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感動中國] 狀元街上賣作文

PART.1高考失意

  狀元街在縣城非常有名,它隻是縣一中南側的一條小街,原本不叫這名兒,後來,每年高考分數出來後,那些考上清華北大等名牌大學的學生,為瞭籌措學費,就把自己的筆記和作業擺到這條街上賣,沒想到都成瞭搶手貨。不少傢長為瞭讓孩子上大學、進名校,寧肯出高價買這些高考“狀元”的筆記和作業,每年高考放榜後的一段時間,這條街上就擠滿瞭人,形成瞭一個集市,這條街也因此被叫作狀元街。

  這麼多年下來,從狀元街走出瞭不少人才,縣法院院長劉秋山,便是其中一個。

  當年,劉秋山傢裡很窮,他那年高考成績又不好,整個人灰頭土臉的,別提多狼狽瞭。這天,他來到狀元街,把自己的聽課筆記和作文本擺在一張破凳子上,其他攤位上都貼著“清華大學”、“北京大學”、“數學滿分”、“奧數金牌”等顯赫的標簽,隻有他的凳子上啥也沒寫。他呆呆地坐在凳子後面,從早上一直等到太陽要落山瞭,沒有一個人在他的攤位前停留過。

  他正準備收攤走人,這時過來一位衣著樸素的中年男子,彎腰翻開劉秋山的筆記本看瞭看,又從作文簿中挑出一本,細細地看起來。這一來,劉秋山像是看到瞭希望,在他心目中,這一摞作文簿才是真東西,他高中三年寫的每一篇作文,老師幾乎都打瞭滿分。

  男子看瞭劉秋山幾篇作文,點瞭點頭,說:“你的作文寫得很不錯,你今年考上瞭哪所大學?”

  劉秋山的臉“騰”一下紅瞭,聲音低得像蚊子叫,說:“我分數不高,最多隻能上二本,我放棄瞭。”

  男子頗有些出乎意外,說:“能上二本也不錯,為什麼要放棄?”

  劉秋山說:“因為我有一個夢想,我要讀中國政法大學。”

  男子又問:“那你語文考瞭多少分?”

  劉秋山的臉更紅瞭,說:“我的語文不高,因為作文是零分。”

  “零分?”男子驚訝得張大瞭嘴巴,問,“你怎麼知道是零分?”

  劉秋山從書包裡拿出一張復印紙,說:“這就是我的高考作文。”

  男子接過復印紙,看瞭看,說:“這篇作文最近一直在網上流傳,據說因為思想傾向有嚴重問題,被判瞭零分。我還以為是假的,原來是你寫的!”

  劉秋山一臉沮喪,說:“是啊,我對自己的作文能力太自信,得出的結論太草率……”

  男子看看劉秋山,問:“你這些作文簿,想賣多少錢?”

  劉秋山咬緊牙關,非常堅決地說:“五千!”

  男子直視著劉秋山,又問:“你覺得會有人買嗎?”

  劉秋山搖瞭搖頭,紅著臉說:“我不知道。但我需要五千塊錢,再補習一年。”

  男子又看瞭看劉秋山,說:“好,我出五千塊,買你的這些作文!”

  劉秋山接過男子遞過來的一沓錢,禁不住露出欣喜的神色,說:“謝謝您,大叔,真的謝謝您!”接著,他把自己傢的地址抄給男子,又說,“您是給您兒子買的吧?您兒子如果寫作文遇到瞭困難,就過來找我吧,我願意輔導他。”

  男子接過劉秋山的地址,放進口袋,說:“希望你明年考上理想的大學!”

  劉秋山點點頭,說:“一定會的!我要當法官,我要夢想成真!”

  一年後,劉秋山以全縣文科第一名的成績,被中國政法大學錄取,接到通知書那天,他拿著這一年新的聽課筆記和作文簿,又來到狀元街。這次,在他攤位前停留的人很多,但守瞭一天,卻隻賣出三千塊錢。去年用五千塊買走他作文簿的那個男子,卻再也沒有出現。

  第二天,他收到一張五千塊錢的匯款單,匯款人的署名是兩個字:“助學”。

PART.2重金尋人

  後來,劉秋山以優異成績從政法大學畢業,順利進入縣法院工作,他勤勉盡職,最近當上瞭縣法院院長,這時他突然冒出個想法:找到當年那個花五千塊錢買他作文簿的男子。

  這些年,劉秋山一直非常感謝那位男子,這次想見那位男子,一方面是感謝他的慷慨;另一方面,還想親口告訴他,當年他的眼光沒有錯!

