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鉆火圈

  老遊和小遊父子倆靠賣藝為生。這天一大早,爺倆來到兩河縣街頭,擺好場子,銅鑼敲上三遍,引來瞭裡外三層的看客,他們剛要當眾表演拿手絕活鉆火圈,突然人群一分,一夥人走瞭進來,看穿著打扮像衙門裡的人,為首的是個黑大個,他一擺手’:“停下來,不許鉆!"

  老遊趕緊上前,抱拳施禮:“這位官爺,我們爺倆是賣藝的,安分守己,一路走來,各處的官府衙門都允許我們賣藝謀生,求官爺高抬貴手!

  黑大個一抬手,說:“好呀,交一兩銀子,就可以讓你在兩河賣藝三天!還沒等老遊說話,小遊上前一步,怒聲說道:“朝廷向來不禁止藝人賣藝,你這是敲詐勒索,我……”

  老遊急忙攔住兒子:“官爺,這孩子小,頭腦不太清,您大人不記小人過!

  黑大個冷笑一聲:“好一個朝廷不禁止藝人賣藝,可朝廷要堅決查禁欺民騙財的把戲,你們不是要表演鉆火圈嗎,那就演一個,本官爺看你們是不是騙人!"話音剛落,那夥人便“呼啦”一下在最裡圈站好,扯來一把椅子,讓黑大個坐下,然後一個個眼珠子瞪得跟包子似的,看著老遊父子倆,生怕漏掉一絲一毫的細節。

  事已至此,老遊也沒有辦法,隻能認真表演,讓這些官爺們挑不出毛病。

  他向兒子交代瞭幾句,然後父子倆又正瞭正擺在桌上的木圈,在四周朝內側插好油紙,一個個點燃。

  剎那間,木圈變成瞭一個大火圈。小遊低吼一聲,搶步上前,一個魚躍,從火圈中穿過,穩穩落在對面地上,毫發無傷,頓時贏來眾人一陣雷鳴般的喝彩聲。"

  “帕!”黑大個猛地一拍椅子扶手,“這叫什麼鉆火圈?這是騙人的把戲拿下!"見一夥人要往前沖,小遊大吼一聲:“慢著,你說這不是鉆火圈,那你說下什麼是鉆火圈?"

  黑大個惡狠狠地說:“木圈四周插上蠟,你從圈裡鉆過,人過蠟著,這才叫鉆火圈!你們試試?"

  老遊父子倆面面相覷,圍觀的眾人也竊竊私語,這哪是什麼鉆火圈,分明是難為人!

  黑大個可不管這些,他一擺手,命令手下去收老遊父子倆的傢夥。

  "慢!”老遊大吼一聲,問“官爺,要是我們鉆成瞭呢?"

  “鉆成瞭你們就可以在兩河隨意賣藝!"

  “多謝官爺,請各位鄉親作證!"老遊向四周一抱拳,轉身打開背囊,取出一些蠟燭,一個個安在木圈上,走出數十步開外,向著眾人再次作揖,然後起步飛奔。他越跑越快,隻見身影一閃,人從木圈中間躍過。就在躍過的一剎那,木圈四周的十二根蠟燭“噗”的一聲全部點燃。隨著老遊兩腿落地,身後整個木圈燃成瞭火圈。

  在眾人的喝彩聲中,老遊來到黑大個跟前,再次抱拳:“請官爺高抬貴手!"

  黑大個疑惑地盯著老遊,突然一把抓住老遊的拳頭,用力扳開,從他手裡取出一物,一看,竟然是一把極小的火折子,便大吼一聲:“你是用火折子點著的蠟燭,不算!"

  小遊不服氣地咕咕道:“我爹鉆過去瞭,火圈點著瞭,你管我們用什麼點的呀!"

  “你們說的是鉆火圈,可你們演的是點蠟燭,來呀,拿下!”隨著黑大個一聲令下,手下人一擁而上,撲向瞭父子倆。

  小遊兩眼冒火,握緊拳頭就要往上沖。老遊生怕兒子惹出什麼亂子,在他腰間點瞭兩下,小遊一下子癱軟在地,不動瞭。

  老遊再次抱拳施禮:“官爺,請高抬貴手,我們爺倆這就離開兩河!"

  “抓!”黑大個看也沒看,又吐出瞭第二個字,“打!"手下人抓住老遊,按倒在地,好一頓惡打。

  打瞭沒一會兒,突然有人溜到黑大個跟前,小聲說道:“大爺,他……死瞭!"

  黑大個站起來,走到老遊跟前,用腳踢瞭踢,眉頭一皺:“真死瞭,趕緊抬走!"

  癱在地上的小遊聽得清清楚楚,可他渾身癱軟,動彈不得,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,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些人走向父親的屍體,那幾個人想把老遊抬起來,可是怎麼也抬不動。

  黑大個生氣瞭,吼聲:“廢物!”挽挽袖子,雙手抓住www.rensheng5.com老遊的雙肩,一使勁,“起”!可是老遊的屍體依然紋絲不動。眾人這下呆住瞭,黑大個是有名的大力士,他都抬不起來,看來這個死屍是無法抬走瞭。

  正在這時,突然前面一陣鑼響,有人過來察報,縣太爺的大轎過來瞭。黑大個一皺眉,趕緊讓幾個人躺在地上,其他人圍在他們四周,假裝給他們治傷。同時脫下幾件衣服,把老遊的屍體蓋瞭個嚴嚴實實。

  他們剛準備好,縣太爺的大轎就過來瞭。縣太爺在轎裡看見是他們,命人落下轎,探出頭來問道:“你們在幹什麼呢?"

  “回老爺!”黑大個急忙跪下,“這幾個弟兄練功走岔瞭,我們正在救他們!"

