭一下眼色。

  張大娘拍拍醜兒的頭,說:“咱不會才藝,等會兒帶你回傢。”醜兒看到張大娘不哭瞭,高興得轉起瞭圈圈,逗得張大娘破涕為笑。

  很快,評委開始宣佈比賽結果:“此次醜狗大賽的冠軍就是醜兒!因為,它醜得渾然天成,又對主人充滿感情!”

  接著,活動的主辦方邀請張大娘上臺領獎:“祝賀您獲得大獎!我們圓夢公司為瞭擴大影響,專門策劃瞭此次大賽。這次的神秘大獎就是幫您實現一個夢想。隻要合理合法,而且價值在一萬塊錢以內都可以!”

  臺下頓時沸騰起來,原來神秘大獎就是這個啊!很快,臺下又安靜下來,記者們紛紛把鏡頭對準瞭張大娘,大傢都想聽聽張大娘的願望是什麼。

  張大娘萬萬沒想到醜兒會得冠軍,她激動萬分,抱著醜兒哽咽道:“我……我隻想要個狗牌!”

  主辦方以為自己沒聽清楚,急忙強調:“您說什麼?隻要在一萬塊錢以內的願望,我們都能幫您實現!比如您是否需要些什麼東西?或者……”

  張大娘深深吸瞭口氣,放大瞭聲音:“不,我不要別的。我就要一個狗牌!醜兒是我撿回來的,隻有它願意陪著我,它就是我的伴兒啊!可我卻沒錢給它一個合法的身份,不敢帶它出門!我帶著它來參加這個大賽,不求別的,隻求能給它上個狗牌!”

  頓時,現場一片靜默,主辦方也紅瞭眼眶:“您放心,我們會用最快的速度給您的醜兒送上一個狗牌!”張大娘激動得連聲說著謝謝,臺下掌聲雷動。

  再說那個不孝子阿林,在電視上看到瞭這個醜狗大賽,他萬萬沒想到,大賽的冠軍竟然是他母親養的狗,更沒想到張大娘竟然隻問主辦方要瞭一個狗牌!阿林氣得差點把電視機給砸瞭。

  可事已至此,想反悔也沒用瞭。阿林眼珠子一轉,就出瞭門。晚上,他特意買瞭點水果來到張大娘傢,進門就嚷:“媽,一萬塊的大獎啊,您要點啥不好?偏要個狗牌!”

  張大娘含笑看著醜兒,說:“要個狗牌我已經很滿足瞭。”阿林跺腳道:“您就是吃虧上當的命!這狗咱養瞭它這麼久,拿它換點東西也不過分。”

  張大娘一下子生氣瞭,說:“醜兒是我養的,和你沒關系!”

  阿林眨眨眼,賠笑道:“好好好,反正已經這樣瞭,我也不跟您爭。我又給醜兒找瞭個生財的門路。我有個開寵物店的朋友,看上醜兒瞭,已經付瞭我一千塊錢的定金。我這就把醜兒給他送過去。”說著,不由分說抱起醜兒就跑。

  張大娘哪肯答應,在後面追著喊:“放下!把我的醜兒放下!”阿林知道母親不會答應,跑得更快瞭。醜兒聽見張大娘的叫聲,掙紮著要跑,阿林哪裡肯放,更加死命地抱著。醜兒急瞭,低頭就咬瞭他一口。阿林大叫一聲,狠狠地把醜兒往路中央一扔。正在這時,一輛汽車飛快地開過,剛好撞在醜兒身上。

 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瞭,張大娘愣瞭愣,突然發瘋般地跑到醜兒身邊,隻見醜兒渾身是血,眼看是活不成瞭。張大娘哭著把它抱起來,醜兒突然睜開眼看瞭看張大娘,眼裡閃著淚光,它艱難地伸出舌頭,舔瞭舔張大娘的手,然後慢慢地閉上瞭眼睛……

  一個星期後,圓夢公司的老總帶著眾多記者,親自送來瞭狗牌。張大娘接過亮閃閃的狗牌,淚流滿面。她用手輕輕擦拭著狗牌,轉身拿來瞭一枚銀針。大傢奇怪地看著她,不知她要做什麼。隻見張大娘顫抖著手,用針在狗牌背面刻上瞭兩個字:醜兒。

  然後,張大娘帶著大傢來到樓下,指著一棵大樹,說:“醜兒……在這裡。”大傢這才知道,醜兒已經死瞭。有人出主意:“留著這塊狗牌,您再養一隻小狗吧。”

  張大娘搖搖頭,慢慢挖開浮土,把那塊狗牌放進去,說:“醜兒太可憐瞭,我要把這塊狗牌留給它,讓它在那邊兒能堂堂正正當一回有牌的狗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