  說幹就幹,劉秋山隱去自己的姓名身份,在當地的報紙上發瞭則啟事:重金回收當年在狀元街賣出的作文簿。

  啟事發出後,一連幾天都沒反應,劉秋山又把這則啟事發到瞭當地的電視臺,連續播瞭三天。電視臺的觀眾多,又是在黃金時段播出,但播出後還是沒有任何動靜,劉秋山有些坐不住瞭。

  這天,劉秋山突然接到王縣長的電話,約他下班後喝茶。

  劉秋山跟王縣長基本沒有工作以外的交往,想不到會約自己喝茶。這天下班後,他跟王縣長在一傢小茶館見瞭面,兩人找瞭個僻靜位子坐下,簡單寒暄後,王縣長問劉秋山:“聽說你是本地人,哪年高中畢業的?”

  劉秋山說瞭畢業的年份,王縣長點點頭,說:“比我晚瞭三年。”

  接著,王縣長又問:“那年你是不是在狀元街賣過自己的作文?”

  劉秋山一聽,驚得猛一下站起來,結結巴巴地問:“你、你是—”

  王縣長把手往下壓一壓,示意劉秋山坐下,接著從包裡拿出一個精致的紙包,打開紙包,露出一摞顏色發黃的作文簿來。劉秋山遠遠瞅上一眼,便知道那些正是自己當年賣出的,他激動得又一次站瞭起來。

  王縣長又一次示意劉秋山坐下,拿出一張照片,遞給劉秋山,說:“這是我和父親的合影。”劉秋山接過照片,看到與王縣長合影的,正是當年買自己作文簿的那位中年男子。他有些糊塗瞭,說:“大叔買我作文簿時,你已經是大三的學生瞭,那他買去做什麼?”

  王縣長笑瞭笑,說:“那時,我父親是縣教育局局長,那年高考後,他特意到狀元街去看看,想從側面瞭解一些情況,結果在那裡遇上瞭你。”

  劉秋山大出意料,說:“原來他買我的作文簿,是為瞭幫我!”

  王縣長點點頭,說:“我父親後來跟我說過,他看瞭你的作文,覺得你有才氣;通過跟你的交談,又覺得你有志向,值得一幫。拉你一把,沒準就是為國傢拉上來一個人才。第二年高考,他知道你考瞭全縣第一,非常高興,知道你傢裡很困難,又匿名給你匯瞭一筆錢。”

  劉秋山激動地說:“他一下匯瞭五千塊!”

  王縣長又點點頭,說:“你記得很清楚!”

  劉秋山說:“這些年我心裡一直想著大叔,想找到他,但一點線索也沒有。”

  王縣長嘆瞭一口氣,說:“第二年他就得瞭重病,不久就去世瞭。那時你正在大學讀書,後來自然就見不到他瞭。”

  劉秋山忍不住流出瞭眼淚。王縣長又說:“他走的時候,還記掛著你呢。他把你的這摞作文簿交給我,讓我一直關註你。如果你自甘平庸,或是走錯瞭方向,就讓我用這摞作文來提醒你、敲打你。”

  劉秋山疑惑地問:“你一定是看到我發的那則啟事瞭,可你怎麼知道發啟事的那個人就是我呢?”

  王縣長拿起一本作文,指著上面的名字,說:“這上面有你的姓名呀!這些年,我可沒少註意你。在電視上看到啟事後,一猜便是你,便約你出來聊聊。”

  劉秋山跟著也笑瞭,說:“幸虧這些年我沒幹啥壞事,不然,你亮出這些作文來,隻怕我要羞死瞭。你看,這些作文是不是還給我呢?”

  王縣長哈哈大笑,說:“我可不想把它們還給你。這些作文放我這兒,不光對你是個暗示,對我也是個提醒。如果你心裡還記著我父親,每年高考出榜時,也到狀元街去看看吧。”

  劉秋山鄭重地點點頭,說:“一定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