  縣太爺點點頭:“小心為上!”說完,鉆進轎子。可就在縣太爺的轎子剛剛離地,平地中突然暴發出一聲悶雷般的大吼:“大老爺我冤枉!"

  仿佛一聲霹靂,黑大個他們嚇瞭一大跳,再扭頭一看,原來是小遊能夠說話瞭。

  黑大個急忙捂住小遊的嘴,回頭對縣太爺說:“老爺,這兄弟走火入魔瞭。”

  縣太爺點點頭,剛要吩咐起轎,隻見平地突然卷起一件衣服,衣服刮起處,一具死屍呈現在眾人而前,正是老遊!

  縣太爺嚇得一愣,問:“這是怎麼回事兒?"

  一邊的小遊拼命大吼起來:“他們勒索我們賣藝的,勒索不成他們就打死瞭我爹!"

  見縣太爺臉露怒色,黑大個趕緊中辮:“老爺,小的聽百姓說他們借賣藝騙人,便帶人來查,果然發現他們借鉆火圈騙人錢財,小的就要責罰他們,誰知這老的居然在這兒裝死。”

  小遊氣得差點背過氣去,拼命喊冤。縣太爺命人制止住小遊,走上前來,仔細查看瞭一番,點點頭:“先把這小的押進監牢,把這老的抬回衙門.找郎中查看!”說完,鉆進大轎,揚長而去。

  縣太爺走瞭,一會兒,一個衙役奔瞭過來,要黑大個立即去衙門,縣太爺要見他。黑大個急忙來到縣衙,他直接進瞭後堂。

  此刻,縣太爺一身便服,正在那等候,一見面就不高興地問:“怎麼出瞭人命瞭?"

  黑大個急忙解釋:“老爺,我按您的吩咐,收取這些江湖藝人的賣藝雜稅,可那爺倆就是不配合,還要跟我們動手,弟兄們一生氣,下手重瞭點兒,就……”

  縣太爺一聽,拍著桌子大罵:“怎麼能出人命呢?就是出人命也要趕緊處理掉,怎麼能擺在大街上?真是廢物!那爺倆你準備怎麼處理?"

  黑大個已有打算,說:’那小的已經關進牢裡,過幾天我會讓人處理的。老的已經死瞭,扔到野外,讓野狗把他的屍體吃瞭。大人您著成不成?”

  縣太爺冷冷一笑,說:“這是你的事兒。我不管,我也不知道。不過以後要記住:一、咱們要的是錢不是命;二,我不想見到死人。下去吧!"

  天快黑時,黑大個興沖沖進來報告,一切已經辦妥。縣太爺讓人擺下酒席,兩個人一塊幾喝瞭起來。

  酒過三巡,外而突然傳來一陣鑼聲,緊接著,一個衙役急匆匆跑來報告:“老爺,不好瞭,大牢起瞭大火,火光沖天呀!"

  縣太爺一扔酒杯,對黑大個喝道:“牢房重地,怎麼會起火呢?快去查!”黑大個答應一聲出去瞭。

  轉眼間,大火燒到瞭後堂,縣太爺連哭帶喊,不知道該往哪兒去。就在這時,一個人影沖瞭進來,一把抓起他的腰帶子,往腋下一夾,飛速逃出瞭縣衙。來到一僻靜處,那人把縣太爺放下。

  縣太爺渾身發抖,嘴裡卻說道:“你救瞭本老爺,本老爺一定要重賞你!"

  “多謝老爺!求老爺先寬恕我兒縱火之罪!"縣太爺一愣,抬眼一看,不由得大吃一驚,救自己的不是別人,正是老遊!

  “你……你不是已經……死瞭瞭。。嗎?”

  “那是假的!”老遊看瞭看縣太爺,說瞭實情。原來,當時老遊見無法擺脫黑大個,便和兒子定瞭個苦肉計,自己用閉息功裝死,然後由兒子喊冤,以求此事瞭結,結果碰上瞭縣太爺,他們本以為此事可尋個公道。可誰知他們官官相護,無奈之下,老遊父子裡應外合,點火燒瞭監獄和縣太爺的傢。老遊看著縣太爺,狠聲說道:“老爺,我知道黑大個做的事兒都是你主使的,說實話,我們都是普通老百姓,我們不敢和官府作對,隻要能有一絲活的希望和出路,我們就能忍。可你們也不能逼人太甚,把我們逼急瞭,你們也沒有好結果。你們應該記住:為官的,就像鉆火圈,弄不好就會把你們自己燒得屍骨無存!"

  縣太爺以為老遊要殺死自己,他哆嗦著說:“你要殺我?我死瞭,朝廷會追封我,可你,最終也難逃朝廷緝拿!"

  老遊似乎胸有成竹,他開出條件:“老爺隻要放瞭我兒子,這事咱們就算扯平瞭,我們遠走高飛,行嗎?"

  縣太爺一聽,頭點得像雞吃米:“可以!可以!蒼天在上,我向天發誓,絕不追究你們!"

  第二天一早,小遊果真被放出來瞭,他和父親收拾好東西離開瞭兩河縣。也就在這時,縣太爺喚過黑大個,如此這般地吩咐。黑大個領命而去。看著手下人縱馬駛出縣城,縣太爺微微一笑:“老遊啊,你太嫩瞭。我是發誓不迫究你們,可我沒發誓不讓其他人追究你們啊。老遊啊,你不知道老百姓得罪瞭當官的,同樣也是鉆火圈呀!哈哈哈哈。。。

  縣太爺高興沒多久,有人飛奔來報:“新宅著火瞭!”

  縣太爺急忙往新宅方向望去,隻見火光沖天,火苗飛舞,一股寒氣不由從腳跟生起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