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我是一名牙醫

  馬文·蓋勒是位醫術高超的牙醫。這天早上,他像往常一樣去診所上班,可剛到門口,望著門上金光閃閃的招牌,就深深地嘆瞭口氣。

  要說蓋勒,平時可一直是以自己的職業為驕傲的,可就在昨天,他新認識瞭一些朋友。那些探險傢、演員和海軍軍士,他們豐富多彩而又激動人心的人生故事,著實讓蓋勒覺得牙醫生涯太索然無味瞭。

  蓋勒默默走進診所,看著亮閃閃的牙科設備和整整齊齊的病歷檔案,可這仍然不能振奮他低沉的心情。

  正好,他的助手福佈斯護士來上班瞭,蓋勒沖她擠出瞭一絲勉強的笑容。按照慣例,福佈斯小姐來向蓋勒匯報今天預約來訪的病人情況。末瞭,護士補充道:“有位史密斯先生要來就診,我告訴他要先預約,但他堅持今天來。”這時,蓋勒的心思已經完全被病人吸引瞭,心情也好瞭些。

  下午一點,史密斯先生來瞭。史密斯五短身材,面容憔悴,笑的時候表情有些僵硬,蓋勒一眼就看出這是牙齒有問題導致的。

  蓋勒安慰他:“放松點。牙現在疼嗎?還是先檢查一下?"史密斯用一根指頭指著自己的嘴裡說:“是的,牙有點疼,就在這兒。”

  蓋勒探瞭探他的牙齒,很快就找到瞭壞掉的齲齒:“你的牙已經有洞瞭,需要做補牙手術,不過放心,手術過程不會疼的。”但是史密斯緊閉著嘴,拒絕做手術。

  他說:“我不做手術,什麼無痛手術之類的廢話,我聽得多瞭。再說瞭,我來也不是為瞭補牙的。”

  蓋勒驚訝地看著這個奇怪的病人,他那滿不在乎的樣子,確實不像是來求醫的。

  史密斯繼續說道:“我來,是為瞭和你做一筆小小的交易。”他指著櫥櫃上那一疊病歷檔案,“我有一位朋友,淮備開個小牙科診所,我想從你這裡買下這些病歷檔案。”

  蓋勒驚訝地張大瞭嘴:“可這些都是我的個人檔案,不賣的。”

  史密斯因為牙痛,咧瞭咧嘴,繼續說道:“但你也可以破一次例的嘛,給你一千塊錢怎麼樣?"

  蓋勒使勁搖瞭搖頭:“你瘋瞭嗎?那些檔案隻是記錄瞭我的病人以前和現在的牙齒狀況,對任何人都沒有用的!我肯定不會賣的!"

  史密斯大笑起來:“好吧,我是個講理的人,但我的朋友可不那麼好說話。”

  蓋勒不容他再說什麼,叫道:“福佈斯小姐……"

  史密斯隻好悻悻然離去,邊走邊說他明天還會再來的。

  奇怪的病人走瞭,福佈斯小姐看著蓋勒氣得顫抖的雙手,問:“發生什麼事瞭?”蓋勒沒好氣地說:“沒什麼,一個瘋子而已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十點左右,電話響瞭,又是那個史密斯先生:“你好啊,我昨天那個建議,你想好瞭沒有?"

  “沒想,那些資料我是絕對不會賣的。”

  “那你仔細聽好瞭,三千塊錢!這是我的底線!下午五點半,我帶著現金來找你。”

  “做夢!”蓋勒大怒,“你來也是白搭,除非你是來找我補牙的!"

  “好吧,醫生,那我就去請你給我補下牙吧。”

  這一天,蓋勒一直沒辦法讓自己不去想這件事。下午五點半,史密斯果然準時出現在瞭診所裡。這時,護士已經下班回傢瞭。

  “想得怎麼樣瞭啊,醫生”

  “我還是先給你治牙吧。”

  “好吧,反正也要不瞭多久。”蓋勒開始專心補牙。

  在工作時,蓋勒對所有病人都一視同仁,就是叫他們張開嘴巴,由他處理牙齒上的任何問題。

  “好瞭,”蓋勒放下工具,“我說得沒錯吧,一點兒都不疼。”

  史密斯滿意地點點頭:“還不錯,為瞭表示我的感謝,我也不會讓你疼的。”說著,他拿出一個信封,“這裡面是二千塊錢,現在都是你的瞭。”

  蓋勒連連搖頭,史密斯立刻收起瞭笑容:“我不希望讓你疼,但現在看來,我做不到瞭。”

  他伸手向衣服裡掏去,這次拿出來的卻是一把手槍!“告訴你,這是搶劫!不要反抗,把病歷檔案全部給我,一份都不能拉下,我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!"

  面對黑洞洞的槍口,蓋勒無法反抗,隻能照做。等史密斯離開診所後,蓋勒立刻把電話打到瞭警局兇案組。

  “我是牙醫馬文·蓋勒,剛才有人劫持瞭我,搶走瞭我所有的病歷檔案…”

  “先生,您打錯電話瞭,這事不該找我們兇案組。”

  “不,等等!最近有沒有發生謀殺案?有沒有無法辨認身份的屍體?"

  “什麼意思?"

  “那個傢夥,先是強行要買我的病人檔案,我拒絕後,他才用槍逼著我,奪走瞭那些資料。如果最近有無名屍體,我猜想,也許是他想阻止你們從死者牙齒入手辨認……”

  “請別走開,我們馬上就過來。”不一會兒,一位身材魁偉的警官步履匆匆地來到瞭診所,他四周掃視瞭一圈,又上下打量瞭蓋勒一番,問道:“你怎麼會聯想到謀殺案的?"

  “這種事情不是經常發生嗎?屍體被毀或被燒,無法確認,但通常可以通過牙齒來確定他們是誰。我想,我的病人裡面肯定有人被他謀害瞭,如果被害人的身份無法確定,那就很難展開調查……最近你們警局有沒有發現無名屍體?"

  “還真有,三天前,在樹叢裡發現的,是一具被焚毀的男性屍體。”

  “那可能就是我的病人瞭,你們隻要在我的病人裡排查失蹤者,應該就知道被害人是誰瞭……”

  警官說:“可是那傢夥已經拿到瞭病史檔案,不會再出現瞭,你能描述一下這人的相貌嗎?"

  “當然,我連他的牙齒都瞭解得一潔二楚。”

  蓋勒醫生的臉因興奮而神采奕奕,“你們要想找到他,不會太麻煩的,因為我是一名牙醫,我有自己的辦法——剛才,我給他補牙時動瞭點手腳,手術鉆頭一直鉆到瞭他的牙神經,給他弄的補牙材料隻能維持十分鐘不疼,過瞭時間,那顆牙將會帶給他從未有過的痛苦,他很快就得去找一傢牙科診所瞭。”

  警官會心地笑瞭起來,蓋勒也很高興,這個奇怪的病人,給他平淡無奇的牙醫生涯帶來瞭不同尋常的經歷…..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